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好似劍仙入塵世,起手出招中有說不懂的風雅韻味,讓一旁觀戰的王鳴心中大感詫異「短短時日,居然讓小獵戶成了用劍高手!這黑風山不簡單啊!」

久攻不下王劍心急如火,更是憤怒催力,雙手握劍橫砍豎劈中更加幾分殺傷力。

「你還能擋我幾招!」

五人劍陣攻擊如火,衛然再是從容也流下滴滴汗水,不知不覺中戰得四肢疲乏,但絲毫不敢有半點放鬆。

「咻!」

一聲破空

利箭似獵鷹一般撲向衛然,吳老大看得心驚,想要為其擋下這致命一箭,可兩者之間的距離過遠,不少獵戶咬牙含恨,更是挽弓準備反擊。

電光火石中的一瞬

狂風大作,黑影如深淵惡魔強勢掠境,一爪探出將利箭捏碎在掌中。

「出現了出現了!」王鳴所忌憚的人強勢而來,那可怕的氣息比起在雁雲山脈邊界時候更加可怕,下意識中悄然的遠離戰局中心。

「劍術有所進步!不過還要多加磨練,下去吧!」

「衛然知道了。」

自慕雲霆出現之後,完全無視王劍及擎天山眾人的存在,如此態度著實讓王劍心中大大不快。

「你就是黑風山王!」王劍冷冷的說道。

「有事嗎!」

「前些時日你殺了我們的弟兄,這筆賬難道不要好好算一算。」

「是該好好算一算!」慕雲霆目光一寒,心中已經有了殺意,當初若不是擎天山山匪,李大牛也不會慘死!

見慕雲霆態度高冷,一名脾氣火爆的山匪喝斥道「小子!我家隊長和你說話,你這是什麼態度!小心點,不然我們會放火燒山的!」

「你說什麼!」

慕雲霆氣勢高漲怒目睜開,似凶獸展露獠牙,直接讓那名山匪背後一涼,心神直接崩潰,猶如墜入深淵中。

這一幕讓王劍更加惱怒,擎天山可是整個雁雲山脈一大勢力,還沒有那個山頭敢不給面子,這所謂的黑風山王太過囂張。

王劍高高在上的模樣,慢慢說道「我們擎天山一向都是以和為貴,只要黑風山賠禮道歉,我們兩家就能共立雁雲山脈上。」

「賠禮道歉,不知道要賠多少合適?」

「十萬白銀星幣!」

星幣是北辰星球通行貨幣,由下至上分為黑鐵,青銅,白銀,黃金,都是一比一百的比例。

「十萬白銀星幣?你們這些人的命,值得這麼錢嗎?」

「混賬!」

被慕雲霆一番羞辱的王劍,自然是怒髮衝冠,也顧不得所有,一聲令下所有人馬全面圍攻慕雲霆。

慕雲霆豈會懼怕?雙拳大開橫掃一方,陰雨不停滴滴答答的聲響,伴隨著山匪慘叫聲。

「開劍陣!」

原本五人劍陣這時候加到二十人,如牢籠一般欲將慕雲霆困在其中,屏息凝神中劍陣二十人,彷佛聽見凶獸低吼聲。


驟然

慕雲霆化身凶獸,通體散發著可怕氣息,罡風捲動,雙臂力沉,直接一掌推出!


「飛熊掌!」

掌力強勁直接破開二十人劍陣,就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時候,黑袍再動,直接震駭王劍心神,慕雲霆宛如是深淵踏出的魔神。

長劍揮出,卻慕雲霆雙指合併夾住,此刻王劍彷佛感受到終極恐懼的存在。

「你想幹什麼!我不但是擎天山的人,更是望江城王家的人,望江城王家可不是你惹得起的存在。」

「你說的很有道理!我也不想把事情惹大!就斷一臂好了!」

「啊!」

慘叫聲撕心裂肺,一眾山匪完全沒有想到慕雲霆居然把斷了王劍手臂,這分明是要和擎天山甚至王家不死不休。

失了一臂的王劍,面目猙獰的吼道「黑風山王慕雲霆!王家是不會放過你的!」

「還想我再斷一臂嗎?」慕雲霆冷聲道,要不是因為醉生夢死陣還未成,他豈會這樣輕易的放過這些山匪。

烏雲彷佛更加厚重,雨下得更大了,王劍被山匪攙扶下山,其背影可見狼狽。 「那黑風山王真是好大的膽子!」

擎天山大寨內,一名中年男子大怒,一巴掌直接將座前石桌拍得粉碎。從自己執掌擎天山以來,從來就沒有遭受過如此之大的屈辱,而今卻被一個新晉山王如此羞辱。

「小叔,你可要為侄兒做主啊!討一個公道啊!」

王天看了看失了一隻手臂的王劍,原本是想要將他帶來歷練歷練,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要是這事情沒處理好,別說在擎天山就是在王家,自己也是顏面盡失。


「小叔自然會為你討一個公道!這擎天山不適合養傷,你還是先回家族裡,好好養傷吧!」

王天這麼一說,王劍心中更是大恨,原本想要在外做一些功績,再衣錦返鄉好讓家族中的高層,能夠大力栽培自己,現在看來是前程無望了。

「慕雲霆,這一筆賬我記下了!」

王天儒雅模樣中露出一絲狠色,隨即傳下話,要黑風山王前來商討聯盟一事,其用心自然是路人皆知。

……

王天這一開口,整個雁雲山脈各家山頭,都開始關注起新晉的黑風山王,到底會如何應付實力強大的老牌山王。

衛然臉色有些擔憂,開口詢問道「小哥,莫非你真要去擎天山?」

慕雲霆打完一套拳,整個人精氣神十足擦了擦汗水,笑道「既然是擎天山王誠摯邀請,我自然要去,不然豈不是不給人家面子,這樣怎麼好了。」

「可是?」衛然還是有些擔心,畢竟擎天山可是有六家聯盟的大勢力。

「放心好了!那擎天山我去去也無妨。」

慕雲霆心中清楚, 晟心如初,總裁的完美戀人 ,自己必須盡量拖延時間。

「既然如此,那我就陪小哥一起走一趟。」

「不行,你要坐鎮黑風山,這樣我才會放心!」

擎天山

高聳入雲,孤峰挺立,直入蒼穹,山勢如有大龍盤卧,隨時有飛騰上天之態,雲捲雲舒之間浩然滂沱,如是上位者俯視整個雁雲山脈。

當踏入擎天山地界,慕雲霆彷佛進入修羅場,沿路而走無論是在灌木草叢,還是在山丘小坡上,入目所見遍地屍骸。

或是已經風化多年,或是腐爛多日,又或者才剛剛斷氣,由此可見這擎天山之兇殘本色。

與黑風山崎嶇小道不同,擎天山道路平坦寬大,地面上鮮血都鍥入土壤當中。沿路總是可以看見不少惡狼禿鷲,而這些生物看見慕雲霆一身可怕氣勢,就慌忙逃竄離去。

「我現在對擎天山充滿興趣,越來越想知道,到底是怎樣一個人物,坐鎮擎天山!」

還有數步就要越過山路盡頭,只是此時慕雲霆見到,數十名一身勁裝虎背熊腰的壯漢,都是凶神惡煞氣勢逼人,好似頃刻之間就要將慕雲霆生吞活剝。

數十名壯漢手中兇器早已經是磨刀霍霍,要斬頭要飲血,見此情況慕雲霆則完全是血性大起,男兒今日要殺人,鬼神也要退三里。

「來人止步!擎天山可不是,你可以隨便亂闖之地,也不怕掉了腦袋!」

一聲喝斥一眾攔路虎匪氣大發,只不過慕雲霆完全不將其放在眼裡,氣定神閑的繼續向前行進。

「一群狗腿子,在下黑風山王誠意前來拜山,你等敢攔路不怕你家山王責罰。」

「黑風山王!」

這些壯漢一聽更是咬牙切齒,就是眼前這人,殺了不少自己的兄弟,更要了王建一隻手臂,讓擎天山在雁雲山脈顏面盡失。

可一眾山匪壯漢,看這聲名在外的黑風山王,不過是雙十青年模樣,自然認為對方沒有多大威脅,一切都是他人誇大其詞。

「黑風山王嗎?我倒是沒有看得出來,有多大的本事,兄弟你看出來了嗎?」

「小弟眼力不行,還真沒看出來。」

數十名山匪壯漢,哈哈大笑完全無視慕雲霆,笑意里隱藏著濃烈的殺意。

「小子!此處路途兩端屍骸最多,這些年來不知道有多少愣頭青死在這裡。」一名山匪壯漢笑說道。

慕雲霆也是笑著說道「或者今天會有些不一樣,可能會死一些不開眼的草寇!」

「小子,最好不要逼我們動屠刀,不然你會後悔出生在這世上。」

在這些山匪壯漢看來,就算這所謂的黑風山王,就算是真的來拜山,身邊不帶上精銳親信,更無大禮傍身,當真是無視擎天山威嚴。

慕雲霆的鎮定神情,讓擎天山匪都大為不滿,一時之間眾人全數握緊手中大刀。

為首的山匪壯漢大聲道「好小子,居然敢單槍匹馬上擎天山,莫不是以為自己本事通天,完全不把我擎天山放在眼裡!」

「本事不高!夠殺你就可以!」

囂張又狂妄,自然讓這名為首的山匪,怒火爆發,大刀振臂高舉,怒喝道「兄弟幾個動手,送這小子去見閻王爺!」

屠刀成片砍來寒光四起,慕雲霆不動如山,動則如脫兔,腳踏玄妙步法,似移形換位,縱然刀光一片還是不能傷其分毫。

慕雲霆冷笑道「只有這點本事?也敢攔路殺人?」

「小子,莫要囂張,大爺們這就要了你的腦袋!」

慕雲霆遊走刀鋒之間輕鬆自如,反觀一眾山匪則是越殺越著急。只見慕雲霆雙目一凜,大拳崩打堪比猛虎下山,力道十足一拳就是一條人命。

原本一名山匪還想擋下,卻不想這拳居然有如此之大力量,直接震碎五臟六腑,應聲倒下。

鮮血亂流屍體倒地的那一刻,也是讓之前囂張的擎天山匪,膽戰心驚,沒想到眼前這看似乳臭未乾的少年人,居然有如此強悍的手段,可這一切僅僅只是開始。

慕雲霆見血就是癲狂,虎拳兇悍狼爪更是陰毒,五指成爪快如驚鴻閃電,慘叫一聲就是血肉四飛鮮血模糊,慘叫聲不斷回蕩在山頭之上。

「饒命!饒命!」

起先的囂張高傲在殘酷的現實面前,自然要全數折服下來,數名山匪已經無法緊握手中的大刀,慕雲霆在此刻就是死神代名詞。

「要我饒命?晚了!若是今日我不敵爾等,爾等可會放過我!」

鐵血不留情,勁力再出又是萬獸嘶鳴之聲,回蕩在山頭久久不去,讓擎天山的血腥味道又是增添了幾分。

殺人不眨眼的慕雲霆,身後多了數具屍骸,往日拜山者慘死之地,又多了一堆屍骸,從此任憑風吹雨打歲月磨。

「看來上山還是帶一點禮物好!不然都有點不好意思!」

慕雲霆提著擎天山匪的首級邁步而去,原本擎天山匪,還想要給他人下馬威,只是沒有想到遇見慕雲霆被還之顏色。 擎天山寨的輪廓已經越來越清晰,磚石瓦礫堆砌出一道高牆盡顯粗狂,高牆上黑旗迎面招展獵獵作響,彷佛吹奏著死亡的旋律,如此大陣仗自然讓常人心生緊張。

「這就是擎天山寨?」慕雲霆並沒有在乎山寨的規模,深邃的眼神緊盯前方,那鑲滿刀斧痕迹的石門,石門半敞著,彷佛在引誘迷路的人踏入其中。

淡然一笑提步就走,洒脫,不羈,慕雲霆龍驤虎步一路行進。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