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我一腳就踹在了她的臉上,她頓時身體就翻滾了出去,頭髮散了,站起來的時候像個落魄的女鬼。她嘴角流血了,猛地站起來,渾身發抖。她嗷嗷喊叫着說:“你一個人尊,怎麼可以打天尊?這還有天理嗎?”

我朝着她走過去,說道:“誰說人尊不可以打天尊的?”

納蘭英雄此時騎着大河馬從站圈外一躍而進,也不知道這小子是剛到還是一直隱藏在一旁的,他一進來便拎着棍子從河馬身上一躍而下,哈哈笑着說:“楊兄,現在你想不和我並肩戰鬥都難了,姬老頭就交給我了。”

我說:“納蘭英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不要和我拉關係好嗎?”

“我們同仇敵愾,這姬老頭和練凝凝將我當做眼中釘,肉中刺,今天干脆,我就對這兩個混蛋宣戰吧!”納蘭英雄喊道:“姬清揚,你敢應戰嗎?”

姬老頭哈哈笑着說:“納蘭英雄,你太高看自己了,你覺得我會怕你嗎?”

我不屑地一笑說:“一對兒奇葩,我看你倆還是聯手對付我比較好。我死了後你們是不是高興的一宿沒睡覺啊?現在開始,恐怕你們會一宿又一宿不睡覺了吧!”

納蘭英雄喊道:“楊兄,你說的一點都不對,我可沒那麼想。仔細想想,你是個不錯的人,是個值得結交的好朋友,好夥伴兒。”

我指着他罵道:“你住嘴!你這個叛徒,沒權利說這些話。”

“我不是你的手下,何談叛變?楊兄,你一直就沒當我是你的朋友。”

“你錯了,我根本就沒當你是我的手下過。”

練凝凝這時候喊了句:“夠了,楊落,我不信你能打敗我,吃我一腳!”

這個練凝凝還真的是不信邪,她雖然沒有長劍了,但是還有拳腳。這太極拳講的是雙腳不離開大地,是防守反擊的招法。但是她卻直接躍起來,一腳朝着我的頭就來了。

就聽李清揚喊道:“竟然是傳說中的鬼腳。沒想到真的有這種功夫。”

我可不知道鬼腳是什麼東西,只是覺得這一腳下來,速度並不是很快,當我剛要去接的時候,就覺得眼前一花,後腦勺突然砰地一聲,我的身體頓時撲倒在地。隨後就覺得一股勁力朝着我的後心就來了。

我就地打滾,翻過身的時候正看到這練凝凝的一隻腳跺了下來。我身體一個翻騰便站了起來,晃晃脖子,這才明白了這鬼腳的厲害。要不是我身體強悍,只是這一腳,足以讓我當場昏迷過去了。

練凝凝罵道:“這都不死!再吃我一腳!”

我五行護盾護體,這次,根本不打算招架了。我想看看這腳的路數,真的是太詭異了,本來是迎面的一腳,怎麼就變成踢在我的後腦勺上了呢?

她一腳掄出來,我感覺得到,她這是出了全力的一腳。隨後,這一腳的勁力就像是蛇信一樣分開,一股擊向了我的太陽穴,一股分向了我的腦後。就聽哄地一聲炸響,五行護盾愣是被這位全力的一腳給踹碎了。

就連簫劍前輩都在內世界裏驚歎道:“好厲害的女娃娃,我以前怎麼就沒聽說過有這等人物?她到底是誰?”

我也在考慮這個問題,這個人到底是誰啊!她爲何有此等修爲,那麼多年卻毫無名氣呢?她是那練城主的女兒嗎?這是不可能的。很明顯,那是騙人的把戲。那只是掩藏真實身份的一個辦法而已。

練凝凝哈哈笑着說:“楊落,你能不做縮頭烏龜和我打一場嗎?怎麼,難道你不愛我了嗎?”

我不屑地一笑說:“姑娘,我什麼時候愛過你呢?”

“你敢說,當初你沒愛上我嗎?”

“你未免太自信了,我從來就沒愛過你,只不過當時對你有些許好感!”

練凝凝一瞪眼說:“既然這樣,我就打到你愛上我。”

她又是一腳過來了,我的大腦頓時就開始分開計算了,計算這一腳帶來的各種結果,破天九式瞬間啓動,這一腳我總算是看清了,身體一側,剛好躲過了一股勁力,隨後長劍一擋,另一股勁力直接打在了長劍上。

隨即,我開始了反擊,攝魂眼一閃,隨後就是一劍刺向了她的心口,衆人一片驚呼,但是這一劍刺在了她的心口後,就聽鐺地一聲,根本沒刺進去,我知道,這是穿了內甲了,而且是極其厲害的內甲。

她一腳踹出來,我立即催動真氣,在她胸前炸開,就聽哄地一聲,她的身體被這真氣給推了出去。而她的一腳也踹在了我的胸口。我氣血上涌,趕忙調息。

練凝凝也好不到哪裏去,她用手一捂胸口,然後不停地喘息了。那一對大咪上下起伏,明顯也在調息。她氣性很大,嗷嗷喊着說:“不可能,你不可能的,你不可能打敗我的,你只是個人尊。”

接着,我發現她雙手在身前畫圓,一個太極圖形成,只不過,這太極圖有些詭異,是一黑一紅兩條魚,這雙魚圖我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無上天尊喊了句:“這是什麼?”

元始天尊喊道:“是啊,從未見過!”

菩提老祖也到了,他在納蘭英雄身旁靜靜地看着,之後喊了句:“師叔啊,你見多識廣,能給我講講嗎?”

我罵道:“扯淡,哪裏有黑紅雙魚圖?紅與黑看多了嗎這是?”

我們大家都傻了,這練凝凝喊道:“黑暗太極!出!”

她雙掌推出來,這雙魚圖頓時化作了一道虛影朝着我衝了過來,這虛影是一條黑龍,完全是由真氣和大道化成。

我血脈之力充盈,此時不得不又加持了真氣,我用太極劍猛地一劃,頓時出現了黑白雙魚圖,之後長劍伸出去,雙魚圖頓時化作了一條金龍撲了出去。

真氣化形不是多難的事情,只不過,如果融合進去天劍太極威力便會大不相同了。這金龍撲過去,和這黑龍撞在一起,就聽嗡地一聲,那黑龍渾身震顫,隨即便消散了,但是我的真氣化作的金龍虛影直奔練凝凝而去。

練凝凝雙手高舉,組成了一個黑紅太極的護盾,金龍撞在了護盾上,就聽嗡地一聲,護盾被震碎了,隨後,金龍自爆了,一股巨大的蘑菇雲騰了起來,練凝凝的身體被炸得倒飛出去,直接摔在了戰神廣場上。

她跳了起來,嗷嗷喊叫着罵道:“混蛋,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怎麼可以打敗我呢?”

我幾步跑上去,掄起長劍對着她的眉心就刺了過去,偏偏此時,一道人影一閃,女媧便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那把劍不偏不倚正插進了她的劍鞘裏。她看着我說:“你插的很準啊!”

我聽了就邪惡了,看着她說:“是你送的好!”

女媧看着我說:“小弟,這個人不能殺!”

“女媧,你來的剛好,給我殺了這個傢伙,我恨她!”

我說:“這也不能殺,那也不能殺,到底我能殺誰?女媧娘娘,你到底要做什麼啊!”

女媧這才傳音給我說:“這是師父,嚴格來說,這是師父的一部分。當年師父得到了天道,破開了青天,結果,下來一位惡煞,他騙師父吃了天外黑葡萄,結果,師父的靈魂分裂成了兩部分,帶有惡念的那部分靈魂分裂了出來,就是眼前的女子。”

我說道:“我剛好殺了她。”

“師父此時的另一半被天外惡煞所控制,少了這另外一半,修爲大減,也沒有了殺意,簡直不是完整的一個人,我們要做的,就是打敗天外惡煞,讓師父合體。善惡共存,陰陽平衡,纔是大道啊!你殺了她,靈魂毀滅,師父今生可就也毀了啊!”

“女媧,給我殺了這個混蛋,殺了他!”練凝凝在女媧身後吼叫着。

女媧轉過身說:“練凝凝,你要修身養性,你看看你,殺殺殺的,你之所以修爲到了三品天尊就停滯不前,就是因爲你缺少一顆善心。”

練凝凝指着我說:“你混蛋,你無品人尊憑什麼打敗我,我可是天尊!”

我說:“因爲我是完整的人,我七情六慾健全,我五行圓滿。練凝凝,我看你還是乖乖隨我回道君山比較好,這玉女城,不適合你!”

“我呸!你配嗎?”練凝凝哈哈笑了起來。

女媧看向了姬老頭,她說:“大師兄,你能顧全大局嗎?難道你真的想小弟死嗎?”

姬老頭哈哈笑着說:“他不死,我睡不好覺,結果必定是我死啊!師妹,你太不瞭解男人了。你回去告訴師父,救她的事情,沒有楊落,我照樣能做到的。”

我不屑地一笑說:“姬老頭,恐怕你要說,你和練凝凝結盟,只是想得到她的信任,之後打入她們內部就好辦事了,是嗎?”

納蘭英雄罵道:“無恥之徒,剛纔還要滅我滿門,殺上我菩提山將我和菩提老祖屠戮一空的。”

菩提老祖說:“大師伯,你未免太狠了,你和惡煞爲伍,能有什麼好結果?”

姬老頭不要臉地說:“我只是想打入敵人內部,這有什麼不妥嗎?”

女媧嘆口氣說:“想不到,事情變成了這樣,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小弟,你能救出師父嗎?”

我說:“只要你同意我殺了姬老頭,我自己照樣能救出師父。”

女媧一閃身便走了,姬老頭哈哈笑着說:“楊落,你有什麼本事殺我?”

我一轉頭的時候,練凝凝一腳朝着我的屁股踹了過來,我來了個神龍擺尾,一腳踹在了她的腳上,頓時,她的身體被我踹的滑了出去。我指着她說:“偷襲,你還真的是個賊婆娘啊!” 練凝凝站穩後,那條腿已經吃不上力了。很明顯,她的那條腿受傷了。這下,練凝凝和她的小夥伴都有點傻了。我覺得,他們是想不到我竟然會有此力度的。

姬老頭此時卻指着我大喊道:“楊落,你打傷師尊,你大逆不道!”

李紅楊頓時也起鬨道:“是啊,創始元靈我大道之源,你竟然打傷你的授業恩師,楊落,你是不是要反教啊!”

“叛徒!楊落要反教啦!”有別有用心的人喊叫了起來。

很快,一羣人圍着我振臂高呼,看樣子是要用唾沫淹死我的意思。

還有一個無上山的人指着我喊道:“大家一起上,滅了這個叛教的人。”

納蘭英雄此時卻指着那人罵道:“王浩,你這個混蛋,我看你喊的最猛,你可以試着上來試試嘛!我們大家都等着你衝上去滅了這個叛教者呢。”

“師叔,我們大家都等你帶頭呢。”這個叫王浩的說道。

納蘭英雄可不是傻子,更不是會吃虧的主兒。他指着王浩說:“你師父死了嗎?你可以找你師父帶領你啊!我看所有人裏,就你們無上山的人喊叫的最猛。姬老頭,我看你還是帶領無上和你的另外弟子們,去討伐楊兄吧!”

姬老頭罵道:“納蘭英雄,你什麼意思?”

“你們都在喊楊兄是叛教者啊!難道叛教者不該被討伐嗎?”

“你爲何不身先士卒?”

納蘭英雄一笑說:“我可沒說楊兄是叛教者,相反,我倒是覺得楊兄是衛道士!相信姬老頭你也看出來了,練凝凝的確是我們的師尊,但是,她只是師尊的一部分。她太陰暗了。太極分陰陽,重平衡,很明顯,這位姑娘陰氣太重,陽氣太弱,陰陽失衡了。從剛纔她的那招暗太極就看得出,殺氣太重,但是少了一種陽剛和威嚴之氣。所以,纔會敗在了楊兄的正道太極之下。”

姬老頭哼了一聲說:“不管怎麼說,師尊就是師尊,我不管她是一部分還是全部,我尊師重道總沒錯的吧!”

納蘭英雄指着他說:“姬老頭,藉口太好了,我都想爲你鼓掌了。練凝凝,不是我的師尊,我的師尊是那麼的大氣蓬勃,修爲通天。她呢?只是個小丑罷了!”

“你!”練凝凝指着納蘭英雄說:“你找死!”

她說着便朝着納蘭英雄竄去,又是一腳。我還在爲納蘭英雄擔心呢,沒想到納蘭英雄很熟練地長棍一掃,掃除一道勁氣,砰地一聲和這一腳踹出了的兩道勁力相撞。愣是把練凝凝打得倒飛回去。

我知道,納蘭英雄的修爲精進了不少。他也沒有理由不精進,這麼多年了,他一直沒有懈怠,可以說有今天的成就和他的努力是分不開的。

練凝凝都快氣瘋了,她嗷嗷喊道:“鴻鈞,給我殺了這兩個叛徒,給我殺了他們。今後這天下,我讓你和女媧共同執掌!”

姬老頭一拱手道:“師尊,我倒是很想爲師尊出頭,只不過,我的這兩位師弟修爲精湛,恐怕我無能爲力啊!”

練凝凝突然看到了無上和元始,她指着喊道:“你倆,你倆給我殺了他們,我讓你們飛黃騰達!”

無上和元始互相看看,然後無上拱手道:“師祖,恕難從命啊!你讓我們和師叔們拼個你死我活,這好像有點大逆不道啊!不管師叔和師父之間有什麼矛盾,我們最好還是不要參與的好。”

練凝凝突然看着我笑了,她笑着說:“陸壓,我和你回去,不過你要保證,幫我殺了鴻鈞。”

我知道這傢伙徹底瘋了,納蘭英雄傳音給我說:“楊兄,答應她,以大局爲重,將來救出另一半師尊,有她在才能合體的,你明白嗎?”

頓時,姬老頭不說話了,他沉默了,李紅楊和韋恩也沉默了,這是一個轉折性的事件。我搞不懂,爲何練凝凝會轉變的如此之快,她這是在賭氣嗎?這個陰暗的女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信呢?不,我是絕對不可以和她有任何的交易的。

我說:“不行,我不會和你有任何的交易,但是你必須和我回去。殺姬老頭的事情,今天不談!”

姬老頭卻喊道:“楊落,你我做個交易如何?我把師尊交給你,你好生服侍,你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如何?”

我指着他罵道:“癡心妄想!你應該知道一個成語叫做恩怨分明的吧!我對你的恨,必須用你的鮮血洗刷才能從我心裏剔除,我不想呆着仇恨生活下去,所以你必須死!”

“既然這樣,師尊還是和我一起比較好!”他說,“無上,原始,接師祖回去好生伺候着。”

無上拱手道:“謹遵師命!”

納蘭英雄喊道:“菩提,將你師祖接回菩提山伺候,誰要是攔着,就和誰拼命!”

練凝凝哈哈大笑了起來,她看着周圍喊道:“想不到,想不到我創始元靈今天竟然淪落到了今天的地步,早知如此,當初就不該分體了。我上了天外惡煞的當了啊!分開後,實力大減,我竟然被自己的徒子徒孫這麼凌辱,簡直是豈有此理!”

我看着她說:“隨我回道君山,爲以後合體做準備。”

練凝凝看着我一笑說:“楊落,你膽子不小啊,還敢接受我嗎?”

“我不恨你。”我說。

“但是我恨你!”她看看姬老頭,又看看納蘭英雄,最後說:“我還是上菩提山吧!誰也別打了。”

納蘭英雄拱手道:“恭迎師尊上山!”

練凝凝吹了一聲口哨,頓時那獅虎獸就從一旁奔跑了過來,她翻身上了獅虎獸,之後看着我說:“要不是女媧,你是不是真的會殺了我?”

我哼了一聲說:“就算是現在我還有殺你之心,只不過,我不能那麼做。”

“你們四個弟子裏,就屬你脾氣不好,愛說實話。我也最不喜歡你。”她哼一聲後,朝着菩提老祖走去。

菩提老祖一拱手道:“恭迎師祖上山!”

此時,我發現一旁姜尚那老傢伙從人羣裏探出頭來,在他身旁是通天,這兩個老混蛋一定是會來的,但是混跡在人羣之中,倒是看了一場好熱鬧。

還有那小寺天尊,此時也從人羣裏出來了,她看着我一笑說:“道君總算是找回了昔日的威風,小妹特來道喜了。”

姜尚也看着我一笑說:“道君大人,有禮了!”

我知道,這是在表態,現在支持我的人很明顯,有小寺天尊和姜尚、納蘭英雄和菩提老祖。支持姬老頭的人是無上天尊和元始天尊,李紅楊和韋恩。通天教主沒有公開說話,是個中間派,他是很想支持我,但是礙於身份,不表態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總體看,還是勢均力敵的。只是,現在有一個大隱患,那就是韋恩的師父,他此時到底在做什麼呢?我懷疑,他此時在控制着創始元靈的那一大部分,也不會太輕鬆的。至於女媧,一心想要做的就是讓師尊合體,她在平衡着各處的關係在找機會。

都在等我,難道就是這樣一羣人在等我做什麼嗎?

其實我也知道,很多人都把賭注壓在了我的身上。我五行全,五行大圓滿,甚至現在除了庚金和葵水之外,甲木,坎土和離火於一身。並且我知道,一旦我得到那兩種,離我上玉女峯的時候應該就不遠了。

這姜尚老頭此時是太極門的宗主,也不算是背叛師門了。他要對太極門負責,必須要站好隊啊!很明顯,這件事誰是黑誰是白的一眼便知。看來,他選擇了道義的一旁,而不是選擇了強權。

我一眼看到了李紅楊,他此時再也不囂張,和我四目相對的時候,眼神開始慌亂,隨後故作鎮定,指着我罵了句:“混蛋,你們搶了我妹妹的事情怎麼算?你敢對化境的英雄們說說對我妹妹做了什麼嗎?”

我不得不在心裏再次罵了秦川10086遍。他幹了這件蠢事,給人落下了太多的話柄。現在,不論是李紅楊做什麼都是正義之舉了,可以打着妹妹的名義和我們拼命,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如果我殺了他,頓時會有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會打着爲紅楊尊者報仇的旗幟和我作對,那是我最不想看到的結果。媽的,這件事讓我頭疼不已!這件事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柔柔出來闢謠,但,這不是謠言啊!除非柔柔心甘情願告訴大家,她是心甘情願給秦川生孩子的,但是這有點癡心妄想了。

我說:“李紅楊,你轉移話題有意思嗎?你就直接說,打算怎麼抹黑我和秦川就行了。你的外甥都那麼大了,還在說你妹妹和秦川的事情,有意思嗎?”

“楊落,你不交出我妹妹,我和你沒完!”

我笑着說:“你的意思是,我交出你妹妹,你和我的恩怨就完了嗎?”

“你做夢!”

我說:“我那爲什麼要交出來呢?交不交你都和我沒完!”

李紅楊指着我罵道:“你這個僞君子,早晚大家看到你的真實面目的,你做的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情,遲早會大白於天下的。”

我指着他說:“李紅楊,你這麼和我對話是沒有意義的,你覺得我會在乎自己是不是君子的問題嗎?我只在乎是不是可以把罵我的人殺死,我有沒有這個能力,很明顯,我殺你,易如反掌!你可沒有練凝凝那麼好的內甲護體!” 經過歷練,我早已學會了耍流氓。對付這種混蛋,耍流氓是最好的方式之一,還有一種辦法更好,那就是揍他一頓。

這件事很明顯,講理是行不通的。這件事的道理根本不在我們這邊。

李紅楊氣壞了,要是被這種混蛋摸到了道理的邊緣,他們通常是會趾高氣昂的,並且會因爲自己有道理變得暴跳如雷。這樣的混蛋和我們普通人不同,我們要是有了道理會心平氣和,沒有道理纔會如同我現在這樣想打人。

於是,李紅楊上當了,他有了道理,卻想打人了。他拽出長劍來,指着我罵道:“楊落,不管你有多大本事,今天我就要殺了你,讓你知道書生劍的厲害!”

練凝凝突然罵了句:“蠢豬,你覺得如果你能有本事和楊落抗衡,我還會一氣之下答應去菩提山嗎?連無上和原始都不出頭,你倒是嫌自己活得久了。你面對的是誰你清楚嗎?那是我最討厭,但是也最有成就的徒弟。”

練凝凝的話就像是一桶冰淩水澆在了李紅楊的頭上,他呆愣愣地看着我,手裏的劍尖往下沉了沉,隨後似乎是鼓起了勇氣,猛地又把劍擡了起來,指着我說:“今天我就要除掉你這個叛教者!”

我呵呵笑着說:“好啊,那麼,你就來吧!我打贏你,我就是衛道士,我打輸了纔是叛教者。”

那件秦川幹出來的丟人的事情,看來是需要老子替他擦屁股了。現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誰能打敗誰的問題,大家纔不關心柔柔到底是怎麼被弄得生孩子的問題。反正孩子都生了,這樣的女人也沒什麼吸引力了。再說了,這柔柔平時的名聲可不怎麼樣!囂張跋扈習慣了,即便是秦川做得有些過分,但是在很多人看來,這也是大快人心的一件事。

這李紅楊又開始拿着劍在我面前唸詩,什麼“書生執筆,霓裳翩翩,……”之類的酸掉大牙,他跳上跳下,上下翻騰,自己玩的不亦樂乎。

納蘭英雄喊了句:“楊兄,快出手,他這書生劍奇怪的很,當他這麼跳大神一樣跳完了後,威力驚人!”

我對納蘭英雄一指說:“住嘴,小爺我就喜歡看這節目,並且一看就上癮,根本停不下來!”

納蘭英雄討了無趣,但是並不上火,而是笑着說:“楊兄,其實你我的價值觀還是很接近的,你根本殺不死我的。”

我罵道:“住嘴,我殺不死你,和價值觀無關,另有原因的。”

“當然,女媧也起了一定的作用,你我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那就是救出師尊來。”

我嗯了一聲說:“這個目標是沒錯的,希望你不要心存歹意,要一心一意地爲了這個目標努力。不然定不饒你!”

現在,我只能這麼做,我實在是想不出理由殺納蘭英雄了,並且,當理智和客觀的思想佔據了大腦後,我還真的找不到記恨納蘭英雄的理由了。他確實也沒幹過什麼大奸大惡的事情。 天才萌寶,媽咪要逃婚 上次那件事,其實我也是有責任的。

那件事的根源,就在於很多年前我乾的那件蠢事,我真的不該將孩子調包。這件事成了我的一塊心魔,很難除去,不知道如何公佈出來。心虛的很啊!

那李紅楊繼續在跳來跳去,一把劍舞動的如靈蛇出洞,如蛟龍入海,博得了一陣陣的掌聲。那王浩鼓掌的最有勁頭,他喊道:“弘揚天尊,好厲害的劍法!”

菩提老祖此時傳音過來說:“師叔,王浩乃是五品天尊,這李紅楊此時是三品天尊。王浩修的是正道太極,李紅楊修的是太極變招書生劍。書生劍輕盈飄逸,以刺和挑見長,很是厲害,師叔要小心了。”

我傳音回去說:“多謝了!”

這李紅楊此時一邊舞劍,還在一邊唸詩詞,弄得很瀟灑,有很多玉女城的女人都花癡一般地靠在一起指指點點了。很明顯,她們都喜歡李紅楊。

此時,我看到了翊帆師姐的身影,她在一旁靜靜地看着場內的李紅楊,眼睛裏還是充滿了愛慕之情。女人啊,我實在是想不懂腦袋裏想的是什麼。

這個李紅楊真的這麼好嗎?女人爲何如此浮躁啊!我此刻深信不疑,如果李紅楊發話,師姐還是會義無反顧撲進李紅楊的懷抱的。這小子的書生劍的確好看,憑着這套泡妞劍法,李紅楊很容易就能騙了姑娘的芳心的。

媽的,小爺都想學學這飄逸的書生劍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