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弱的李禿子和崔玉都說要避開那裏,所有我們提前拐了彎,朝十二連城的方向過去。

李禿子說,這十二連城應該沒有都城隍的人,相對來說,還算安全。

正好這條路上還有一個村子,叫凹裏,夜也深了,先去那裏的衛生室休整休整再說。

崔玉問李禿子,那個衛生室可靠嗎。

李禿子告訴我們,衛生室的醫生是他的朋友。

疾走了四五里小路,影影焯焯瞟見一個小村子。

李禿子也不指路,只說找亮燈的就是。

也對,這烏七八黑的,村子裏還有光亮的,也就剩下有人值夜班的衛生室了。

篤篤篤。崔玉上去敲了三下門。

“來了,來了。”

吱呀一聲門開,一個長相清秀的女醫生出現在門後。

“你們是?”忽然,這個女醫生一下子捂住了嘴巴,“李大哥?”

“雪靈,是我。”李禿子弱弱地說了一句。

這個叫作雪靈的女醫生連忙敞開大門讓我們進去。

“裏面有牀。”

我環顧這間小小的衛生室,正想着把李禿子放在哪兒時,雪靈趕緊提醒了一句,接着疾走在前面,推開了一間靜脈滴注的小房間。

裏面有兩張白淨整潔的小木牀。

雪靈抱起一牀被子抖落開,叫我把李禿子放下,雪靈又給他蓋好被子,然後拉着李禿子的手,帶着哭腔問道:“李大哥,你的眼睛怎麼了?怎麼受的傷啊?還哪裏有傷,快讓我看看——”

李禿子或許因爲我和崔玉在一旁,有些尷尬,忙說道:“雪靈,沒了一隻眼睛也不礙事。至於傷,都已經被一個前輩治好了,只要靜養幾天就成。”

“真的只靜養幾天就行?”雪靈顯然不信。

“是真的。”崔玉說道。

雪靈看了崔玉一眼,這纔想起,是我們送李禿子回來的,於是站起身,衝我們說道:“多謝二位送李大哥過來,我這兒有幾百塊錢,你們別嫌少——”

“雪靈,快把錢收起來,那年輕的小夥子和我一樣,也是鎮守。那上了歲數的,是原城隍。”

聞言,雪靈啊的一聲收回了錢,連連賠不是,叫我們不要見怪。

我和崔玉自然不放在心上,連說:“沒事,沒事。都是朋友。”

“老崔,這裏還算安全,你和燕老弟也留下休息幾天吧。”

一旁的雪靈也趕緊點頭。

我和崔玉對視一眼,婉謝了李禿子的好意。之所以我和崔玉甘願犯險進長安,就是因爲想讓都城隍那老傢伙分出精力對付我,從而給大傢伙的集結爭取時間。

我和崔玉還要摸清長安都城隍附近的實力分佈和地形特點,爲後續行動提供意見。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莫笑爺一去便杳無音信,我們得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這種事,只能放在大規模戰鬥前出來打聽,真要是殺上都城隍廟,誰也不知道,最後結果如何。

李禿子見我只同意留宿一夜,也不再勸,只說等他好了就去找我們。畢竟,殺都城隍,也是整個五鎮鎮守的共同意願。

說這話的時候,一旁的雪靈微微蹙眉。

我和崔玉對視一眼,都看出了點兒什麼。

雪靈還要去外面值班,所以這間小屋裏只剩下我們仨。

“李鎮守,那女醫生跟你關係不錯啊。”崔玉擠眉弄眼。

“老崔,你也挺八卦呀。”李禿子轉而嘆口氣,說,“雪靈也是個可憐人。”

“她知道你的身份,應該不是普通人吧?”崔玉又說。

李禿子點點頭,“她跟我一樣,都是半人半鬼的存在。十幾年前,她被城隍廟的人追殺,我恰好路過,起了同情心,就破例把她救了下來,從此之後,她就在這個村子隱藏下來。每過幾年就要換一個身份來到這間衛生所,這已經是她第三個身份了。”

“我感覺不到她身上的鬼氣。”我說道。

“也是我做的,就是想讓她過上普通人的生活。”李禿子淡淡道。

果然。

半妖有一部分妖的能力,甚至有的變異的更加強大,這半人半鬼,恐怕也有一些鬼的能力,我雖然早就好奇,但一路奔波也沒工夫去問。這會兒倒是閒下來,可是聽完李禿子的講述,我反而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也許是沒話聊,也許是真的累了,我們沒一會兒就都睡着了。

哐當!

啊!

就在這時,外面值班室突然有了動靜。

我和崔玉幾乎同時睜眼。

李禿子要起來去看,被我按下,“你放心休息,我和老崔出去!”說完,也不管李禿子同不同意,直接衝了出去。

值班室的桌子被掀翻了,大門忽閃亂晃,雪靈不在。

“老崔,有人劫走了雪靈,我去追,你留下保護李嚇。”

聽到聲音,李禿子從裏面喊道:“燕老弟,我能自保,麻煩你和老崔跑一趟!”

“燕兄弟,這李鎮守看來也是動了心了,咱們這就追吧。”

崔玉說完,晃動他那機關腿,飛快地竄出衛生室,辨認一個方向追了過去。

我叫李禿子小心,也掏出甲馬符綁在腿上,奔出了衛生室。

出門後,我循着一道鬼氣追上去。

跑出了這個小村子,鬼氣猶在前面,但卻死活不見鬼影,更加看不見雪靈。也不知道崔玉追去哪了。

越追我心裏越含糊,到底是什麼樣的鬼,我和崔玉、李禿子竟然都沒有察覺!

咦?

這是哪兒?

全球諸天時代 殘破的古蹟,斷壁殘垣,卻隱約矗立一個能容一人進出的門洞。

那道鬼氣顯然是鑽進了這個門洞——

難道這兒就是它的老窩?

我冷笑一聲,從腰間取出雷麒麟骨拷鬼棒,左手托起麒麟印,一步步走向這個門洞。 沒等我走上幾步,突然那殘破的門洞裏出現了一道鬼影。

這鬼影子提刀叉開步子,一雙白色的眼仁,兇巴巴地望着我。

“燕趙,可等到你了!”

嗯?這貨也知道我。看來,去凹裏衛生室劫走雪靈的,還真是它,或者它們?

“你把雪靈藏到哪了?趁早放了她,否則——”

“否則如何?”那提刀的鬼撇嘴道,“你別以爲這一路殺了幾個三流,便以爲這天下沒人治得了你。實話告訴你,今兒你遇到了我們十二連城鬼獵者,好運也就到了頭了!”

鬼獵者?

十二連城?

靠,原來我都追到這裏了。

我再次認真打量了一下這個門洞。

心道看來不殺掉這什麼鬼獵者,是出不去了,更別提找雪靈了。

於是舉起雷麒麟骨拷鬼棒指着那鬼獵者說道:“別說大話,先在我手裏的拷鬼棒下走幾招試試!”

說着,我突然加速,腿腳上綁縛的甲馬符還剩下些殘餘,正好一氣兒燒完。

忽地,黑煙一燃,我的身形仿若奔雷出擊。

手中的拷鬼棒更是閃爍着噼裏啪啦的雷光。

那堵着門洞,準備一夫當關的鬼獵者眼眉一皺,晃動手中大刀,朝我的拷鬼棒衝殺過來。

轟咔一聲,我倆刀兵相撞。

一道仿若漣漪般的氣浪擴散開來。

轟轟轟。

這狹長的門洞頓時被炸得亂顫,帶着土腥味甚至腥臭味的土坯子噼裏啪啦往下掉。

那鬼獵者被我逼退之後,也是一臉震驚,大吼一聲,似乎在給自己壯膽,又舞着手中大刀衝上來。

尼瑪,你不要命,老子還要呢。

我躲閃掉幾塊巨大的土坯,但也從頭到腳都蒙上了一層土氣。這該死的鬼獵者偏又衝上來,當即冷哼一聲,左手翻出火麒麟印,直接拍向那鬼獵者。

然後整個人跟在麒麟印後面,想要衝出這馬上就要塌方的門洞。

迎面衝過來的鬼獵者哪裏是麒麟印的對手,甫一交手就被轟了出去。

但是這一下,卻也加快了門洞的塌毀。

我連忙急衝兩步,這才險險在門洞徹底毀掉前鑽了出來。

轟隆隆,貼着我的後腳跟,頓時蕩起一片灰塵。

我不做停留,盯着那鬼獵者彈出去的方向,默唸口訣,將麒麟印砸過去。

“老大,救我!”

忽然,那倒在地上的鬼獵者大聲喊了一句。

就在此時,我那麒麟印竟然被人擋了下來。

滴溜溜轉回來的麒麟印被我重新託在手裏,一道黑漆漆的人影也站到了剛纔那個鬼獵者的身前。

“麻三,你退下,我來會會這個燕趙!”說話間,黑漆漆的人影從寬大的袖袍裏伸出兩把環首刀。

嬌妻楚楚動人 也不跟我廢話,就衝了上來。

麒麟印又被我祭出,隨後腳一蹬,矮着身子衝了上去。

只見那黑影冷哼,渾身竟然化成一圖霧氣讓過麒麟印,而後在我面前重新凝結成型,嗖嗖兩刀,直取我的腦袋。

我擦。

我大吃一驚,這貨的速度竟然比安裝了機關腿的崔玉,使用了甲馬符的我還要快上好多,以至於我的麒麟印根本沒傷到它。

心裏雖然吃驚,但我手裏動作可不敢含糊,那雷電閃爍的拷鬼棒直接扛住黑影的雙刀。

咔咔兩聲,那雙刀使勁兒剁在拷鬼棒上,巨大的力道順着雙刀傳到我的拷鬼棒上,從而直接作用在我的右臂上。

我倒是能撐住,但雙腿卻忍不住顫抖幾下。

這黑影,不管是速度還是力量,都是鬼將中的佼佼者,恐怕要比老爹還要厲害。

轟。

我的腳下被壓出兩道坑,這時,那黑影發出一絲猙獰的笑聲,掄刀又是一通劈砍斬削。

我只得來回抵擋,疲於應付。

“老大英武!”一旁的鬼獵者呼號。

這黑影沒搭腔,一團黑氣的臉龐對着我,說道:“燕趙,你也不過如此,那袁斌竟然視你爲大敵,也是有些越活越慫。”

“還沒完呢,你就肯定?”我忽然冷笑一聲。右手一翻,大陵穴中忽然飛出一三角形,轉而化成兩扇猙獰大門。

鬼門一出,頓時天地皆是鬼哭。

正劈砍得意的黑影雙肩突然抖了一抖,而後連忙後撤。

“你,你——”

“我怎麼?鬼門你總該認識吧!”

換我獰笑一聲,隨即開啓鬱壘門,就要收了這黑影。

“該死的,爲什麼袁斌沒說你會鬼門之術!”黑影情緒略微激動,雙刀護體,急忙往後撤去。

我冷笑連連,都城隍安得豈是什麼好心,只有你們這羣傻帽纔會爲了他的空頭支票連命也不要。

正要收了這黑影時,突然聽見一聲嚎叫。

“別亂來,小心這雪靈魂飛魄散!”

這時候,又跳出一個鬼影,手裏正抓着一個女人,可不正是被劫走的雪靈。

“燕兄弟,你救救我!嗚嗚嗚——”雪靈見到我,突然大哭起來。

這雪靈好歹是李禿子的心上人,我又答應了他——

“黑傢伙,你叫人放了雪靈,我可以饒你不死!”

“放人可以,但你要離開十二連城,我們才能放!”黑影說道。

極品寵妃太妖豔 “嗯?我看你們是找死!”我頭頂的鬼門微微一顫,頓時發出一連串瘮人的鬼哭,黑氣森然。

“別別,有話好說,我這就放,這就放!”那黑影連忙衝抓着雪靈的鬼東西點了點頭。

那鬼東西罵了句,臭娘們便宜你了,而後推搡了一下,那雪靈趔趄了兩步,然後朝我摔過來。

我估摸雪靈也是收了折磨,連忙出手去扶。

突然,一絲詭異的涼意傳進了我的左臂。

我連忙低頭,只見被我扶住的雪靈竟然在我的左臂上紮了一針。

“他麼的,又中毒了,小子,你先別動怒,老子救你!”老天狗提醒完,就一言不發了。

“爲啥這麼做?”我咬牙問道。

“燕趙,別怪我,我不想李大哥跟你們去冒險,我不能失去他。”

“可你知道,就算沒有我,他也會去!”

那雪靈忽然推開我,我就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李大哥不會去的,我一定不會讓他去!”

“臭娘們,你是瘋了!”

“對,我就是瘋了!” 鬼門轟然消失。

“行了,雪靈,這齣戲唱完了,下面我就幫你瞭解心願。”

這時候,先前跟我都在一起的黑影忽然說道。

“福大哥,你願意幫我?”雪靈有些驚喜地望着黑影。

那黑影把雙刀一縮,露出一雙白淨還似紙張的手,輕輕拍了拍雪靈的肩頭,說道:“福大哥當然願意,不過雪靈,你真打算背叛都城隍?”

啥?

尼瑪這雪靈竟然是都城隍的人?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