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先生吉言,李某絕不辱使命。”

李猛一聽大喜,忙領着人去了。

“你還愣着幹嘛,等着吃杖嗎?”寇勳冷若寒霜道。

“哼!”

明劍冷哼一聲,手一揮,領着幾個將領下了城池了。

“秦先生,如今兩千大軍待命,城頭只有一千人可用,會不會兵力不夠?”

寇勳頗是有些擔心。

“底下他們是打不進來的,你擔心的是那些黑雕吧。”

“區區幾隻畜鳥,有何難?”

“一人便可搞定,徒兒,聽令。”

秦羿負手傲然一笑,下令。

“我……”

米雪一聽靠她一個人打敗黑雕大軍,頓時心裏有些沒底。

冰雪之城歷次戰鬥,黑雕大軍都是他們的苦主,這些傢伙大炮打不着,殺傷力驚人,迅疾如飛,是守城大軍的剋星。

“城主,有傳音石嗎?”秦羿問道。

“有,有。”

寇勳道。

“立即運到城中最高的塔樓上,徒兒我傳授你一首曲子,這首曲子叫《御獸曲》,專門用來駕馭天地靈獸的,原本傳聞是韓湘子所傳,上到神龍,下到螻蟻,曲音一起,無不聽令。”

“能不能剋制飛禽大軍,全在你了,演奏時,務必克服恐懼,以萬獸之主的氣勢,去壓倒它們。”

秦羿手指在米雪印堂一點,一道金光度入,米雪腦海裏頓時多了一幅古老的仙樂篇章。

篇章極其複雜,萬幸她功底紮實,只是要演奏與心態,與氣勢、魂魄等相關緊密,面對如此大的壓力,米雪仍是有些心中慌亂。

“徒兒,師父在這壓陣,此戰成敗全在你。”

“相信我,你行的。”

秦羿扶着米雪的肩膀,凝視她的眸子,無比認真道。

“是,師父。”

到了這會兒,米雪發自肺腑的叫了他一聲師父,深吸一口氣後,她彷彿忘了所有的恐懼,往塔樓上走去。

“轟隆隆!”

大軍逼近。

……

火族中軍賬中,一個滿臉絡腮鬍須,鐵塔一般的大漢,頭戴着惡鬼頭盔,穿着厚重的鎧甲,正用刀子切割着烤的爛熟的獸肉,就着酒水痛飲。

在他的身邊,是幾位火族的戰將。

“火王,其實屬下一直不明,咱們火族人不善養殖,萬年來,老祖宗的規矩就是,可搶可殺,但絕對要保證冰族人的元氣,只有他們活着,才能給咱們源源不斷的提供物資。”

“殺了他們,咱們既沒有了大戰的樂趣,又沒人替咱們提供這天然糧倉了,這與祖宗遺留的法則不合啊。”

說話的將軍,是一個渾身乾瘦如枯骨一般的老者。

“聞休長老,你說的這些道理,我豈能不知,只是你知道我這次抓到的那個美人兒是什麼來頭嗎?”

火王放下刀叉,擦了擦嘴,陰森笑道。

“什麼來頭?”

長老問道。

“他是無生鬼王,謝無生的女兒,咱們這次撞了大運,得到了她,咱們火族人就擁有無窮無盡的富貴。”

“咱們還用跟冰族人在這扯皮嗎?”

火王得意道。

PS:晚安,朋友們,明晚再會。 火族人生活在火山之中,條件苛刻,無比的慘淡。

而這無疑是一個改變命運的好機會,謝無生隨便一句話,他們或許就能在內陸挑選一塊肥沃土壤安居樂業,甚至有機會編入軍營,獲得正式的編制。

聞休等人一聽,這才明白火王的苦心,皆是大喜不已。

如果能去內陸,那還留着冰族幹嘛,直接一鍋端了,把物資搶個夠本,強行渡海纔是上策。

“大長老已經親自探查過了,冰雪之城的機關大炮,已經消耗殆盡,沒有了晶石大炮,他們的防守就是紙糊的,咱們的士兵能輕鬆突破。”

“將軍們,滅掉冰雪之城就在今晚了,用你們飢渴的戰刀去飽飲鮮血吧。”

火王自信滿滿的豪邁道。

“大王英明,我這就親自去督戰。”

聞休等人紛紛領命。

“哈哈,我火族人的命運,終於可以改寫了。”

“冰雪之城,徹底毀滅吧。”

火王雙目一寒,瀰漫着濃烈的兇光。

他本是極端好色之人,然而這一次爲了火族的大運,他連那個絕色小美人的一絲頭髮絲都沒有碰過,是以,這場戰必須勝,而且是大勝。

不過一想到鬼王女兒那俊俏的模子,火辣的身段,火王仍是一陣心神悸動,隨手把身邊的侍女,按到了胯下瀉火去了。

……

在聞休等將軍督戰、指揮下,火族人推着沉重的攻城器械,在沉重的鼓點聲中,開始衝鋒發起了總攻。

“城主,他們來了,他們來了,已經進入大炮的發射範圍,請求開炮。”

城上的士兵聲音在發顫。

寇勳手一擡,剛要下令發射炮彈。

秦羿扣住他的手腕,冷冷道:“你現在開炮,咱們之前做的準備就全白費了,火族會立馬掉頭就走。”

“咱們不就是想要趕走他們嗎?”寇勳不解問道。

“不,驅趕是權宜之計,只有毀滅纔是最好的防衛。”

秦羿冰冷的語氣不容置疑。

他深知戰爭的殘酷,火族人既然傾巢而來,就沒打算放過冰族人,一旦有了防備,無論是人數還是戰力都不是冰族人能比的。

如果能滅掉火族,今日是唯一的機會。

寇勳從沒想過這個問題,在他看來秦羿或許能助冰雪之城抵禦火族,但滅掉這個念頭,從他的先祖以來就從沒萌生過。

因爲火族太強大了!

而現在似乎機會就在眼前,寇勳覺的是時候搏一把了,“好,一切以秦先生號令爲尊。”

“放他們過來!”

“大炮調到最短的距離,如此一來可以徹底封死他們的先頭部隊退路。”

秦羿下令道。

衆將士無不驚惶。

最短距離,那就是城門口了,以火族人的蠻橫,還不得隨時破門,這個險冒的也太大了。

但看到秦羿那銀髮飛揚,傲氣無雙的神情,衆人瞬間壓制了恐懼,畢竟他們手上有靈氣足夠充沛的晶石炮彈。

“將士們,看到了嗎?冰雪之城的大炮早就沒有了炮彈支持,就是個空架子,先頭攻城部隊,四路進攻,衝破城門,殺進去。”

火王從移動的中軍大帳內探出頭,拔出腰間的火焰刀,舉天怒吼道。

火族士兵先頭精銳四千精兵,排陣而出,騎着火炎獸分四路揮舞着戰刀,吆喝着衝向城門,攻城車則稍隨其後。

於此同時,火族遠處的火炮也開始衝着城牆發炮。

每一發火炮打在城牆上,都會削掉冰牆一角,城池的古老結界一陣晃動,不少守城的冰族士兵被炸飛身亡。

“瑪德,這傢伙到底在幹嘛,想要讓咱們當靶子打嗎?”

明劍一看對面都進入射程以內大半了,對方火炮都能打到城牆上,還不開炮,頓時有些急了。

“城主,再這麼下去,城牆就要被打崩了,咱們不能這麼傻傻捱打啊。”

“秦羿,你瘋了嗎?快下令開炮嗎?”

明劍急了衝上城池,衝秦羿怒吼道。

“戰爭本來就會有死傷,小死換大亡,不虧,全軍聽令,誰敢後退一步,擅自離開炮臺,斬立決。”

秦羿面無表情,嚴正下令道。

“你,你瘋了。”

明劍氣的直跺腳。

“挺住,都給我挺住了。”

寇勳衝慌亂的冰族士兵大喝道。

按照以往的打法,由於冰族人站着城高的優勢,以及大炮之利,可以先火族人五百米開炮,也就是一旦進入射程,火族人就是他們的靶子。

他們的策略就是嚴防火族人進入射程以內五百米,這種策略確實很有震懾力,但火族人也不傻,吃了幾次虧後,弄一批火山裏的異族、怪物充當先頭部隊去消耗冰族人。

如此一來,近幾次大戰下來,晶石就損耗殆盡了。

直到上一次,米雪的父親等人意識到這麼打,冰族人耗不起,主動出城與火族人相抗,只是由於實力差距太大,最後戰死。

如今看到直接重逢陷陣的火族士兵,冰雪之城的人恐懼之下,因爲手上又有了晶石,本能的想用老法子進攻。

寇勳心裏比誰都清楚,秦羿說的很對,沿用這種老法子,今天或許可以逃過一劫,但下次呢?

且不說秦羿什麼時候會離開,他還能再一次變出這麼多晶石供冰族嗎?

能變出一次,還能變出十次、百次嗎?

今天這場戰爭已經沒有退路,唯有死戰了。

秦羿一個外族人都有如此自信與勇氣,他們冰族人又何來的恐懼。

聞休馳騁着野獸,當先突破,一連縱深,一千三百多米,離城門只有不到三百米的距離了。

“哈哈,城牆上果然沒有大炮,弟兄們,撞破大門,殺光冰族的雜碎。”

聞休見對方到了這關頭還是一炮沒放,反倒是被自己這邊的火炮炸的喊叫連天,以爲勝券在握,哈哈大笑了起來。

兩百米!

一百米!

眼看着冰雪之城的寒冰大門就在眼前,這時候城牆上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火族的蠢貨們,歡迎來到死亡禁區!”

聞休擡頭一看,一張無比英俊且陌生的面孔,嘴角邪氣上揚,站在城牆上衝他們現出了死亡之笑。

“開炮!”

秦羿一勾手指,寇勳發出了一聲雷霆大吼。 聞休被這一聲大喝嚇的魂都快飛了!

緊接着他看到城牆上,火紅色的火晶石、藍色的雷石、青色的風石等像雨點一般,在晶石大炮的加持以毀天滅地的威勢轟了過來。

那一刻,聞休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轟!

炮彈來的太突然、太快、太急,聞休大吼一聲:“不!”

緊接着平地上爆開的冰層綻開了漫天的冰花,夾雜着火族士兵的血肉,無比的燦爛。

“瑪德,我們中計了,他們還有晶石大炮!”

“聞達,我去你十八輩兒祖宗,你這個蠢貨。”

“撤,快撤!”

聞休從地上爬起來,衝着天上正翱翔的千里眼聞達,罵了一句,扯着嗓子大叫着,同時撒腿就往外跑。

四面大炮齊響,士兵們連人帶坐騎,七七八八的化爲血沫,重傷者更是不計其數,一時間城下哀嚎遍野,怎一個慘字了得。

“炮程三百五十碼!”

秦羿擡手道。

寇勳跟着大叫道:“炮程三百五十碼,第二輪!”

城牆上的士兵同時炮彈上膛,炮程往外擴了兩百米。

一個優秀的指揮官,對於整支軍隊有着至關重要的作用,秦羿無疑就是這種天下少有的指揮家。

三百五十碼的範圍正是聞休等人大部逃離的速度觸及範圍。

對於聞休這些人來說,殺進來容易,想退回去就難了!

剛逃了沒多遠,第二輪大炮就來了,陰魂不散的落在了他們所在之地。

一時間,又是一輪慘絕人寰的收割。

在慘叫聲中,二輪炮畢,原本來的五千人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大炮的防區一共有八百碼,當然這裏的一碼是具體的數值對換,大致在三公里之間。

八百碼的距離就像是一道難以逾越的死亡鴻溝!

由於他們的坐騎全部丟失,此刻又一個個猶如喪家之犬,完全失去了分寸,一窩蜂的盲目往外狂奔。

這樣一來,他們的速率就完全在秦羿的掌控之下。

“五百碼,第三輪。”

秦羿再次下令。

“第三輪,五百碼。”

寇勳附和。

士兵們此刻一個個殺紅了眼,同時炮彈上膛。

轟轟!

晶石炮彈拖着完美的弧線劃過夜空!

三輪!

四輪!

當最後一輪八百碼打下來的時候,五千人的先頭部隊,只剩下寥寥不到百個幸運兒逃出了死亡炮彈區。

炮彈響起的那一刻,火王就知道,今晚或許就是火族輝煌的終結之夜。

那一道道絢麗的火花,讓他幾近暈厥,原本的狂妄與心氣在這一刻盡數被摧毀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