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未落就已經朝着寧錚衝來。卻在中途同樣被擊飛了出去。

只見那位比女人還漂亮的男子轉瞬間便出現在了寧錚身前,把寧錚嚇了一跳。彷彿護犢子一般把寧錚護在身後,大聲吼道“我看你們誰敢和我搶,真以爲我這個大哥是白當的了?”

“大哥,以你的雄才偉略肯定是看不上他的,但是兄弟不嫌棄啊。你就讓給兄弟吧”只聽遠處的浪天天語氣諂媚的說道。

“他必將如同烈日一般照耀世間,太陽的光輝無可抵擋。”金髮男子也是連忙說道。語氣說不出的正經,但是卻讓人感覺如同神棍一般。

“大哥,你把他交給我,我一定會讓他成爲這世間最爲強大的戰神!”醜陋壯漢肯定的說道。

“大哥,你看小妹一直想找一位如意的夫婿,你就把他給我,好不好嘛”那位嫵媚的女子也是說道。

……

聽着衆人七嘴八舌的說着,只見那位漂亮的男人的臉色越來越黑“夠了,他是我的,誰也不準搶,誰想搶就先問問我的拳頭”

“嘿嘿,大哥,我們開玩笑的,您別生氣啊”

“是啊,大哥,我們怎麼敢和你搶人呢?”

“哥,您不生氣的時候特別帥呢。”

此時的寧錚一臉懵逼,這是什麼情況啊,我現在不是應該被這一羣人形大妖分屍了嗎?怎麼現在搞得我就跟香餑餑一般了。

“那個,請問我可以走了嗎?”衆人停止了辯論,朝寧錚看去,只見他一臉無辜的站在那裏,像是一隻迷路的羔羊一般。

“走?你去哪裏?你不是來納靈的嗎?”漂亮男人沒好氣的說道。

“這個,其實我不想納靈的,我想凝練自身的血脈,走苦行者的道路。”寧錚有些悻悻的說道。

“什麼?那你來山海界幹什麼?”醜陋壯漢大聲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眼前一片白光我就來這裏了。”寧錚委屈的說道。

…………

只見衆人嘴角微微抽搐,都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看着他。

“那個,我說錯了什麼嘛?”寧錚有些受不了他們的目光,小聲的問道

“兄弟啊,以你的資質,不納靈太可惜了,破境啊,祖地千萬年見不到一個的,你居然選擇苦修者?難道你不想踏至巔峯了?”浪天天循循善誘的說道。

“不是說苦修者容易踏足巔峯的嗎?”寧錚疑惑了。

“誰和你說的?我撕了他的嘴。”漂亮男人說道,似乎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

“額,燧皇說的。”寧錚有些底氣不足的說道。

“狗屁,還敢稱皇,盡是誤人子弟,以後不要聽這種人瞎說,那是騙你的……”漂亮男人說道一般,似乎突然意識到什麼“燧皇?風允婼?”漂亮男人有些哆嗦的看着寧錚,眼中有着絲絲僥倖。

“對啊,我人族人祖,燧人氏,燧皇,風允婼”寧錚每爆出一個稱呼,漂亮男人都是一個哆嗦,似乎怕極了燧皇。

“哈哈,我開玩笑的,燧皇說得對,苦修者是一條無上之路”看着漂亮男人的嘴臉,寧錚很是鬱悶,這什麼跟什麼啊?

聽到漂亮男人的說法,寧錚覺得很不理解。燧皇是一種說法,這個漂亮男人又是一種說法。想到這裏,寧錚周圍環視一圈,眼睛一亮,只見他對着漂亮男人長長一禮,而後說道“還請前輩開解”

“咳咳,孺子可教,那我就給你講講”看着寧錚的表現,漂亮男人似乎找回了自信,很是興奮,如同被表揚了的孩子一般,開始了他的講述

“在遠古時期,也就是祖地的強者還沒征戰那個地方的時候,祖地那是一片混亂啊,三天兩頭的大戰,龍漢大劫聽過嗎,巫妖之戰聽過嗎?大羿射日聽過嗎”漂亮男人反問道

“龍漢大劫不就是龍鳳麒麟三族混戰?”寧錚答道

“不不不,其實可以說是我妖族的內戰,當時我妖族乃是祖地的最強族,飛禽走獸,山石草木皆可爲妖,皆都是妖。而你們人族,那時候不過只是妖族中最低等的種族而已。就像現在你們眼中的螞蟻,在任何妖族的眼中,你們都只是食物,是奴隸而已”說道這裏,漂亮男人有些嘆息。

“不是吧,像你們這些強者我就忍了,但是不可能說一朵花都比我們人類強大吧!”寧錚不置可否的反駁道。


“那個時期,有一尊喇叭花修煉成妖,音波大道縱橫天下無敵。我會告訴你嘛?”漂亮男人不屑的看了一眼寧錚,接着說道。

“不過在龍漢大劫波及了整個妖族,以龍,鳳凰,麒麟,三族爲首的三大陣營大戰連天的時候,出現了一個人,一個被妖族稱之爲魔的男人……”漂亮男人的語氣漸漸低沉了起來。 “原來,一切都是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男人設計的,他算計了整個妖族,將整個妖族拖進了戰爭的深淵。”

“快說,是我人族哪位先祖?這麼牛”寧錚興奮的問道,此言一出,周圍的衆人全都冷冷的看着他。

看到衆人的表情,寧錚心中暗罵自己“是不是傻,在妖族的地盤聽妖族講人族算計妖族還這麼興奮。”

不過漂亮男人還是繼續講了下去“他叫羅睺,後人稱他爲魔祖,你知道嗎?”漂亮男人反問道

“魔祖羅睺是人族?”寧錚驚訝極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異獸降臨前的網絡小說上一直提到的魔祖羅睺居然是人族,而且還算計了整個妖族。

“在羅睺沒有出現之前,你們人族的修煉之法就是你所說的苦修者修煉之法。此法不可以說不強大,但是並不適合你們人族,這是古神的修煉方法”漂亮男人說道

“那後面呢?羅睺怎麼算計你們妖族的?”寧錚壓抑住自己激動的情緒問道

“很簡單,兩個字,權力。羅睺利用了當時三族對於權力的渴望,引發了這場大劫。”漂亮男人嘆了口氣,有些唏噓的說道。

“而他引動這場大劫的目的,則是爲了人族,他偶然得到強者血脈,融入自身,開創了你們現在的修煉之法,之後他創立了巫門,但是強者的血脈不是那麼好得到的。於是就有了這場大戰!而他引動大劫不過是想獲得足夠的強者血脈。爲你們人族留下足夠多的強者而已,而他之所以站出來,則是因爲他知道,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他引動大劫的事情遲早有一天會被發現,所以,在幾乎所有妖族種族都參戰的時候,他站了出來……”漂亮男人的心情似乎有些低落,但是不難發現,還有絲絲的崇拜之情夾雜着。

“那後來呢?”寧錚連忙問道。

“後來,他一個人拼死了三族的首領,樣·向整個祖地證明了人族不可欺!之後三族羣龍無首,龍漢大劫也就這麼結束了”漂亮男人三言兩語的說完。

“那羅睺怎麼樣了?”寧錚趕忙問道。

“還能怎麼樣,死了唄。”漂亮男人不耐煩的說道。

“那後來的巫妖大戰呢?”

“你是不是傻?我都說了羅睺創建了巫門,你還問我巫妖大戰?”漂亮男人好像看傻子一樣的看着寧錚,硬是把他看的不好意思了。

“巫妖大戰乃是人族自立之戰,當時人族巫門十二出現了十二位帝皇級強者,號稱十二祖巫,一個個戰力無匹,呼天嘯地,整個祖地都要避其鋒芒!於是便想要自立,帶領人族想要走出妖族的範圍,自立門戶。妖族自然不肯,先不說當時羅睺算計的妖族有多慘,單是人族自立這就是打妖族的臉……但是他們低估了妖族的底蘊,那一戰,諸多妖族底蘊都出現了,在當時的妖族二帝皇的帶領下與巫門拼的兩敗俱傷”只見一旁的金髮男子冷冷的說道。

“哈哈,這是神昊,是三足金烏一族,妖族皇族,當時巫妖大戰妖族的妖皇妖帝就是他們一族的”漂亮男人大笑說道,似乎心情很是愉悅。

“是帝俊和太一嗎?”寧錚似乎有些猜測的問道。

“不錯,就是當時縱橫絕世的妖族二帝皇,翻手遮天,神通莫測!當時可是龍漢大戰之後妖族最爲強盛的時候。”漂亮男人肯定的說道。

“這樣嗎?可是不是女媧造人的嗎?怎麼會又出現魔祖羅睺呢?”寧錚疑惑的問道,實在是這會的聊天顛覆了他對於傳說的理解

“女媧?是媧皇吧?人首蛇身的女子?”漂亮男人問道。

“對對對,她不是黏土造人,還有煉石補青天的嗎?難道也是假的?”寧錚趕忙問道。

“這只是你們凡人對於強者的錯誤理解罷了,媧皇本來就是你們人族的強者,不過她是在巫妖大戰時候出現的中立派,並沒有參戰,從本大爺的傳承記憶裏面的記載,媧皇的血脈好像是白玉吞天蟒,在我妖族也是頂級血脈。”漂亮男子說道。

“還有什麼不理解的,一起問吧!”似乎四打開了話匣子,漂亮男人豪爽的說道。

“夸父逐日,后羿射日也是我人族的強者咯?”

“不錯,夸父和大羿都是當時的頂級強者。”

……

只見寧錚在不斷提問,漂亮男人在不斷回答,其餘衆人時不時插上幾句,時間就這樣慢慢流逝了……

“好了,以後有的是時間慢慢聊這些傳說,你現在還是決定走苦修者的道路嗎?”只見漂亮男人打斷了這個話題,反問寧錚道。

“不走了,你都這樣說了,我如果還走那條路就是太傻了。”寧錚肯定的說道。

漂亮男人看了看寧錚,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最後還是試探着問道“難道你就不怕本大爺是騙你的嗎?”

此言一出可算是把寧錚問到了,是啊,我們只是剛認識,我爲什麼會這麼相信他了?寧錚怔怔的出神了。

看到寧錚的模樣,漂亮男人有些無語,你現在纔想到這些嗎?怎麼感覺跟個傻子一樣。

“唉,本大爺見你第一眼就在想你是不是傻子?”漂亮男人好像有回覆了之前的那種玩世不恭,略帶玩笑的口吻說道。

“額……”此時寧錚有些鬱悶,好端端的被人說成是傻子,偏偏對方實力強大,自己還不敢還嘴。

“哈哈……”看到寧錚的鬱悶模樣,衆人紛紛哈哈大笑起來。

“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我來給你介紹一下。”漂亮男人難得的正經起來

“這位叫浪天天,本體乃是嘯月天狼,妖族王級血脈,大成的嘯月天狼乃是狼族的至尊血脈,在那遙遠的歷史中,甚至出現過大成的嘯月天狼帶領整個狼族和當時的妖皇征戰,爭奪妖皇之位。可謂是至強王族,比之大多數皇族也是絲毫不遜色。”只見漂亮男人指着浪天天說道。此時的浪天天似乎恢復了狼族的高冷,朝着寧錚點了點頭,一點沒有了剛纔的逗比模樣。


“這位是神昊,剛剛說過了,三足金烏,太陽的寵兒,妥妥的妖族皇族,昔年絕世妖皇的嫡系後人。”漂亮男人沒有理會浪天天的裝酷,而是指着金髮男子說道。

“我有一個弟弟的血脈就是三足金烏,不知道是不是你啊?”寧錚朝着金髮男人問出了一隻憋在心裏的問題。


“我沒有將血脈交給任何一個人,要知道,我們一般只是將血脈只交給一個人族,很少給與多個人族。”神昊淡淡的說道。

“爲什麼只是交給一個人族?如果是這樣,龍漢之戰還有什麼意義呢?”聽到這裏寧錚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哈哈,你可能還沒理解,首先,龍漢時期戰死的強者多不勝數。可以培養的強者多的出乎你的想象。而且,看來是燧皇他老人家沒和你講清楚了。隕落的強者很樂於將自身的血脈送出去,這樣他們或許還有一絲復甦的希望……”

“等等,居然還可以復活?”寧錚驚訝的打斷了漂亮男人的敘說。

“那是當然,靈神天的強者就可以奪舍,而成爲神魔的強者更可以於血脈傳承之中復甦靈識,說不定在哪一天就可以逆天歸來。”漂亮男人理所當然的說道

“你們人族中的伏羲知道嗎?他曾經就是我妖族的強者,名叫華胥,龍漢大劫時戰死了,後來靈識迴歸,重生爲人,對了,他和媧皇還是夫妻呢……”

“大哥,不是說不講了這些歷史了嗎?”就在此時,一聲嬌滴滴的聲音響起,似乎很是不滿漂亮男子一說起來就沒完一樣。

“額,好,我繼續給你介紹”漂亮男人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的說道。

“她是紫媚,本體也是妖族中的王族,九尾妖狐。九條狐尾每一條都蘊含一種神通,同樣也是王族中的頂級種族”

漂亮男人頓了頓說道“不過我不推薦你選擇她的血脈,因爲她的血脈不是很適合戰鬥,而是以幻術和控制爲主,雖然後期也是無比的強大,但是以現在祖地的情況來看,你並沒有那麼多時間成長。”

漂亮男人說完,出奇的紫媚並沒有反駁,而是有些失落的看着寧錚。

此時在寧錚的眼中,紫媚的樣子慢慢變成了姜琴琴,正在有些低落的看着他,寧錚的心中咯噔一下,變得有些沉重,濃烈的思念充斥着他的腦海。

在衆人的眼中,寧錚的眼睛慢慢的紅了起來,眼中霧氣瀰漫,腳步沉重的朝着紫媚走去。

“咳咳~”突然,沉浸於思念之中的寧錚聽到了一聲乾咳,似乎晴天霹靂一般照亮了寧錚的腦海。不對,我在山海界,怎麼會見到琴琴呢?我剛剛只是看了紫媚一眼……紫媚?九尾妖狐?魅惑?

清醒過來的寧錚看着周圍,心中說不出的失落,在他的潛意識中,他隱隱的感覺着不對,但是對於妻子的巨大思念使得他放棄了細想下去的念頭,轉而沉浸其中。

只見寧錚對着紫媚深深一禮,“謝謝你,雖然那是假的,雖然你也不是故意的,但是還是謝謝你”

“請您繼續介紹。”禮畢,寧錚對着漂亮男人說道。

此時衆人突然間感覺到寧錚似乎發生了某些不爲人知的變化,較之之前有些不同了。

“好,他是夔牛。同樣也是妖族中皇族,不過族羣數量太過於稀少了。之前他已經將血脈給了出去了,你可以不考慮”漂亮男人無所謂的說道。

“大哥,當時不是你讓我給的嗎?我給兩份血脈也不是不可以。再說了,我還可以收回給出去的血脈呀”夔牛不服的大喊道。

不過漂亮男人並沒有理會,而是自顧自的指着從寧錚出現便一直沒有出聲的清冷女子說道“她是清寒,本體是太陰玉兔,是和三足金烏對立的存在,當然我說的對立是屬性上的對立。不過我也不推薦你選擇她……”漂亮男人有些猶豫的說道

寧錚看出了他的猶豫,連忙問道“難道她也不適合我?”

只見漂亮男人的表情變得尷尬起來,動作有些猥瑣的拉着寧錚走到一旁說道“得到她的血脈你會喪失某些身爲男人的基本東西”說着,眼光不由自主瞟向了寧錚的兩腿之間,眼神中略有些唏噓。


看到這些,寧錚的眼神瞬間縮了一下,如若這都不能理解那他乾脆找塊豆腐撞死得了。

當兩人回到衆人身邊,衆人看漂亮男子的眼神中似乎有着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而漂亮男人卻是全部都無視了,轉而得意洋洋的介紹起了自己“至於本大爺呢,同樣是出身於妖族中的皇族,龍族,而且更是龍族中的皇族,應龍。至於本大爺的名字就不告訴你了,等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說完,便目光灼灼的盯着寧錚,現在你知道選誰了吧,甚至還朝着寧錚眨了眨眼睛,暗示之意十足。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