趙海生實在是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一切,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呂振南嗎?

趙海生可以懷疑所有人,但是唯獨不會懷疑他,實在是呂振南一向給人一種光明磊落,又十分講義氣的感覺,完全不似眼前這個奸詐陰險的小人。

“沒錯,就是我,原本當時我是準備將這一切都推給閔輝那個笨蛋的,可惜警方太不給力了,現在你已經清楚我爲什麼要殺你了,那就請你去死吧。”


說着,南哥臉上表情一寒,手上突然用力。

趙海生死死的抓住刀刃,但還是無法阻止南哥將長刀盡數沒入他的小腹,鮮血順着刀刃一滴滴滴落在地上,很快就形成了一灘血漬。

趙海生最後看了女兒離開的背影一眼,身體轟然向後倒下。

“爸爸!”

也許是感受到了什麼,趙盈突然轉過身來正好看到趙海生倒下去的那一幕,頓時撕心裂肺的大叫一聲,想要回去。

“大小姐,別過去!”

黑熊死死抓住趙盈,不讓她做傻事。

看着那個殺死自己老大的傢伙,黑熊眼中不禁閃過仇恨的目光,眼前的暗殺者,實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他完全沒有料到這個人居然會對自己的老大下手。

他雖然很想上去殺了那個混蛋,但是他也知道,現在憑他一個人,不僅殺不了南哥,還會搭上他的性命。

要是連他也死了,誰還能保護大小姐,他可是親口答應過老大,要將大小姐安全的帶離這裏的。

“放開我!”趙盈拼命掙扎。

“大小姐,你冷靜一點。大哥已經死了,你現在上去也無濟於事,只會是白白送死,難道你不想爲老大報仇了嗎?”

聽到這話,趙盈頓時恢復了理智,是啊,他還要爲爸爸報仇,不能就這麼死了。

想到這裏,趙盈抹了一把眼淚,忍住心中巨大的悲痛。

黑熊見此,終於是鬆了一口氣,於是趕忙帶着趙盈繼續逃跑。

“給我追,不要讓他們給跑了。”

收拾掉了趙海生,南哥立刻對着手下的人吩咐道。

шшш★ ttκa n★ C○

被這兩個人親眼看到自己殺了趙海生,他自然是不可能讓他們活着離開,否則要是讓他們兩人告訴幫中的兄弟是他殺了幫主,那些人別說是擁護他做幫主,肯定會殺了他爲趙海生報仇。

聽到南哥的吩咐,所有刀手立馬朝着黑熊和趙盈追去。

林凡一路風馳電掣,不顧紅燈和交警的阻攔,將車速開到了200碼,只想快一點趕到趙盈所在的位置,雖然不清楚具體的變故,但是聽到手機裏趙盈急切恐慌的聲音,林凡也能感受到事態的嚴重性。

終於在用了十三分鐘的時間之後,林凡和夜梟趕到了地點。

可是當兩人從車上下來的時候,地上除了橫七豎八的幾具屍體,以及破爛不堪滿是刀痕的奧迪車外,哪裏還有其他人的身影?

林凡趕忙檢查了一下這地上的屍體,發現並沒有趙盈的這才鬆了一口氣,不過隨即就是皺起了眉頭。

趙盈現在不在這裏,那她是到什麼地方去了呢?還是說已經被對方給抓走了?

不管是哪個原因,林凡先發個信息試探一下再說。


“該死,到底躲到什麼地方去了?”

看着眼前已經沒有趙盈和黑熊兩人身影,只有一片樹林的南哥,忍不住一陣氣急敗壞。

“給我仔細的搜。”南哥對着手下吩咐道。

而此時躲在一顆大樹背後的趙盈正氣喘吁吁,剛纔跑了五分鐘,着實讓她累的夠嗆。

她還從來沒有持續跑過如此長的時間。

不是他不想逃了,實在是她已經沒有了力氣。

“黑熊叔叔,現在該怎麼辦?”趙盈看着身邊的黑熊小聲的問道。

黑熊此刻也是一陣氣喘,聽到趙盈的問話,臉上不禁一陣苦笑,他哪裏又有什麼辦法。

就在這時,趙盈的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

趙盈趕忙拿出來一看,見林凡給他發了一個消息,頓時大喜,趕忙是給林凡回了一個信息,然後看向黑熊道:“黑熊叔叔,我們有救了,我朋友已經到了。”

黑熊頓時一驚,沒想到大小姐的朋友居然真的在這麼短的時間趕了過來。

不過他臉上並沒有像趙盈一般露出笑容,心中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打擊小姐的希望。

因爲在他看來,南哥手下這麼多刀手,就算是大小姐的朋友趕了過來,也不可能增加幾分勝算的。

林凡沒想到自己只是試探一下,還真收到了趙盈發來的信息,於是趕忙讓趙盈把她現在的位置發過來。

趙盈再次受到林凡發來的消息,趕忙是給林凡發了一個定位。

林凡受到定位消息之後,見地方不是很遠,立馬叫上夜梟朝着趙盈所在的位置奔去。

而此時,南哥的人已經逐漸縮小了與趙盈等人的距離,眼看再這麼下去,就會被南哥的人發現,趙盈心中頓時大急。

見此,黑熊不得不對趙盈道:“大小姐,我出去引開那些人。”

“可是這樣的話,你會死的,黑熊叔叔。”趙盈擔憂的說道。

黑熊卻是譏諷一笑,“大小姐,就憑那些人,還沒那麼容易幹掉我黑熊,我會盡量拖延時間讓你的朋友趕過來的。”

雖然覺得大小姐的朋友過來並不能一定解救他們,但這是目前唯一的希望。

見黑熊這麼說,趙盈只能是無奈的點點頭。

“我在這裏,你們這些笨蛋!”黑熊對着南哥的人一陣譏諷。

南哥正兀自心中急躁,突然見到黑熊的身影聽到這話,頓時大怒:“給我幹掉他,媽的!”

幾個刀手立馬就朝着黑熊的方向包圍了過去。

南哥也想追上去,不過很快就停下了腳步,而是朝着黑熊剛纔出現的地方走了過去,嘴角露出一絲陰笑。

“就憑你黑熊也想讓我上當,做夢去吧!”

南哥的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很快就發現了黑熊的企圖。

可是當南哥走到那個地方的時候,卻是並沒有看到他想要看到的結果,不禁眉頭皺了起來。

眼前的大樹身後空空如也,哪裏有趙盈的身影? “怎麼回事,難道黑熊和趙盈並沒有藏在一塊?”

可是很快,他的嘴角卻是重新露出了笑意。

“大小姐,我看你還往哪裏藏?”

南哥突然瞄到了趙盈的身影,從另一顆大樹後面一把拽出對方,忍不住一陣哈哈大笑。

趙盈沒想到南哥如此狡猾,根本就沒有上黑熊的當,居然朝着自己走來,雖然趕忙是換了一顆大樹重新躲藏起來,但還是讓南哥發現了自己。

“放開我,你這個王八蛋。”

趙盈拼命掙扎着,眼中滿是仇恨,但奈何比不過南哥的力氣。

“大小姐,原本我是沒準備殺了你的,但是誰叫你親眼看到我殺了你那個死鬼老爸,所以對不住了,我只能是送大小姐和你的死鬼老爸一起團聚去了。”

南哥的臉上浮現一絲獰笑,手中的刀朝着趙盈刺了過去。

趙盈頓時閉上了雙眼,臉上面如死灰,自己最終是沒有等到林凡來救自己,不禁雙眼流出了熱淚。

“對不起,爸爸,我不能爲你報仇了。”趙盈心中暗暗想着。

但就在這時,突然叮的一聲。

南哥手中的刀竟突然被擊飛了出去。

南哥臉色大變,頓時東張西望道:“是誰?”

聽到動靜,趙盈大難不死,趕忙是睜開眼睛,便見林凡和夜梟出現在了自己的視線當中。

“是你!”

南哥臉色一變,沒想到林凡會突然出現在這裏。

原來剛纔危難之際,林凡剛好趕到,利用手中的石子擊飛了南哥手中的刀,他沒想到想殺趙盈的人居然會是黑虎的大哥南哥,這着實讓他感到很是意外。

當日在陽光小區,林凡和這個南哥還有過一面之緣。

“段大哥,你終於是來了。”趙盈臉上頓時一陣欣喜,眼中又重新泛起了希望。

“別怕,有我在,他傷害不了你。”林凡對着趙盈安慰道。

然後對着夜梟道:“夜梟,你去幫忙解決其他人。”

夜梟二話不說,立刻就朝着黑熊那邊的方向奔去了。


林凡卻是一點也不擔心夜梟一個人解決不了那些刀手,對方人手衆多,又拿着武器,但是對於夜梟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應該是黑虎的大哥南哥吧,既然是青龍幫的人,爲什麼要殺趙盈?”安排完了之後,林凡這纔看着南哥問道。

“我也不想殺她,可是她知道的太多了,我不得不殺她。”

南哥臉上露出一絲慌亂,不過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林凡並不是很明白南哥的意思,不過這並不妨礙林凡想要從南哥手上救下趙盈的企圖。

於是大步朝着南哥走來。

“你別在往前走了,否則我扭斷他的脖子。”

看到林凡朝着自己走來,南哥頓時掐住了趙盈的脖子,臉上露出兇狠的表情。



直到今日,他還清晰的記得林凡是如何教訓閔輝的,那鬼魅般的身手根本就不是他能對付的。

林凡頓時停下腳步,一臉笑意的看着南哥道:“我不管之前你爲什麼要殺趙盈,但是我來了,你的目的註定不可能再實現,不想死的話,就立刻放了她。”

“不可能,今天她必須要死。”南哥卻是朝着林凡吼道。

不管趙盈有沒有沒看到他親手殺了趙海生,此刻他是絕對不可能放了趙盈的。

該死,這個傢伙究竟爲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的?原本天衣無縫的計劃,居然出現了這麼多紕漏。

“那就是沒得談了。”林凡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南哥沒有說話,只是眼色死死的盯着林凡,腦中快速旋轉着該如何殺了趙盈之後從這裏逃脫。

但就在這時,南哥只覺得自己眼前一花,林凡的身影居然在他面前消失了蹤影。

“怎麼會……”

南哥頓時大駭,剛準備四處張望尋找林凡的身影時,他的手臂就是咔嚓一聲脆響,被人硬生生給捏斷了骨頭。

“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