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服下丹藥之後,林寒感覺好了很多,便下了牀,走到門邊,打開了房門。

“師兄,師傅喚我去找你早課。”原來是林若茜。

“早課?”林寒一臉睡眼惺忪,顯然沒有反應過來。

師傅這是搞什麼幺蛾子?

“對,早課!師傅說咱們煉丹不能懈怠了修行,讓師兄過來跟大家一起早課。”林若茜一五一十的將清聖子的話告訴了林寒。

“好,你等我一下。”林寒點點頭,關了房門,隨後心念一動,將身破掉的衣服給換下了。

“走吧!”打開房門,林寒已經換了一件玄色長衫。

這玄色長衫越發將林寒襯托的高貴冷峻了,林若茜的眼神有些迷,傻傻的愣在原地沒有反應過來。

林寒沒有去注意她,徑自走了出去。

直到林寒走遠,林若茜才反應了過來。

“師兄你等等我!”林若茜臉掛着如桃花一般粉嫩的色澤跟了去。

師兄妹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在清聖山的山小路,清晨這清新的空氣也格外的令人心曠神怡。

等到他們抵達目的地時,才發現大家都已經到齊,等他們兩個人了。

“這是什麼地方?”林寒才發現自己連這小小的清聖山都沒有逛遍,林若茜帶着自己來到了一個很古怪的地方。

這裏到處屹立着一種散發着強烈火光的小塔,這些小塔的形狀,大多都像是那種長款的煉丹爐。

“師傅說了,煉丹師不僅要會玩火,還需要能跟跟普通的火成爲朋友,這是考驗。小師弟,早好啊!”大師兄阿森從人羣走了出來,回答了林寒的問題。

“額……”這是什麼鬼理論?

“跟火焰溝通,能夠提升煉丹師的靈力,這是隻有煉丹師才能辦到的。小師弟,你挑一座自己喜歡的塔。”大師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林寒這也算是無可奈何了,都這份了,還能說不嗎?

點了點頭,林寒隨便挑了一座小塔。

跟別人小塔不同的是,這座小塔的靈力非同尋常,給人一種很詭異的感覺。而且這火竟然深藍色的,跟別的火焰也不盡相同。

“師弟!那可是野生冥火!是被我們院長鎮壓在此處的火靈,你確定要跟它溝通?”看清林寒選擇的火塔之後,阿森被嚇得不輕。

“冥火嗎?”林寒粲然一笑,他還在說,自己能不能有辦法繼續融合冥火呢?沒想到這送了一個給自己。

“院長對這冥火寶貝的緊,咱們煉丹學院沒有人能收服過它。連歷劫歸來的霓裳長老都不曾將他收服。院長說這是鎮院之寶,叫咱們要尊敬它。”說白了是收服不了,只能放着觀賞對了。

林寒點了點頭,實則心裏已經有了自己的打算。 “不是吧!你還是要選擇跟它溝通?”起其他火焰塔已經被收服的火焰,這還沒有被收服的火焰兇猛的很啊!林寒在聽完了阿森的描述之後,還是選擇了這團火焰。

“我較喜歡有挑戰性的東西。”林寒不以爲然的說道,說完已經嘗試擡手去觸摸那團火焰了。衆人見狀倒抽了一口氣,在阿森打算出手拉開林寒時,一道爆破聲響起,林寒的身子直接飛了出去。

衆人一陣搖頭,替林寒惋惜。

本以爲林寒會有什麼不一樣,沒想到也是被這團火焰給虐了一個徹底。

“小子!你以爲你是何人!趕緊給老子滾!”火焰塔內傳來了火焰的咆哮聲。

林寒完全不信邪的從遠處爬了起來,嘴角掛着一絲淡金色的血液。

不慌不忙的吞了一顆丹藥,他繼續回來,走到了這野生火焰的火焰塔旁。

“還不死心!滾!我是不會臣服於任何人的!”那團火焰發出了咆哮聲,一聲怒吼過後,一個火龍腦袋出現在了衆人面前,那一雙銅鈴般的龍眼怒意滔天的瞪着林寒。

“是嗎?不好意思,我還喜歡桀驁不馴的火焰。”當初那個被自己強行吸收掉的火焰也是這麼不屈不撓,結果還不是乖乖的被自己體內的火焰給馴服了嗎?

思及此,林寒釋放出了紫色的火焰,在對方的面前晃了晃。

“紫色的?這是什麼鬼火?”那藍色的火焰似乎也愣住了,困惑的看着林寒手裏的那團火焰。

原本還略顯呆萌的表情很快發生了扭曲,變成了驚恐的模樣。

“來,我們再來溝通溝通。”看到了對方眼底的懼意,林寒更是確信了之前別人跟自己說過他自身的火焰很是不凡這句話。

“誰要跟你溝通!哪兒涼快哪兒待着去!”藍火有些崩潰了,抱着本能的求生欲打算躲起來。

可林寒哪裏會放過它,伸手一把掐住了它。

猶如一個被人掐住了脖子的人類,它開始猛烈的掙扎起來。

“撒!撒手!擔心我告你非禮啊!撒開!我去你……”火焰不斷的掙扎釋放力量試圖以自身的力量逼退林寒的大掌。

沒想到這廝還真是越戳越勇,明明一股烤肉的香味已經從他的掌心飄出來了,他卻還是執着的捏着火焰。

在火焰覺得自己快要撐不下去的時候,一道猶如天籟般的嗓音傳進了他們的耳。

“住手!”是院長。

林寒被這聲音給驚到了,鬆開了緊握那團冥火的手。

“林寒,你做什麼?”院長皺眉,怎麼又是這個小子。

感受到了這塊地方這團冥火的靈力波動他連忙趕過來了,沒想到看到了林寒刁難冥火的一幕。

“跟他溝通啊!不是師傅說,要跟火焰好好的溝通溝通嗎?”林寒一臉無辜的收回了手,小心翼翼的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掌心。

嘖嘖,血肉模糊,有些慘。

重點是這麼慘,想要的東西還沒到手,憋屈!

“你這是好好溝通嗎!你想要掐死我!”那團火焰怒不可遏的開口。

“這不是普通的冥火,它已經生成了火靈,是不會認任何人爲主的,它的存在,是爲了鎮壓這片火塔林內的其它已經被馴化的冥火。林寒你別胡鬧了,挑別的火焰玩去。”早知道這小子不安分,沒想到竟然將腦袋動到了這已經生出火靈的冥火身。

“可我不是在玩啊。”林寒不願放棄到嘴的肥羊,還差不多一點,只差一點自己能夠收服這團冥火了。

他可以看出,這團火焰對自己日後的煉器應該很有幫助。

“算了!我不妨告訴你,這火焰不適合煉丹師,性子太烈太猛,煉丹會炸爐的。”院長見林寒不打算放棄,乾脆選擇攤牌。

這火焰若是真的有用,之前在霓裳歷劫歸來他會不顧一切的將它馴化送給霓裳,不用霓裳這麼大費周章的去外頭找了。

是因爲這火焰桀驁不馴,而且這火焰太猛太烈,根本不適合煉丹。

“我也沒說拿它煉丹啊!讓我玩玩嘛。” 主母不當家 這一句玩玩,說的衆人絕倒。

尤其是那團火焰,更是聽得想要暈過去。

它堂堂擁有火靈的冥火,竟然淪落到了被人玩玩的程度,恥辱!絕對是恥辱啊!

“你手已經被灼傷了,你確定你接着玩,能不出事?”院長是何等的精明,透過空氣一絲詭異的烤肉氣息注意到了林寒那隻負傷的手掌。

“無礙,吃點療傷丹藥能恢復的。”林寒完全不當一回事,只要將這團火焰收服了,自己身這個火焰造成的傷勢會完好無損了。

“……”院長算是沒轍了,誰讓太長老說過,不允許自己再對林寒發難呢?

“隨你!被燒死了可別找我爲你收屍!”院長負氣的丟下一句話,轉身走。

林寒見院長離開,長鬆了一口氣,重新將目光對準了火焰塔內的冥火。

“你想幹嘛!我告訴你別過來!我會燒死你的!”那火焰見勢頭不對,越來越小越小,“老大!我求求你,不要馴化我!我野慣了!而且我不喜歡藥材味,我不是丹火!你不是有丹火了嗎?能不能離我遠一點……”火焰話還沒有說完,以一身慘叫聲做了終結。

火焰本身幻化成了一條細小的火龍,從林寒被燒的面目全非的掌心鑽進了林寒的身體裏。

這股冥火一進入身體裏,林寒感覺到身有三股力量在瘋狂的衝撞起來,沒過多久,一起匯聚到了他的丹田之,慢慢的融合到了一起。

而原本自己紫色的火焰顏色也轉變成了藍紫色。

“火呢!這火呢!”感覺到身後靈力場的異動,才走到火焰塔林外圍的院長又折了回來。當看見火焰塔內空空如也的場景,那表情恨不得直接去將林寒給掐死算了。

“玩脫了,被我馴服了。”林寒一臉不好意思的開口回答。

“我沒在誇你! 大佬的小祖宗她又甜又野 你……”院長內流滿面,想當年,他是廢了多少的功夫纔將這團火焰帶到這裏來關押起來的。 送走了氣急敗壞的林寒,在一衆師兄弟矚目的目光下,林寒離開了火塔林。

這火塔林最高階品的冥火都被自己給收了,他自然是不會在那裏多呆的。

“小師弟!你等等!”林寒還沒走多遠,一道聲音打斷了他的腳步。林寒停下來,發現一個師弟氣不接下氣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師兄有事?”林寒不知道對方是誰,可人叫自己一句師弟,應該是師兄沒跑了。

“你真的將那火靈給收服了?”那師兄還有恍如做夢的感覺。

“應該沒錯。”依照情況來看,是這樣沒錯的。

“能否請你幫我一個忙?”那師兄有些爲難,他知道自己這個要求有些唐突冒昧,但是看到林寒連那麼強大的火靈都能對抗,稍微這個火靈弱一些的應該能夠對付纔對。

“你且說說,要我幫什麼忙。”如果是有意義的忙,他出手相助倒是不介意的。

“事情是這樣的……”那師兄長嘆了一口氣,開始跟自己說起了遭遇。

他說自己家住黑海附近的漁村裏,那一個漁村是一個家族,他是家族族長的兒子,因爲從小蘇醒了火焰,被送到了煉丹學院來。恰好被師傅看了,跟林寒一樣留下來做了煉丹學院的弟子。對他們那個村子來說,能夠出一個煉丹師是不得了的事情。

他已經在這煉丹學院正正的待了幾十年了,只是幾日前,他收到了家族的信件,說是漁村遭難,出現了一個難以對付的火靈。

但是他們又不敢驚動外人,只能自己憋着。本想是叫他回來看看能不能收服這個火靈,可事後考慮他煉丹的修爲太弱了,怕是火靈沒有收服自己倒是先將命給搭進去了。所以叫他幫忙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個信得過的人,將火靈收服的。

之所以不敢驚動外人是有一個原因的,一旦一個地方出現火靈,那必定會被視爲聖地,屆時他們整個家族的人都要流離失所了。

加他們那個村子地處偏僻,無人到訪,這件事情也這麼被鎮壓下去了。

剛纔那師兄目睹了林寒馴服火靈的全過程之後心動了,於是才找林寒商量,看看他能不能幫幫忙。

“這事情你跟師傅說過了嗎?”林寒有些詫異,火靈冥火,的確會引起很大的轟動。到時他們一個村子的人勢必都要被迫搬走。

“沒敢說,告訴師傅,不等於我家族自古生存之地不保了嗎?所以小師弟,求求你,幫幫忙,祕密的陪我一起回一趟我的村子吧!”對方一臉的訴求,林寒倒是有些於心不忍了。

這種想要保全自己從小生長地方的苦心他還是理解的。

“好,我去跟師傅尋個藉口,咱們一起出發,去你的村子。”林寒倒是挺心動的,只是想要看看,自己吸收冥火的極限在哪兒。是不是每種冥火都能爲自己所用。

“謝師兄。”對方道謝,隨後轉身離開了。

林寒目送他離開,然後故作漫不經心的往回走。

一路走來,他苦思冥想了許多方法,到底要怎麼告訴師傅,自己打算出去一趟。

直到走到了師傅的房門口,林寒乾脆不去想了,直接告訴師傅,自己有要事要離開一趟學院好了。

“小寒,聽院長說,你將那火塔林的靈火給收了?”林寒來找清聖子,清聖子也已經被今天火塔林的事情驚動了,正打算去找林寒,沒想到他自己門來了。

“是啊!額,那不是叫冥火嗎?”林寒頓了頓,不是冥火嗎?

“那是統一的叫法,生成了靈性的冥火,我們叫靈火。”清聖子解釋了一句,“快看看,聽院長說,這靈火烈得很,你是怎麼收服的?”這靈火本是霓裳想要的,但是霓裳收服不了這團靈火,還差點被這靈火給打傷了。霓裳跟院長這纔沒有辦法只能讓它繼續呆在火塔林。

“哦,對了,師傅,我要請假,外出一趟。”林寒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開口跟清聖子說了一句。

“又要出去?”清聖子愣了愣,這徒弟好忙啊!怎麼看起來自己還忙。

“是啊,我聽一位師兄說,他家鄉在黑海海邊,師傅知道的,我是從黑海來的。想要去那裏看看。”不知不覺來到這個地方都已經一年多了,自己的那個世界還有自己放不下心的人。

可他也知道,在神尊緋笑那裏,自家的女兒不會遇到什麼事情。可他還是有些擔心。

“額……你說的是小悟吧?他的確是從黑海海邊的漁村裏來的。”清聖子點了點頭,“此去你打算去多久?”該不會又要去一年吧!

“沒有,去看看,看看那裏還有沒有出現我們那個世界來的人。”林寒開口解釋。

“嗯,也好,若是有你們那個世界的煉丹師過來,可以將他們帶到煉丹學院來。”清聖子關心的是煉丹師。

林寒哭笑不得,他們那個世界的煉丹師怕是沒有這個本事來到這個地方,林寒覺得有些不太靠譜。

“那徒弟先告辭了。”林寒跟清聖子告別,打算回去收拾一下,再去找小悟師兄。

“小師弟,師傅怎麼樣?答應了嗎?”纔剛剛回到自己房間的門口,看到了早已守在自己房間門口的小悟師兄。

“嗯答應了,我說想要去看看黑海風景。”林寒點點頭,算作回答。

“啊……你說這個藉口師傅都答應你了?”小悟匪夷所思,依照師傅以往的性格,不應該是痛罵一頓林寒玩物喪志嗎?怎麼這麼輕易的放人?

看來,師傅對這個小師弟真的不一般啊!

“是啊,不然呢?”林寒聳聳肩,打開房門,到房間裏稍作收拾之後,兩手空空的打算小悟離開了,“我收拾好了,師兄你收拾好了嗎?”這師兄不簡單啊!已經有了玄仙修爲。

“我沒有多少東西,這樣吧!咱們去學院門口的天馬鋪租兩隻天馬趕回去,會稍稍快一些。”小悟急着家裏的事情,哪裏管的別的。 “師傅說,煉丹師一生只能擁有一種冥火,爲什麼我看師弟的身好像不止一種冥火?”下了山,他們成功的租到了兩隻天馬。

價格貴的林寒不想說了,竟然是兩塊綠色的靈石。而更加讓林寒驚訝的是,他的小悟師兄竟然拿出了兩塊綠色靈石租下了兩隻天馬。

這讓坐在天馬的林寒還有種恍惚的感覺,看着小悟師兄的表情都像在看一個隱形的土豪。

發現林寒在盯着自己看,小悟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主動開口提起了話題。

“不知道體質特殊吧!倒是你師兄,深藏不露啊!兩塊綠色靈石,說給出去給出去了。”林寒兩眼放光的看着小悟師兄,那眼神好似在看着一隻肥羊。

……

“那其實不是綠色靈石,只是模樣長的跟綠色靈石很像,跡是黑海海底盛產的一塊廢石而已。咱們學院門口天馬鋪的老闆已經坑了咱們許多師兄弟了,我這算是爲咱們那些被他宰過的師兄弟們報報仇!”小悟的話聽得林寒汗顏,本以爲只有他們那個世界有假幣,沒想到這個世界也有。

不過小悟師兄說的這麼義正言辭,好像還挺有正義感的。

“那那個老闆如果發現了咱們給他的是假靈石,會不會去學院找咱們麻煩?”林寒還是有些擔心,這活在世,名聲還是挺重要的。

“放心吧!學院裏那麼多的弟子,他能知道咱們是誰纔怪。而且那老闆的修爲太低,分辨不出那靈石是假的。我在給他之前故意往裏頭輸了一點點靈力。”一些高仿的假靈石一些低階弱者是根本看不出來的。這纔是小悟這麼放心的帶着林寒離開的原因。

“師兄厲害啊!”林寒不得不感嘆,人才啊!這要去不去煉丹,鐵定是劫富濟貧的大盜級別的大人物。

這話聽着怎麼這麼彆扭呢?

小悟滿頭黑線,“不過等回去了,咱們將天馬還給人家,也不算讓人家虧得太大。只是辛苦了這些天馬,待着我們趕路。所以將它們送回去之前,給它們喂一些天獸吃的低階丹藥算作報答了。其實據我所知,那天馬店的老闆一直都在苛待這些天馬,許多夜裏,都一些師兄弟看到他在毒打這些天馬。”小悟看來不僅是作假這方面挺牛的,連消息也聽靈通的。

師兄弟兩人這麼聊着天,一路趕往了黑海海邊的漁村裏。

大約花了三四天的時間,遠自己徒步要快多了。難怪這裏的人代步工具都是天馬呢。

天馬算是這片大陸較普及的交通工具了。

爲了讓這兩隻天馬在原地聽話的等他們回來,小悟掏出了兩株仙藥送到了兩隻天馬的嘴邊。

兩隻天馬愣了愣,隨後反應過來,眼底浮動着淚光,張嘴吃下了小悟餵給它們的仙藥。

林寒在一旁看的有些感嘆,世人皆說萬物皆有靈,只是許多人在修行之路迷失了自我的本性,追求至高無的能力,卻忘了其實弱者有時候也需要被溫柔的對待。收服人心並不是靠絕對的實力。

林寒想想這兩天這兩隻天馬沒日沒夜的帶着他們飛,也是夠辛苦的,這一點點仙藥應該不能夠補足它們流失的靈力,乾脆拿出了一種丹藥,塞入了它們的嘴裏。

兩隻天馬頓時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當丹藥在它們的身發揮作用時,兩隻天馬的體型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原來的瘦弱變成了強壯,現在看起來,是絕對的好馬!

林寒滿意的點了點頭,其實那些丹藥是自己抽空給自己空間裏的那些異獸煉製的,因爲他總覺得單自己強大了還不夠,他還需要讓跟自己有契約關係的異獸們也跟着強大,這樣一來,纔有保障。

其一隻天馬對林寒發出了一聲嘶鳴聲。

“它在對你說謝謝。”小悟轉過頭,看向林寒說道。

“舉手之勞,等你們將我們師兄弟帶回煉丹學院,我還有丹藥贈予你們。”屆時送它們的不僅僅只是補充靈力的丹藥的,而是提升他們階品的丹藥。

兩隻天馬聽了萬分高興,在原地激動的來回踩踏着。

“好了,現在乖乖的待在這裏,等我們處理好村子裏的事情,回來。”小悟擡手摸了摸兩隻天馬的腦袋,開口說道。

“師兄,你會獸語?”在自己那個世界,林寒成仙之後發現自己能夠聽懂動物的語言了。可是來到了這個世界,除了那些本來會說話的天獸能夠知道它們想要表達的意思。一些低階的天獸想要表達什麼,他完全不知道。

不過看小悟的樣子,好像是能夠聽懂這些獸類在說什麼。

“我們獸族都有這樣的本事。”小悟咧嘴一笑,他們獸族之人,跟古獸族有種千絲萬縷的關係,是唯一除了古獸族之外也能夠聽懂獸類語言的存在。

“額,你們村子的人都是獸族人嗎?”這倒是讓林寒有些吃驚,獸族他好像也聽說過。的確是能夠聽懂獸類語言的。

“是啊!咱們快些吧!等到晚那個火靈要出來肆虐村子了。”小悟看了看天色也不早了,夕陽都西下,餘暉灑滿了天際,再在村口耗下去怕是要耗到晚了。

小悟急着帶林寒回去,林寒自然而然的跟。

這畢竟是小悟師兄從小長大的地方,他熟悉的很,沒一會兒帶着自己抵達了一戶看起來充滿溫馨的屋子面前。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