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庸緩緩的走近那被靈氣護罩包裹著那盒子的面前,伸出手慢慢的貼向那靈氣護罩,同時運起遠古符文,走近的手掌剛剛一接觸那靈氣護罩,那靈氣護罩就倏然的消失了,同時趙庸就覺得一股洶湧澎湃的靈氣由手掌上瘋狂的湧入,讓他都感覺全身的經脈都有一種被撐爆的感覺。

趙庸一時再也顧不得那什麼盒子了,趕緊加快遠古符文的運轉速度,以期消化掉湧入自己體內的那股龐大的靈氣,不然的話自己別說拿到那盒子了,估計是盒子沒拿到自己先被撐爆了。

趙庸運轉符文引導那股靈氣隨著符文運轉,自己也感覺到了魔修和武修都有鬆動的跡象,當下也不敢鬆懈,這是一個趁熱打鐵晉修的好時機,於是也慢慢的引導符文開始慢慢的衝擊那鬆動的修為關卡。

那光明神神識也是滿意的看著發生的一切,能吸收靈氣護罩的靈氣,這是一個好的開端,有一個好的開始,那就是成功了一半了。

趙庸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全部的心思都放到了衝擊鬆動的修為關卡上,隨著一次次的衝擊,魔修和武修的那一層屏障也是搖搖欲碎,趙庸知道最後的關頭到了。

「破!」

趙庸利用符文引導那澎湃的靈氣聚集到玄關,隨著他的一聲低喝,靈氣也發起了最後的一次衝擊,那修為的玄關屏障頓時轟然破碎,全身的經脈彷彿一下子被開拓了空間,那個澎湃的靈氣彷彿終破了障礙的河流流入了江河湖海,頓時的平靜了下來,他的魔修也在這一刻也達到了魔導師四修,武修也突破了那狂戰靈者巔峰的關卡,步入了魂戰靈者!

趙庸感受著比之先前強大不少的實力,心裡也是十分的高興,那盒子打開打不開先不說,就是讓自己魔修和武修晉陞這一點來說,自己是真真正正的得到了實惠。

不過高興過後趙庸又是犯了愁,那盒子的靈氣護罩是沒了,可是要怎麼才能打開它,自己是沒有點的頭緒,那神封王印不是一般的封印,那可是光明神布下的封印,要是能隨隨便便的打開,現在也輪不到自己了。


趙庸上前拿起那盒子三百六十度五死角的查看了一邊,竟然發現這整個的盒子沒有一點縫隙,密密麻麻的符文布滿整個的表面,看起來就像一個實心的鐵塊,可是敲擊起來卻是空空作響。

「奶奶的,我就不信打不開你!少沖劍!」

趙庸閃身退後,把靈氣經由經脈導入到右手小指之上,然後拿起靈氣就化作一道劍氣從指尖射出,輕靈迅捷的凌厲的劍氣如弧光一閃,就向那盒子衝去,那盒子上的符文就在趙庸的小指上的劍氣閃現的時候,金光也是驟然的乍起,那瞬息而至的劍氣還沒點染到那盒子,就被消弭於無形。

那神識對趙庸也是越來越有興趣了,沒想到他竟然能施展出如此玄妙凌厲的技能,施展出來的威力也比單純的凝氣化劍大得多。

趙庸頓時泄氣了大半,看來來硬的是不行了,估計對著那盒子說好話它也不吃這套,一時間記得趙庸是抓耳撓腮。

看來那盒子的古怪就在那些布滿表面的符文上,或許能夠理解了那符文的意思,那盒子上的神封王印就能開啟。

要說讓趙庸自己不研究那些符文到底是啥意思,那是比要命還難受的事情,不過要是想獲得那些符文的信息,他倒有一個方法可以試一試,成與不成就聽天由命了。

趙庸想到這裡,也不再猶豫,伸出手掌貼在那盒子之上,然後運起遠古符文,把它導入到盒子之上。

那**看著趙庸的奇怪的舉動,也是不明白他在做什麼,可是接下的事情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從他的手掌貼上那盒子上的那一刻開始,那些布在上面的符文突然就像活了,在盒子上面遊走起來,不一會的工夫,那些符文就變成了一張閃著金光的封條,緊接著就見那個小子拿住一頭輕輕一揭,那張金色的封條就被揭了下來! 光明神布下的神封王印就那麼簡單的給趙庸輕輕的一掲就揭了下來,光明神的神識還以為怎麼也得費這個小子一番工夫,最起碼不能那麼快的打開神封王印,那些符文也不是那麼容易解開的。

可是看這個小子,就那麼的在盒子上一摸,不大會的工夫就解開了神封王印,這讓光明神的神識怎麼也難以理解,他到底用了什麼方法那麼快的打開了神封王印?

趙庸看著手裡的金色的封條,也是不敢相信自己就那麼輕易的把它給打開了,自己先前也是抱著試試的態度,把靈祖的遠古符文引導到那盒子之上,在那盒子上的符文上流轉一遍,很快就有一點段咒語就出現在了自己的腦海中,自己也就是在心裡默念了一遍,結果就那麼的打開了!

趙庸上前把盒子拿在手中,現在失去了符文的它變得和普通的盒子也沒什麼區別了,他輕輕的扣住盒蓋,輕輕的一掀,那盒子就被打開了。

在盒子裡面,一個散發著聖潔的白色光輝的心臟模樣的ru白色的石頭一樣的東西,呈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這就是聖光之心?」

趙庸看著那心臟模樣的石頭一樣的東西,內心也是疑惑,除了外形跟心臟模樣差不多,可以發光之外也沒什麼特別。

「恭喜你了,小夥子,你成功的打開了神封王印!」

那神識的話音剛落,那聖光之心就從盒子裡面悠悠的飄了出來。

「小夥子,放鬆精神,現在是聖光之心認主的時候,能不能得到它的認可,就看此一舉了。」

趙庸聞言趕緊放鬆精神,要是能認可自己就最好了,就是不能,最起碼那地下光明神殿被那符文控心的人是能夠得到解放了。

那聖光之心從盒子裡面出來以後,白色的光芒也是開始慢慢強盛,把趙庸慢慢的給包裹了進去,趙庸頓時感到全身上下有說不出的舒服。

正在趙庸無限yy的時候,那聖光之心突然就像被注入了雞血似的,開始劇烈的顫動起來,趙庸正疑惑怎麼回事的時候,那聖光之心就突然的向趙庸閃掠而至,眨眼間就隱入趙庸的胸口不見了。

趙庸正要問那光明神的神識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右胸處一顆心臟強而有力的跳動了起來,這難道就是那神識所說的得到聖光之心的認可了嗎?

趙庸內心的驚喜還沒來得及表現出來,那金色的封條也是突然閃掠進他的身體不見了!

「恭喜了,聖光之心已經完成了認主,從今以後它就是你身體的一部分了,?希望你能好好利用它,造福你們人類,我的任務也完成了,也該回去了。」

「您老人家且慢,你走了我怎麼回去啊?」


「呵呵,你現在擁有了聖光之心,現在沒有什麼能蒙蔽住你的眼睛,自己去找回去的路吧!」

那光明神的神識的話音也是漸漸飄遠,也越來越小,最後一個字落下,這片空間有恢復了趙庸來時的平靜。

「靠,跑的那麼快!」

趙庸暗暗嘀咕了一句,不過現在他的心情卻是說不出的好,本來參加這西陸聯盟的賽事進入到落魄谷是遭到了暗算被困,緊接著是眾人的失蹤,然後到了地下的光明神殿等一連串的倒霉的事情,誰能料想這因禍得福,竟意外的得到了聖光之心!

最重要的是,擁有了這聖光之心就等於擁有了和光明神一樣的生命,趙庸雖然不知道那光明神的生命有多長,但可以肯定的是,那絕對是人類所不能相比的。

趙庸現在高興是高興,但現在主要的還是儘快找到回到那光明神殿的路,也不知道哪裡的情況到底怎麼樣了。

趙庸響起自己來到這個地方時候因為那宮殿的符文所至,不知道能不能從那神封王印的封條上的符文入手找到回去的路。

趙庸剛剛想到這裡,就覺得胸前金光一閃,剛才那隱入自己身體的封條就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隨著那封條的出現,那封條上的符文就像活的一樣開始迅速的遊走,不一會就組成了一個閃著金光的門口!

趙庸看到這個門口的出現,就知道這就是回去的「路」了,現在想想以前的情景,自己也是明白了,當初那神識就是在撒謊,看來自己要是不能打開那神封王印,別說自己帶哪些痴迷的人回去了,估計就是自己也是不能離開這個地方了,自己想想就覺得脊背發涼。

既然那回去的門已經開啟,就再也不遲疑,邁步向那扇門走去,當趙庸完全進入那扇門的時候,就覺得眼前一花,再定睛看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那地下宮殿之中!

幽蒼和靈空等人正在為趙庸的失蹤而著急上火的時候,趙庸就突然的出現了,就和他的失蹤一樣,倏然的消失又倏然的出現,令人沒有一點的預兆。

「庸哥哥,你去哪了了?」

柳青兒看到突然出現的趙庸,驚喜的表情頓時一覽無餘。

「就是,剛才都把我們嚇壞了!」

南宮燕兒也是嗔怪的說道,可是臉上的表情卻是難以掩飾的高興。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不過好在有驚無險,害你們擔心了!」

趙庸現在也不好和他們細說,當務之急是把那些被符文控心的那些人恢復正常,等有時間自己再和他們說了。

「小主,我們罪該萬死,害您身犯險境,請責罰!」

幽蒼和靈空見到趙庸,當即單膝跪倒,請求趙庸的責罰。

能見到趙庸平安的回來,他們懸著的心也頓時落了下來,當初他們也是破解的想要幫助趙庸,不料卻弄巧成拙。

「幽蒼、靈空,那麼起來吧,不要跪來跪去了,以後不需要這樣的禮節了,其實我不但不責罰你們,還得要感謝你們呢,不過這件事說來話長,等有時間我回再和你們細說,現在主要的是要把這些被符文控心的人給恢復過來。」

估計要不是幽蒼和靈空等人的誤打誤撞,現在這宮殿的情況可能是靈一番狀況,多虧了他們自己才能得到那聖光之心。 幽蒼和靈空謝過起身站到了一旁,看來這趙庸也沒有什麼作為主人的架子,不過他們感覺到趙庸這次回來又有了變化,可是到底是哪裡不同,他們卻是說不出來。

龍大兄弟倒不習慣對一個人類的小年輕低身,不過還是象徵性的請求責罰,趙庸擺了擺手示意沒什麼,他們也是出於對自己安危的擔心,是好意。

「小主,接下來怎麼辦?這些人好像心竅被迷住了,勸說也是根本的起不了作用,那藍炎也是不能用了。」

靈空現在對目前的情況也毫無辦法。

「你們放心,我自有辦法,解決他們的問題之前,我們還是回到原來的身份,雀兒還是扮回男兒身,我還是趙廣,龍大你們還是用原來的名字吧!」

現在那些人被符文空心,他們的眼裡只有那些符文,外界的一切也對他們早不成干擾,不過恢復過來以後,自己等人的身份還是變回原來的好些。

至於讓那些人恢復的辦法,趙庸能想到的還是那隱入自己身體的那金色的封條,如果真不起作用,那自己也只能試試遠古符文,看這些宮殿牆壁上的符文到底是什麼了。

「不錯年輕人,看來我的使命也到頭了,我已經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之力越來越弱了,我的時日也不多了,不論你從這裡得到了什麼,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利用他,為人類造福,擔負起維護人類的和平和安全!」

那靈魂的飄渺的聲音突然響起。

「前輩,難道就沒有什麼辦法讓你留下來嗎?」

這個靈魂不說話,趙庸都差點忘記他的存在了。

「生命萬物皆有定數,又何必強求呢?臨去之前,我把自己生前的這個戒指留給你,裡面有我的一生所學和一些東西,就當是我們的見面禮吧,這裡面的東西也由你處置了!」

「多謝前輩,不過這些東西我會好好保存,找到他們的後人交給他們,前輩在世上還有沒有什麼後人,你的東西我會轉交給他們。」

「呵呵,我說過了,這些東西由你處置,你看著辦好了!」

那靈魂的聲音也是越來越弱,及至最後一個字落地,一切又都歸於了平靜,但是一枚戒指卻是出現在了趙庸的手上。

「我先把這些的東西收起來!」

趙庸說完就展開了疾風訣,把那東西都納入到自己的虛空乾坤袋之中。

自己對這些技能捲軸之類的也不感興趣,貪多嚼不爛這個道理他還是知道的,再說目前自己擁有的技能也足夠用了,它們也不比其他的技能差。

趙庸做完這些,隨著他心念一起,那金色封條頓時從他的胸口閃現而出。

那金色的封條一出現,就開始發出耀眼的金光,那些在宮殿牆壁上的符文一個個的動了起來,然後從牆壁上飛出,隱入到那金色的封條之中,最後等那些符文全部進入以後,金光收斂,那封條就又隱入趙庸的胸口不見了。

眾人看得也是既震驚又迷惑,他什麼時候又出來這麼一個東西?

那宮殿牆壁上的符文一消失,那些沉迷的人也開始清醒了過來,然後茫然的四顧,不知道發生什麼。

醒來的眾人看到趙庸出現在此地也是驚奇不已,他們之記得之前進來的時候看到那宮殿上的符文,之後的情況他們也是一點也記不得了。

「趙廣,你是怎麼進來的?」

那葉雲見到趙庸的第一句話就是想知道他是不是和他們一樣遭到了暗算。

「是我自願進來的!」

「自願?」

這個傢伙是不是和他們一樣糊塗了,他們是被一個東西擄來迫不得已,哪有人自投落網的?

「現在我是怎麼進來的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大家還要在這裡忍耐二十多天,這裡比起上面來好像安全了許多,如果大家沒事,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安心的修鍊!」

「安心?現在我們被困在這個鬼地方,還不知道怎麼才能出去,怎麼能安心?」

格爾聽見趙庸的話就感到好笑,自己的神經可沒那麼的大條,能在生死難測的情況下安心的修鍊。


「呵呵,不安心你能做什麼?」

趙庸淡然的一笑,自己的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自己也不想重複說第二次,也不想解釋什麼,反正自己現在有足夠的把握離開這裡,在下面也比在上面安全多了,除非那魘魔一族也有鑽地的技能。

不過說回來,現在自己已經擁有了聖光之心,這對魘魔來說倒是一個很好的壓制,就是魘魔來到這裡,自己也不會像先前那樣的被動了。

不過對於其他人,龍千陌、燕南輝等天才學院的人卻是從趙庸的表現里看出點什麼,他現在表現的如此的淡定,應該有什麼辦法離開此地,他們和趙庸接觸的越久,就覺得趙庸越是神秘莫測,好像無論什麼困難的事都難不倒他。

幽蒼、靈空、雀兒、以及青兒、燕兒等人由於沒有被符文控心,也看到了趙庸的舉動,所以對趙庸也是信任的,既然他那麼說,他們照做就是了。

「……」

格爾也是無語,就是啊,就是自己不安又能做什麼?這裡是哪裡也不知道,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格爾,你是越活越倒退了!」

葉雲也是對格爾的表現有點不齒,作為南蒼帝國的精英人物,竟然連最起碼的冷靜也沒有,在這種情況下是如此的失態。

「你……」

格爾聽見葉雲對自己的奚落,頓時滿面通紅,想要反駁,可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好了,大家還是在忍耐一段時間吧!」

趙庸也不再多說,然後就找了一個角落開始閉幕養神。

趙庸也得利用這段時間好好想想,自己下一步該怎麼辦,那魘魔始終在暗處,自己在明處,俗話說的好,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老是這樣下去處處被動也不是一個辦法,不然他們就會一直處在一個被動挨打的局面,看來自己的好好謀划謀划,來改變這種狀況了。 仙兒在西陸聯盟的總壇,一直在密切的注意著落魄谷方向的動靜,可是幾天了,落魄谷方向平靜的就像一談死水,一點波瀾也沒有。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