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剛落,卓陽便聽到一陣“咕咕”聲。

“看什麼看!本小姐餓肚子了不行嗎?趕緊開車!”蘇雪晴看到卓陽一臉驚異的看着自己,臉上頓時羞紅一片。

這下丟人丟大發了,這麼尷尬的場景居然被卓陽這個討厭的傢伙知道了。

“好嘞!”卓陽笑着應了一聲,旋即發動車子,在一陣轟鳴聲中,保時捷如同一匹脫繮的野馬向着市中心飛奔而去。

留在這片郊區的,只有車子的一堆廢墟,似乎在訴說着當時場景的激烈…… 兩個人回到紫雲別墅區。

此時別墅內一樓亮着燈光,似乎還有個人影在晃動,卓陽不由得微微眯起眼睛,目光閃爍。

他不記得紫雲別墅裏除了自己和蘇雪晴以外還有其他人。

到底會是誰呢?難道陳鈺蘭繼續派過來的殺手?

要是真是如此,卓陽絕對會讓陳鈺蘭後悔終生!

車子緩緩地停下。

“雪姨,你怎麼回來了?”還沒等卓陽阻止,蘇雪晴看到別墅中的人影之後,瞬間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拉開安全帶直接跑下了車。

“雪姨?”卓陽看到蘇雪晴臉上的笑容,便知道自己多想了,很明顯,這個別墅中的人蘇雪晴是認識的。

一想到這裏,卓陽原本暗自凝聚的殺氣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小姐!”別墅中的被稱爲雪姨的女人明顯聽到了車子停下的聲音,於是放下手中的活,迎了上來。

卓陽稍微打量了一眼眼前的這個雪姨,四十歲左右,身上圍着圍裙,一副阿姨的打扮。

雖然穿着很簡單,甚至可以說是樸素,可是她的長相卻不差,風韻猶存。很顯然,在她年輕的時候,絕對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子。

“雪姨,你怎麼回來了?不是說在處理事情,還要過一段時間纔會回來嗎?”蘇雪晴上前挽着雪姨的手,親暱地問道。

“我那邊事情處理好了,想着小姐這裏沒人,就趕緊回來了。”雪姨臉上帶着溫和的笑容,拍了拍蘇雪晴的小手,臉上的關切怎麼也無法掩飾。

“雪怡,你可以不用那麼急的,我這邊沒什麼關係。”蘇雪晴臉上帶着關心,“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真處理好了,放心吧小姐。”雪姨臉上閃過一絲感動。

在這個時候,她忽然間發現蘇雪晴後面還站着一個人,原本眼神有過一絲詫異,後面瞬間就想到了什麼,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小姐,這位就是姑爺嗎?”

“什麼姑爺啊?這麼難聽。”蘇雪晴聽到這個不樂意了,光潔的小鼻子皺了皺,“你叫他卓陽就行了,本小姐可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姑爺,我是這裏的傭人阿姨,跟着老爺小姐也有10多年了,對這裏的什麼東西都比較熟悉。小姐脾氣就是這樣子,臉皮有點薄,還希望你不要介意。”雪姨對卓陽道,臉上帶着一絲熱情。

“我也叫你一聲雪姨吧。”卓陽也是一臉的笑容,完全不認生,“放心吧,我跟我家小晴晴關係很好,她的脾氣我很瞭解,不會介意的。”

“那就好,那就好……”雪姨眉開眼笑,看了一眼卓陽,再看一眼蘇雪晴,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蘇雪晴在旁邊聽到卓陽對自己的稱呼,不由得覺得一陣惡寒。

小晴晴?還從來沒有人這麼叫過她呢,這是對三歲小孩子的稱呼吧。

“姑爺小姐,你們應該還沒有吃完飯吧?飯菜都已經做好了,你們趕緊過來吃吧。”雪姨招呼着。

蘇雪晴連忙點頭,俏臉上帶着興奮。

“終於又可以吃上雪姨做的飯菜了!這些天可把我憋壞了。”

“怎麼,我做的菜不好吃?”卓陽看着一臉興奮的蘇雪晴,有些不爽的問道。

蘇雪晴是一家大公司的總裁,一天到晚都不着家的那種,而且從小就嬌生慣養,哪裏自己會做菜哦。

這不剛巧,卓陽一天到晚待在別墅裏沒什麼事,於是乎,做飯這件光榮的使命就交給他了。

“你做的?還算湊合吧”蘇雪晴皺了皺珠圓潤滑的鼻子,有些違心的說道。

其實說實話,卓陽做的飯菜挺好吃的,只不過蘇雪晴一直都對卓陽這個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便宜未婚夫沒什麼好感,所以之前一直沒有給他好臉色看。

“你這是卸磨殺驢呀!”卓陽一臉的無奈。

“哼!本小姐樂意!”蘇雪晴說完,便不再理會卓陽,坐在飯桌上開始動起碗筷。

今天晚上,經歷了這麼多事情,又擔心受怕了多久,她實在是餓壞了。不過即使是這樣,她吃飯的也就比平常稍微快了一點,依然優雅,別人看上去都是一種享受。

40年前,一位偉人提出了改革開放。倡導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然後先富帶動後富。於是,華國的面貌煥然一新。

經過40年來的變化,華國的經濟穩居世界第二,在這40年間,不少人抓住機遇,成爲了華國第一代富起來的人。

可是這批第一代富起來的人很多人並沒有多少文化知識,面對財富的快速增長,他們不少人自然開始飄飄然,肆意的揮霍財富,到處仗勢欺人,橫行街裏。

這種人,被人們稱爲是暴發戶。

而蘇雪晴家,財富是經過幾代人的積累,雖然可能在財富上比不過那些暴發戶,可是她家卻是豪門貴族家庭,完全區別於那些暴發戶。

豪門貴族家庭對子女的教育非常嚴格,因爲他們知道財富的來之不易,更知道富不過三代這個道理。

爲了讓財富綿延下去,他們對子女無論是教育還是其他都投入甚大。在這樣的投入下,他們的子女大部分都接受了良好優質的高等教育,出國留學,到最後回來繼承家業。

這也就是爲什麼富人越富,貧富差距逐漸拉大的道理,因爲豪門貴族的子女比起父輩更加優秀,他們有着普通人可望不可及的起點。

網上有一句話這麼說:人家父輩幾代人的努力,憑什麼輸給你十年寒窗?

卓陽看着安靜的吃着飯的蘇雪晴,眼中閃過一絲溫暖。

要是生活就這樣一直下去,遠離那些世俗的喧囂,不再理會那些爾虞我詐,你跟我鬥和血腥,似乎也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

可是,自己的生活會這麼一直持續下去嗎?

卓陽心裏沒有底。

他的身份,註定了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平凡度過。

“你還不快點來吃?”蘇雪晴此時已經恢復了之前的冰山臉,語氣冰冷。彷彿今天晚上她表現出來的柔弱都是卓陽的錯覺一般。

“好的。”卓陽心中苦笑一聲,一切和之前似乎都沒有什麼變化。自己這位冰山未婚妻,對自己依舊那麼不冷不熱的。 吃完晚飯,卓陽和蘇雪晴離開去了房間。蘇雪晴的臥室在二樓,卓陽的則是在一樓。

早在最開始同居的時候,蘇雪晴便對卓陽約法三章,兩人分房睡,如無重要事件,卓陽不得上二樓蘇雪晴閨房,衛生間也是分開用。

卓陽倒是對這個沒有什麼太大意見,畢竟兩人只不過是名義上的未婚夫妻,和別的情侶自然不一樣。

回到房間。

卓陽把衣服脫掉光着膀子,然後深吸一口氣,開始他每日必備的運動。

先在臥室的地板上單手做了500個俯臥撐,做完之後略微帶着一絲喘息,不過他並沒有絲毫停歇,開始做的其他運動。

引體向上、深蹲……各種看似簡單,其實高難度的動作一連串下來,半個小時已經過去了,而卓陽臉上也出現了汗跡。

運動完畢,卓陽去臥室的洗浴間衝了個澡,然後才躺在牀上。

第二天一大早,卓陽便起來了。他一直都有早睡早起的習慣,就算離開了部隊,這習慣也一直都保持着。

起來之後,他也沒閒着,圍着別墅跑了幾圈,不至於讓自己的身體生鏽,然後纔回別墅吃飯。

“你今天要去幹嘛?”蘇雪晴優雅的吃個早餐,目光瞥了一眼卓陽,隨意的問道。

“當然是去忙了。”卓陽一屁股坐在餐桌上,拿起早餐大口的吃起來,聽到蘇雪晴的問話,口齒不清的回答。

蘇雪晴稍微皺了皺眉頭,猶豫的片刻,還是道:“卓陽,你要是實在找不到工作,可以來我公司當一名保安,總比你整天無所事事的好。”

“誰說我找不到工作的?”卓陽看着蘇雪晴,嘴角露出莫名之色,“哥們可是找到了一個高薪職業。”

“真的嗎?”蘇雪晴臉上帶着一絲疑惑,她有點不敢相信卓陽的話。

畢竟同居一個月了,對於卓陽她多少還是知道那麼一點,這個男人在十幾歲的時候便去部隊了,好像只有高中學歷。

在東海市這個大城市,從身上隨便砸一塊磚頭便至少是大學生的地方而言,高中學歷想要在這裏找一個高薪職業,簡直難如登天。

至少在傾城國際,員工基本都是國內的名校出身。

傾城國際集團招聘公關部經理,雖然並沒有註明學歷要求,但同時精通好幾種外語的學歷怎麼可能會差?

但讓人萬萬沒想到的是,出了卓陽這麼一個奇葩,學歷就連高中都沒有畢業,但是偏偏掌握了多種外語,而且誤打正着剛好對上傾城國際集團的公關部經理。

“那必須的,也不看看你老公是誰。”卓陽一臉的洋洋得意。

在他心裏也暗自嘀咕,要是蘇雪晴在傾城國際看到自己了,會是一個怎樣的表情?估計會很精彩。

一想到蘇雪晴到時候捂着小嘴詫異的表情,他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揚。

“隨便你。不過要是真找不到工作了,也不要勉強,我到時候會給你安排。”蘇雪晴以爲卓陽是抹不下面子,所以才故意說找到了工作。

考慮到男人自尊的問題,蘇雪晴雖然心裏猶豫,但是最終還是沒有強逼着卓陽去傾城國際當保安。

……


傾城國際集團。

公關部。

江萱妍身上穿着黑色職業裝,懷裏拿着一疊資料,走進公關部之後,她掃視了一眼四周,發現沒有自己想找的那個人以後,頓時,她的秀眉不由得輕輕一皺。

“你們昨天那個剛來的公關部經理卓陽呢?”江萱妍問一個正在工作的公關部女職員。

“江總監,卓經理剛來不久,現在應該正在辦公室坐着吧。”這名公關部的女職工回答。

“好,你繼續忙吧。”江萱妍說完,便踩着被黑絲襪包裹的高跟鞋,來到公關部經理辦公室。

門是虛掩着的,沒關,不過在門外便聽到辦公室裏面傳來電腦鍵盤的噼裏啪啦聲。


咦,這位新來的公關部經理這麼盡職盡責嗎?

江萱妍臉上閃過一絲疑惑,她再次對自己昨天的判斷產生了懷疑。

難不成這位富家公子哥真不是打着工作的幌子來傾城國際集團泡妞的?

這麼想着,她推門而入。走進辦公室裏面,當看到某個她以爲工作盡心盡責的人正在熱火朝天的打着遊戲時,江萱妍脾氣瞬間引爆了。

“卓陽,你居然在上班時間玩遊戲!”江萱妍簡直要氣瘋了。

這傢伙昨天才剛招進來,這才一天不到時間,居然就敢在辦公室裏堂而皇之的玩起了遊戲?

一定要把他踢掉!讓他滾蛋!傾城國際集團不需要這種害羣之馬!

江萱妍有些氣急敗壞,內心打定主意,等一下第3輪考覈就給他出個最難的,讓他今天就灰溜溜的滾蛋。

“江總監,你來了,快坐!等我先打完這把,不然要是掛機的話會被隊友舉報的。”卓陽目光一直盯着屏幕,雙手在鍵盤不斷敲打着,看都不看江萱妍一眼,隨口說道。

“啪!”江萱妍臉色陰沉,直接上前把電腦電源的插頭直接拔了。

“唉呀!”卓陽看着瞬間黑屏的電腦,發出一句哀嚎聲。不用多說,自己這會兒肯定被隊友舉報了。


“卓陽,這就是你的工作態度嗎?”江萱妍臉上冰冷,眼神死死的盯着卓陽,卓陽很明顯可以從她的眼眸中看到怒火。

“江總監,這你可就冤枉我了。”卓陽抓了抓腦袋,雙手一攤,“我可是把所有的工作處理完了纔開始玩遊戲的,不信你看一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