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兩句話就能引動天地異象!

要是放在平時,這血獄二世紅毛哥還得合計合計,是不是哪個沙雕過來裝逼的。

但是……

這光頭男手裏拿的可是道器啊!

道器這是!

這得值多少……不!這東西根本就不能拿價值來衡量,這玩意根本就不會有人拿出來交易!

別說是道器了,就連中品以上的神器,在他們魔域都少之又少啊!

而到了三大君王那個境界的,也對那些什麼寶物沒什麼興趣,主要還是沒有能入他們眼的。

魔域生靈,那都是靠着肉身強橫,來直接碾壓的,這是他們的驕傲!

但是當你的這點小驕傲被人家手中的小騷騷給碾壓了的時候,那問題就大條了……

尤其是這麼加上兩撥特效,讓這紅毛哥更是覺得背脊發寒。

“天命……魔尊?”那血獄二世有些哽咽,喃喃的重複了一遍剛剛江南口中胡謅出來的名字。

“好膽!”江南突然爆喝一聲,“竟敢如此直呼我師尊名諱!你該當何罪!”

血獄二世有點發懵。

但是強者的底氣還是讓他決定……不能認慫。

他要是認慫了,那豈不是說明這魔域真的不行了嗎!

魔域的尊嚴不可侵犯!

“滅絕道友,吾並沒有冒犯之意,但是你如此大張旗鼓入侵我魔域,所求爲何?若是不將之說清,今日,本座這關你怕是難過了。”那紅毛哥冷冷的說道。

當然,他說這句話的時候,還是有點底氣的。

雖然後面煉獄君王的崽子們,屬下們都在看他的熱鬧,但是他卻不能把他們真的當看戲的。

若是有可能,到了真的要打一架的時候,這些,都是炮灰!


“看來……你這紅蟲子確實是想與本座做過一場了?”江南淡淡的說道,手中的那把小短劍還在不緊不慢的修理着指甲。

像是……完全沒有把眼前的血獄二世放在眼中一般。

饒是在天上看着這一切,準備隨時出手嚇唬人的江北,都暗暗倒吸了幾口涼氣。

真尼瑪邪乎啊……


說句良心話,要是身份對調一下,他是這個血獄二世,他絕對也是信了老哥的這些。

畢竟着實是太過可怕,又是什麼天地異象,又是這這那那的……

“若是道友如此對待我魔域,那我等……也只能與你切磋一二。”血獄二世神色極爲陰沉,冷聲說道。

雖然沒什麼底氣,但是,他必須得裝出來這麼一副……我無所畏懼的樣子!

幹就完了!

“來啊。”江南不鹹不淡的話語,就這般從那嘴中吐了出來。

風輕雲淡,不夾雜一絲感情,也沒有一點激動或者畏懼,就……很淡定,特別淡定。

血獄二世:???

他覺得他好像是聽錯了。

這個光頭男在面對他這種強橫的逼迫下,竟然沒有一點慌張!

這是什麼意思!

完了……

騎虎難下,這次真是騎虎難下了!

到底該怎麼辦?

血獄二世下意識的轉頭,看向了聖城城門處的那些煉獄君王麾下的大將們。

他很糾結。

現在叫救兵,那絕對是自己的威信,地位受到影響,甚至還很可能讓自己父上血獄君王的影響力大幅度的打一波折扣。

可是……

要是自己上的話,他是真的沒有信心能幹翻眼前這黑袍光頭男,就憑這一兩句話就能引出天地異象,就憑他手中那個道器短劍!

絕對不是他能夠受得了的。

可是……若是僅此而已,便讓他決定不再出手,定然會被魔域的衆多生靈定下一個“不戰先逃”的罪名,這不是他們魔域生靈該有的。

他們是生猛無敵,勇往直前的人設!

血獄二世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一時間竟有些拿捏不定主意了,進是懸崖,後是追兵, 該如何是好?

可就在他這般糾結的時候,對面那從開場到現在,彷彿是惜字如金的光頭男,終於再次開口了。

“呸!”

江南直接把口中這菸頭給吐了出去。

但是這一聲,卻是實打實的落在了血獄二世的心中!

暴怒!

無能的暴怒!

這種怒火,徹底的攻佔了血獄二世的心態,讓他狀若癲狂!

“聽不懂話?不是要去叫人嗎?去啊?你該不會覺得……真憑你就能動得了本座吧?不會吧不會吧?”江南饒有興致的上下打量着眼前這紅毛男。

於是,還未等那血獄二世有所反應的時候,便是再次聽到江南說話了。

看着他手中這兩把骨刃,又滿是嫌棄的吐了一句,“就這?”

▪ttκǎ n ▪c ○

“還有憑你這……連主宰境都不到的實力?若是本座沒看錯的話,你和此前離開這裏的那小鵬魔都敵不過吧?”


這是江南糾結了一會兒想出來的。

畢竟他看不出來對方的實力,但是他能感受到……對方很強。

但是強到什麼程度,現在還不好說,所以,只能籠統的說一下,你連個主宰境都沒有。

這樣……總歸不犯病。

但這一切聽在血獄二世的耳中的時候,卻是完全變了味兒。

這人能看透自己的實力!

他現在是封川五階,距離主宰境還有很大的一關!

而且……他竟然直接就說出了那鵬魔王的事!

這種人……

難道真是因爲這個來的我們魔域嗎!

不可能……但是又不絕對!

“所以啊。”江南看着臉色不對勁的血獄二世,他的心中也感覺有些奇妙,不過他還是決定按照自己的劇本來。

“所以啊,我覺得你還是好好地和你後面那些畜生都溝通溝通,一起上吧,別讓本座勞心勞力的。”江南擺了擺手打發道。

“你……”那血獄二世咬着牙,開始放狠話,“就憑本座自己,便可以……”

“還不快去!”江南厲聲喝道。

“好的,道友再次稍等片刻。”血獄二世抱了抱拳,然後轉身,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直接離開。

江北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兩下,萬萬沒想到啊!

這特麼的也行!


不過雖然和自己給的劇本有些出入,但是起碼結果也算是正確的。

嗯,老哥還是有兩下的。

尤其是剛剛說的那幾句話,那個陰陽怪氣的程度,讓江北聽着都一陣陣的想打人。

“呼……”

江北長出了一口氣,這才讓自己的心神放空一些,繼續看向那遠處的聖城門口。

……

不多時。

那血獄二世便已經回到了城門之上。

而兩個頭髮濃密,體毛旺盛,長相一模一樣的兇狠男子也是對視一眼,徑直朝前走來,並不像是要來迎接着紅毛哥,反倒是像要興師問罪一般。

這二人皆是封川四階的強者,也是煉獄君王膝下的第一對……雙胞胎。

可謂是得到了煉獄君王的真傳。

但是這個時候,他們都沒什麼好氣兒。

明明來了入侵者,這血獄二世爲何就突然回來了?

還有,剛剛那頭都說了什麼,距離太遠,加上感覺被什麼給隔絕了,他們完全沒有辦法聽清。

但是……

他們也不是什麼蠢笨之人,自然看到了一些……他們不太想,但卻又樂於看到的情況。

這血獄二世,好像是不太對勁啊!


好像是被羞辱回來的!

好像是被人家三言兩語給嚇唬到了!

“小紅,你這回來……可是向我等求援來了?”左邊的那個灰髮男人冷聲問道,甚至還挑了挑眉。

這一句話說完,氣氛頓時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小紅……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