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那縷白色殘魂被那造化之氣所禁錮之後,此時的陰影皇帝在發出絕望的怒吼之下,他也沒有帶動黑暗漩渦去衝擊那道光幕,任由那百戰之氣對他進行著攻擊。

他似乎終於放棄了抵抗與掙扎。、

在這個時候。當陰影皇帝放棄以後,他只是用自己那強大的力量不斷地發出一聲聲的悲壯與絕望的嘶吼。


嗡嗡!

陰影皇帝發出的音波,此時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使得周邊的氣息迅速變得紊亂,甚至還帶著一陣陣的音爆,近一些抵擋不住的人,紛紛耳膜破裂,竟在開始流血。

「快靜心凝神抵禦,這是陰影皇帝發起的最後的垂死之音……」

遠在一邊看著這神奇一幕的玉秋和無霜此時身形暴退之際,並提醒與他們同來的那些門派之中的弟子。

可儘管如此,就算是無霜和玉秋二人,他們的神魂力量並不強大,還是被這股音爆震得險些失守。

也有倒霉的傢伙,在這股音爆的衝擊之下,已是七竅流血,不死也算是殘了。

不過這時,李向南受古塔的保護,卻並未受到太大的影響。

只是他見那陰影皇帝在放棄抵抗與掙扎后竟然還想禍害一批無辜之人,不由大怒,當即心神控制古塔,要對這陰影皇帝發動毀滅性的攻擊。

咻!

不過在這個時候,那劍靈卻並沒有動,依然在光幕之中凝結著那把神聖之劍,但是在那古塔之中,此刻突然間不由躥出一團火焰。

這是一團金色的火焰,同時他就像是有生命的生靈一樣,變成有規則的形體處,迅速生成一個火焰神兵,帶著靈動的哮聲,他的手中幻化成為一道火劍,便朝著那黑暗漩渦斬了下去。

李向南看到這從古塔之中鑽出來的傢伙,顯得十分的詫異與吃驚,從這傢伙的形態上來看,極像是以前李向南曾捉捕到的那個火精靈,但是自從被古塔收走以後,這火精靈的下落不明,讓他根本找不到這小傢伙躲在哪裡。

只是現在,讓人意外的是,這火精靈在古塔之中不但沒有消失,反而成長速度驚人。就像是由一個小孩子迅速長大后,然後成長為了一個合格的士兵。

不過,這士兵可不是普通的兵,那是以火焰為本源,通過吸收古塔中的原氣從而產生的全新生命,在古塔的造就下。讓他成為了一名真正的火焰神兵,擁有極為純粹與強大的火焰力量,可控制一切火焰為已用。

看著這個發動強大火焰力量的火焰神兵,李向南不禁心中感嘆,這就是造物的神奇。

唰!

此時,這看起來只有半高,仍像是一位少年一樣,全身被火焰所包裹的火焰神兵用那手中的火焰之劍,帶著毀天滅地之威。一劍斬向了那黑暗漩渦。

轟!

在那一劍之下,黑暗漩渦突然間一陣劇烈的扭曲晃動,從而聲速被那股無物不焚的火焰斬一分為二。

在這樣的情況下,那黑暗漩渦被斬斷後,其中的陰影皇帝所發出的最後的垂死之音也只能被迫中斷。

而陰影皇帝此時放棄了任何的抵抗,但是那火焰神兵去並沒有再去攻擊那陰影皇帝,只是突然間變成一個巨大的火籠子。

在這個巨大的牢籠的籠罩之下,那陰影皇帝的的本體。那是一團陰影,結果就被那牢籠禁錮在了其中。

嗷嗷!

在被禁錮之後。那陰影皇帝在火焰的焚燒之下,不由發出一聲聲凄厲的叫吼,自從那白色殘去被禁錮以後,他似是想要得到解脫,想要尋求被毀滅。

只是,火焰神兵去並不會給他毀滅的機會。仍是用那火焰牢籠在不斷地焚燒著陰影皇帝。

只見陰影皇帝身上包裹覆蓋著的一股黑色洋溢的氣息在被那火焰力量,以及光幕之中所帶著的造化之氣息的衝擊下,漸漸開始消散。

直到過了約有一柱香的功夫,當那陰影皇帝身上的黑氣全部消失之際,李向南就看到那火焰牢籠之中。就只剩下一團看起來只有巴掌般大小的青魂。

看到這縷青魂后,李向南不由心神劇震。

他終於明白了造化的力量為何不會去消滅這陰影皇帝,也終於明白為什麼那白色的至善殘魂為何會想要與其結合。

因為這縷青魂,同樣是殘魂,屬於殘缺不全的。

但是這天地萬物之中,人類能夠形成的陰魂狀態,從而變成靈鬼,大多是一種無形無質,充滿了負能量的陰影形態。

可是,這青魂所呈現出來的,卻並不再是那陰影的形態,也沒有負能量,更沒有其它能量,非常的純粹,說明他早就已經脫離了荒古靈鬼的範疇,而他也並不是真正的荒古靈鬼。

因為,那是一縷帝王的殘魂,而又是青魂的狀態,這也就說明了,那不單是的一縷帝王的殘魂,更是擁有天道眷顧的人間帝皇遺留血脈影響而形成,這也就證明了一個令人震驚的答案,這是上古人皇的後代。

但是隨即,又一個疑惑充滿了李向南的那震撼的心間,這上古人皇的後代,究竟是被誰殺死的,他的一縷青魂,為何會被禁錮在這裡入了魔道,成為陰影皇帝,那上古三大古修門派,究竟想用他來幹什麼?

這個疑惑在腦海之中盤旋過後,李向南也沒有再愣神,他見古塔消耗越來越大,於是便收了那七色雲朵。


在隨著七色雲朵收回后,那光暈便開始緩緩地縮小,而這個時候,那火焰神兵也帶著那縷青魂,化成一縷青煙一般例飛入了古塔之中不見了蹤影。

同時,在那光幕也隨之消散之際,半空之中只剩下一把若隱若無的劍,在隨著古塔恢復原狀,光暈也徹底的消散后,那把劍也同時迅速地飛向李向南,沒入的他的體內消失不見。

這山谷之中的一切,都恢復了平靜,只剩下那戰後的瘡痍。(未完待續。。) 石村周邊,這裡附近本是被一股衝天的血色漸漸籠罩,即將其覆蓋在其中的。↗頂↗點↗小↗說,

就是石村周邊的那些守護著七殺陰滅陣的各派高手們,也覺得非常的震驚,他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會產生這樣的異狀。

然而,那纏繞著黑氣的血色,也只是止步於那七殺陰滅陣的範圍之外,也沒有再逼近一分。

但那股血色雖沒有接近,卻一直徘徊在那附近周邊,也並不會散去。

而此時,諸派高手們霍然望著東邊,只見在那東方的上空,突然起來一道光幕,在那光幕之中,一股七色的雲朵自那光幕之中生成,顯得綺麗壯觀。

符清宗的太上符清道人看著那道七色雲朵后,不由心神大震,脫口道:「那是造化之氣,果然天數已定,最終會應在此地……」

而隨著那造化雲朵生成的七色霞光籠罩下來,眾人們就看到在那光幕之下,一股黑色的漩渦就像是海市蜃樓一般浮現。

不過這樣的現象也只是發生在瞬間,緊接著那雲朵消失之際,便有一些凄厲絕望的嘶吼聲傳出。

這股聲音帶著絕望,帶著幾分不甘,完全乃是一種垂死之際發出的聲音。

雖然這個聲音自遠方傳來,但是那股音爆帶來的傳播速度很快,同時造成的影響,也會漸漸開始波及開來。

可事實上,在那牛尾山谷之中的戰鬥,已經落下了帷幕,可是那裡發現的現象,以及那陰影皇帝發出的垂死的聲音,卻是遲遲才傳到北域附近,就像是海市蜃樓一般。讓許多人們才遲遲看到。

而在這個時候,在那石村附近的樹林之中。


那裡的戰鬥也基本上快要落下了帷幕,只見那密林之中的一頭被黑色氣息包裹的巨獸,他不斷地噴吐出一股赤紅色的火焰,想要將這片樹林焚燒一空,使這裡成為他的遊樂場。

但是。自那地焰陰影獸身上的那股黑色的氣息,在隨著陰影皇帝被禁錮,從而漸漸消散掉以後,就使得這地焰陰影獸的實力被極大的削弱掉。

原本這隻強大的妖獸可以利用陰影的力量來控制那些叢林之中的野獸,從而將之魔化,成百上千的撲擊敵人。

可是現在,當這妖獸失去那股力量以後,除了那些已經被殺死的魔化野獸外,其它的野獸也紛紛逃散一空。

這隻巨獸也只是變成了一隻純粹的地焰妖獸。他噴吐出來的火焰也沒有了那種腐蝕性的焰毒和震懾神魂的衝擊波。

再加上他所噴吐出來的火焰威力也減弱后,在那樹林之中,由藥王宗配製的那些藥物散布出來所形成的霧氣十分的濃密,讓那火焰根本就無法燃燒起來,對其形成了剋制的作用,無法發他火焰妖獸的作用。

在這個時候,由藥王宗和趕來支援的符清宗太上高手聯合圍剿之下,這隻巨大的地焰陰影獸也終於消耗盡了力量。最後力竭而亡。

……

與此同時,落葉峰。

在那山口之處。暗苦長老帶著狂笑,一掌將那其中一個陰影人擊斃之後,便就停了下來,緩緩地運功。

而另一邊,只見紅蓮手中拿著一件硃紅色的羽毛,那羽毛紅的就像鮮艷的血一般。並散發著一股猩紅的光澤。

而就是這樣的紅色的羽毛,卻帶有莫大的威力。

在他面前的兩個陰影人想要撲了過來圍攻她,只是紅蓮帶著不屑的冷笑,揮動了那硃色的羽毛后,那羽毛會發出一股奇妙的聲音。同時也會散發出一股紅芒。

在受那聲音的影響下,會讓人的神智變得有些模糊不清,而那紅芒射到人的身上,在沒入身體之下,那些人就呆立不動,彷彿被石化了一樣。

現在這裡只剩下這兩個陰影人,紅蓮將其控制住以後,也就結束了戰鬥,並隨即對手下吩咐道:「將這兩人禁錮起來,想辦法從他們嘴裡問出一些我想要的信息,可以對他們用任何手段!」

「是!」


一位紫袍長老帶著幾人過來后,就將這兩個被活捉的陰影人帶走審訊去了,畢竟是魔道門派,其審訊的手段恐怕會極其殘忍。

這時,另一位紫袍長老從遠處趕了過來,彙報道:「門下,屍山的寶藏已經挖掘完畢,現在聚合在一起,各位太上的意思是等到那位李向南先生的計劃結束以後,統一由他來公平分配……」

「也好!」

紅蓮點了點頭后,隨即就看到了東方的上空,那裡升起一道七色雲朵,同時一股垂死之音發出后,在那道光幕中生成一道火焰,將一股黑暗漩渦擊碎后,那個現象很快消失。

看到這一幕,紅蓮的嘴角帶上的笑容越來越深,而是不由看向那個夜冬晴曾消失的方位,道:「蠢女人,你已經失去了參享天道造化的最佳時機,現在就算你想彌補,卻也是晚了,或許你給那個男人侍寢一下,或許他會分你點好處,否則……呵呵呵,有了這天道造化氣運的饋贈,此次待我返回秘界后,也將是我以血還血的復仇之時……」

笑到這裡,紅蓮舒了口氣,並對一名手下道:「馬上就塵埃落定了,你發信息連絡地球上的使者,讓他馬上開始行動,讓那幫廢物元首們開始那最後的計劃……」

……

曾經的殺手谷,也是那個夜剎傀儡被斬殺的地方,現在已然是一片廢墟。

只不過現在,在這片廢墟之中,卻多了一股血色迷漫。

在那山後的石洞之中,只見一尊血魔傀儡飄浮在血池的上空,身體在不斷地壯大,似乎渾身每一滴血液,都在發生著蠕動。

而在那血池的盡頭,那裡有一座高台,只見一個穿著黑袍的男人靜坐在那裡。他渾身被一股血霧籠罩在其中。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那血池之中的血魔傀儡突然間產生一股躁動。

尤其是在那石村附近的衝天血色而起的時候,血魔傀儡突然間開始扭曲變幻著身體,發出一股焦躁的咆哮后,便想要離開血池前往那血霧衝天之地。

那靜坐於高台之上的黑袍此刻發現這種異狀之後,不由心神大震。他急忙默念心法,想要控制住這隻血魔傀儡。

然而,血魔傀儡的實力高過他太多太多,黑袍人受到了那血魔傀儡的精神反衝之後,不由身體一震,猛地噴出一口鮮血,使得周身環繞的血色更濃了幾分。

唰!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趁那黑袍人受到那血魔傀儡反噬而受到了影響之下,突然間自那洞中的地下。猛地鑽出一個身影來,以閃電般的速度襲向黑袍人。

黑袍人本想平息那股反噬,然後安撫血魔傀儡的躁動,只是突如其來的攻擊,讓他有些措手不及,不由心中大怒。

只是現在那身影已經狂暴來襲,黑袍人發出一聲獰笑,只見他周身的血氣迷漫之際。就迅速開始幻化出一道道的血幕防禦,然後從中分裂出幾道血劍襲殺向對方。

他認為。只要是有血有肉的人類,不會有人能夠抵擋得住他這魔血天幕**的攻擊,最多也只是上門送菜,被他吸幹了全身上下的精血,成為他的滋補之物。

然而,那身影撲襲來之際。似乎並不受那血幕的影響,就是那血劍攻擊在對方的身上以後,也沒有任何的反應。

看到這一幕的黑袍人不禁臉色大變,也終於意識到了那襲擊的身影是什麼了,那並不是人。也不是什麼生靈。

這是一隻千年的冥屍,甚至已經形成了陽屍,不入三界六道的異數,魔道屍門中人夢寐以求的頂級至寶。

黑袍人滔天的怒意狂暴而起,並狂吼道:「這原來是冥屍秘寶,究竟是誰,賊子膽敢壞我大事……」

吼!

但就在這個時候,那血池之中的血魔傀儡終於無法忍受外界那衝天血霧帶來的影響,不同發出狂暴的怒吼,的劇烈的掙扎之中,便不由分出一滴血氣,便襲向了那黑袍人。

黑袍人萬萬沒有料到,那血魔傀儡在這個時候竟然會噬主,要知道這可是他豢養起碼近百年的傀儡啊,以前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怎麼會這樣,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黑袍人不會認為是那石村跟前的衝天血柱造成的影響,因為他的老巢就在那裡,他很清楚,就算是他放在那裡的血幽蠶,以及禁錮在那裡有百年的幽血老人,縱然是這血魔傀儡的前主人,也不會對血魔傀儡造成這樣的影響。

那麼這就說明,這種影響是一種潛在的,會讓血魔傀儡感到恐懼的存在。

可是到底是什麼東西,會讓血魔傀儡發生恐懼,從而在他心神受創,又被千年冥屍攻擊的時候從而放鬆了與血魔傀儡之間的溝通,從而使得血魔傀儡發生噬現的情況?

只是現在,血魔傀儡要反噬他,讓黑袍人顧不上去想太多,他不作多想,便立即取出一件血色的秘寶,將那秘寶擲出后,將那陽屍擊退。

然而那陽屍是銅皮鐵骨鑄就,也只是退後了數步,並不受那秘室影響,反而因那血寶的攻擊以後,從而更加的狂暴。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