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了家門口的時候我看着老易問道:“老易,那柏樹爲什麼會無緣無故的出現在那裏呢?”

劉易在一旁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的樣子,緊緊的皺着眉頭,隨後劉易跟着嘆了口氣說道:“按理來說我師傅不會犯這種錯誤的。”說到這以後劉易摸着自己的下巴開始思索了起來。

而我腦子裏此時有了一個非常可怕的想法,那就是這個柏木是誰專門種在了那裏,想到這以後我心裏有些後怕,那如果這個想法成立的話,那那個人會是誰?他和柴老爺子有着什麼樣的仇恨呢?

想到這些以後我忍不住擡起頭看着劉易問道:“老易,那柏樹會不會是誰專門移植到那裏的?”

只見我說完這句話以後劉易的臉色也變得非常的難看,半晌,劉易緩緩的點點頭說道:“按照你這麼一說的話,沒準還真的是這樣。”說完以後劉易看着我說道:“不行,我得趕緊給我師傅打個電話問一下這件事情了!”

說着話劉易便坐下來拿出來自己的手機了,可是手機撥出去以後,發現那邊已經關機了,劉易跟着有些煩躁的樣子把手機放在了一旁,跟着嘆了口氣說道:“我師傅關機了!”

我跟着有些忐忑的樣子思索着這件事情,不知道爲什麼這件事情始終都透露着一種詭異的感覺,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劉易問道:“老易會不會是什麼人和你那個柴大哥有仇呢?要不然怎麼會做出來如此下作的事情呢?”

劉易在一旁嘆了口氣說道:“可是現在這個情況誰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而且那下面怕是已經產生了屍變了,只是那老爺子還沒覺醒呢,等他真的醒過來了,我怕是誰都接受不了了。”

我跟着心裏也有些亂糟糟的感覺,畢竟我和劉易也都沒有解決過這種事情,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一時之間還真沒有什麼好辦法了。

我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看着劉易問道:“老易,那那屍體還能撐住多久?”

劉易搖了搖頭說道:“說句實話,我也不知道,但是按照我的估計,暫時沒什麼事情,但是誰知道會不會在被劈一下子呢?到了那個時候,誰都組擋不住這老爺子破棺而出了就。”

我腦海裏突然有了一個辦法,跟着我拿出來手機看了一下,未來三天的天氣,而在今天晚上就會有雷陣雨,想到這以後我腦海裏已經有了一個想法,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劉易問道:“老易,如果那柏樹真的是有人故意栽種在那裏的,那麼今天晚上有雷雨天,我想那人一定還會繼續出現的,那柏樹不會平白無故的被雷電擊中的,而且雷電擊中的機率很低,除非有人刻意引到,而且老爺子這幾天就要遷葬了,那人肯定已經迫不及待了。”

劉易聽完我這句話以後愣了一下,隨即看着我驚呼道:“我草,小道,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聰明瞭?”

我聽見了劉易的這句話的時候心裏有些得意了起來,嘴上也跟着哈哈哈的笑了起來“你才發現本少爺是這麼聰明嗎?”

“你說的這個辦法還真是可以,不管老爺子是不是破棺而出,至少咱們可以抓住真兇,看看到底是誰在背後搗鬼!” 纏綿不休:我的吸血鬼騎士 劉易說道。

我跟着嗯了一聲,在一旁點點頭說道:“那對!”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和劉易坐在房間裏商量出一個辦法以後,我們兩個人就開始準備着東西了,畢竟晚上沒準會碰見什麼呢,多準備點東西以備不時之需。

隨後忙活到了中午以後我和劉易兩個人出去吃了點飯,吃完飯以後,天色已經有些陰暗了下來,看來今天晚上真的會有雷陣雨,我看了一下手機的天氣預報依舊是報道着晚上的雷陣雨,我心裏此時也放心了不少。

中午我和劉易吃完飯以後,劉易看着我問道:“小道,你是怎麼想到這個辦法的?”

我跟着無奈的嘆了口氣,把自己的想法跟劉易講了一遍,劉易聽完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你說的這個辦法倒是真的不錯,看來咱們今天晚上沒準還這能抓住真兇呢。”

而我此時的腦海裏不知道爲什麼有了一個不詳的預感,這種預感特別的強烈,每次我快出事情的時候都會有這種預感,這次這種預感又出現了,我心裏不禁有些慌得很,像是心裏突然就沒有底一樣,想到這以後我忍不住的搖了搖頭,勸告着自己這一切不會有事情的,只要今天晚上抓住那人,其他的事情就沒什麼了。

一整個下午,我心裏一直都是惶惶不安的感覺,但是這個感覺我並沒有告訴劉易,而是我自己一個人獨自強行把這個想法強行壓制在了心裏。

而到了下午六點多的時候天色陰暗的有些可怕,甚至還有着一陣陣的狂風颳過,這讓我心裏更加的不安了,我正坐在窗口胡思亂想的時候,劉易從後面猛地拍了我一下。

頓時給我嚇了一跳,我回過頭看着劉易問道:“你能不能別從後面拍我,人嚇人會嚇死人的!”

劉易跟着笑了笑說道:“至於不,我不就是輕輕的拍了一下麼,看給你嚇得!”說到這以後劉易認真的看了我一眼,語氣有些嚴肅的樣子看着我問道:“小道,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呢?”

我跟着看了看鏡子,發現自己的臉色確實是有些難看,想到這以後我覺得我還是跟劉易說了一下我的想法吧,想到這以後我便把自己的想法全部都跟劉易講了一遍,劉易聽完以後跟着開口說道:“小道,你是不是昨天沒睡好?想事想的太多了?”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總之我今天的預感特別的不好。”

隨後劉易看了看自己的手錶,又看了看窗外的天色以後,劉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道,咱們現在過去吧,我怕待會該打雷了。”

我想了一下,跟着嗯了一聲,隨後我和劉易一人拿了一把塑料的雨傘,然後拿着自己的東西便出門了,外面的狂風颳的很厲害,陰暗的天氣已經有些灰濛濛的感覺,這烏雲壓低的感覺讓我有些喘不過氣的感覺。

隨後我和劉易一起走到了山下的時候,天色已經陰暗的更加厲害了,看來馬上就該打雷了,我和劉易跟着往前加快了腳步,不知道爲什麼這周圍的氣氛都顯得有些陰森詭異,陰暗的天氣,到處林立着墓碑。

而我和劉易腳步走的也很快,我的心裏自始至終都有些惶恐不安的感覺,我和劉易走到了半山腰的時候,劉易看着我說道:“小道,咱們到了!”

我跟着點點頭,指了指前面的墓碑,說道:“看來那人還沒有出現呢!”

劉易在一旁跟着點點頭,看了一眼此時的天色,跟着開口說道:“我覺得他馬上就要出現了!”

我跟着附和了一句,點點頭以後便和劉易躲在了一旁,靜靜的觀察着遠處的墓碑,看着那墓碑的動向,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黑色的人影衝着那墓碑走了過去。

他被着一個書包,那人到了那墓碑旁的時候四下看了一下,我緊跟着準備出去的時候,劉易拉了我一把,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再等等!”

我跟着也只好耐着性子等着,只見那人從書包裏拿出來一個鐵絲一樣的東西綁在了那墓碑正後方的一顆柏樹上,隨後好像又拿出來一個鐵片緊緊的捆在了樹上,看來他是想用這鐵片子把雷電導過來,想到這以後我覺得不能在等下去了。

我看了一眼劉易說道:“咱們快去吧!”

“好!”劉易迅速應了一句。

隨後我們兩個人跟着就跑了出去,而那人好像看見了我們一樣,緊跟着撒腿就往外跑了,而這個時候我和劉易已經跑到了那墓碑旁邊,劉易一把抓住了我,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小道,咱們先別追了,先把這東西給他卸下來吧!省的待會真的被雷劈了!”

我跟着點點頭,正準備伸手的時候,劉易突然猛地一把抓住了我,跟着把甩在了後面,就聽見“轟隆”一聲巨響。

那柏木直直的被那雷電劈到了,我這個時候才意識到劉易剛剛是感覺出來那雷電了,隨後劉易回過頭看着我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說道:“完了!真的被劈到了!” 207 柴老爺子屍變(上)

看到眼前這一幕的時候我和劉易都傻眼了,突然只見意識到了不好了,要出事情了,想到這以後我趕忙看向劉易問道:“現在怎麼辦?”

劉易的眼神之中晃過了一絲慌張的神色,隨即劉易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了,咱們現在把這些東西收拾好,然後趕緊下山吧!”

我此時也知道了,看來我那個不好的預感始終是應驗了,而且算是白跑一趟了,人也沒有抓到,而這個時候昏暗的天氣已經開始下起了雨,這雨下的有些大,好在我和劉易帶着雨傘過來的,隨後我和劉易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來鐵鍬,走到柏樹前,把那樹下埋着的鐵絲還有一個類似於雷針一樣的東西全都給挖了出來。

別說,這玩意挖起來還挺費事,看來那人也是下了不少功夫了,隨後我和劉易挖出來這些東西以後,劉易看着我說道:“走吧,咱們趕緊下山吧,待會雨該下大了!”

我跟着點點頭,心裏暗道了一聲,現在雨下的已經不下了,而且這雨彷彿沒有停的意思,隨後我和劉易兩個人打着雨傘,匆匆忙忙的就離開了這柴老爺子的墳墓前。

而我倆路走到一半的時候上山的雨就下的更大了,隨後我和劉易快走到了山下的時候,我感覺有些不對勁,隨即我往前面望了一眼,只見一羣人打着雨傘衝着我們走了過來。

看到眼前這一幕的時候我總感覺有些不對勁,這些人爲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而劉易此時還低着頭往前走呢,顯然沒有注意到眼前一羣人的出現。

我跟着從後面推了一把劉易,劉易跟着啊了一聲回過頭看着我問道:“小道,你怎麼了?”

我跟着指了指前面,看着劉易說道:“老易,你看前面怎麼那麼多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劉易跟着擡起頭望了一眼眼前黑壓壓的一片人以後,嘴裏喃喃自語的說道:“小道,看着那些人怎麼那麼眼熟呢?”

我跟着也眯着眼看了過去,發現那些人確實是有些眼熟,而這個時候劉易跟着大聲的說道:“小道,那些人好像都是村裏的人。”

我聽見劉易這句話的時候稍稍一愣神,隨即感覺有些不對勁,村裏人的怎麼會突然都出現在了這裏?而且還是這麼多的人?

想到這以後我衝着劉易搖了搖頭,臉色有些難看的樣子說道:“怕是沒那麼簡單吧!”

劉易看了我一眼,問道:“你的意思是?”

“我們中計了!”我說道。

我心裏隱隱之中已經確認了這種感覺了,而劉易聽完了我的這句話的時候一臉迷茫的樣子回過頭看着我問道:“小道,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說完這句話以後我便沒有在繼續說下去了。

而就在我和劉易沒走多遠的時候,村裏的人也都已經到了我們的面前,而帶頭的人則是柴大哥,柴大哥看着我和劉易的樣子,跟着臉上也是顯得有些詫異的樣子。

病嬌大叔悠著點 而這個時候劉易看着柴大哥開口問道:“柴大哥,你們怎麼來了?”

而柴大哥的臉色明顯不是特別好看的樣子,而就在這個時候柴大哥邊上的一個人跟着開口說道:“劉易,枉你師傅對村裏人那麼好,你看看你對我大伯家做了什麼事情!”

而這個時候我知道,我們肯定是中計了,現在肯定所有人都以爲那雷擊柏木是我和劉易做的,但是他們怎麼會突然趕過來,而且還來的這麼巧合呢?

我心裏感覺不對勁,到底是誰在陷害我和劉易,我跟着眯着眼掃視着周圍的人,而就在這個時候劉易也意識到了什麼一樣,緊跟着開口說道:“柴大哥,我是看着天氣不對,怕有人對柴老爺子不利,所以才趕過來的,小道可以給我作證的!”

“哼,我看你就是想多要點錢吧?怎麼?我說的不對嗎?”邊上的一個人看着劉易悶哼了一聲繼續說道:“我告訴你們,這件事情肯定沒完!”

我和劉易對視了一眼,我跟着開口說道:“柴大哥,這件事情不是我們做的!”

“不是你們做的?”邊上的那人繼續喋喋不休的說道:“那你們手裏的鐵線,鐵杵,是做什麼用的?不是你們做的?你們會不辭辛苦來這裏?”

我和劉易聽完了這句話以後頓時啞口無言了,而劉易此時跟着深呼了口氣,看了一眼邊上的人開口說道:“柴生,是誰告訴你我們來山裏的!”

我這個時候才知道,原來剛剛那個人叫柴生,而柴生這個時候頗爲得意的樣子笑了起來“就從你們昨天跟我大哥說了這個事情以後我就知道我得防着你們,果然,沒想到你們還真是這樣的人!”

帝少的心尖啞妻 而邊上的柴大哥卻自始至終一句話都沒有提起過,我跟着把目光看向了柴大哥的身上,對着柴大哥說道:“柴大哥,我和老易是真心幫你的,如果不想幫你我們不會不辭辛苦的來這裏的!”

而這個時候柴大哥上下掃視了我一眼,跟着把目光放在了老易的身上,柴大哥嘆了口氣說道:“小易,這件事情我念着咱們以前的情誼,我不跟你計較了,你們離開村子吧,我告訴你們了,以後別在打我老爺子的主意了,錢的事情,你想多要,我可以給你!”

而柴大哥這句話說完以後,我看着劉易的臉上明顯閃過了一絲痛苦之色,看得出來劉易很珍惜和這個柴大哥的感情,雖然劉易之前說過要跟村裏人要錢的,但是任劉易如何去想,恐怕都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

我跟着嘆了口氣,拍了拍劉易的肩膀,而這個時候柴大哥回過頭看着村裏的這些人大喊道:“各位鄉親,事情就到此結束了,咱們都回去吧,後天給老爺子下葬,我希望到時候咱們村裏的人都幫着搭把手了!”

“好嘞!”村民們也都異常痛快的應了一句。

而劉易則是像丟了魂一樣的站在了那裏,我看着柴大哥他們轉身離去的背影,心裏實在有些不忍,我跟着對着他們的背影喊道:“老易何曾跟你提過錢的事情?”

而這個柴大哥聽完這句話以後彷彿沒有聽到一樣,轉身就走了,而劉易從邊上拍了拍我的肩膀,有些無奈的樣子搖了搖頭,笑道:“算了吧,我就知道會是這樣!”

我在心裏無奈的嘆了口氣,沒有繼續說什麼,雖然說知道事情的結果會是這樣,但是劉易和這個柴大哥的感情看樣子還挺深的,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劉易問道:“你沒事吧?”

劉易微微搖了搖頭,便往前走了,我跟在劉易的身後打着雨傘,而劉易的雨傘早就不知道扔到了哪兒裏,隨後我和劉易走到家的時候,劉易整個人都已經被這雨水淋溼了,看着老易這幅失魂落魄的樣子我心裏也挺不是滋味的。

到了家裏以後,劉易也不管身上溼不溼一屁股就坐了下來,我跟着看着劉易嘆了口氣,勸解道:“老易,把衣服換換吧,省的待會感冒了。”

劉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我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柴大哥居然是這麼樣一個人。”

我看見劉易臉上的痛苦之色了,但是心裏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我跟着把旅行包裏換洗衣服給老易拿了出來,扔到了他的面前,看着他說道:“老易,快換上衣服吧,待會別在感冒了!”

劉易點點頭以後拿起來衣服去換了,隨後我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九點多了,前前後後折騰了三個多小時了,劉易換好了衣服以後看着我問道:“小道,吃點什麼?”

我想了一下,看着老易說道:“隨便吧,吃點什麼都行!”

劉易點點頭以後便從自己的旅行包裏拿出來兩桶泡麪扔在了我的面前,說道:“湊合着吃點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接過了泡麪了,然後便起身去燒熱水去了,燒好了熱水以後,我跟着劉易弄了點泡麪湊合着吃了兩口。

吃完飯了以後,想到剛剛的事情,我忍不住開口問道:“老易,咱們接下來怎麼辦?”

劉易跟着搖了搖頭說道:“那棺材是肯定不能開的,而且我怕棺材裏面的柴老爺子已經屍變了,事情恐怕沒有那麼簡單了。”說到這以後劉易不禁苦笑了一下說道:“只不過眼下,咱們再去多管閒事顯然有些不合適了,而且柴大哥明顯是不想讓咱們兩個繼續參與了。”

我在一旁也跟着點了點頭,因爲看着剛剛柴大哥的樣子確實是有些決絕,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劉易問道:“如果任其發展會出現什麼後果?”

劉易聽完這句話以後,稍稍愣了一下,隨即歪着腦袋思索了一下,緊跟着開口說道:“我怕這件事情沒那麼簡單,如果真的任其發展的話,我怕老爺子一旦屍變了,到時候別說柴大哥一家人了,就連整個村子都要遭殃的!” 208 柴老爺子屍變(中)

我聽完以後也感覺有些後怕,如果這麼說來的話,我和劉易是一定要制止的,不能讓這樣的後果出現,而且聽柴大哥的意思,開棺之日應該是在後天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劉易說道:“這樣,等着三天後開棺的時候咱們跟着他們一起去怎麼樣?就是悄悄的跟在他們後面,怎麼樣?”

劉易想了一下,跟着點點頭說道:“也只能這樣了。”說完以後劉易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我很少看見劉易這幅樣子,也是第一次看見劉易這幅樣子,以前一直覺得劉易比我堅強,是一個意志比我堅定的人,但是現在看來劉易也是有在乎的人,之前只是沒有碰到過讓他在意的人罷了。

三天後的凌晨,我和劉易五點多就起牀了,因爲知道了他們六點就要去遷墳開棺了,所以我和老易起得也都特別的早,而現在的天色也不管是剛剛亮起來而已。

我和劉易洗漱完以後,劉易看着我點點頭說道:“小道,咱們走吧!”

我收拾了一下東西以後便跟着劉易一起出了門,出了門以後,劉易便轉身準備去柴大哥的家裏,我跟着一把抓住了劉易的手腕,衝着劉易搖了搖頭說道:“咱們還是別去柴大哥家裏,直接去柴老爺子的墓碑那裏吧,畢竟他們要去那裏開棺的,咱們跟着柴大哥的話萬一被他發現,我怕他又會將咱們當成什麼壞人了。”

劉易聽完的話以後頓時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緊跟着劉易點點頭說道“你說的還真是,咱們還真就不能去柴大哥那裏,直接去柴老爺子的墳前吧!”

我嗯了一聲以後便和劉易一起離開了家裏,到了半山腰以後我和劉易找到了柴老爺子的墓碑的時候,卻突然發現柴老爺子的墳墓已經被人刨開了。

而且特別的亂,只留下了一個大坑,就連墓碑都已經倒在了一旁,我和劉易看見了眼前的這一幕的時候頓時都愣住了,劉易看着我問道:“小道,咱們沒走錯地方吧?”

我跟着狠狠的點點頭說道:“沒走錯,我覺得咱們這次是碰到行家了,有人把柴老爺子的棺材給帶走了。”說到這以後我看着劉易問道:“咱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裏吧!”

劉易跟着在一旁點點頭說道:“走!”

說完以後我和劉易從山道的另一處小路離開了,因爲走正路的話怕會和柴大哥他們碰上面,索性我和老易便走了一條小山道,一路往山下走,我和劉易心裏也都有些好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誰把柴老爺子的棺材提前給挖走了。

難道,該不會是有人想利用這柴老爺子的屍體做什麼吧?

想到這以後我回過頭看着劉易,一臉嚴肅的樣子說道:“老易,我感覺是不是有人想用柴老爺子的屍體做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又或者說,這個人是爲了防止咱們再次出現,所以才提前把柴老爺子的棺材給挖開的!”

劉易聽完這句話以後臉色大變,跟着劉易看着我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這個事情肯定就真的糟糕了,且不說他會做什麼,就是柴老爺子的屍體屍變以後放出來,那麼最先死的一定是柴大哥一家人,其次村裏人都要遭殃!”

我跟着心裏也有些亂了,本來心裏就沒有想好怎麼對付柴老爺子呢,現在棺材又被其他人給提前挖走了,這就讓我和劉易顯得更加手足無措了。

而我和劉易回到了村子裏的時候,直接回了家裏,到了中午的時候街坊鄰居們也都知道了柴老爺子的棺材被盜走了,所有人都開始說道起來這件事情了,而柴大哥一家人最先懷疑的目標則是我和老易兩個人,而我和老易兩個人顯然在村子裏已經沒有什麼威信了。

至於別人怎麼懷疑,那是別人的事情了,我和劉易也不能解釋什麼,而且我越想越想不通,我總感覺這個人是在針對劉易,劉易也是氣呼呼的樣子來回渡步。

我跟着想了一下,對着老易說道:“老易,這個人是不是在針對你呢?”

劉易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我師傅的電話到現在都接不通,也不知道我師傅到底在忙些什麼,如果我師傅在的話,或許這些事情都能迎刃而解了,而現在眼下的情況,咱們兩個想解決這件事情恐怕並沒有那麼容易。”

我聽完劉易的話以後也是一臉愁容,不知道該做什麼了,這一整天我和老易都沒有出門,都是坐在家裏,因爲外面的人閒言碎語很多很多,我和老易此時不能在出面說什麼了,要不然只會越描越黑。

而柴大哥一家人顯然也已經是熱鍋上的螞蟻亂的團團轉了,因爲距離遷墳的時間還有三天,畢竟是指定好的日子,而現在柴老爺子的屍體已經不知道在哪兒裏了,這必然讓柴大哥着急了上火了。

而我和劉易則是在家呆了一整天,當天晚上我和劉易準備睡覺的時候,卻突然聽見了一陣敲門的聲音,我和劉易跟着愣了一下,我看着老易問道:“這麼晚了,誰還會敲門呢?”

劉易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咱們還是去看看吧。”

隨後我和劉易便起身去開門了,誰知道院子的門打開了以後,我看着外面一個人都沒有,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才注意到,那書上居然站着一個人,是一個黑影,我根本看不清那人是誰。

而劉易顯然也看到了,因爲是晚上雖然天太黑,但是那模糊的黑影身上還好像還舉着一個很大的東西,我跟着開口說道:“我草,他單手舉着一個棺材!”

我這句話說完以後劉易回過頭看了我一眼,只見那書上的黑影突然笑了起來“你們兩個人還是不錯的嘛,嗯,沒有繼續參與下去,很聰明嘛!”

劉易這個時候緊跟着開口問道:“你到底是誰?爲什麼這麼做?你手裏舉着的棺材是柴老爺子的棺材吧!”

“自然是了,我來這裏就是爲了還東西呢,你們不是一直在找柴老爺子的棺材嗎,我今天就給你們送過來了!”

只見那人說完這句話以後,手上直接往前一推,那棺材跟着“嘭”的一聲落在了我和劉易的面前,我心裏有些驚訝,這人的力氣肯定不小,而且一定是個行家,但是他到底爲什麼這麼做我就不清楚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劉易跟着開口說道:“你到底是誰?爲什麼這麼做!”

那人跟着晃了晃自己的脖子,有些慵懶的樣子說道:“我是誰不重要,我就是想看看你們到底是怎麼解決這個事情的,哈哈哈哈。”說完這句話以後那人笑的聲音更加大了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書上的黑影跟着回過頭看了我們兩個人一眼,說道:“無根有水,不錯!”說完以後那人跟着輕輕咳嗽了一下說道:“好了,我該走了,好戲馬上要開場了,哈哈哈!”

說完以後那黑影縱身一躍,直接消失在了這茫茫的夜色之中。

我和劉易兩個人還沒有從驚訝中緩過神,剛剛那人到底是誰,爲什麼一眼就道出了我的命格,而劉易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問道:“小道,你到底是什麼命格?”

我知道此時不能在繼續隱瞞下去了,雖然我師傅生前千叮嚀萬囑咐,不讓我跟任何人說我的命格,倒是眼下劉易肯定是已經知道了,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無根有水,無根水命!”

劉易聽完了這句話的時候愣住了,隨即劉易回過神以後看着我點點頭說道:“難怪呢,難怪黑媽媽說你前世作孽,難怪南老仙對你是那種態度呢!”

我聽完劉易的話以後頓時感覺自己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不知道該說什麼,無根水命確實不是什麼好命格,因爲前世作孽太多,做了太多壞事,今生就是藥引子,而這個時候劉易卻突然笑了起來“挺好的,我的兄弟居然是無根水命,前世還是個大惡人,哈哈哈。”

我聽到劉易的這一陣笑聲以後心裏就放心了不少,看來劉易並沒有嫌棄我的命格,我跟着撓了撓頭說道:“前世的事情誰有能說的清楚呢?”

劉易跟着點點頭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開口說道:“其實我以前也感覺你的命格挺奇怪的,只是沒有想到你居然是無根水命,前世都是大奸大惡之人,不過看你現在這幅樣子,我怎麼看都不感覺你像是個惡人。”

我聽見劉易的話以後頓時有些無奈,我知道劉易這是在調侃我呢,隨即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咱們還是別討論這個事情了,先去看看這棺材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劉易跟着點點頭,隨後我和劉易兩個人便邁着步子走到了棺材的面前,劉易看着我說道:“咱們兩個一起用力,把這棺材推開!”

“行!”我跟着答應了一聲。 209 柴老爺子屍變(下)

隨後我和劉易將手放在了這棺材板上,隨後劉易看着我說道:“1!2!3!”

劉易數到了三的時候我們兩個人跟着猛地一用力,順勢將這棺材打開了,因爲此時天色太黑了,我和劉易根本看不清棺材裏面的情況,隨後我和劉易拿着手電跟着照了照以後,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那就是,柴老爺子的屍體並沒有腐爛,只是有些乾癟了,身上還佩戴着一些東西,眼下的情況來看,剛剛那人顯然不是圖財的,要不然柴老爺子棺材裏的這些東西就值不少錢了。

劉易這個時候跟着喃喃自語的說道:“完了,真的是屍變了,真的是屍變了!”

而就在我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突然被一陣亮光刺到了眼睛上面,我和劉易都感覺有些晃眼,隨後我眯着眼睛看去的時候,爲首的柴大哥帶着村裏的人一大票人正往衚衕裏面走呢。

我和劉易跟着心裏暗罵了一句,這次又中計了,這次無論怎麼解釋都解釋不清楚了,這盜走棺材的事情肯定就推到了我們兩個人的身上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劉易說道:“咱們兩個這次是真的完犢子了。”

這黑鍋指定是甩到了我和劉易的身上了,而這個時候柴大哥身邊那個叫柴生的人,看見我們兩個人以後,抱着膀子,嘴裏跟着吧唧了吧唧嘴“嘖嘖嘖,你們兩個人連我們老柴家的棺材都敢盜!”

而這個時候邊上的一個人跟着就急眼了“我他媽今天就宰了他們兩個小兔崽子,我倒是要讓這劉易的師傅看看他教出來的徒弟,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徒弟。”

我跟着趕忙開口解釋道:“各位,這個棺材不是我和老易盜來的,是剛剛一個黑衣人送過來的,至於爲什麼送到了這裏,我不知道,而且這棺材你們不能下葬,裏面已經屍變了!”我一臉嚴肅的樣子對着衆人說道。

而那個年紀稍大點的中年男人,跟着開口說道:“都到了這個時候你們兩個還裝神弄鬼是嗎?我告訴你,我們柴家今天跟你們兩個人沒完這事!”

想想也能理解,畢竟盜了別人的棺材,別人肯定心裏對我和老易已經恨透了,可是這棺材根本不是我和老易盜走的,甚至我們兩個人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連情況都沒有摸清楚的時候他們就來了。

而這個時候柴大哥跟着擡起頭看着我們兩個人開口說道:“讓警察處理吧!”

“對,報警抓他們!”邊上的村民也跟着附和道。

隨後一個老者走了出來,看着柴大哥,嘆了口氣,摸了摸自己的鬍子說道:“柴家小子,都是鄉里鄉親的,你給他們留條後路吧,真報了警,對誰也沒有好處不是?”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