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最後一絲綠光閃耀,杜魯斯整個人像脫力一樣,直直向後倒去,安迪和杜卡奧一個衝刺,立馬衝到他的後邊扶住,兩人眼中有着說不出的激動與自豪。

測試人員一陣短暫的愣神之後,有些不可置信的喊到:“變……變異屬性高等,記錄”

“這……這,這怎麼可能!”

臺上的老師們一個個瞪大了眼睛,手中的茶杯啪嘰一聲掉落都沒有一絲察覺。

而安培爾的表現更爲誇張,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一個沒站穩,差點從臺上滾下來。

變異屬性!

這種極其稀有的可能是他們之前都不敢想象會在這幾個小村落可能出現的,眼下,不光出現了,而且還是高等,這對他們來說,已經不僅僅是驚喜了,更是驚嚇。

當然,此刻他們早已從震驚中緩過神來,唯一的想法就是:嗯!我到底該用什麼方法從其它幾個傢伙手中把這個孩子搶過來?誘拐一個小孩子的話是不是不太道德!算了,還是今晚上直接偷偷跑去把孩子給綁走吧。 杜魯斯!你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天賦,只有我,只有我才能擁有,看着吧!我會讓你跪倒在我更強的天賦下面的。

吉蒙神色扭曲,看着鐵石村的一衆小孩在那邊舉着杜魯斯慶祝,他的心中彷彿被千萬根利刺扎穿一樣痛苦,不停流着濃血,痛苦!好痛苦!

他恨,恨爲什麼此刻站在那個位置,享受那種矚目的人不是他,他從小就一直在大人們面前表現出最好的,爲的就是得到更多的讚譽,成爲別人眼中最優秀的人。

很快,臉上的表情收斂,將這一切盡掩心中,留着,等到某一天一定會爆發,到時候,會將一切榮耀和羨慕都拿回來。

輪到堰石村的測試,第一個孩子正要走上前去,誰知這時卻被吉蒙一把攔住,只是看一眼,發現竟然是吉蒙之後,還是畏懼的自動後退。

吉蒙,他要第一個上去,既然有打賭,那他就一定想要贏,賭注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討厭再輸的感覺了。

“精神力低等”

第一項數據,讓吉蒙眉頭皺起,明明他想要全面壓制杜魯斯的,沒想到一上來就吃癟,不過沒關係,還有後面的,後面幾項一定能比杜魯斯強。

“力量高等”

周圍再次響起一聲喧譁,這是第二個出現的高等資質,原本以爲一個也出不了,竟然連出兩個。

好,可是這還不夠,接下來給我繼續吧!我要全出高等的。

“韌性低等”

吉蒙不敢相信,低等?爲什麼不是高等,我一定要全是高等才行!這樣我纔是最強的,我纔是最強的天才,你們全都要來恭維我。

“魔法適應性低等”

又是低等?不行!接下來還有一項,既然杜魯斯都能成功,那我爲什麼沒有可能,接下來我肯定還能一鳴驚人。

“變異屬性——無”

轟隆一聲,宛若晴天霹靂打在吉蒙的頭上,他看到在聽到成績的一瞬間,這些人雖然也在恭喜,也在高興,可明顯不如布魯斯那麼強烈。

臺上的老師們,只是一瞬間,現在竟全都轉移了注意力,將所有的精神全放在了杜魯斯身上。

爲什麼!

爲什麼最耀眼的那個人不是我?杜魯斯那個傻子有什麼資格享受,這都是我的,都應該是我的榮譽。

如果今天沒有了杜魯斯,那麼這些,一定,一定都該我來享受。

吉蒙臉上的表情,在這一刻竟再也掩藏不住,止不住的扭曲起來,看的旁邊的人嚇一大跳,不知爲何,心中總有種心寒膽戰的感覺,怕了一個才十二歲的小孩。

手中的拳頭越來越緊,可惜測試結束過後,吉蒙還是得要讓開,留給下一個人來繼續。

接下來,堰石村的成績就不太理想了,只有兩人還算不錯,另外幾人,要麼沒有半點資質,要麼就是資質差得需要自己去出材料。

冷眼看着杜魯斯走了過來,得意的說到:“吉蒙,我們的賭約還用我們來算一下誰勝誰負嗎?恐怕不用了吧,差距這麼明顯,把盾牌拿來。”

吉蒙話也不說,怨毒的看了一眼杜魯斯,徑直走了出去,無視杜魯斯在後面得意的叫喊。

“老大,吉蒙他又賴賬啊!”


安迪跑了過來,故意提高了音調,似乎還怕吉蒙聽不見似的。

“安迪,別這麼大聲,吉蒙怎麼可能賴賬呢,他肯定是回去準備東西去了。”


杜魯斯朝着吉蒙的背影陰陽怪氣的大聲說到,像是覺得吉蒙沒聽見,所以故意再說了一遍。

吉蒙走在前方的身影一頓,聽着後面杜魯斯他們作爲勝利者對於自己的嘲弄,心中的某樣定西正在扭曲。

杜卡奧看着安迪和杜魯斯的樣子,不屑的說了一句:“切,你們兩個跟他說這麼多廢話幹什麼,他不就是輸不起嗎!哪次是正正經經認輸過的?”

……

時間來到了黃昏,測試已經是上午的事情了,現在所有人都已經跑去休息了,當然,除了城主和尼蕾兩人之外,這個時間點,才正是他們工作的時間,至於做什麼工作就不知道了。

黃石鎮外面,此刻一道白光從遠處疾速駛來,肉眼可見的看到它變大。

吱~

一陣急促的剎車聲響起,那團白光滑行好一段距離才堪堪在士兵們守護的大門前停住。

一停下,上面立即連滾帶爬的跑下一人,還沒等士兵們盤問,就跑到旁邊哇啦哇啦的吐了起來。

這幾人正是魏言和凱利兄弟,至於爲何會出現白光,正是因爲獨角駒悠悠在跑得極爲興奮的情況下,會全身散發出乳白色的光暈。

魏言連着吐了好幾口才緩過勁兒來,臉色蒼白的像張白紙,這哪是騎馬啊,簡直就是玩命!

上輩子坐車都從沒暈過,這輩子飈點馬還暈吐了,簡直太丟人了。

前世的乘坐的小車雖然人家也飈速度,可至少人家是個鐵包皮,你坐在裏面至少不用擔心滾下去的危險。

而悠悠,一跑起來,那速度,都快趕上F1方程式了,連個安全帶都沒有,一路上魏言都在擔心自己會被甩出去,特別是在轉彎的時候,人都快要飛了,根本就抓不住。

看來這個世界應該缺乏保險事業,這是個商機,要是告訴地球上那些奸商,不知道有多少人搶着要來這裏開保險公司。

至於魏言爲什麼自己沒這個想法,這不是肯定的嘛!這種玩命的世界,開保險公司幾下都能把你賠光,要不了多久連褲衩子都穿不起了,出事的機率太大了,本大爺纔不去當那個傻子呢!

“嘿!阿爾卑斯我們該走了”凱利在一旁叫喊着魏言,剛剛凱亞已經和士兵們溝通好了,得知他們是接下來要參加覺醒儀式的人,也沒有要爲難的意思,直接就放他們進去村子裏。

凱利和凱亞已經坐在了悠悠背上,向着魏言在招手。

一看這情況,還來!

魏言立馬臉色就綠了,不管說什麼都不再上馬,再敢坐,那他這條小命就真的要掛掉了。

凱利兄弟倆拗不過魏言的堅持,最終只得同意先進去,在前面等着魏言。

一進村,魏言立馬感覺到黃石鎮今天的人多了許多,街上到處有着人影,幾乎就沒有幾個地方空着的,都被人早早佔住。

感覺到胃裏的翻滾,魏言趕緊要找個沒人地方再去吐上幾回,恐怕才能真正讓自己緩過來。

想要吐的盡興,吐的清爽,他首選的位置當然就是一邊的茅坑附近,這裏人少點,只要上完廁所立馬就跑了,誰會在這裏久留。

扶着牆,穢物已經快要到喉嚨口來了,馬上就是嘩嘩嘩的狂吐。


可魏言有些懵逼了,自己好像還沒真的吐出來了,見鬼,這聲音是怎麼回事!

一陣狂吐之後,魏言起身一轉,才終於知道了怎麼回事。

原來在牆角的另一邊,也有人在跟他做着一樣的事,不過那人可就不像他這樣,癱坐在地上,吐出來的全都一滴不剩的接在胸口。

一股濃濃的酒味傳來,魏言一看,在那人旁邊,橫七豎八的倒着十幾個大酒瓶,每個都空空如也,已經被喝的一滴不剩了。

喝完了這麼多,就算是水都有一大缸了吧,不吐纔怪。


不過話說,這些酒好像還不是同一種酒,這麼多,怕不是這人把整個黃石鎮的酒都給打劫完了,簡直連命都不要了。

稍微靠近點,魏言纔看清這是一個女人,不過垂着頭散着發,臉都被頭髮幾乎遮完了,也看不清樣子,這副模樣,倒跟以前電視裏的女鬼神似。

女醉鬼才吐完,立馬又拿起一瓶咕嚕咕嚕的往嘴裏灌,還沒嚥下肚,又是哇的一口吐了出來。

吐完再繼續灌,灌完再吐,已經成了一個死循環,看的魏言在旁邊頭一縮,竟然有些害怕這人。

這也太自殘了,簡直就不要命了,算了,惹不起,惹不起。

“卡利亞你個王八蛋,竟然敢不要老孃,老孃有哪點不好了!”

“老孃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你娶的那個圓扁扁能和老孃比嗎!竟然還敢把喜帖發到老孃這兒,你放心,老孃一定回去參加你們的婚禮”

“老孃要給你送個花圈,上面就寫着‘全世界最堅強的男人,恭喜你超過了三釐米,笑’,‘恭喜你找了一個好媳婦,笑,這次不會漏氣了’……”

魏言退到一旁,聽到女醉鬼的叫喊,他終於知道了眼前這人爲什麼如此自殘了,原來是失戀了。

唉!這也太誇張了,女人呵!就是這樣的麻煩,小小的失個戀就尋死覓活的。

雖然不知道她口中所喊那個叫卡利亞的男人是誰,不過自己還是要爲他默哀幾分鐘。

惹上了這樣的女人,大兄弟,你還敢把喜帖送她手上,也是想不開吧!

或許那個卡利亞婚禮的時候,也會被這醉鬼跑去搞砸,算了,我還是爲這位大兄弟默哀吧!阿門,願你天堂一路走好。

眼見這裏有一個這麼麻煩的人,魏言沒了繼續的興致,轉身就想走。

這時,女醉鬼的頭像殭屍一般機械性的轉了過來,看到了才走過來的魏言,輕輕一哼,喊到:“喂!小鬼,你是看到我醉成這樣,以爲可以來佔便宜的吧!告訴你,就算老孃喝醉了,也看不上你這樣的小鬼,想要追老孃,再等幾十年吧,敢靠近我,老孃活活剪了你!你們男人都是一樣的貨色,始亂終棄,喜新厭舊。”

魏言一個後退,趕緊拉開距離,一聽女醉鬼出口就是要剪了自己,嚇得他下體涼嗖嗖的,不過現在好像本大爺本來就沒有,怕你幹啥!

不過還是算了,這女人看起來就不好惹,還是離遠點好。

最重要的,關本大爺什麼事!怎麼就被罵了,我就路過,一個路人甲而已,竟然遭受了這種無妄之災,不行,不能忍,震盪本大爺好欺負。

“誰要佔你便宜了?你當我本大爺我眼瞎啊!你也不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魏言一聲嘲諷,滿腦子的黑線,女醉鬼把他說成什麼人了,本大爺回事那種趁人之危的人嗎?嗯~好像還真是的,關鍵那是以前,現在還真沒這想法,也沒這功能。

一聽到魏言的話,女醉鬼手上的酒立馬就甩了出去,大哭起來:“老孃……我,竟然連一個小鬼都對我沒興趣了!果然連一個小鬼都不願意要我,嗚嗚嗚……”

好麻煩!

這醉鬼是怎麼回事,突然又耍起酒瘋來了,那到底要本少爺怎麼回答,有想法不行,變成了小色鬼,沒想法又傷你的心,怎麼有這麼操蛋的事兒!

女醉鬼嗚嗚啜泣幾聲,酒瘋又開始發作,一把向着魏言抓來,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她牢牢的鎖住,掙扎不得。

“說!快說你喜歡我,說我是萬人迷”女醉鬼一哼,立馬開始威脅起來。

掐着魏言的雙臂不斷加力,疼得魏言齜牙咧嘴的。

“好好好,姐姐我錯了!我喜歡你,你是萬人迷。”魏言無奈迫於女醉鬼的武力和淫威之下,違背點良心就違背吧。

“我就知道!你們這些臭男人就只有盯着我們女人的身體,臭男人!臭男人!”

女醉鬼再次發作,一巴掌拍在魏言的腦袋上,把他拍得頭暈眼花的。

魏言無奈,此時連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遇到的這叫個什麼事啊!本大爺就只想找個安靜的地方慢慢吐而已,怎麼就遇到了這麼個不講理的醉鬼。

說喜歡你不行,說不喜歡你也不行,那讓本大爺到底該怎麼說,本大爺真的就只是路過啊!我打醬油的你信不信?

話說這醉鬼身上好臭啊!這麼大一股酒味都快薰死我了,還有,能不能先放開本少爺,你身上吐的東西都快沾到我身上了。

哇啦

女醉鬼又是一堆嘔物吐在旁邊,魏言看了直犯惡心,胃裏翻滾的更加厲害。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