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罷就消失而去。

王家老祖撇撇嘴,顯然對於黃家老祖這樣的威脅不在意,但還是迅速與劉衡行動起來。

獸潮即將來臨,還是小心為妙。

原來這次的始作俑者,是三位涅槃強者共同進行,,木宣只是在走他們設計出來的道路罷了。 「木宣,難道我們真的要遷徙?去到那憐古鎮?」

對於王沙的詢問,木宣漠然點頭,王沙擔心道:「但是這麼多人,一路上的安全怎麼保證?還有就是拖老帶幼的,我們的行程要慢很多啊!」

這讓木宣有些惱怒道:「那你說怎麼辦?難道去仙古鎮嗎?在那裡咱們有生存的餘地嗎?」

王沙也知道,他們得罪了仙古鎮的鐘家,而現在的仙古鎮,已經是屬於鍾家的仙古鎮,他們根本沒有活路,王沙也沉默了下來。

對於木宣發火,王沙並不在意,因為他知道木宣現在不好受。

從天上,一下子掉到地上的感覺,肯定不好受,更何況木宣如今才十五歲,還沒自己的年紀大呢!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不錯了。

丁原突然開口問道:「你們想過沒有,這些人都願意跟著我們去憐古鎮嗎?」

木宣蹙眉,這個問題他還真沒想過。

自己馬不停蹄地趕路,從山村道憐古鎮還需要三天的路程,現在拖老帶幼的,跋山涉水,路途遙遠,在自願的情況下,有多少人願意去呢?

雖然自己回來三天了,經過動員,願意去的人不少,可他們知道這一路上的艱辛嗎?萬一路上後悔,回頭路對一般人來說只有死路一條啊!


深吸一口氣,木宣對丁原幾人說道:「你們去把大家召集起來,我來問問,他們不願的話,就算了,能有多少,是多少吧!唉!如果都去的話,我們的確招呼不過來!」

王沙、吳靈四人出去召集大家,徐家凹的三位老者卻主動留下,有話要對木宣說。

房間里只剩下木宣等四人後,徐家凹的三位老者你推我,我推你,誰也不願先開口。

幸福的笑了笑,木宣問道:「幾位前輩有何見教,就直說了吧,這裡又沒有外人!」

對於三位老者,木宣的印象很好呢!所以並沒有把他們當外人看,什麼事情也不隱瞞他們,這次商量遷徙的事情,木宣也是把他們叫到了這裡來。

「那好,既然如此,我就說了,我們得到消息,這裡邊,有許多人被梁家那兩個老東西鼓動著,準備投靠仙古鎮的鐘家!」

木宣自嘲起來,看來自己還是小看了這些人啊!

與自己相關的人消失才不到七天時間,這些人已經為自己想好出路了,速度還真是快啊!

「對於這些害群之馬,留著也是禍害,既然他們想走,那就走吧!不過早晚有一天,他們會後悔的!」

帥哥你丫狠欠抽 ,木宣自信十足。

轉頭看向三位老者,淺笑道:「你們想怎麼辦?跟著我,還是去仙古鎮?」

三位老者沉默些許,才說道:「我們是一定會跟著你的,但也不能斷了徐家的香火,所以我們準備讓徐三帶著部分族人,去仙古鎮先呆著!」

先是一愣,隨即釋然道:「看來我還真的是太嫩了些,你們把一切都想好了我卻想都沒想過。」

一位老者安慰道:「你已經做的很不錯了,畢竟你年紀尚幼。」

木宣默認,的確,自己年紀太小,如果再給自己三年時間,他自認,不會比任何人差!

可事實太殘酷了,別說三年,就是三個月的時間他也沒有,再有一個多月,獸潮就要來臨,自己再不準備好一切,到時候會傷亡慘重的!

之後四人又商談了一會,王海來叫木宣,說人都已經召集齊全了,等待他說話呢!

來到小山的最高處,看著山下驚恐的三萬多人,木宣心裡很不是滋味。

這些人是因為娘親的威信才來尋求庇護的,可不但娘親被四外公帶走,就連所有與自己有關的人都被帶走,導致現在這裡並無高手坐鎮,那裡還會安全?

並且突然消失的與自己有關的人,讓他們感覺到了恐懼,害怕那一天自己也會消失不見。

他們那裡知道,消失的話,那才真是他們的造化啊!

有宣國公府親自培養,索然禁錮了活動範圍,可是各種資源的培養,絕對不會缺少的!

「現在大家有兩條路可以走,安全度都要比在這裡高不少,至於你們怎麼選擇,我不會幹預!」

木宣這話說出之後,三萬多人眼中都燃起了希望。


他們大多數人的目的都不大,只要能活著就行,所以聽木宣說能提高安全,個個都聚精會神其來。

深吸一口氣,木宣緩緩說道:「第一條路,你們跟我走,我會拼盡全力保證你們的生命!第二條路,去到距離此處最近的仙古鎮,到了那裡,你們的安全,大宋就不會不管了!」

下邊開始交談起來,很多人怎是躊躇起來。

去到仙古鎮,他們或許會安全許多,可是他們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跟著木宣,同樣危險萬分,雖然木宣解釋說,那些木家的人,是因為被召集了回去,可到底是怎麼樣,他們沒有把握,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木宣的人品,絕對值得他們信賴,雖然木宣才十五歲!

等待下邊的交談聲小了之後,木宣才笑道:「接下來就進行你們的選擇吧,選擇跟我走的,站到左邊,選擇去仙古鎮的,站到右邊。」

可能是木宣沒有強迫他們的原因,所以沒有一人來挑撥生事,一切都是平穩的進行著。

一炷香的時間,有近萬人站到了左邊,一萬多人站到了右邊,也就是說,願意跟著木宣走的,只有不到萬人,這讓開始意氣風發的要帶著三萬多人去憐古鎮的木宣,多少有些失意。

可中間沒有行動的,還有五六千人,這裡面大多是青少年,有不少都是徐家凹和懸空寨見過自己的。

其中一人走到木宣面前,鄭重的問道:「你能讓我們變強嗎?」

變強?原來這些人不是沒有選擇,而是有自己的報復,他們想變強,也難怪,來到山村的時間不久,但他們的見識卻是很多,也正是如此,激起了他們的報復,變強的決心!

仰頭看天,木宣豪情萬丈道:「我不敢保證任何事情,但是,跟著我,我絕對會讓你們變得比以前的你們更強!只要你們又能力,我能走到什麼樣的程度,你們也不會落後說的!甚至超過我,也不是沒有可能!」

那前來詢問的青年笑道:「我們知道了。」

之後直接來到了屬於跟隨木宣的隊伍里。

那本來站在中間的五六千人,又有三四千走到了屬於跟隨木宣的隊伍里,一部分失望的走向了去仙古鎮的隊伍,因為他們不認為木宣說這話就能讓他們變強。

原地還有近千人沒有行動,他們中大多是年邁之人,不想遠走他鄉。

對於這樣的結果,木宣還是很滿意的,雖然與自己開始的設想,全部帶去憐古鎮有些出入。 (三更送到,大家給力,我就努力!)

徐家凹的一位老者來到木宣身邊,擔心的問道:「我們這次遷徙,我怎麼感覺都有點反常,這一路行來,三百多里,怎麼會連一頭妖獸也沒見到呢?」

「這樣不是更好嗎?」吳靈沒心沒肺的說這樣是好事。

木宣卻眉頭緊皺,的確,這條路自己走過兩次了,路上有一些妖獸存在的,可是現在竟然一頭也沒見到,的確有點不正常。

卻還是安慰道:「放心吧前輩,就算真有問題,我也能解決的,我保證,你們的安全,絕對有保證!」

得到了木宣的保證,那老者就放心的離開了,去周圍巡邏。

最後跟隨木宣一起的,有一萬兩千多人,修為都不高,開竅境的,只有徐家凹那三位老者,其他的都去了仙古鎮,畢竟開竅境在仙古鎮也算有些地位,也不用擔多大風險。

九百多人留在了山村,等待有機會,好回到自己生活了多少年的地方。

剩下兩萬多人,都是選擇去了仙古鎮,最起碼仙古鎮屬於大宋的管轄,安全在誰看來都很高。

木宣沒有為難任何人,所以也沒有任何人尋找木宣的麻煩,在選擇的時候,一直都很順利。

那些選擇去仙古鎮的人,木宣也是給予了足夠的東西,十多位開竅境,都給予了意見低品靈器,和若干功法、武技,來保證安全。

就連靈動境的,也給予了不少好處。

留在山村的人,木宣也給那位屬於山村的靈動巔峰的強者留下許多保命的東西,並告訴他們,將來萬一真的遇到生死危急,可以去憐古鎮尋找自己。

因為拖老帶幼,所以五天時間,他們只前進了三百里的路程,可以說很慢,比木宣一個人趕路的時候,慢了十成不止。

但木宣卻毫無怨言,並且一路上在休息的時候,儘力幫助所有人提高修為,以便遇到緊急事情,也能多一份力量。

這些人也很給力,在木宣毫不吝嗇的情況下,三位練氣巔峰的傢伙,竟然在昨天突破到了靈動境,使得他們這一萬多人中,靈動境的強者,增加到了六十五人。

特別是年紀尚幼的,那修鍊速度,更是讓人欣喜萬分。

正在行走的隊伍,突然出現了騷亂,讓走在中間,好隨時應對突發事故的木宣,心裡一驚。

難道真的出事了?可是怎麼會沒有一點徵兆呢?

走在前邊的王沙,急匆匆的跑到向前邊趕去的木宣身邊,小聲說道:「木宣,前邊有一位老者擋住了去路,說要見你,你看怎麼辦?」

「見我?」

木宣很是奇怪,自己見過的神秘老者不多,只有一位妖族的,一位人族的,對自己都還不錯,怎麼今天又來一位啊?

但還是大膽的去見那老者,因為他不相信,自己那四外公會真的不管自己。

來到隊伍最前邊,看著與隊伍中在前邊開路的強者對峙的老人,木宣迷惑了起來。

老人一身銀白色的袍子,花白的頭髮,卻沒有鬍鬚,雙眼炯炯有神,但整個人端坐在樹杈上,卻顯得很是平凡。

不對!平凡!就是太平凡了,木宣就此肯定,這位老者,絕對是一位強者,而且是絕對不弱於自己四外公的強者!

組織隊伍原地休息,木宣來到樹下,施禮道:「小子木宣,見過前輩,不知前輩所來何事?為何要見我這無名之輩?」

那老者審視著木宣,連連點頭,淺笑道:「的確不錯,有情有義、不驕不躁,如為強者,實為一代仁君!只是可惜生在了這荒蕪之地!」

聽老者說自己生在這荒蕪之地,木宣就不贊同了。

「前輩,爹娘生,爹娘養,難道我們可以選擇?更何況我不認為這裡荒蕪,反而感覺是一片可以真正讓人雄起的天地!」

老者撇撇嘴道:「難怪老傢伙說你不錯,還真是的,也不難為你了,我是來告訴你,憐古鎮,已經被人給佔下了,你要得到的話,需要打敗他們。」

雖然是意料之中,但當真正得知后,木宣還是有些失落,不過馬上就堅定的問道:「看來前輩是專為我而來,那我想問前輩一句,憐古鎮,是否不允許孕神境的強者過夜?」

老者,佯作沉思道:「這要看你的了,你如果能拿出足夠的代價,我幫你就是,可是你拿不出來,那就沒辦法了,你們大宋的守護者走了,憐古鎮就沒有規矩了!」

這話說的,木宣有種猜測,這位老者,定是妖族鎮守邊界的幾位之一,自己也算幫過他們,他們應該不會不講理吧?

木宣有心試探,但又怕惹怒了對方,只好尷尬的笑道:「小子只有這開竅境的修為,那裡有什麼東西能入得你的法眼啊!」

老者卻急不可耐道:「有有有!上次雷雲送你會去,你還給了三顆地階丹藥呢!我準備幫你把人送到憐古鎮,你也不能小氣吧?」

這一下子,木宣就聽出了門道,這老者,絕對是妖族強者,回憶當時在隕石坑前,見到三位妖族強者大戰,忠於嘯月的那一方中,有一位叫雷山,有一位叫雷雲,自己問過娘親,當時幫助自己的,是雷雲,也就是說,這位是雷山!

準備賭一把,木宣笑道:「雷山前輩,你就別再戲耍小子了,你到底什麼意思,咱們挑明了說!」

撇撇嘴,老者嘆息道:「難怪都誇獎你,看來還真的不錯,話都說道這一地步了,那我就直說了,你拿出兩枚地階丹藥,對我妖族有用,我就送你們這些人去憐古鎮!再取出五顆,我保證孕神境不能出現在憐古鎮!」

搖搖頭,木宣苦笑道:「前輩還真是會開玩笑,你真以為我這是丹庫啊!」

雷山一副吃定你的樣子,木宣沉思起來,以他們這速度,到達憐古鎮,至少還需要半月時間,鬼知道那時的憐古鎮會發生什麼事。

但是孕神境的強者,他自認為還是能夠解決,吳靈四人聯手,也能與孕神境周旋,所以孕神境不足畏懼。

木宣狠心道:「雷山前輩,我不滿你說,千尋太長老的東西我是得到了,可是並沒得到太多可以自己支配的東西,所以我只能給你三枚地階丹藥!」


雷山很是不滿,這也太少了吧?自己還指望這些丹藥渡劫呢!

「不過呢!前輩,憐古鎮你只需要不讓孕神境之上的強者存在就行了,這樣的交易還可行吧?」

雷山極不情願的嘆息道:「看在你娘親沒少幫助我們的情況下,我就勉強答應了!」

見對方答應了下來,木宣鬆了口氣,看來自己可以利用的力量,還是不少的,只是這大家太大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