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的最後一刻,似乎有個什麼硬硬的東西突然從天空落了下來,砸在了他身上。

如果一切能從頭來過的話,如果能從頭開始,將自己,將母親的悲慘人生,全都改寫的話,那該有多好!

可人生,哪有那麼多如果!

“好吧,我有可能是變成微生物了。”無論如何,不管接受不接受,科學不科學,舒暢能確定的是,自己肯定是已經死了。死因存疑,而死後的他,竟然變成了某種微生物。

他沒有鏡子,看不到自己的模樣。自然無法判斷,自己屬於微生物的哪個品種。

你妹的,從來沒有電影、小說和漫畫裏講過,人死投胎後,會有可能投胎成微生物啊!所謂的六道輪迴,怎麼輪到他頭上的時候就斯巴達了?自己沒變成人,沒變成修羅,那讓自己變成普通的哺乳類動物也是好的。

蒼天啊大地,天可憐見。他死前胸前的紅領巾從來都是鮮豔的,看到站在馬路旁的老奶奶一定是要硬扶過去的。

作爲活了24年的善良市民,淪落到下輩子重生成微生物的下場。也太慘了點。舒暢有一種想要飆髒話的衝動。

他的身旁,那些長相奇特的微生物們很詭異,它們明明都沒有眼睛,卻很擬人化。舒暢能看得見四周,也就說明,他有視覺卻沒有視覺器官。這同樣很不科學。

第二,周圍的微生物們,彷彿也有自己的智慧。最讓舒暢在意的是那隻抽着煙的草覆蟲,胖乎乎的,一臉吃的膘肥體壯油水足。他奶奶的,究竟哪裏弄來的煙,水裏也能抽菸嗎?

“難不成,一切都是這個東西搞的鬼?”

舒暢低下頭,看向自己的尾巴邊上的那個十分詭異的盒子。盒子很古老,呈青銅色,銅鏽斑駁。銅盒子被九根細細的鐵鎖鏈給牢牢的捆住,現在的舒暢沒有手,也沒用工具能將鐵鎖鏈給弄斷,自然無法將銅盒子給打開。

他十分好奇,被九把鐵鏈封住的銅盒子裏,到底裝了些什麼鬼東西?緊接着,他在淺黃色的水裏遊動了幾下後,又有了個驚奇的發現,那盒子竟然隨着自己的遊動而遊動,像是已經以某種玄妙的方式和自己捆綁在了一起。

“這個盒子看起來有些眼熟。莫不是那天我翹辮子前,從天上掉下來砸在自己腦袋上的硬物?”舒暢皺了皺眉頭。

怎麼這玩意兒居然跟着自己一起投胎轉世了。

舒暢身旁一直在不停抽菸的草覆蟲,見舒暢臉色陰晴不定,將菸嘴取了出來,用鞭毛磕了磕後,發話道:“兄弟,你運氣不錯哦,現在暫時安全了。”

可剛說完這句話,舒暢明顯感覺老煙槍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奶奶的,還要不要咱們活了。這些大怪物怎麼喂不飽?”老煙槍草覆蟲大罵一聲。

昏暗水中,有一股暗流在涌動。這一刻,剛剛還在說話打屁,玩遊戲鍛鍊身體的無數微生物們,全都停下了手裏的動作。

空間中,只留下死寂。

山雨欲來,像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即將要發生。

空間裏的暗流,在翻涌,氣氛壓抑,流淌在水中的每一寸空間內。每一隻微生物,都在緊張,它們不知爲何憋足了勁。

“老子鍛鍊了那麼久,終於等到這一天了。”舒暢不遠處的一隻剛剛還在勤奮鍛鍊的元氣輪蟲深吸一口氣:“我要爲從前死掉的兄弟們報仇!”

別一隻藍藻菌神色恐懼:“我逃得掉,我逃得掉。”

老煙槍深吸一口煙,吐出了好幾個菸圈,湊到被周圍的微生物弄得很懵的舒暢身旁,用沙啞的聲音說:“兄弟,快跑。”

“前輩。”舒暢問:“要發生什麼事了?”

老煙槍臉色難看:“兄弟,想要活下去,等會兒趕緊的跑快些。”

舒暢還沒來得及明白過來,就感覺周圍異常的水流開始飛速旋轉。一個個巨大的黑色物體遊了過來,張開猙獰的大嘴朝他咬來。

周圍的微生物們各自拼命的散去。

舒暢躲避不及,眼巴巴的看到那些怪物們將自己吞掉。

他在剛剛重生成微生物的30秒後,翹辮子了!

(每天保底兩章,分別是早晨10點,和晚上九點。大打賞,必加更。盟主,送作者菌的簽名實體版小說一本。) 第595章不能讓你受苦

「南初你好,我叫做趙晚晚,雲城軍醫院的一名護士。」

「陸先生安排我守在這邊,等你醒過來,陪你一起到餐廳用早餐。」

趙晚晚笑著說,眉眼彎彎的像是月牙兒一般,十分討喜。

姜南初輕微的松下一口氣,清早醒過來,看到房間門口站著一名護士,她真的有些擔心又是第二位沈子書。

不過現在她一點都不擔心,這是陸司寒派過來的,絕對沒有問題。

「趙護士,陸司寒去哪裡,你知道嗎?」

「不好意思,我不清楚,陸先生的行蹤,不是我的級別可以過問的」

「哦哦,是我強人所難,我們去吃飯吧。」

抵達餐廳后,趙晚晚到廚房拿過兩隻肉包子,兩杯豆漿出來一起吃。

用過早餐已經是九點鐘,營地內,新兵已經開始訓練,姜南初只能無聊的晒晒太陽。

一棵大樹底下,姜南初拿出手機給遠在錦都的親戚朋友發送報平安的簡訊,然後開始聯繫時潯。

原本在英娛舞蹈室工作好好的,結果因為避//孕藥粉的事情無故曠工一個禮拜,現在身在雲城,什麼時候回到錦都更加是個問題。

時潯知道南初這段時間的遭遇十分理解,並且許下承諾,將來只要姜南初回來,英娛舞蹈室永遠歡迎她。

解決所有一切瑣事,姜南初恍惚間聽到一道稚嫩的童聲,而且十分耳熟。

「姐姐,漂亮姐姐!」

「我終於找到你啦!」

昨天認識的官寧錚小朋友,興沖沖的朝姜南初跑去。

他的身後跟著兩名警衛,警衛手中提著大大的木箱。

木箱內似乎放著不少東西,警衛扛不動,臉頰處有汗水滴落下來。

「你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我已經把你和營地所有護士,醫生阿姨對比過。」

「你是最漂亮的,所以做我女朋友。」

「只要答應下來,我的玩具,你可以隨便玩哦。」

姜南初:……

想不到二十歲的自己,居然被五歲的孩子表白。

「官寧錚小朋友,我的年紀做你阿姨,已經是綽綽有餘。」

「年紀根本不是問題。」

「一定是沒有看到木箱裡面的東西,所以你瞧不起我。」

「兩個蠢貨都愣著做什麼,趕緊把箱子裡面的東西打開來!」

隨著官寧錚的斥責聲,兩名無辜的警衛立刻打開厚重的木箱。

說是禮物,姜南初以為不過孩子們常玩的籃球,卡片,遊戲機。

但是等看清楚裡面的東西,姜南初睜大眸子。

這是一般家庭該有的玩具嗎?

手槍,衝鋒槍,狙擊槍,防彈衣,手雷,煙霧彈……

「怎麼樣,我雲城官家小爺的名號不是白叫的,以後你跟著我,吃香的喝辣的,看誰不爽,直接一梭子子彈掃過去!」

「你的父親在哪裡,我覺得我需要好好與他交談,他怎麼能夠讓你觸碰這種危險的東西?」

「而且我更加不可能和你在一起,我有老公的。」

官寧錚五歲人生路上遭遇到的第一個挫折,就是姜南初。

他生的白白凈凈,五歲能看出將來長大的顏值,一定可以禍害不少女生。

「老公?」

「不可能,我不相信,看上去你和我堂姐差不多大。」

官寧錚說完,見到姜南初身後走來穿著軍裝的男子。

連他最最懼怕的父親,都要跟在男子身後。

「父親,你怎麼過來?」

「喏,這位就是我昨天和你提起的漂亮姐姐。」

「我知道,你靠不住,你這麼木訥,肯定找不到漂亮后媽,所以我選擇自己找個漂亮媳婦。」

官縛看向姜南初,再看向陸先生已經逐漸黑化的臉,心道不妙。

「寧錚,以後不準偷偷拿危險性武器,回去抄三字經五十遍!」

「官軍長,你到底是我親爸,還是我后爸。」

「兒子遇到真愛,你都不支持支持。」

官寧錚氣呼呼的踢著石頭,表示不滿。

「官軍長的兒子,真是活潑可愛。」

「看的好羨慕,不知道我和南初什麼時候能夠有寶寶。」

陸司寒嘴角微抿,一把將南初摟入懷中。

不知死活的臭小子,居然都敢和他搶,不自量力!

「原來漂亮姐姐的名字叫做南初。」

「等等,生寶寶!」

「原來漂亮姐姐的老公是你!」

官寧錚高高的昂著頭,左瞧瞧,右看看。

「長得倒是不賴,勉強可以和我一比。」

「但是明顯老牛吃嫩草,南初姐姐和你不配,唔——」

「陸先生,是我教子無方,現在立刻帶他回去!」

官縛捂住兒子的嘴唇,在陸司寒沒有徹底發火之前,離開案發現場。

「不該帶你來到營地,全部都是男的,防不勝防。」

「而且小小的年紀,居然眼光不錯。」

「其實寧錚同學還是非常可愛的,千萬不要懲罰他。」

姜南初說完,摟住陸司寒的手臂,發現他的周身有股血腥味。

「你的傷口有沒有裂開,一大早的不知道跑到哪裡去,我會擔心的。」

「沒做什麼事情,只是審問前段時間抓捕過來的罪犯。」

「雲城的環境遠遠比我們想象的要複雜,幾個毒梟與政//府有矛盾,內部同樣出現問題。」

「不要著急,總能想到辦法。」

姜南初踮起腳尖,將陸司寒緊緊皺起的眉頭撫平。

下午,姜南初全程窩在陸司寒的書房,看看漫畫與小說。

傍晚時分,用過晚餐,兩人回到房間的時候,姜南初發現木板床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席夢思。

「這是你安排的嗎?」

「昨天不是剛剛斥責過沈子書不能搞特殊嗎?」

姜南初半是不好意思,半是感動。

「特地申請,走過正常程序的。」

「南初,我苦一點沒事,但是不能讓你受苦。」

陸司寒從來不認為這種話叫做情話,明明都是實話而已。

這一夜,兩人睡的格外香甜,姜南初一向沒有睡相,將小腿舒服的擱在陸司寒的大腿上面。

「噔噔噔~」

清晨一縷陽光撒進房間,敲門聲緊隨其後,姜南初有些煩躁的抓抓頭髮。

「你繼續睡,我出去看看。」

披著睡衣,陸司寒推開房門,發現是剛剛從錦都回來的祝林。 第596章沒有我打不中的眉心

「先生,所有事情,已經調查清楚。」

陸司寒明白他說的是沈子書,是離婚協議的事情。

「你現去辦公室等著,半小時后,我和南初一起過去。」

這件事情,姜南初同樣牽扯其中,不能不告訴她,陸司寒略一沉思說道。

「好的。」

祝林離開后,陸司寒來到床邊。

「懶豬,可以起床啦。」

「不要,難得不用上班,不用上學。」

「你要是忙,你就先去。」

姜南初拿起被子蓋在臉頰上面,悶悶的說。

「如果繼續睡著,我不介意,今天陪你睡。」

「但是我說的睡是動詞。」

動動動詞!!

或許是和陸司寒在一起的時間太久,姜南初原本純潔的思想都開始齷齪起來。

姜南初飛快的從被窩探出腦袋。

「我算是怕你,這麼早起來,到底是有什麼事情?」

「馬上可以還給你清白,你說重不重要?」

「什麼意思,沈子書的事情發現線索?」

姜南初眨著亮晶晶的眸子詢問。

「沒錯,祝林就在辦公室等我們一起過去。」

「我馬上起床,五分鐘就好!」

八點十分,陸司寒與姜南初一同來到辦公室。

見到祝林,姜南初立刻上前拍拍他的肩膀。

「祝林,你真的非常不夠意思!」

「過來的時候,我們是一起過來的,怎麼轉眼找不到你在哪裡?」

「該不會是交女朋友,所以這麼忙吧?」

「咳咳!」

陸司寒重重的咳嗽聲從身後響起。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