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白小鳳身體裏的陰力再次爆涌,一揮法寶長劍,怒喝道。

“朱雀!”

唳!

緋聞女王 一道類似鳳鳴的刺耳尖嘯陡然炸響長空。

陣法上的紅光宛若游龍,直貫雲霄,光芒流轉中,又是一道三十多米長的巨型鳥影浮現長空。

正是朱雀!

靜。

原本還氣勢洶洶的天師羣,戛然死靜下來。

一個個天師面若死灰的看着浮現出來的朱雀虛影。

所有天師嘴角都在抽搐,真的很想講一句mmp喲。

可白小鳳也沒停下,再次爆發陰力,怒喝道。

玥影橫斜 “玄武!”

“哞……”

一道渾厚如擂鼓震雷般的巨響迴盪八方。

籠罩在陣法上的漆黑光芒沖天而起,隱約間,又是一道三十多米長的巍峨巨影浮現長空,同時,散發出冰寒刺骨的恐怖威壓。

隨着白虎、朱雀、玄武三個虛影浮現在白小鳳身後,白小鳳卻沒有立刻讓三象發動進攻。

他眯着眼睛,睥睨一切的掃過全場,傲然笑道:“來來來,就問你們怕不怕?” 怕不怕?

開玩笑!

簡直絕望。

簡直想哭。

上萬天師神情驚恐,面若死灰,身體齊刷刷的顫抖着。

恐懼,恍若野草瘋狂的席捲全身。

一頭青龍虛影都已經讓上萬天師快施展出全力了,再加上白虎,就肯定得施展全力了。

現在,又蹦出朱雀和玄武,那還打個錘子啊?

天地,俱靜。

四象橫空。

悄無聲息中,四象爆發出的四色光芒流竄天穹,如同一隻只無形大手,將每個天師都狠狠地朝絕望深淵按壓下去。

“諸葛青兒,你熟知陣法,這地階陣法,我怎麼覺得威力有些大得過分了呢?”項天明臉色蒼白的看着懸空的四象,目光緊跟着落在了四象之上的白小鳳身上,神情越發的恐懼起來。

有這陣法在,剛纔若是白小鳳想殺他。

項天明有十足的把握,自己絕對反抗不了。

但,身爲項家第一天才,家族中地階陣法不是沒有,他也不是沒見過,威力自然瞭解的一清二楚。

可現在白小鳳佈置出來的四象大陣,威力卻早已經超過了他對地階陣法的認知!

僅僅一個四象小陣,就能擋住上萬天師的術法攻擊,若是四象齊發,那局面,就純粹是碾壓狀態了!

“確實有些過分了。”諸葛青兒目光閃爍,俏臉上寫滿驚訝,“不過,這個無恥狂徒都這麼過分了,陣法過分,有什麼意外的嗎?”

項天明鄙夷地看了一眼諸葛青兒:“幹,不知道就說不知道,扯什麼犢子?”

“……”諸葛青兒。

斷崖上。

周執事等一衆大佬驚駭地看着顯示器畫面。

同樣的疑惑,也縈繞在幾位大佬心頭。

“這地階陣法的威力,大到有些詭異了啊。”一個執事咬牙擠出一句話。

另一個執事皺眉附和道:“的確,地階陣法威力自然不用說,總部內鎮守陣法就有好幾個,但還沒有一個威力能達到如此地步,僅僅一個分陣就能抵擋萬人天師,且還是天師中的精銳,這簡直奇蹟了。”

“阻止,一定要阻止。”張鎮使臉色漲紅,咬牙切齒道:“壞規矩了,真的壞規矩了,此子已然影響了整個比賽的平衡,必須阻止。”

周執事冷眼看了一眼張鎮使,冷聲道:“張鎮使,可真會扣帽子呢,之前上萬人對付白小鳳三人的時候,你還說比賽繼續,現在好了,白小鳳一己之力壓制上萬天師,你反倒要終止比賽了,怎麼?張鎮使也不考慮我聯盟的面子了麼?”

“周執事,你……”張鎮使面紅耳赤的怒視着周執事,他清晰地感覺到,兩邊臉盤子,真的好痛啊。

然而。

不等他話說完,周執事氣勢猛然暴漲,搶先道:“老夫就問你一句。”

“什麼?”張鎮使一怔。

周執事怒目一眯,冷聲道:“身爲分部鎮使,你,還要不要逼臉了?”

“……”張鎮使。

他好氣哦。

一點面子也不給人家啊。

但,周執事這話卻駁斥得他啞口無言,畢竟,之前就是他力勸比賽進行的。

要是現在又力勸比賽終止,那這臉面打的啪啪響啊。

且,還會有影響天師聯盟的面子這頂大帽子劈頭蓋臉的扣下來。

忍!

一定要忍!

張鎮使深吸了一口氣,漲紅着臉低下頭,mmp,自己裝的比,跪着也要裝下去吶。

可下意識地,他用眼角餘光瞥向顯示器畫面角落中的項天明和諸葛青兒,一種吐老血的衝動油然而生。

現實,爲什麼這麼殘酷?

“周執事,你的意思是,現在怎麼辦?”這時,一個執事問周執事。

其餘執事紛紛看向周執事。

周執事深吸了一口氣,回頭看了看身後遠處的黑暗,沉聲道:“王長老不是去通知上邊了嗎?咱們靜守在這出口就行了,一切等王長老回來再說,這口大鍋,咱們誰都背不了。”

“坐視不理?難道就不該表明一下我們天師聯盟的態度嗎?”張鎮使咬牙說道。

“呵呵!”周執事嗤笑了一聲,“態度?張鎮使既然這麼想表明態度,那煩請張鎮使進祕境一趟了。”

“……”張鎮使。

見張鎮使沉默,周執事翻了個白眼:“你行你上,不行no嗶嗶的道理,張鎮使不懂麼?”

“……”張鎮使。

簡直mmp喲!

不過,他確實沒膽子進祕境。

此時的祕境被白小鳳搞成了龍潭虎穴,哪怕是張鎮使進了祕境,也沒把握能抗住四象大陣。

畢竟,他的實力,和項天明諸葛青兒這等絕世天才,也相差不大。

祕境。

陣法上。

白小鳳懸空而立,渾身被四色光芒籠罩着,恍若神祗。

在他腳下,正是白虎、朱雀和玄武頷首而立,恍如唯他獨尊一般。

等了半晌。

無人迴應。

白小鳳傲然一笑:“看來,各位裝比失敗了呀,還是挺怕的吧?”

來自上萬天師的怨念+10086。

緊跟着,白小鳳臉上陡然覆蓋起一層寒霜,殺意四溢,厲聲道:“既然都知道怕了,那就把身份令牌交出來,本大爺做劫匪很有節操的,給錢走人,理所應當,絕對不會揍你們。”

靜。

下方,依舊一片死靜。

上萬天師一臉悲憤的仰望着白小鳳,怨念叢生,恨意爆棚。

這特麼都攔路搶劫,欺負所有參賽天師了,你特麼還跟老子談節操?

一見鍾情,邢少暖心愛 半晌。

人羣中,一個天師忽然喊道:“交身份令牌可以,但,交多少才能出去?”

這一聲大喊,分明就是低頭認慫了。

彷彿是丟進了油鍋裏的水似的,瞬間將死靜的全場炸開了鍋。

“對,給身份令牌走人可以,但你總得說個數吧?”

“你夠強!你夠狠!今天老子認了,說個數吧。”

“快點說數,時間快到了,要是大家都走不了,那就真的雞飛蛋打了。”

……

這些天師們也不傻,明知道四象大陣有多恐怖,誰都沒想過真的拼命對抗。

只要能進入第二場比賽,付出點代價也無所謂,若是第一場比賽就被淘汰下來了,那兜裏揣再多的身份令牌,也只是個屁了!

和臉面比起來,絕大部分的天師,還是選擇了利益。

畢竟,若是能靠着這場召集令進入天師聯盟,那得到的利益,將是海量的!

陣法內。

泫然欲泣的華青月和胡鵬飛一臉黑人問號???

他倆坐在地上,同時呆若木雞起來。

胡鵬飛哆嗦着聲音問道:“要是我沒聽錯,白,白兄弟,成功了?”

“嗯。”華青月點點頭,仰頭看向頭頂的那道昂首挺胸的身影,目光迷離起來,感慨道:“好強的男人,這纔是絕世天才的風姿麼?”

胡鵬飛顯然不關心白小鳳此時一人獨擋萬人的風姿,他激動地搓了搓手:“你說,白兄弟打算要多少身份令牌纔會放人?不過不存在了,那些有身份令牌的一人十個的話,咱們也能撈一大筆了,到時候我倆隨便分點,也能輕易的晉級了,一萬獎金到手了啊。”

話音剛落。

懸空而立的白小鳳忽然笑了起來,陰力蘊含的聲音擴散出去,冰冷刺骨:“不好意思,本大爺,全都要!” “……”華青月。

“……”胡鵬飛。

兩人的神情猛地僵住了,如遭雷擊,呆愣地坐在地上。

胡鵬飛臉上的笑容更是轉瞬間變成了哭相,兩滴晶瑩的淚水順着眼角滑落,哭腔說:“他不是作死,是找死啊!”

華青月嬌軀顫抖了起來,強忍着吐老血的衝動也沒有反駁胡鵬飛的話。

因爲,白小鳳的做法,真的是想死啊!

用陣法攔住所有參賽天師搶劫,已經夠作死了。

好在所有參賽天師也同意這場搶劫行動了。

豪門二少 可這傢伙,完全不知道見好就收呀。

張口就要所有的身份令牌,他這分明是把所有的參賽天師逼得拼命。

他咋不上天啊?

下意識地,華青月擡頭看了一眼天上的白小鳳,忙轉變想法,他咋不爆炸啊?

什麼?!

幾乎同時,陣法外的上萬天師也全都一臉懵比。

緊跟着一個天師驚呼了起來:“我沒聽錯吧,你,全都要?”

酒名千愁醉 白小鳳傲然立在空中,恍若神祗,聲音冰冷:“沒聽錯,就是全都要,不給就戰!”

囂張!

狂妄!

上萬天師登時就不淡定了,紛紛破口大罵起來。

“混蛋!簡直混蛋!本天師從未受過如此奇恥大辱,士可殺,不可辱啊!”

“你是在逼我們所有人和你拼命,你真以爲靠着一個陣法,就能吃定我們上萬人嗎?”

“mmp!拼了,和這王八蛋拼了,老子今天就算是拼着戰死,也絕不交一塊身份令牌出去,他根本就沒想過放我們走!”

……

祕境出入口,罵聲滔滔,有的天師更是乾脆地釋放出來了陰力波動。

一股股陰力波動縱橫全場,讓視線都變得扭曲起來。

“要全部身份令牌?這個妖孽男,到底想幹嘛?”人羣中,馬尾女孩柳眉緊蹙着,滿臉疑惑。

遠處的項天明和諸葛青兒此時也是一臉茫然。

畢竟,一開始白小鳳確實是要搶身份令牌的,可現在所有天師都同意讓他搶劫了,他突然改口要搶所有身份令牌,這明擺着是不想好了呀。

“簡直混賬!這混蛋,他這麼裝比,就不怕死嗎?”項天明狠狠地罵道。

白小鳳此舉,哪怕是他也看不下去了。

在他眼裏,這小子分明就是強行裝比,自尋死路!

這感覺,就跟一個人跑到會所裏大保健,說帶的錢不夠,人姑娘答應少收點了,可結果一張嘴就讓姑娘免單,不僅免單,還說人家姑娘技術不行,要求再來一次補償。

你說,這讓在場的上萬個姑娘,怎麼遭得住?

而諸葛青兒,此時卻柳眉緊蹙着,不屑地看了看憤怒的項天明,然後目光便是鎖定了天上的白小鳳,心道:以這傢伙的心計,忙活了這麼久,不可能僅僅是找死這麼簡單呢。

斷崖上。

張鎮使渾身顫抖着,指着顯示器破口大罵:“流氓,簡直無恥!此乃害羣之馬,阻止,一定要阻止!”

周執事白了張鎮使一眼:“行啊,你去阻止。”

“……”張鎮使。

他好氣哦。

本鎮使要是能阻止,還嗶嗶個毛線啊?

而其餘執事,雖然震驚白小鳳的舉動,但此時都眉頭緊鎖着,沉默不語。

……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