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死人的地方,不過是二戰時期留下的。”葉晨解釋道,他對這些並沒有太多的興趣。

“不是吧,二戰時期就留存下來的地方,這樣的島上竟然存在二戰的解剖室。”劉家強吃驚道,絲毫沒有想到,竟然是這情況。

“我就說,這裏怎麼如此恐怖,原來是解剖室,說不定,有着許多冤魂吧。”範建粗略的掃視了一下這個室內。

“不要亂說話,你還嫌不夠恐怖麼?”肥貓聽聞,瞬間便感覺到周圍有着幾十雙眼睛盯着自己。

肥貓現在已經感到很害怕,加上範建如此一說,更是心驚膽戰。

“肥貓,你怕了?”範建看着一副心驚的肥貓,湊了過來。

“哼,你看我像怕了麼?”肥貓自然不會承認,挺了挺胸,說道:“我是想提醒你,尊重亡靈。”

“靠,怕就怕嘛,還尊重亡靈。”範建不以爲然的說道。他自然不相信有鬼魂,但是進來的人,都沒有出去,又不知何因,隱隱約約之間,也覺得詭異。也是半信半疑。

“咦,你們都過來,這好像是一個人。”這時,劉家強在一個不大的角落呼喊了起來。

聞聽,葉晨首先趕了過去。肥貓和範建緊跟着趕了過去。 昏暗的室內,幾盞日光燈散發着淡淡的光芒。

葉晨來到劉家強所在的地方,這裏,是一處死角,擺放着一副棺木,棺木已經開始腐爛。不時的爬出一些黑色的蟲子。

棺木中,躺着一個似約有六十多歲的老者,他的面部顯得十分安詳,可以看得出,他死的時候,很安詳。嘴角帶着微微的笑容,好似人世間遇到了最美的邂逅。

當葉晨看清楚這個老者,頓時大驚,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要找的人,竟然已經仙遊。

“這不是唐老嗎?他怎麼已經。。。”葉晨愣愣的說道。他沒有想到,唐天竟然安詳的死去。

唐天真是當初,歐陽天宇給的那份資料中提到的。他和葉晨的師傅是生死至交。

“老大,你認識他?”肥貓問道,他看得出,葉晨此刻心情很低落。

“嗯,他是我師傅的至交,一直以來,對我非常的好。”葉晨想起了唐天對自己無微不至的照顧。那猶如親情的寵愛,葉晨記憶猶新。

“什,什麼!他竟然是你師傅的至交。那麼想必和他在一起的那個老道就是你師傅吧。”範建這時說道。十分的驚訝,他沒有想到,唐天竟然是葉晨師傅的至交。那麼和唐天一起的另一個老者,有可能就是葉晨的師傅了。

“你見過我的師傅?”聽聞,葉晨頓時激動的雙手緊緊抱着範建的雙臂。

“老大,我也不能確定,但是他和唐老一起入獄的,在幾個月前,他們紛紛走進了這個血色地獄,從此沒有在出去。沒有想到,唐老竟然已經。。”範建道,他看着死去的唐天,微微的嘆息。

“如此一來,那師傅必然在這裏的某一個地方了。”想起範建所說的,和唐老一起的老者,是一個道人。葉晨更加堅信了自己的想法。

“我想應該是如此吧,要不,我們找找。”範建看着躺在棺木中的唐老說道。

“暫時不用,這裏還很危險,我們一起,相互有個照應。”葉晨搖了搖頭,說道。這裏肯定還存在着一些未知的東西。連唐老都不抵而在此仙遊,這說明,還有着一些強悍的東西存在。

聞言,範建沒有在說話,這裏是血色地獄,他深深知道,稍有差錯,命必休矣。

“把棺蓋端起,替唐老蓋上吧,讓他走好。”葉晨看着棺木旁邊放置的棺蓋,隨後說道。也不知道,當時的時候,是唐老自己躺了進去,還是有人將他放了進去?

他之前並沒有在意這裏,也未曾聽何天說起。

棺蓋合上後,幾人微微吐出一口氣。這棺蓋的重量,足足將幾人的體力耗盡不少。

做完這一切,葉晨在前面帶着幾人繼續走了去。來到那黑黝黝的洞壁,葉晨的心情愈發的低落。

“這裏,竟然是一個貌似天然形成的洞,難道前面真的有出口?”劉家強道,看着黑黝黝的洞壁,心情開始舒暢。似約有着出去的機會。

“真沒有想到,竟然會有如此一個地方。”範建也是四周環視,驚訝的說道。

“大家小心點,注意地面的隨時會出現的黑色蟲子,那東西會鑽進肉體,吸食人體血液。”葉晨想起了和何天一起進來的時候所遇的屍斃。

“嗯”幾人應道。

不過,這一路上,並沒有出現那類所謂的屍斃。半響後,已經到了帝血所在的地方。

這裏已經是漆黑一片,不在有先前那般的璀璨,有的只有一股詭異的氣息,瀰漫在空氣中。

“這地方,好詭異,似乎有東西在盯着我。”肥貓湊到葉晨的身邊,不想離開葉晨半步,他總感覺有東西在盯着自己。

“擦,死胖子,疑神疑鬼的,你怕求啊。”範建聽聞,也是微微一愣,這裏確實有點詭異。

“你感覺到了?”葉晨看着身邊的肥貓說道。他自然知道,其實那個襲擊何天的小生物,其實就在這洞內的某一個角落。

聞言,範建開始有點疑惑了,難道這死胖子說的是真的?真有東西盯着自己幾人?隨後範建也是往葉晨的身邊靠近一點。畢竟葉晨的實力,他還是信得過的。想起葉晨的身手,範建就感覺到詭異。

速度迅捷,出招狠辣,一招制敵的架勢,很難抵抗。

“建哥,你幹嘛靠近了過來?”肥貓看着向自己靠近的範建,頓時壞壞的笑道。

“靠近點,大家有個照應不是。”或許是空間的光線暗淡,範建並沒有看見肥貓那壞壞的笑意。

“理解理解。嘿嘿。”肥貓表現出自己一副很明白的態勢。

“老大,接下來,我們幹嘛呢?”劉家強倒是沒有覺得有什麼,他只是隨意的看着四周。

“你們三人一起,看看四周有沒有通道。”葉晨淡然的掃描着,這裏似乎已經是終點,也不知道有無出口。

“咦,老大,別啊,我和你一起吧。”肥貓頓時不幹了,他還是覺得和葉晨一起,比較有安全感。和範建,劉家強都是浮雲,沒有可靠的安全感。

“也行。”淡淡的迴應,葉晨便開始尋找。同時搜索師傅在什麼地方。一路上,葉晨都仔細的觀察。但並沒有發現任何關於師傅的蹤跡。

他此前也審查過,這洞內並無異樣。肥貓得到葉晨的允許,笑眯眯的挺着肚子跟着葉晨。

範建和劉家強鄙視的看了肥貓一眼,然後說道:“老大,我們先去那邊查看一下。”

“嗯,你們小心點。”葉晨自然不怕那小生物襲擊他們,葉晨知道,那小東西現在並沒有傷人之心。

先前,葉晨離開的時候,那傢伙便跟着葉晨,似乎想要葉晨帶着它,但是葉晨並沒有理會它,畢竟是它殺了何天。

葉晨也想過滅掉那小傢伙,但是葉晨並沒有把握,這也是他沒有出手的原因。但是事後,葉晨卻發現,這傢伙似乎要跟隨自己。

洞內十分昏暗,短暫的沉寂,這片區域汪澤沸騰,呼啦啦的聲音,頓時響徹洞內,這是溪水的滾流,遇石的一種喧器。

迅速的追尋,葉晨帶着肥貓趕到溪水滾流的區域,頓時驚訝。這裏,竟然有一條彎彎曲曲的河流,三尺來寬,流速並不是很急。但是碰到石頭,卻發出陣陣聲響。

而這些溪水,之前並沒有,似乎是剛剛出現。葉晨的眼眸黑白分明,撲閃撲閃的,看着順然間出現的河水,他帶着好奇的目光,往上游而去。

肥貓心中一震,這突然出現的河流,讓得他覺得有點詭異,隨後跟着葉晨走了去。

來到源頭,葉晨這才發現,眼眸之前,一道不大的小洞,不斷的涌出一股股水。

“怎麼回事?”葉晨微微一怔,爲何突然出現這麼一處水源地?

“葉晨老大,你說,這是怎麼出來的?”肥貓愣愣的看着這一直流出水的小洞。

稚嫩的臉龐,一對眼眸看着河流不遠處的一隻小生物,那正是那隻模樣似狗的傢伙。

見聞葉晨的目光,肥貓好奇的將光線移去,頓時嚇得後退了幾步,入眼的是一隻白色絨毛的小狗,但是它的眼睛卻愈發的通紅。“這怎麼會有小狗。”瞧得清楚後,肥貓才放心了下來。



好奇的看着這隻小狗,葉晨看得出,這隻小狗,竟然很憂鬱,靜靜的趴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葉晨。

看着這突然出現的小洞,葉晨猜想,或許和小狗有莫大的關係。隨後對那隻小狗招了招說,示意它過來。

“老大,你在幹嘛?你叫我麼?”看着葉晨招手,肥貓疑惑的說道。

“我是在示意那隻小狗過來。”葉晨淡淡的說道。

“嗯?這也行?”肥貓嘀咕道,好奇的看着葉晨的舉動,那小狗真的要是過來,那豈不是逆天了。

但是下一刻,肥貓愣住了,那隻小狗真的搖着尾巴,蹦蹦跳跳的跑來。“靠,不是吧?”肥貓眼神一震,簡直不可思議。

來到葉晨的身邊,小狗顯得很乖的坐在葉晨的傍邊,逆天的一幕,震撼着肥貓。

“這是你弄的?”葉晨也不管這小狗是否能聽懂他說什麼,蹲下身子,淡淡的說道。

小狗微微的點了點頭,似乎聽懂了葉晨的話。“靠,你竟然能聽懂。”葉晨只是抱着試試的心態,卻沒有想到,真的能聽懂。

小狗顯得十分委屈的低下頭,隨後眨巴眼的看着葉晨。

肥貓則是滿眼不相信的看着這個小狗,這簡直就是逆天啊,誰把這小狗訓得如此通人性。

“這裏有沒有通往外面的出口呢?”看着這幅模樣的小狗,葉晨頓時覺得好笑。

隨後,那隻小狗便起身,順着下游跑去。葉晨帶着肥貓,緊跟着過去。

半響後,來到一個不大的水潭,葉晨納悶看着這個地方,說道:“這是通往外面的出口?”低頭看着小狗,詢問到。

不愧是有了人性的小狗,隨後點了點頭。

“葉晨老大,這小東西,不會是欺騙我們的吧。”肥貓說道。看着一潭黑黝黝的水。肥貓真的不敢想象。

“汪汪–”

小狗露出兇惡的面部,惡狠狠的朝肥貓叫到。顯得十分的不滿。

“靠,你兇什麼。”肥貓一愣,沒有想到,他的話,這傢伙竟然能聽懂。 小狗不理會肥貓,竟然撇着腦袋的不看肥貓,頓時讓得肥貓頭腦發脹,這東西,竟然不是一般的通人性。

仔細的深入觀察,這黑黝黝的水潭,淺淺的散發着一股難聞的氣味,有絲刺鼻。在水潭四周,懸浮着許多的黑色物質。一眼看上去,很骯髒。

“那麼髒,就只有這個出口麼?”葉晨納悶的看着坐在旁邊的小狗,倘若真的只有這麼一個出口,暫且不說是否能通往外面,單憑這污垢,就讓得人很難受了。

污垢的水體,自然不如清澈的水,畢竟在清澈的水體中,人還可以睜開眼眸,探視四周,自然很輕易的尋到一條路。

但是,這渾濁的水體,顯然是無法睜開眸子了。想到這裏,葉晨也是微微有點沉默。

正當葉晨沉默之際,只聽見“撲通–”一聲作響,小狗已經徑直的跳入水潭中,潛了下去。半響,又浮現在水面。

“汪汪-”兩聲叫喚,似乎告訴葉晨,一切正常,可以通行。

“可以通過?”葉晨略有所思的說道,沒有想到,這隻小狗,竟然這般舉動。


看着源源不斷流入水潭的溪水,葉晨也是感覺到一絲好奇,看着水系並不小的河流,流入水潭中,奇怪的是,如此小的水潭,竟然似乎沒有變大的跡象。這說明,水潭下面,確實有通道。

小狗又是微微的點頭,隨即跳了上來,來到葉晨的身邊,搖了搖尾巴。

“老大,原來你在這裏啊,我們聽到有響聲,就過來了。”劉家強和範建在另一邊尋找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不遠處,傳來稀里嘩啦的的聲音,立刻停下探尋的步伐,趕了過來。

“我擦,這什麼東西,像條狗?”範建看到蹲在葉晨旁邊的小狗,驚頓道。他看着這隻白色絨毛的小狗。感覺到驚奇。先前來得時候,也不見得有狗跟着。

此刻,竟莫名其妙的出現一隻狗,也是很奇怪。別說這個地方,即便是監獄,也幾乎不可能見到這樣的小狗。

“咦,怎麼會有狗狗呢。”劉家強聽到範建的話,也是把目光移了過去。隨即看到一隻白色絨毛的小狗,它正惡狠狠的盯着範建。似乎對範建的話,很反感。



“小狗日的,你看哪樣?沒有見過帥哥啊。”範建看着小狗呲牙俐齒的盯着自己,頓時覺得這隻小狗還不一般,似乎聽懂了自己說的話。

“嗚-汪汪-”

小狗頓然起身往範建撲上去,同時還叫了幾聲。讓得範建急忙的退後,此刻,他才知道,眼前這個小東西還真不是善主。

“媽的,你敢咬老子,老子就把你煮了。”範建被小狗追着,心中十分的納悶,同時很氣氛,怎麼竟然被一隻小狗欺負了。這要是傳出去,自己怎麼混?

隨後,範建停了下來,眼神凝厲的看着小狗,準備把這隻討厭的小狗征服了。

葉晨這時並沒有在意,他心裏清楚,既然這隻小狗已經通人性,自然不會傷害範建,何況先前的時候,葉晨已經提醒了小狗。這才放心了下來。

他只是靜靜的看着水潭和被小狗弄出的那不斷流出水體的小洞。劉家強看着沉思的葉晨,並沒有打擾他,而是饒有興趣的看着範建和小狗這邊。

肥貓也是好奇的看着範建和小狗,也不知,範建是否能搞定小狗。於是,肥貓便和劉家強靜靜的呆在一邊看着。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