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這麼悍啊?”洛小白看着鼻血長流的壯漢,幸災樂禍道。

“肯定是其他玩家,除了康斯坦丁那貨哪個NPC敢在米耐的地盤動粗?活膩歪了嗎?”

洛小白撓撓頭,“柳澄姐,誰那麼無恥啊?這米耐不是我們包圓了嗎?”

“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謹慎起見,柳澄掏出了加特林,推開門踏進了米耐的酒吧。

“把這些破爛都丟出去……玻璃渣子掃一掃……哎……”

柳澄和洛小白剛進來,就看到米耐正站在酒吧大廳裏指揮着衆小弟打掃一片狼藉的大廳。

酒吧的客人早散了,音樂也停了,燈光也恢復了正常的白熾燈,看起來就像是個普通的地下室,而不是米耐的神祕酒吧。

“米耐先生。”柳澄走了過去,看着米耐,“我是從東方來的驅魔人,想在你這裏辦個會員。”

只要辦了會員就能自由出入米耐的酒吧,就算今天沒接到任務,以後找米耐也方便許多。

“東方的驅魔師?”米耐一眯眼,想到了那個也長着一張東方面孔的混蛋。

“跟我來。”米耐轉身,帶着柳澄和洛小白朝他的辦公室走去…… “穿着擁有神聖力量的暗金色鎧甲、武器是一個鍋子?凡是被那隻鍋子拍到的半惡魔全都變成了醬?!”

柳澄聽了米耐的描述,眉頭跳了跳,她忽然想起了某個人,那個人的武器就是一隻可笑的鍋子。

不過,這個副本里並沒有看到他啊!不對!他們只有九個人……

想到這裏,柳澄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看着米耐,“米耐先生,剛剛就是你說的這個東方驅魔人闖進了您這裏搗亂嗎?”

“是的。”米耐嚴肅的點點頭,“他的實力非常強大,屠殺那些半惡魔不費吹灰之力,我想阻止他的時候也被他重傷。”

說着米耐亮了一下自己慘不忍睹的手指,讓柳澄立刻否決了心中的猜想。

米耐在這部電影裏可是一個傳奇人物、最強的驅魔人,那個傢伙怎麼可能是米耐的對手嘛,絕對不可能的!

“抱歉。”柳澄搖搖頭,“我們的同伴裏並沒有這樣的人,我們也並不認識這樣一個驅魔人。不過我可以去詢問一下其他東方驅魔人,說不定他們知道這個人。”

“好吧。”米耐舉起雙手對她們說,“現在你們是會員了,希望下次見到你們的時候,可以聽到那個混蛋的消息。”

這是要趕人了嗎?

柳澄給洛小白使了個眼色。

洛小白會意,一本正經的開始胡說八道,“我和我的驅魔師同伴一共有九個人,近日剛剛從遙遠的東方來到這裏,是因爲我們聽到一個消息,命運之矛已經現世,而且落在了惡魔之子曼蒙的手裏。”

“您是知道的,命運之矛上沾有聖子的血,如果魔王之子能找到一個合適的通靈者身軀,利用聖子之血他就能打破地獄和人間的結界、在這個世界降臨,那時候會有什麼後果,您應該很清楚吧!”

“我們希望能幫助這裏的驅魔人一起阻止這場災難。”

洛小白禮貌的笑着,看着米耐。

米耐怔了幾秒,說,“那個混蛋,也說了同樣的話……這個消息確定嗎?”

“非常確定!”洛小白誠懇的詢問道,“我們希望可以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您這裏有需要我們的地方嗎?”

這就是網遊裏標準的要任務的說辭了。

不過……這並不是網遊,米耐也不是遊戲裏的任務NPC。

米耐皺着眉,思索着,柳澄和洛小白也沒有催促,就在一邊靜靜的喝咖啡。

片刻之後,米耐開口,卻讓柳澄和洛小白很失望。

“我這裏暫時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不過你們可以留下聯繫方式,有需要的話,我會聯絡你們的。”米耐說道。

柳澄和洛小白無奈,只能留下聯繫方式之後告辭了。

“接個支線任務真特麼難。”

出了酒吧之後,洛小白忍不住吐槽。

柳澄打了個哈欠,看着外面紛紛的雨滴,“米耐這老小子不信任我們……其實所有接支線任務的套路都差不多,不管是哪個NPC,你得先取得他的信任,那麼接到任務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如果對方對你戒備,你再怎麼套近乎也接不到任務的。”

“那怎麼辦?”洛小白苦惱的撓撓頭,“米耐這傢伙的性格謹小慎微,恐怕是很難取信的,我們要不要換個目標?去找女主角安吉拉……哦,算了,安吉拉是個警察,而且很排斥神鬼之說,更難取信。要不直接去找康斯坦丁?嗯……那傢伙也不是個會輕易相信別人的人……麻蛋,這個電影裏的人物咋都那麼難搞啊!”

“你知道就好,所以啊,咱們還是回酒店睡覺吧!”柳澄說着又打了個哈欠。

“哎,別啊柳澄姐,這大雨天的,不如我們先去吃頓火鍋再回酒店吧……”

倆人嘀咕着,在雨中漸行漸遠。

雨越下越大。

查斯坐在車裏,停在教堂門口等康斯坦丁——康斯坦丁進去找加百列談心去了。

康斯坦丁絕對不是那種光偉正的主角,雖然他天生擁有法力,雖然他是一個驅魔人,雖然他愛崗敬業、孜孜不倦的四處奔波將那些企圖染指人間的惡魔送回地獄……但是他做這些絕不是爲了什麼人間的安寧和正義。

只是因爲,康斯坦丁知道自己死後必定下地獄,他的靈魂已經被路西法惡魔之王路西法預約了。

正常人都不會想下地獄吧!

何況地獄裏的不少惡魔都是被康斯坦丁送回了地獄……就像康斯坦丁自己說的那樣:“如果一個監獄裏近半的囚犯都是你送進去的,那麼你會想去那兒坐牢嗎?”

簡直……

反正康斯坦丁是絕對不想下地獄的,他站在天堂的立場,拼命的將惡魔送回地獄,想借此刷天堂的聲望,希望上帝認可他的貢獻,希望死後上帝能夠接納他進入天堂。

不過很顯然,這並沒有什麼卵用。

康斯坦丁得了肺癌,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而他死的日子,就是進入地獄和路西法相親相愛的日子,隨着病情一天天加重,他愈發的焦躁。

他並不懼怕死亡,只是不想下地獄。

爲什麼不能上天堂,其實他心裏很明白,找加百列撒潑吐槽,不過是發泄自己的不滿而已,就是那種“我已經很努力了,爲什麼還不能成功”的怨念。

罵加百列一頓,發泄完了,也就了了,日子該怎麼糟糕還是怎麼糟糕。

黎曉曉走到查斯的車旁邊,拉開車門坐了進去,笑看着驚訝的查斯,“躲個雨,可以嗎?”

“當然可以!”查斯驚喜,“黎先生,你怎麼在這裏?”

“路過。”黎曉曉又胡說八道。

他總不能對查斯說“我知道今天晚上康斯坦丁會遇到一個惡魔的伏擊,我想把那個惡魔抓了當夜宵”吧!

厚重的教堂門被推開,一個靚麗的身影走出來,正是女主角安吉拉。

不過她此時滿臉沮喪,站在門口望着外面的大雨,思索着什麼。

她來這裏是希望神父可以給她妹妹伊莎貝爾一個天主教的葬禮,只是,伊莎貝爾是跳樓自殺的,靈魂墜入地獄,已經被上帝拋棄了,神父當然不可能答應她,所以她即氣憤又沮喪。

黎曉曉看着安吉拉,忽然冒出一個膽大包天的想法,推開車門朝安吉拉走去…… “女士,你好像很傷心?”黎曉曉笑着對安吉拉說。

安吉拉看了他一眼,然後轉過臉挪開了兩步,完全無視了黎曉曉。

而且在她心裏立刻給黎曉曉貼上了一個“變態”的標籤,並表示如果他再敢“騷擾”她,那麼她就會讓這個奇裝異服的變態知道知道警察姐姐的厲害!

黎曉曉站着沒動,嘴上笑的更歡快了,他說,“你是在爲身在地獄的伊莎貝爾傷心嗎?”

安吉拉猛地轉頭,憤怒的瞪着黎曉曉,看那表情,如果黎曉曉不是穿着一身鎧甲,她肯定會一把揪住黎曉曉的衣領。

從霍格沃茨開始拯救世界 “你是誰?!”

“我是驅魔人啊!”黎曉曉滿臉讓人想揍他的無辜表情,“有什麼問題嗎?安吉拉女士?”

安吉拉左右看了看,見沒有別人,湊近黎曉曉低聲惡狠狠問道,“伊莎貝爾不可能自殺!她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她不會去地獄!”

黎曉曉聳聳肩,“想知道伊莎貝爾在不在地獄,簡直簡單極了,你親自去地獄看一眼不就知道了?”

安吉拉呆愣一下。

黎曉曉快速的說着,“怎麼說你也是個靈媒,也有法力,你是可以去地獄的,哦,你要是不知道怎麼去的話,可以諮詢一下康斯坦丁……嗯,就是剛剛和你一起進教堂的那個傢伙。”

“我不是什麼靈媒!”安吉拉愈發憤怒。

“是不是,你自己心裏清楚,自欺欺人是沒用的。”黎曉曉笑着搖搖頭,“而且,這些事情由不得你選擇,伊莎貝爾的死不是巧合,惡魔已經盯上你了。”

“胡說八道!”安吉拉下意識的反駁,她根本不想相信這些。

就在這時候,教堂的門又打開了,康斯坦丁從裏面走出來,深呼了一口氣,就好像是剛剛從水底出來吸到新鮮空氣一樣。

“嘿!康斯坦丁!”黎曉曉打招呼。

康斯坦丁看到黎曉曉有一絲意外,但顯然他現在的心情並不好,只是嘲諷了一句“今晚的天氣可真是好”便拉起風衣領子一頭扎進了大雨裏。

他並沒有上查斯的車子,而是從他旁邊走過去,快步走向雨幕下的大街。

“康斯坦丁!”查斯喊了一聲,卻沒有得到迴應,康斯坦丁快步走着,只給衆人留下一個頹喪的背影。

黎曉曉看着雨中康斯坦丁的背影,忽然有點想笑。

因爲他忽然想到,大雨滂沱中悲傷的行走在雨幕中這個場景好像在很多影視劇中都會出現,目的是爲了襯托角色內心的悲傷,而多用於失戀情節中……

當然,康斯坦丁的問題比失戀稍微嚴重一點。

他發泄情緒不成,反被加百列給嘲諷了一通。

黎曉曉不太記得康斯坦丁和加百列在教堂裏的對話內容,但他記得加百列嘲諷康斯坦丁的大致意思,就兩條:

一:康斯坦丁你年紀輕輕就得了肺癌和天堂地獄都沒關係,和別人也沒關係,只是因爲你從15歲開始就每天抽30根菸,純粹自己作的,活該!

在修仙世界無法修仙 二:康斯坦丁你死後註定下地獄,不是因爲上帝對你苛刻,而是因爲你特麼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你去幫助別人不過是爲了刷聲望,你從心裏就不懂什麼叫奉獻!

加百列一點情面都沒留,撕開了康斯坦丁血淋淋的傷疤。

所以康斯坦丁氣憤啊,絕望啊,鬱悶啊,需要在淋着大雨在夜晚的街道上走一走啊,最好再吐兩口血,來一段悲傷的BGM,那就完美了。

康斯坦丁走到街邊,剛想點根菸冷靜冷靜,結果討厭的癌細胞開始作祟,導致他劇烈的咳嗽起來。

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咳咳……

康斯坦丁恨不得把肺給咳出來,開始站着咳,然後蹲着咳,最後差點趴地上咳……

咳了好一陣子,總算是緩了緩,然後,康斯坦丁看到一隻螃蟹從他的皮鞋上爬過去……

????

康斯坦丁還在懵着呢,一隻手伸了過來,“哥們,借個火!”

剛剛咳的天昏地暗的康斯坦丁也沒多想,從口袋裏掏出了火柴遞給那隻手。

就在這時,那個人影忽然化作了無數飛蟲,狠狠的撞向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猝不及防,瞬間被撞翻在地,那些飛蟲飛舞着糾纏着康斯坦丁,化作一張地獄惡魔的臉龐,警告他,“不要多管閒事,驅魔人!”

康斯坦丁掙扎着和蟲子搏鬥,忽地,他看到一道綠色的火焰劃過,壓制住他的那羣蟲子立刻被點燃,尖嘯着燃燒起來。

可那尖嘯聲也在下一秒戛然而止,因爲一隻漆黑的鍋子從天而降,啪的拍在了那張惡魔臉龐上……

“康斯坦丁,你沒事吧!”黎曉曉從鍋裏沾了一點醬放在嘴裏吸允着,一邊笑着問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愣了一秒,然後撿起地上的火柴,站起身拉了拉褶皺的風衣。

“黎?”

黎曉曉笑眯眯的,一邊吃醬一邊問,“康斯坦丁,我找你問點事兒,你有沒有辦法讓我去地獄溜達一圈?”

“這很容易。”康斯坦丁掏出一根菸點燃,深深吸了一口,扭頭看着黎曉曉,“不過你去地獄做什麼?”

黎曉曉揚了揚鍋子,實話實說,“人間的惡魔味道差了點,我想去地獄弄點頂好的食材。”

康斯坦丁:……

這是黎曉曉看到安吉拉的時候冒出的大膽想法。

因爲對電影劇情記憶模糊,他開始只記得康斯坦丁自己去了地獄一趟,見到了伊莎貝爾。看到安吉拉之後黎曉曉忽然又想起來,其實安吉拉也在康斯坦丁的幫助下去過地獄啊!只是她去地獄的過程並沒有播(也許是特效太貴經費不足?),所以黎曉曉一開始沒想起來。

這樣看來,康斯坦丁不光自己能去地獄溜達,還能幫別人去,那既然如此,他爲什麼不去一趟呢?

這些惡魔簡直大補啊!不去地獄抓幾隻原產地的,簡直對不起這趟獎勵副本啊!

單槍匹馬闖地獄啥的……想想就刺激!

當然前提是你得有六神裝,不然就刺激過頭了。

黎曉曉和康斯坦丁嘀嘀咕咕的,就沒注意到他其實被跟蹤了。

遠處,安吉拉看着黎曉曉和康斯坦丁,滿臉震驚。

剛剛的,她都看到了。

不管是那羣攻擊康斯坦丁的蟲子,還是黎曉曉憑空召喚出的火焰刀,或是那一鍋之威,她都看到了!

這個人……真厲害! 康斯坦丁往教堂走去,看來他想去米耐那裏尋求幫助,不過黎曉曉知道米耐可安慰不了他,這趟行程只會讓他的心情更壞。

“你想去找米耐的話就算了吧,他不會聽你的話,更不會給你任何幫助。”黎曉曉提醒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詫異的看着黎曉曉,“你怎麼知道?”

黎曉曉聳聳肩,“我是先知,你忘了嗎?”

“好吧,先知。”康斯坦丁拍拍黎曉曉的肩膀,“我的確是想去找米耐,但他會聽我的話,我也會說服他幫助我。”

很顯然,任性的康斯坦丁並不是那種會聽人勸的人。

“祝你好遠。”黎曉曉衝康斯坦丁擺擺手,目送他離開,然後轉身招了一輛出租車。

黎曉曉打算順手去拯救一下胖子牧師,沒別的原因,只是對胖子牧師的能力挺感興趣的。

要不要用封印之書封印了他的能力呢?

黎曉曉認真的思索着。

雖然胖子牧師亨尼斯的能力並不是什麼牛逼的戰鬥能力,甚至連輔助戰鬥能力都不算,但他那種能瞬間掃描萬千信息並找出與惡魔有關信息的能力太方便了!

不過黎曉曉不確定的是,他是不是隻能找到惡魔相關信息,還是所有有用的信息都能找到,如果是後者,那封印了這個能力可一點兒都不虧。

九十年代福運女 現在這個年代最重要的是什麼?就是信息!掌握了信息,你就掌握了一切!

黎曉曉趕到亨尼斯住所的時候,他剛剛從裏面匆忙衝出來。

亨尼斯是想去停屍間查看伊莎貝爾的屍體,從屍體上探查更多的信息,只可惜,伊莎貝爾的死其實是魔王之子曼蒙復活計劃中的一環,所以,這個舉動爲亨尼斯惹來了殺身之禍。

雖然動手的是巴爾薩澤,但黎曉曉知道殺死巴爾薩澤並不能拯救亨尼斯,因爲主謀是身在地獄的曼蒙,只要曼蒙還活着,他可以派無數個惡魔來殺死亨尼斯。

拯救他的唯一辦法就是阻止他去摸伊莎貝爾的屍體。

不過,當黎曉曉準備走過去攔住亨尼斯的時候,卻有人比他先了一步。

兩個玩家攔住了亨尼斯,是林直一和井月光。

站在暗處的黎曉曉看到他倆不由得愣了一下。

這可真是……人生不何處不相逢啊……

“亨尼斯!”林直一擋在亨尼斯面前,不滿的看着他,“看來你並沒有聽我的勸告,又使用了你的能力?你不能去見伊莎貝爾,那會害死你的!相信我,這件事不是你有能力摻和的。”

“康斯坦丁需要我。”亨尼斯注視着林直一,認真的說道。

旁邊的井月光聽了直翻白眼,“是我們的英語說的有問題嗎?你這種莽撞的行爲不僅幫不上康斯坦丁任何忙,還會害死你自己!”

“請讓開。”亨尼斯牧師顯然並不相信林直一和井月光的預言,只認爲他們是在危言聳聽,他又不是第一天和惡魔打交道了,不過是一些妄想通過人類的身體進入人間的雜兵,有什麼好擔心的?

“上帝會保佑我的。”

“呵呵呵……”林直一和井月光都是嘴角抽抽,不知道該怎麼勸說這個固執的牧師。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