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誰在說話,靈魂體!你是什麼人我好像沒有得罪過你吧”,蜈霸王擦着嘴上的血液說道,心中着實嚇得不輕,這老傢伙那裏冒出來的,自己接近六階的存在都沒有感覺的此人的靈力波動,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普通人身上沒有靈力,而第二種則是實力境界都比自己高的存在,無法探查到他們的實力、能將自己一招打倒的人,顯然屬於後者……

“小蜈蚣十個數,你不退我就殺光你們霸王一族,讓你們霸王蜈蚣一族全都變成森林的養料”。

“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只是覺得你太過於裝神弄鬼了。都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誰怕誰啊”!

“有種你就數吧,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麼樣”。蜈霸王雖然嘴上逞能,可心裏早就打了退堂鼓,它在賭,賭誰能堅持到最後。

“臥槽,這隻小蜈蚣瘋了嗎?自己如此強大的存在都威懾不了它,它還不退反進,明顯找死啊,自己成名以後還沒有被人如此看輕呢?你個小小的五階蜈蚣竟然敢挑戰我的權威,想當年我全盛時期連八階的靈獸我都殺過,你個小小五階的蜈蚣竟然如此看輕自己,必須讓你付出代價”。

暫時借用龍淵身體的童無忌被蜈霸王氣的直打顫。“小蜈蚣我數了啊,一……,二……,三……,九……。”當數到九的時候,蜈霸王在心理戰敗下陣來。

“小子這次放你一馬,以後別讓我看見你,否則就死也要拉上你做墊背”。

看着蜈霸王遠去的背影,一直處在高度緊張狀態的納潔終於鬆了口氣。

“喂小子醒醒”。唔,當龍淵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地上,“老頭子蜈霸王被你殺死了”?

“小子你也太看的起老夫了,以老夫的靈力嚇唬它還行,要是和它戰鬥,結果會是它勝我敗。你真以我萬能的啊,我的實力已經消散了很多,目前勉強維持生命,剛纔的那一招耗費了我太多靈力,再加上之前傳授你戰天四式所消耗的靈力,我現在是燈枯油竭了,沒有幾天可活了……”

“小子你回去多增加增加實戰經驗,這次行動的失敗,希望對你以後得道路有所幫助,努力尋求屬於你的修煉方式,你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

“好了不說了,未來幾年內我可能要長眠了,以後你要多加練習戰天四式,掌握技巧要領才能靈活運用爛熟於心…”

“以後的路怎麼樣,要看你的造化了…”

“納潔我們還剩多少人,活下來的算上你我在內不足十人”。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霸王蜈蚣一族三年後我會再來拜訪”

當龍淵和納潔一瘸一拐的回到熒光一族時,全族燈火通明像是迎接凱旋而歸戰士,但是他們等來的卻是一具具族人的遺體和漫天的哭泣聲。

納潔拖着重傷的身體道:“這次行動失敗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甘願受罰”。納潔跪向前來迎接的族人們,“我願意辭去皇位,爲此次死去的兄弟們贍養它們的家人。直到霸王蜈蚣一族被我親手滅亡爲止…”

“此次行動失敗我也有一定的責任,本來我打算解決完霸王蜈蚣一族就離開,尋找新的地方開始新的生活的。可是由於我的錯誤領導,導致你們熒光一族損失慘重,我願意和納潔承擔後果”。

這時人羣中反對聲支持聲雜亂一片,當龍淵說出他以使者的身份給予此次陣亡的族人烈士稱號,原本雜亂不堪的族人停止的哭泣說話,靜靜的聽從龍淵的安排。

“我將用三年的時間將各位陣亡的家屬,熒光一族賜予我天地靈材無償送給這些家屬,可有疑異儘管提出來”。

“此次陣亡的族人將享有最高禮儀的葬禮…以告慰他們的亡魂在天之靈”。

“要隨時警惕來自霸王蜈蚣一族的反撲,未來的日子裏我將剩下的各位交給納潔,希望大家能讓我們戴罪立功。將剩下的族人訓練成爲虎狼之師”!

“大家都散去吧”…聽着龍淵允諾的條件,衆人帶着難過的心情回到了各自的家中。

“納潔接下來的時間,你要加強訓我能感覺瓶頸出現了裂縫,這是一次我突破的機遇,我可不想錯失機遇啊”。

“你的傷要好好養養”。“大哥你放心,累了一晚上注意休息”。

逐漸成為神豪 “養精蓄銳爭取早日走出霸王蜈蚣一族帶給我們的影響…”

“此次行動失敗極大影響到了,熒光一族的軍心,以後你要多費心了”。

世外桃源唐家堡一位穿着紫色衣衫,扎着馬尾辮的小女孩站在龍淵上森林的那條路上,好像在等待着什麼?

“龍淵哥哥你個大騙子,走了半年多都杳無音訊,走的時候都不告訴韻兒一聲,等你回來韻兒就不理你了”。

龍淵走後,唐韻每天都會在那條路上等待一段時間,希望龍淵能回來陪自己一塊玩耍,可是等了半年多時間龍淵像是人間蒸發的一樣現實的無影無蹤…

“韻兒快回家吃飯了”,“奶奶你說龍淵哥哥是不是不要韻兒,才離開韻兒的”?“傻孩子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你龍淵哥哥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很遠很遠的地方辦事情去了”,一位年紀在五十幾歲的中年婦女對唐韻說道,唐韻的奶奶唐婉兒一雙粗糙的手摸着唐韻的頭,給她講起了龍淵出走的原因…

唐婉兒深邃的眼窩看着眼前的少女,“少女雪白的皮膚,粉紅的小臉,淡淡的柳月眉炯炯有神大眼睛,櫻桃般的小嘴,十足的美人胚子”。

“也不知淵兒怎麼樣了?這一走就這麼長時間,可讓我老人家操碎了心啊…” 龍淵回到自己的住處,開始冥想起於霸王蜈蚣一族對戰的經過。

只感覺自己百匯穴和丹田處傳來冷嗖嗖的感覺,就從兩穴之中涌出了許多寒冷的氣,不一會整個屋子結滿了冰霜,散發着刺骨的寒風。

“怎麼回事? 女人,你火了! 怎麼會這樣,自己只不過將一些無法癒合傷勢沒的淤血給逼出體外,怎麼引發瞭如此詭異寒冷的氣息將屋子都凍住了”。

“唉,老頭子又長眠恢復靈力去了,自己遇到這事該怎麼辦”?

忽然想到老頭子曾經對自己說過的話,努力尋求屬於自己的修煉方式,你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只有冒險一試啦,龍淵向將寒冷之氣引入自己體內藉此機會衝擊武道境中期,爭取一舉突破。

將自己剛恢復過來的靈力包裹住凜冽的寒冰之氣。利用龍象掌大成將其困住,過了十幾分鍾後,一顆外表冒着絲絲寒氣的小珠子呈現在龍淵眼前。

“木靈珠你可認得此物”,“不認識”乾坤袋內傳來木靈珠嗲聲嗲氣的聲音,

“管不了這麼多了,要是我突破時靈力欠缺,就先借用一下你貯存的靈力哈”。龍淵以商量的口吻對木靈珠說道。

“好吧我答應你,我的記憶好像被封住了,如今我也是解開塵封記憶的一角而已。我隱約的覺得我全盛時期要比那個劍裏的兇巴巴的老頭子還要強哦”。

龍淵無語中,“算了別那麼多廢話了,我要開始了”。龍淵一口將凝結成型帶有寒冰之氣的珠子吞下,只感覺小腹傳來一股寒冷之意,龍淵拼命鎮壓無法將那股寒意給鎮壓。

龍淵眼睛裏充血,兩隻幼小的手掌拼命吸入着來自木靈珠的靈力,來抵抗小腹出涌來的寒氣。

不行這樣根本鎮壓不了這刺骨的寒冰之意。放棄鎮壓,以寒冰之意加上靈力衝擊武道境中期。

龍淵咬牙堅持着,幼小的身體被寒冰之意無情的肆虐着,就是現在,龍淵將寒意再次包裹並注入靈力。

感覺到體內無法突破的瓶頸被打破,一股暖流流過龍淵的經脈,修復着被寒冰之意摧殘受損的經脈。

呼!突破了有驚無險啊,想起剛纔驚險一幕,龍淵還心有餘悸。

在突破的瞬間隱隱感覺到觸摸到了武道境後期的屏障。

當龍淵睜開眼睛之時,房間內的寒冷之意逐漸散去、龍淵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

新的一天開始了……迎接自己的將會是新的挑戰,霸王蜈蚣一族等着我一雪前恥。雖然現在還爲時尚早,自己可是有資本消耗的起。

當龍淵推開屋門,發現納潔蹲在門前打着瞌睡,顯然是勞累過度所致,望着比自己矮上半頭的納潔,守護着自己修煉,一種說不出得感覺在龍淵心中升起。

“納潔你醒醒”,“”大哥你出來了”,納潔揉了揉略帶睏意的眼睛,望着龍淵充滿着力量渾身散發着靈力波動的身體,激動的說“大哥你突破了,還好對的起兄弟一個月日日夜夜不停的守護”。

“什麼我突破竟然用了這麼長時間,爲什麼我感覺只過了一天而已啊”。

“大哥兄弟我是過來人,因爲冥想的關係,導致對時間的認知差了很多。

實際上突破用的時間,你感覺是一天其實過去了一個月。再加上靈力吸收等等諸方面的問題,使得對時間差方面弱了很多”。 實力境界都邁上了新的層次,這種渾身充滿幹勁的感覺真不懶,“納潔修煉的怎麼樣了”?“我一直卡在至尊境初期無法往前一步,再加上我不屬於戰鬥型靈獸,能有此成就也還勉強過得去”。

“隨着境界的差距不斷拉大,這種差距就很明顯的突顯出來”。

自己對靈獸方面的知識都是老頭子給我說的,並沒有清楚的給我介紹靈獸的特性,只是告訴我強大的靈獸可以七階後化爲人型,並沒有交代靈獸的分類情況啊?看來我要好好惡補一下這方面的知識了。

“納潔你們熒光一族屬於什麼型的靈獸”?“我們熒光一族屬於中等層次輔助型靈獸,像霸王蜈蚣一族屬於中等戰鬥型靈獸,這也是我們和他們之間的差距最大的區別……”

“那低等靈獸是指什麼樣的靈獸”? 太平洋超級帝國 “是指一些沒有強大實力不懂的靈力的運用,普普通通的靈獸位於整條食物鏈的最底端任人宰殺的對象”。

“高等靈獸屬於什麼”?“高等靈獸分爲戰鬥型靈獸,輔助型靈獸,治癒型靈獸,其中治癒型靈獸是所有靈獸中吃的最開的靈獸,也是各類型靈獸爭相巴結的對象,因爲它們獨特的治療能力,使得在整個靈獸界裏面有着不弱的威名”。

“不過它們高傲的性格不會理會中等靈獸也不可能爲受傷的中等靈獸治療”。

“高等戰鬥型靈獸族羣裏面往往有三四個治癒型靈獸,它們在戰鬥型靈獸的族羣裏享有最高的侍奉,類似於大祭祀位置。資源的享有權僅次於戰鬥型族羣裏的族長”。

“使得它們更加肆無忌憚的招搖過市。當年我母親患上重病,束手無策之下我只好去求森林裏唯一的一位治癒型靈獸,可是遭到了它無情的拒絕,說什麼只治療高等級的靈獸,中等的靈獸只有等死的分,沒有資格讓它出手醫治”。

“因爲等不到救治,我母親病情進一步惡化離開了我,那時我纔剛剛接任熒光一族的皇,母親還沒來得及享受一天好日子就撒手人寰離我而去”…

“大哥等我們滅了霸王蜈蚣一族後,就離開這裏吧,離開這個帶給我無限美好於記憶的故鄉,離開這個令我有愛有恨的地方。雖然自己曾在這裏長大,可我的心已經不屬於這裏。我要變得更強,將那些瞧不起我們中等靈獸的,高等靈獸看看我們不比它們差…”

“納潔好樣的爲了我們以後得路我們現在必須打下堅實的基礎”。

“我想和你過幾招,試試我這突破後有什麼進展”。

“大哥請賜教”,納潔做了個請的手勢,隨後一人一蟲展開了攻勢。

“大哥小心了,爲了此次打鬥的公平性,我將靈力控制在生死境初期”,

“輔助武技,聖光焚化”!從納潔背後翅膀中釋放出刺眼的光芒,帶着強烈的靈力向龍淵飛去,龍淵一看此招哈哈大笑起來,“納潔你會的東西我也會,看看我們誰更勝一籌吧”!

拓印在血脈上的武技成了龍淵最大的依杖,輔助技能,聖光焚化!龍淵後背也發出耀眼的光芒,比起納潔的武技絲毫不讓,

“砰砰砰幾聲武技對轟響徹開來”,武技對攻產生了強大的共鳴,只震得人耳膜生疼。

一人一蟲你一拳我一腳戰鬥着,巨大的聲音驚動了全族的人,紛紛趕來觀看這百年難遇的“人與獸的戰鬥”。拳來腳往持續了近一個多小時,誰夜奈何不了誰,難道這樣就結束了,看着兩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顯然沒有要繼續下去的打算,底下人一見兩人沒有了動靜,唏噓聲響徹一片。

正當所有前來觀看的認爲“戰爭停息時”,兩人接下來的舉動,讓觀看這次“戰鬥”的熒光族人熱血沸騰!

“大哥我能感覺到你體內的靈力所剩無幾了,要是再打下去結果就已經註定,我贏你輸”。

“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別那麼着急下結論。 嫁入豪門:小妻很不乖 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強”!“既然如此大哥得罪了,輔助武技,靈力加持,聖光淨化”!

“納潔好就衝你沒有留後手,大哥非常感激你,來吧!你在比我多三個層次後還被我穩穩的壓過一頭,看來你的境界於你所擁有的靈力不符啊”。

“龍象掌大成給我破”!龍淵兩個手掌上用靈力凝結出龍象樣子的兩顆靈力球,進入武道境中期後除了靈力有了飛一般的突破,武技也隨着變化從靈化爲型,質一般的突破,向納潔的武技拋去,轟…幾聲巨響過後留下來幾個深可見底的大坑。

龍淵忍不了如此強大的威壓,覺得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從嘴裏吐了出來,可是他依然沒有停止的意思,短暫休息後,龍淵對納潔說“再來,我就不信我怎麼弱”!

如你所願,兩人又開始對戰,龍淵上身的衣服隨着打鬥的增強忍受不了如此的巨大的動靜被納潔的武技撕碎,露出上體堅實的肌肉,消瘦的身軀抵擋着來自納潔的瘋狂進攻。

一次次倒下,一次次爬起來,不斷挑戰自己的身體極限,而面對龍淵的近似不要命的抵抗,納潔有些不忍的減少了靈力的使用。“納潔你是在侮辱我嗎?我要通過於你的對戰將自己身體的潛能激發出來,別跟個娘們是的磨磨蹭蹭,將你實力提升到生死境巔峯對我進攻,我要看看我能撐到的極限”!龍淵滿身是血咆哮着對納潔說。

“大哥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沒關係我實在忍不住我會停下來的”。

繼續……龍淵用他的頑強贏取在場所有人掌聲,而龍淵此次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一個是不斷壓榨自己的潛力,另一個則是通過自己的表現對熒光一族從根本上實現激勵,使他們消除對那次行動霸王蜈蚣一族在它們心留下的陰影……

顯然他成功了! “大哥你還好吧”?望着龍淵此刻的臉色煞白的樣子,顯然是失血過多所致,納潔不忍心再繼續下去開口說道。

“可以停止了,我要總結這次實戰經驗,幫我把我房間裏的那顆珠子拿來”,說完坐在地上雙腿盤着打起做來。

“大傢伙都散了吧,使者要領悟此次的經驗”。納潔身上也好不哪去,全身灰頭土臉,身上隱約可見龍淵在它身上留下的鞋底印。

“大哥給”納潔將木靈珠遞給龍淵,“納潔你走吧我想一個人冥想一會兒”,“大哥那我走了”。

“喂小盆友你怎麼搞的?身體被打成這個樣子啦”,“我心裏有數你能不治療”?“沒有問題的啦,木靈珠裏傳來嗲聲嗲氣的聲音”。

“你忍住哦可能會有些疼痛”,“沒事你可以開始了”。木靈珠將自己近半年吸取月能轉化爲的靈力,全部輸送進了龍淵的體內。

龍淵此刻雙眼微眯,身體上的傷也在快速癒合着,隨着靈力的注入疼痛感明顯加劇起來。

龍淵咬牙堅持着,“小朋友下次我可不幫你療傷了哦,浪費太多我的靈力,人家好不容易纔辛辛苦苦吸收能的月能轉化成靈力,都被你給我用了”,

“呼,舒爽的感覺劃過龍淵的心扉,你有名字嗎?”

“有呀我纔不是剛開啓靈智哦,不是老頭說的那樣,我能感覺出來他有很多祕密,他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而我的祕密比起他的來只強不弱,就是被封印的時間太長了,導致我很多記憶都喪失了,不過以前主人說過我們五個珠子可是渾天而生的於天地同壽。只是幾千年前被別人發現,並且以我們五兄妹開創了宗派”。

“以後得事情我想不起來,等我再醒來時被人封印再山洞中,而山洞中有着剋制我的符文,導致我無法掙脫而出”。

“不過後來一個女人將我從沉睡中釋放出來,可是等我逃出山洞,就被她用你身邊的那個袋子給套住,使我動彈不得”。

“你說的是不是一個這樣的女人啊”,龍淵將自己母親的相貌說給木靈珠聽。“對對就是她,不過她在封印我後好像被人追殺死掉了”。

“什麼”?這個消息如同晴天霹靂般震驚了龍淵,我母親也沒能逃脫魔族的毒手!

龍淵心中最爲脆弱的地方被木靈珠打開了,兩行淚從眼角滑落,魔族滅我家族,殺我爺爺和十八影衛叔叔,還不放過我的母親。

經歷過一番打鬥的龍淵此刻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魔族滅族殺母之仇不共戴天。龍淵將一筆筆血帳算進魔族頭上。有朝一日我定會殺盡你們。

“小盆友你怎麼了”?“沒什麼”自己第二次將自己心中脆弱的部分展現在外人眼前,龍淵急忙掩飾說道。

見龍淵恢復的平靜,緊接着說“小盆友我們五兄妹。都是主人最得力的助手。可惜我現在不知道主人的下落,要不然就求我主人教你厲害的武技,打那些壞人哦”。

“等我吸收足夠的月能後就可以恢復了,我算算需要多少時間啊,隨後認真的計算起來,呀!要這麼久才能擺脫現在的原始模樣啊”。

“看來要拼命吸收月能了,早日恢復纔是王道”。

聽着木靈珠一邊給自己輸送着靈力,又一邊娓娓道來它的事情。龍淵心中隱約覺得這顆珠子並不是師傅所說的木靈珠,它的身上隱藏着連老頭子都不瞭解的大祕密…… 經過木靈珠的靈力注入使得龍淵的傷勢有所好轉,“你叫什麼名字?主人都喜歡叫我木兒,以後你也叫我木兒吧”。

“小盆友我所貯存的靈力消耗完了,你將我放到月光充足的地方,讓我自行恢復如果有月光源的消息,一定要給我說哦”。

“大哥這珠子竟然會說話,是不可多得的寶貝啊”,因爲不放心龍淵所以來看看他,沒想到看到了如此神奇的一幕。

“納潔這是我爺爺給我的東西,你我是兄弟我也不隱瞞了,我不屬於這個世界,我來自地上的世界”。

“因爲家族被滅親人被殺等原因,迫不得已跳崖自盡,原本以爲自己必死無疑,無意中於這把劍產生了血脈締結,是它破開地上世界於地下世界的結界,我才得以保住性命”。

“因爲強大的衝擊力導致我昏迷不醒,被隱藏在地下世界外桃源唐家堡的人給救了,爲了獲得強大的靈力我日夜兼程的從唐家堡出發,爲的就是來此地修煉,尋求對靈力的認知”。

“在那裏我收穫了我值得守護的愛人,雖然今年我只有八歲,你可以認爲我是早戀吧”,

“不過我的心理年齡可要比年齡大出很多,一年前的我還擁有着幸福的家庭,過着與世無爭平凡安逸的生活。

一年後因爲魔族追殺導致我的家破碎,而我身上也挑起所有人的重擔,爲了能報仇雪恨在多的苦難,也擋不住我前進的步伐”。

納潔呆呆的望着龍淵,他的身世比自己還要悲慘,但是少年採取的樂觀向上的生活態度,自己卻選擇了將自己一切都奉獻給熒光一族,甘願犧牲自己的所有。因爲契約的簽訂使得兩個沒有交集的人走在一起,成爲生死與共的好兄弟。

“納潔今晚你好好休息,明天給我派人找一個三階的靈獸供我練習,最好找殘忍嗜血的靈獸,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一定給我找來,沒有的話你就陪我練。我現在需要豐富的實戰經驗,防止上次行動失敗,在發生類似的事情,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夜色黑了下來,龍淵回到自己房間休息,將木靈珠放在月光充足的地方,才安心睡去。

一夜無話…

第二天清早,咚咚…響起了刺耳的擂鼓聲,一場大戰即將上演。

“納潔你答應我的事情可不要忘了”,一個五大三粗象頭馬身的靈獸略帶粗狂的聲音對納潔道,“只要將這小子打趴下就能得到一顆靈力光源果,這買賣穩賺不賠啊”!

看着眼前消瘦的少年,象瑪族人滿臉的不屑,就這麼小的小不點恐怕撐不住自己一拳吧,一拳頭就能將你小子打殘。

“小子自己認輸吧,本大爺放你一馬,要不然可別怪我心狠手辣”。

“大哥這是我重金懸賞,前來領賞的象瑪族人,我已經發布消息到森林裏面的六個種族,只要三階靈獸將你打敗將可獲取靈力光源果一枚作爲獎勵”。

“消息一經發布前來挑戰你的各族三階靈獸絡繹不絕。我按照大哥的要求,親自挑選了幾位三階的靈獸,個個都是有名的殘暴嗜血,都是欺軟怕硬的主”。

“我給大哥介紹一下它們的武技特點”。納潔剛一開口說就被龍淵一口回絕了,“這樣達不到我想要的目的”,“可是大哥你不是說過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嗎”?

“納潔我這麼做自然有的道理,你什麼都不用做,睜大眼睛看就行”。

“喂!我說納潔你作爲熒光一族的皇,什麼時候宣佈開始啊我都等不及要海扁這小子了,你倒是給個準話啊!什麼時候開始啊”!象瑪族人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迫不及待想得到獎勵,在他看來一拳就可以解決眼前這消瘦的少年。

“比賽開始,雙方通名,生死各安天命,有一方掉出擂臺或主動認輸,判定爲對方贏”。

“熒光一族~龍淵請指教”,“象瑪族泰麼請指教”。

“大塊頭你吃什麼長這麼大個的”?看着龍淵連說帶比劃着自己,泰麼那個氣啊,“那麼多廢話小子吃我一招”,泰麼自身涌來強大的靈力,凝結成爲一個巨大的掌印向龍淵拍去,望着奔向自己而來的巨大掌印,龍淵微微一笑從容不迫釋放龍象掌大成,他想看看是誰的掌印更勝一籌。

“咚咚…”轟隆一聲巨響,兩個掌印硬憾在一起,誰也奈何不了誰,激烈的碰撞出耀眼的光芒,

“轟!”

龍淵的龍象掌暫時佔據了上風,泰麼急忙運轉靈力凝結出新的武技飛快的向龍淵襲去,龍淵始料未及中招倒下吐出一口鮮血,擦掉嘴角的血跡,運轉起靈力反擊。

泰麼見自己剛纔那一招擊中的對方,趁熱打鐵將自己的底牌掀了出來,“元氣斬泰麼的最強武技啊,竟在此刻用出來了它是想速戰速決了”,一旁在旁邊觀摩的靈獸說道。

“大哥你還好吧,爲什麼問題?龍淵將自己身後背的劍拔了出來,泰麼我要用你的血洗涮剛纔你對我的進攻”。

“小子接住我這一招就算你贏”,龍淵雙手緊握住戰天劍,要以戰天劍破了泰麼的最強的武技。

看着龍淵手握着一把劍就想破開自己的武技也太癡心妄想了,元氣斬可是號稱所有靈氣的終結者,就你這把破劍也指望破開我的最強武技真是不自量力啊!

嗖!

嗡嗡龍淵手中的戰天劍有了共鳴,激發出強大的護主意識,這是有強大危險的情況下才能發生的。

劍道式澎湃如海般的靈力從戰天劍釋放出來。

咣噹一聲脆響,龍淵手中的劍於泰麼最強大的武技元氣斬碰撞在一起,激烈的摩擦產生了火花,

在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期待下一刻的勝負。

“砰!”

泰麼靈力不支被武技強大的氣流逼出擂臺,而龍淵也不好受身體上被泰麼元氣斬所割開深可見骨的傷口,鮮血不止從衣袖上流下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