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政冷笑了一聲,帶著趙馳疆和三名高手,走到一張桌子前坐下。

而嚴經緯,則邁開步子走向最中央的位置,那裡有一張大圓桌,可以容納十個人。

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嚴經緯的身上,都想看看誰會和嚴經緯坐在同一張桌子吃飯,今天這種場合,但凡和嚴經緯坐在一起,也就代表著是嚴經緯的朋友。

在嚴經緯坐下之後,白易寒秋詩二人就上前,和嚴經緯坐在了同一張桌子上。

「那是……白家前不久公布的繼承人,白易寒!」

「東北白家?」

「東北白家,竟然選擇和嚴經緯站在一邊?」

看到白易寒秋詩過去坐下,眾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嘖,來到這個世界十八年了,沒想到還是會想到那些事么?」

人來人往的繁華街道上,夕陽照耀下,少年望著車水馬龍的城市和人群,苦笑著揉了揉自己的頭。

放眼望去,這裡的人群如同數條長龍一般,附近兩邊的道路上,也到處都是小販的攤位和遍地林立的商店。

這些商業區鱗次櫛比,足有五六層樓高的房屋,顯示著這座城市在當今天下中,非同凡響的地位。

也不奇怪,少年剛才把這片街道恍惚之中看成了數千年後的現代社會。

微微地笑著搖了搖頭,少年為自己的想法而自嘲了一番,都已經用這個身份活了十幾年了,還眷戀以前做什麼呢?

雙手插在褲兜里,少年漫不經心地在這條城內最繁華的主幹道上漫步著。

雖然道路上馬車和來往商隊也不少,但是這座城的道路顯然不是一般的寬,少年在這慢悠悠地晃著,也全然沒有遇到任何情況需要讓路。

抬起頭看了看遠處那座足有七層高的酒樓,這座標誌性建築的餘暉倒映在水中,少年微微抬起了頭,一時間想起了許多。

自己這一世的,人生經歷。

少年自然清楚,這座城市在整個山東,甚至是整個中原的地位。

京東西路,齊州城,全路首屈一指的經濟大城。

實際上,在整個山東地區,即使是青州和登州這種富庶州郡,齊州也足以與其相提並論。

城內大部分的人口,依靠著海鹽生意,官府靠稅收和往來大量商人的高額稅收所給予百姓的商業補助政策,人人經商盈利,過著算得上溫飽不愁的生活,如果說生活質量,那無疑是還不錯的。

少年一路上打量著兩旁的街景,走著走著,已經來到了全城最核心的地區。

只是隨便一掃,這少年的打扮就有著些許與眾不同,黑色的長褲居然有著褲兜,和這個時代街上的其他行人顯得格格不入,寬大而典雅的一頂帽子遮住了他大部分樣貌,只有長發微微探出帽檐下遮住了他的些許目光,卻更彰顯那雙清澈的眼睛,雖然不知長相如何,整個人望過去也是氣質非凡,精神奕奕。

「老兄,今年的收成敢問如何啊?」

「哈哈,多虧那董都監與登州太守談好的交易,我們齊州能獲得他們足足五成的海鹽專賣權,我這鹽販子當然是日子舒暢,據說是抓住了那廝的把柄,才讓他們願意這麼大出血。」

「是啊,說起來,那個董都監,不過十七八歲年紀,就能有如此本事,我看他真是天神下凡,要不如何能無所不能?」

「是啊,據說他能飛天遁地,和一般人完全不一樣,想必他不是個凡人那。」

周圍商人的議論聲紛紛嚷嚷,少年轉眼間已經走過了這裡,這些話在他耳邊一閃而過,只不過讓嘴角帶起了一絲微微的弧度,僅此而已。

這個時候,前方一些百姓的爭論,卻讓少年的眉頭皺了皺。

「我說那歐陽老鬼怎麼不敢拿董都監怎麼樣呢,原來他是神仙啊,也是,要不以這狗官的脾氣,董都監出身低微毫無勢力的,還敢屢次跟他唱反調,恐怕早就被他暗中除掉了吧!」

年輕屠夫說著,把手上的羊肉給掛在了不遠處,開始吆喝著吸引晚上的人。

「注意些,都別說了,當心被狗官爪牙得知,到時也對都監大人聲譽影響!」一個看上去鬚髮皆白的老者壓低了聲音,沉聲說道:「我們老百姓平日里多虧都監照顧,若是因此害了他,老漢這良心也難熬了。」

眾人七嘴八舌地爭論了起來,少年壓低了頭上的帽檐,從一旁默然不語地穿行而過,始終沒有開口。

沒有任何人注意到,他的眉頭,已經徹底皺了起來。

但是,他的目標,城中心的商會,這條路卻自始至終也沒有改變。

抬起頭看了看遠處的商會門牌,少年微笑著,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與此同時,太守府內。

大堂之上,到處都是陳列著的書畫古玩,而此時兩群人早已經佔據了這間屋子的大部分空間,幾乎沒有一個人臉上的情緒算得上好看。

遠遠地,就能聽見大聲爭論的聲音,似乎,這裡隨時都能動刀槍打起來一般。

然而,爭吵聲,很快平靜了。

「歐陽大人,你確定,還要堅持你的意見?」

說話的,是一個全身披掛,面容威嚴,濃眉大眼的青年將軍,他眼神尖銳地看著正前方的那個中年人,語氣不卑不亢。

在大部分人視線聚集的地方,是那個坐在上位的中年人,只見他約莫三四十歲年紀,面色雖然尋常,眸子里卻透著一股陰寒,從眾人的語氣和他所處的位置來看,此人必然是這裡地位最高之人。

然而,那個中年人並沒有急於回話,他只是緩緩地端起了一杯清茶,送到嘴邊茗了一小口,隨後便閉上眼慢慢地品了起來。

青年將軍和身旁的數員副將眼神陰沉,顯然情緒不怎麼好。

「扈成,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希望你不要得寸進尺了。」中年人身邊的一個高個軍官怒目圓睜,右手按劍看著對面的幾人低喝道:「無論如何,太守乃是一郡最高之官,你們和董雙莫非不知曉么?」

「我們自然知曉,所以才來找大人談不是么?」被叫作扈成的那個青年將軍眉頭一皺,面不改色說道:「按大宋律法,上奏商貿與民生一事原為縣一級御史之本職,只是……」

扈成頓了頓,又冷笑著似笑非笑地看向那個中年人,語氣低沉地開口了:「御史大人可是歐陽大人的小舅子,這麼多年壓根連穀子芝麻的小事也沒提過,我作為都監副將,來與諸位大人商量報告,想必沒有越俎代庖吧?」

「倒是你,劉儀!」

扈成眉頭一皺,看向了剛才那個高個軍官,語氣也越發沉重且大聲了:「董都監馬上就到,你一個營指揮使,有何資格來阻止我等?」

「你……」

劉儀咬牙切齒,一時都快要氣瘋了,沒想到這個扈成腦袋還挺靈活,這麼兜了一大圈,反而被他給繞進圈子了!

「夠了!」

主座上中年人的一聲低喝,打斷了劉儀的話,他看了看扈成,才語氣淡然地說道:「扈將軍之言並非無理,只是,你輕飄飄的一句話,就想要本官改口,恐怕不僅下面的人心中不服,對本官的權威也是影響巨大。」

然而,扈成卻是突然仰天大笑了起來。

中年人眉頭緊蹙,一張臉徹底沉了下去,顯然,他在極力壓抑著憤怒。

「難道說,你這輕飄飄的一句話,就想讓我們打道回府嗎?」扈成站起來直著身子,語氣漸漸平靜了下來:「你的話原句送回,我們從來就不是在求你,而是在為公平公正找回他們原本的位置!」

「小子,別囂張!」

猛地把椅子給踹飛了過來,劉儀拔出了劍指著他罵道:「說的什麼狗屁,你不就是仗著有董雙撐腰嗎,老子告訴你,今天就是董雙來了,我劉儀也能把他給按在地上像狗一樣打服了,讓他知道這裡到底是誰說了算!」

扈成等人雙眼冒火,胸中只覺得一口氣在亂沖,猛地便抽出了配劍在手,看著對面的劉儀等人怒目而視。

劉儀身邊的人顯然要更多,他們紛紛拔出了刀劍,凶神惡煞地圍在主位的中年人身邊,似乎隨時都能把對面的人給撕成碎片。

中年人從始至終都沒有說話,他只是用平靜的眼神,就那麼一直盯著扈成,一動不動。

原本還火冒三丈的扈成,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沒了戰心。

緩緩地垂下了手臂,他的眼神中,開始了劇烈的掙扎。

「哈哈,你這小子還不是慫了!」

劉儀狂笑著,伸著劍指向對面嘲諷不停:「沒膽子的話,趁早回家喝奶去,還敢來和程大人對著干,簡直是找死!」

「大哥,打吧,兄弟們都忍不下去了!」附近的幾人低吼道。

扈成卻什麼也沒說,他此刻顯然是進退兩難,實際上,他這才注意到,對面那個劉儀不斷侮辱董雙,為的就是逼著他先動手,是自己進了套。

哪怕是拔出兵器,這就已經脫離了文武官之爭,而可以上升到另一個層次了。

這事可大可小,要是說成以下犯上,也不是不行,畢竟文官是比武官高半級的。

而現在要讓扈成把武器收回去,先不說他和董雙的顏面徹底沒了,就是這樣恐怕也改變不了這個既成之事。

雖然董雙這人不怕天地,更是不畏懼權貴,但是一想到今天自己的魯莽將很可能導致董雙惹上童貫,扈成就有些渾身冷汗直流。

沒想到,為了要阻止降低士兵的俸祿,停止繼續增稅,居然能讓一向妥協的太守府,徹底和董雙對立了,而且,還被他們抓到了把柄。

這下,劉儀就更猖狂了,他看對面一直不敢作聲,乾脆大搖大擺地走了過來,用劍拍打著扈成手下人的臉說:「廢物們,我告訴你們,既然在大宋做官,就要遵守規矩,乖乖聽太守大人的,別在那無法無天,要不然,爺爺能讓你們全部見閻王去!」

快打到扈成臉上時,扈成冷哼一聲,猛地一腿踹出,劉儀悶哼一聲,也來不及躲閃便摔了個底朝天。

「你這廝找死,老子這就殺了你!」剛爬起來的劉儀怒吼著,不等任何人的命令,拿起長劍就沖向了扈成等人。

「來啊,大不了我們和你拚命,也不受這窩囊氣!」

扈成等人怒吼著,拿起刀槍就向著劉儀等人沖了過去。

一場廝殺,一觸即發。

而中年人坐在主位上,始終沒有半點調和的意思。

很明顯,他的眼睛里能看到絕對的自信,他就是要借這個理由把都監的人徹底打掉。

然而,就在雙方兵刃即將碰撞,躺下好幾個人的時候,一道劃破空氣的呼嘯聲,打破了此處喧囂的局面。

「呼——鏘!」

眾人眼睜睜地看著眼前的場面,大氣也不曾出一下。

一條長達一丈的鎏金槍,如同飛逝的流星一般,帶著恐怖的速度硬是分開了兩撥人,牢牢地插進了這太守府的青石板地磚深處。

人還未到,少年空靈而肅然的聲音,早已經傳到了所有人的耳邊。

「怎麼了各位,太守府軍機重地,可不是自己人舞刀弄槍的地方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神宗御和沈副官兩人,最後還是從這個監控里,確認了他們那位新選舉出來的最高領導,確實也是一名軍人。

「他怎麼會是軍人呢?我對他沒有這個印象啊。」

確認完后,神宗御盯著這個人表示自己毫無記憶。

霍司爵沒有出聲,就只是從電腦里又把這個人的資料調了出來。堂堂一國領導,到了他這裡,要翻開他的資料,竟然猶如囊中取物。

神宗御:「……」

沈副官也狂汗。

但是,他比起這老爺子來,見多了,也就沒有那麼誇張。

資料打開了,一目瀏覽下來,確實,履歷很齊全,但是,沒有一點顯示這個人是當過兵的,他能提上來,都是一步步從基層幹部晉陞上去的。

這就有意思了。

霍司爵陷入了沉思。

沈副官在旁邊看到情況不對,連忙問了句:「是有什麼問題嗎?要不要查一下他?」

「不需要,這件事不用管了,大家都繃緊神經這麼久,先放鬆放鬆吧,沈副官你也去陪陪你的老婆孩子。」

「啊?」

沈副官盯著這個小少爺,以為自己是聽錯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