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更加佩服了,這種時候還把功勞往別人身上推,這人格也是沒誰了!

局長愣了一下,隨後問道“是你帶着錢多多發現的?”

“嗯,是我和錢多多一同去的第一現場,發現了作案工具。”

董聖坤滿意的點了點頭,看向大家“916謀殺案已經不歸我們負責,所有人都要忘掉此案。”

隨後董聖坤轉過頭看向趙敏。

“從今天開始,警員趙敏,編號10125。”董聖坤的聲音大了起來,所有人都豎起了耳朵,聽着局長宣佈趙敏升職的那一刻。

“從今天開始,你被調職了。”董聖坤聲音嚴厲的說道“請脫下你的警服,收拾好你的東西,用最快的速度離開警局。”

現場鴉雀無聲。

靜!

死一樣的靜!

趙敏不解,所有人都不解!

“爲什麼?”趙敏打破了寂靜,臉上掛着笑容“董局又開玩笑呢吧!”

“這不是玩笑,注意,這不是玩笑。”董聖坤大聲吼道“請帶好你的私人物品,速度離開警局。”


趙敏臉上的笑容靜止,大眼睛眨了幾下,第一滴眼淚流了出來,趙敏趕緊擡手去擦,哽咽的問道“爲什麼?我哪裏做錯了。”

“爲什麼?”葉斌在人羣中大喊了一句,他忍不住心裏的不滿,趙敏是他心中的女神,眼下趙敏要是被趕走了,也就意味着自己的女神沒了,那在警局還有什麼意思!

“爲什麼?”人羣中第二個聲音傳出。

“爲什麼?”

“爲什麼…”

越來越多的聲音傳出,場面一下就沸騰了起來,所有人都在發泄着心中的不滿,只是他們忘了董聖坤在說“脫下警服。”之前說的那兩個字,誰都沒在意,趙敏同樣也沒在意,站在董聖坤捂着鼻子流淚。

此時的她感到很委屈,所有人都感到很委屈。

“叫喚什麼?一個個的都叫喚什麼?”董聖坤衝着人羣大嚷“這裏有你們說話的份麼?”

下面瞬間安靜了下來,雖然衆人心裏都不滿,但都不敢吭聲了,他們也是要過日子的,既然要過日子就得保住現在的飯碗,如果再叫喚,說不定下一個被趕走的就是自己。

葉斌站在人羣中,眼角流下了淚水,幾次想要開口,不過都被他憋了回去。

“行了,你收拾收拾東西走吧!”董聖坤將手裏的文件遞給了趙敏“拿着這個,從裏面找到你失職的原因,不要自棄,我知道這對你來說很不公平,等我電話,我會找你好好聊聊的。”

趙敏點了點頭,接過文件,面向衆人深深鞠了一個躬“謝謝大家!”

衆人低下了頭,誰都沒說話,趙敏站直身體,捂着鼻子跑出了大廳。

“好了,散會。”董聖坤拍了拍手,獨自走向了辦公室,沒有人看到他眼角流下的那道淚水,更沒有人聽到他自言自語的話“這次就讓我做個壞人吧!”

警局的人三三兩兩的圍在一起,猜測着局長爲何會這麼做!

趙敏換好了便衣,將局長給的那份文件放到了包裏,走出了更衣室,就遇到了早就站在門口等待的葉斌。

趙敏努力恢復了一下情緒“你怎麼在這?”聲音依舊哽咽,她心裏的委屈沒人能夠理解。

“我..”葉斌嚥了口口水,有些慌張“今天你..你..我對不起!”

“到底怎麼了?”趙敏強擠出一個笑容“你想說什麼啊,吞吞吐吐的。”

兮!

葉斌吸了一大口氣,鼓起勇氣“趙敏,我喜歡你,如果今天我在不說,我感覺以後就沒有機會了,我可以爲你離開警局,可以爲…”

“我有男朋友了!”

轟!

六個大字如同五雷轟頂重重砸在葉斌心頭!

“啊。”葉斌一時沒反應過來“不是…這..你怎麼有男朋友了?”

“嗯,我有男朋友了,所以咯,你好好在這裏上班吧,我走咯。”趙敏擺了擺手,繞過葉斌走了出去。

“不是,你等等。”葉斌趕緊追了上去“你什麼時候有的男朋友?”

“今天!”趙敏撂了一下劉海,腳步沒停“你別跟我了,我想靜靜!”

“今天!”葉斌停下了腳步,目瞪口呆。

如果我早一天表白,那趙敏不就是沒有男朋友嗎?

難道自己晚了僅僅一天?

哎,不對啊!

靜靜不是女的嘛!怎麼成男朋友了? 黃昏的秋風,像把鋒利的鐮刀,從樹梢上刮過,半綠半黃的樹葉,落在了趙敏身上,透着習習涼意,輕撫臉頰,好似這秋風都看不過去了。

現實已經擺在眼前,她失業了!


趙敏臉頰上再次掛上了淚水,下意識裹了裹衣服,站在警局門口一顆梧桐樹下拿出了手機,打給了甜心怡。

“小姨,你來接..接我一下!”

“怎麼了?”正坐在大廳裏和錢多多聊天的甜心怡正經了起來“聲音怎麼怪怪的,是不是哭了,你給小姨說,是誰欺負你了?”

錢多多在一旁睜大了眼睛,腦袋傾斜,仔細的聽着電話那邊的聲音。

“我難受。”趙敏淚如雨下,身子也蹲了下去,失聲痛哭“我都不知道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

“你在哪?”甜心怡不在詢問原因,她着急了。

“警局門口,我感到好委屈。”

“誰欺負你了給小姨說,我馬上到。”甜心怡掛斷了電話,轉頭看向錢多多“你跟我出去一趟!”

“幹嘛去?”

“小敏好像被欺負了!”甜心怡摸了摸腦袋“她說現在在警局門口。”

“不應該啊。”錢多多也摸了摸腦袋“上午剛破獲了一起案子,怎麼可能會有人欺負她?”

“或許就是那起案子惹的禍。”甜心怡皺起了眉頭,隨後擡頭看向二樓“天雅,我們出去一下,你呆在別墅別亂跑。”

“你們去哪裏呀?”林天雅的聲音從樓上傳來。

“我們很快就回來了,別亂跑哦你。”甜心怡說完之後就拉着錢多多走出了別墅,開着S600直奔警局。

趙敏將手機放回包裏,起身後退幾步坐到了綠植護沿上,胳膊放在膝蓋上,頭趴到胳膊上,豆大的眼淚滑滑往地上掉。

也不知過了多久,趙敏感覺有人拍了一下腦袋,以爲是甜心怡來了,連忙擡起頭,卻看到兩個二十歲左右的小青年站在面前。

已經很涼的傍晚,還都穿着短袖,花褲衩子,胳膊上的紋身清晰展現在眼前,打着耳釘,頭髮染成了五顏六色,嘴裏叼着菸捲,眯着眼睛,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玩意。

“你們幹什麼?”趙敏驚叫一聲,連忙站起身,驚恐的看着這兩人“我是警察,你們想幹什麼?”

“警察?”兩人對視一眼,隨機就笑了“哪有這麼漂亮的警察?”

其中一個紅毛說完便將手伸向趙敏去挑下巴,後者習慣性的將手伸進口袋摸證件,卻發現證件已經在出來的時候交上去了,趙敏有些恐慌,不過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你別過來,現在就在警局門口,你們最好老實點?”

“現在是在警局門口啊?”紅毛轉頭看向黃毛,黃毛一愣,隨即說道“在警局門口是不是得更刺激啊?”

“哈哈。”兩人大笑着衝趙敏伸出了手,趙敏好歹也是學過擒拿術的人,在兩人手未到之前,擡手抓住紅毛的胳膊,腳步一動,繞到這人身後,將胳膊背在了身後,隨後在後面朝他膝蓋處一踹,紅毛慘叫一聲,單腿跪在了地上。

速度算是挺快的,一氣呵成。

黃毛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同夥就被人按到了,不由得大驚,這原來是個習武的妞啊。

“愣着幹什麼,上啊。”紅毛呲牙咧嘴的衝着黃毛喊道。

“哈。”

黃毛大喝一聲,直接撲向趙敏,後者立即鬆開紅毛,後退兩步,手裏的包同時也扔了出去,不過被黃毛一把接住,丟到了地上,再次撲向趙敏。

速度很快,力量也很大,趙敏擋了一下,根本沒起到很大的作用,就被黃毛抱在了懷裏,此時的紅毛也站了起來,架住了趙敏的一條胳膊“這妞不知正點還霸氣,今晚有的享受了。”

“哈哈。”黃毛趕緊抓住另一條胳膊,兩人直接把趙敏領了起來,後者連忙掙扎,不過並沒有什麼用。

不管你再怎麼會擒拿術,你究竟是一個女孩..額,是女人,哪能有兩個爺們的力氣大。

“救命啊..救…”

趙敏的嘴被黃毛捂住,兩個人拉着趙敏開始往一側走,大馬路上有不少車路過,沒有一輛停下來,都像是沒有看到一樣飛馳而過。

千鈞一髮之際,一輛奔馳S600停在了三人旁邊,甜心怡急衝衝的從車上跑了下去,錢多多跟在後面。

“放開她!”甜心怡衝着三人大喝一聲,立馬甩掉了腳上的高跟鞋,隨時做好了打架的準備。

兩人看向甜心怡,瞬間口水橫流,火紅色的皮衣,這身段,臥槽,真是沒誰了,沒想到又來了一個這麼極品的妞,真的可以玩4P了。

很顯然,正緩緩走過來胳膊上打着石膏的錢多多被無視了。

“救我,小姨,救我。”看到甜心怡和錢多多,趙敏瞬間有了希望,立馬衝着兩人大叫。

“放開她。”甜心怡再次喊道。

“喲。”紅毛不屑的一笑“勞資就不放她怎麼了?勞資還要你呢?”說完便鬆開了趙敏,衝向甜心怡,在他眼裏,此刻的甜心怡就是女神的存在,他恨不得就地正法。

“啊…”

一聲尖叫傳出,剛纔還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紅毛被甜心怡踩在了腳下,紅毛甚至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剛靠近甜心怡就感覺襠部一疼,就自然而然的蹲下了。

站在甜心怡身後的錢多多撇了撇嘴,他都替紅毛感到疼。

“臥槽。”黃毛髮出一聲感嘆,立即鬆開趙敏衝向了甜心怡。

錢多多閉上了眼睛,不忍直視這殘忍的一幕。

噼裏啪啦的打鬥聲音傳來,十多秒的功夫,黃毛和紅毛躺在了一起。

“給姑奶奶滾!”


甜心怡一聲令下,兩人趕緊從地上爬起來,混溜溜的跑走。

混混最明智的一點就是打不過就跑,這兩人做的很對。

“奶奶的。”甜心怡沉浸在剛纔的打鬥中,雙手掐腰看着兩人滾蛋,一旁的趙敏則是繞過了甜心怡,撲到錢多多身旁,腦袋靠在錢多多肩膀上失聲痛哭。

錢多多張大了嘴,一隻手懸空,不知該說什麼好!

甜心怡也張大了嘴,詫異的看着兩人。

趙敏似乎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妥,就趴在錢多多肩膀上痛哭,手還不停的拍打着錢多多的後背。

“你小姨!”錢多多在趙敏耳邊小聲說道,那表情要多無辜就有多無辜。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