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芯琪她現在後悔也是沒有用的了,因爲,都已經給李肅看了,那麼,再後悔也是無濟於事了,其實,想開一點,只要不害羞,李肅說的那也就沒什麼了,不過就是,作一個對比,也沒有說其他的什麼。

到底是女孩子太害羞了,還是女孩子太害羞了呢,不知道,李肅他根本就沒想那麼多,因爲他的心裏面,只想着快點將正確的答案給想出來,就是猜測出來,現在,甲、乙、丙三個選項都有可能,李肅他一時有點。

有點不知所措,但是,一切的難題,應該都不會太難,李肅他相信,自己等人一定是可以回答出來的。 好在,蘇芯琪她大人有大量,她也沒怎麼去生李肅的氣,因爲她知道,現在也不是生氣的時候,應該快點答題,蘇芯琪她眼睛不時的看向那口井,雖然貞子一直還沒有出來,但是,她知道。

貞子是絕對會出來的,《怨鬼考卷》裏都說了它會在二十分鐘之後出來,那麼就一定是會出來的,現在時間越來越少,如果再不快點回答完剩下的五題,那麼,一旦貞子它出來之後,大家的下場就只會是死路一條。

“要不然,我們就選乙好了,你們覺得怎麼樣”,李肅還是習慣性的喜歡在最後的時候,問一下大家的意見,也許,這是李肅他有禮貌,也有可能是,李肅他一個人真的拿不定主意,還是多幾個人一起要好一點。

“好,我沒有意見,就選乙吧,時間也不多了”,蘇芯琪她表示,實在不能把時間浪費太多在這道題身上了,“嗯,那就選乙吧”,南宮梓夕她每次一看到李肅和蘇芯琪二人都選一樣的。

她就自己也跟着說一樣的,她應該是沒有太多的主見,畢竟還是剛剛出來的,以前,估計在家族裏,也是大小姐的日子過慣了,現在,要她自己一個人來思考某個嚴肅的問題,那她自然是不如李肅和蘇芯琪他們二人。

李肅和蘇芯琪他們二人,一個是經常看無限流推理燒腦小說和名偵探柯南動漫,自然對推理這方面要比較的熟悉,甚至就是,李肅他的推理能力已經比常人要高出那麼一點點了,再就是。

這次剛好的又是進入到了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來,那麼,剛好正對上李肅他的意,不對,李肅他還是希望能夠進入到那種主角有金手指的裝逼小說裏,那樣的話,自己不但不會像現在這樣窩囊。

還可以去裝逼打別人的臉,也更加不用擔心,會死在小說世界裏,不巧的是,李肅他現在並沒有進入到那種小說世界裏去,所以,還是苦逼的繼續答題吧,悲催不,早知道進入到裝逼打臉小說裏也好啊。

當然,這不是李肅他可以決定的,他只是一個小說裏的主角罷了,至於他能活成什麼樣,那都是要靠他自己的,沒有人能夠幫助他,當然,蘇芯琪她還是一直在幫助李肅,如果沒有她的話。

李肅只怕也沒有現在這麼好,南宮梓夕可是一個任性的女孩子,她不會考慮別人開不開心,她只要她自己開心就好了,管別人死活,要不是現在不能回去,不然她早就走了,再加上,她現在也有點害怕。

不敢一個人,她也想待在人多的地方,至少,要踏實一點,雖然並沒有什麼暖用,貞子一旦出來了,那麼誰也跑不掉,李肅他知道,時間真的不多了,剩下還有四題,也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變態題目。

所以,他馬上對着天空說道:“我們選乙”,“回答正確,接下來任務參與者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宮澤鈴子、李肅,五人將繼續回答怨鬼考卷第七題”,竟然選對了,李肅等人的運氣還真是好。

懵都懵對了,就是不知道接下來他們還會不會有這麼好的運氣,“《怨鬼考卷》第七題:貞子生前哪門功課最好,甲:語文,乙:數學,丙:外語,丁:甲乙丙都不對,任務參與者請作答。”

臉上笑嘻嘻,心裏嗎賣批,這第七題,也太坑了,李肅等人一聽完題目,就知道,接下來又得靠懵了,但這次,鬼曉得還會不會有那麼好的運氣,真的是,後面的題目難度越來越高了,還讓不讓人活了到底。

“大家不要緊張,這道題看上去好像很難,但是,其實它也不難,你們注意聽了沒,丁選項,它給了我們一個好的思路,有可能,正確答案還真的就是丁”,題目纔剛剛出,但李肅好像對這道題已經胸有成竹了。

不知道他是在裝逼呢,還是在裝逼呢,明明那麼難的題目,他怎麼可能一下子肯定,他這只不過就是在給蘇芯琪、南宮梓夕還有楊雅錦和宮澤鈴子四個女生打一劑鎮定劑罷了,其實,他哪裏曉得貞子。

曉得貞子生前到底是哪門功課最好,也許,說不定就是甲、乙、丙三個選項中的一個,丁選項它可能就是一個陷阱,故意設下的陷阱,就是爲了讓李肅他們跳進去,因爲,它知道,人一般在不知道正確答案的時候。

就習慣性的喜歡去選擇那個看似希望最大的選項,所以,這次的這個丁選項,它到底會不會就是一個坑,《怨鬼考卷》裏的題目,也不是那麼好去回答的,李肅他們到了現在,已經是深有體會了。

要是可以重來的,李肅他發誓,打死他也不睡那麼早了,不,晚上不應該睡,應該熬一個通宵,只要不猝死那都是賺的,可以通宵打打遊戲,或者是看看小說,都比現在進入這該死的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要好一些吧。

哎,後悔已經來不及了,李肅他現在能夠做的,還是,還是特麼的繼續苦逼答題,還要每道題都擔心會不會答錯,真的是可憐,可憐啊,但可憐的現在也不止他一個人,還有四個女生也跟他是一樣的。

只不過,她們四個都是龍套,而李肅是主角罷了,李肅不會死的機率要大一點,她們幾個要小一點,龍套可能隨時都會死,但現在不死,那都是賺的,生來就是龍套的命,能活幾章算幾章吧。

盡力就好,像蘇芯琪她,她都已經不惜犧牲色相了,就是爲了好讓李肅去做比較,要是換作平時,蘇芯琪她怎麼可能會這樣,也許不理李肅都有可能,所以,話題又回到了之前的那個話題上面。

是環境影響到了人,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也會變成可能,這就是,那句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是在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蘇芯琪她也不至於會那樣,主動給自己的那個部位給男生看,還是剛認識不久的。 “甲乙丙丁,甲乙丙丁,到底選哪一個好”,李肅在心裏想着,與此同時,蘇芯琪她的心裏也是在和李肅想一樣的,兩個人可以說是,整個隊伍裏最給力的兩個人,一個有着對無限流恐怖驚悚推理小說的熟知。

一個有着比較強的分析、觀察能力,但答案到底能不能選對,這個還是要看李肅和蘇芯琪他們兩個人能不能分析、推理得準確,貞子生前哪門功課最好,這個問題,李肅他們自然是不知道的。

豪門驚夢:神祕男上司的邀請 那麼,也就只能去猜測,去想象,希望最終能夠想到正確答案出來,事到如今也只能是這樣了,“甲乙丙丁”,一時李肅念快了一點,本來是在心裏唸的,結果念出聲來了,馬上,南宮梓夕、楊雅錦等人就聽見了。

“他也不知道正確答案是什麼嗎,那他剛纔還那麼的信心十足,哎,男生啊,都是騙子”,南宮梓夕在心裏想着,不過幸好的是,她沒有說出來,要不然李肅就又得尷尬好一會了。

但確實,是李肅他之前表現得太信心滿滿了,不然南宮梓夕她也不至於會在心裏面吐槽李肅他,鄙視李肅他,還一棒子打翻一船人,什麼男生都是騙子啊,任性的南宮梓夕,真的是因爲她的背景出生太好了。

“看來,這道題目是要答錯了”,蘇芯琪這時對這第七題也是沒有一絲絲的把握,只能靠猜了,“選丁,你們覺得怎麼樣”,李肅想了很久,覺得即使是選錯了,也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要不然等下貞子它出來了,大家就都完了,祈求貞子它放過自己,估計是不可能的,李肅他想都不用想,絕對就是,貞子它出來之後,就會殺人,至於誰先死,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也會死。

死,其實是很可怕的,對於年輕人來說,沒有誰很想死,除非是遇到想不通的事情,不然絕不會輕易的放棄掉自己的生命,這一點,李肅他也是一樣,他不過也只是一個年輕人而已,他又不是什麼神一樣的存在。

要說神,估計“它”可能會是,但它是一個邪惡的神,是一個草菅人命的神,所以,它不配稱神,它應該是魔纔對,一個大魔頭,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相信,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死的人已經不止三位數了吧。

“好,就選丁吧”,蘇芯琪還是一如既往的相信李肅,不過,李肅一直以來也沒有讓她失望過,一直都答對了,或者說是,都猜對了,果然,李肅他還是有主角光環的,要不然,爲什麼他每次都能夠答對。

“碟仙,碟仙,你是我的前生,我是你的今世,你我若是有緣,請在紙上畫圈。”

“還是不行,這碟仙也太難請了”,“喂,你們怎麼都不說話,是不是啞巴了,要是碟仙沒有召喚出來,我肅哥有任何閃失,唯你們是問”,“喂,你們說話啊,我們接下來到底應該怎麼辦纔好,晚了我怕肅哥支撐不了那麼久。”

“什麼情況”,當李肅他剛剛說完“選丁”,結果一些人的說話聲就突然出現在了李肅的腦海中,是一個女生的聲音,李肅他隱隱約約可以聽清,但聽得不是很清楚,不知道是不是幻聽,畢竟在場的女生也不少。

“別摸了,有同學在”,又是一個女生在說話,“怕什麼,又沒有別人”,這次是一個男的聲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幻聽不可能女聲聽成男聲吧,所以,這應該不是幻聽了,而是真的有聲音在自己的腦海中。

“還是不好吧,同學都在”,“她們,她們如果敢說什麼的話,我連她們也一起上了,放心,她們不敢說什麼的”,“可,可是”,“李天,你個混蛋,你在說什麼”,“李天,什麼鬼”,李肅在心裏想着。

看來,這是幾個人在對話,李肅他已經可以清楚的知道,確實是有聲音在自己的腦海中,並且,還是幾個人,不止一個人,“好吧,我倒要聽聽,你們和這《怨鬼考卷》有什麼關係”,一時,李肅也來了興趣。

“什麼,我說什麼了,我有點不太記得了,薛美美你可不可以提示我一下呢”,“你,你,你想找打了是不是”,“你有病,你是不是有病,我就開開玩笑而已,你有必要這麼動氣嗎”,“薛美美,算了。”

“肅哥,你肯和我說話了”,“肅哥,什麼鬼,爲什麼那個叫做薛美美的女生,要叫這個人肅哥呢”,李肅搞不懂了,不曉得那個人他是不是也姓李,要是也姓李的話,是不是也叫李肅,“天啊,還可以這樣玩。”

“你們有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能有什麼不對”,“大家有沒有發現,車上少了一個人”,“切,這肯定是誰在惡作劇,他嗎的,別讓老子知道,要不然老子不削了他,算老子沒本事。”

“肅哥你餓了吧,看我給你拿什麼來了,嘻嘻”,“大家聽我說,先不要緊張,也不要害怕,接下來我要說的是”,“我們現在坐的這輛車上,司機消失了”,“肅哥,你沒事吧,你不要嚇我啊。”

“這,這是”,“危險”,“李肅,你和陳婷,你們兩個人這是在演戲嗎。”

“你們倆,要是畢業了以後,沒有找到工作的話,我建議你們去北上跑跑龍套,或許還真能出名,瞧瞧你們剛纔那演技,哦對了,你們倆去試試碰瓷,搞不好也能發家致富,哈哈哈。”

“李天,你嘴巴再不放乾淨一點,今天我不把你打成豬頭,我就不姓薛”,“不是我說啊,要是真的像李肅還有陳婷他倆演的那麼誇張的話,那爲什麼沒有看到鬼啊”,“你拍一,我拍一,一個小孩坐飛機;你拍二,我拍二,兩個小孩梳小辮;你拍三,我拍三,三個小孩吃餅乾”,“我靠,這是什麼聲音”,李肅一時感到有點毛骨悚然。

剛纔的,那可是兩個小女鬼的聲音,不是人類的聲音,果然是要嚇人許多,難怪李肅他會突然那麼的緊張。 “你拍四,我拍四,四個小孩寫大字;你拍五,我拍五,五個小孩在跳舞;你拍六,我拍六,六個小孩吃石榴”,“我去,還來”,李肅有點受不了那兩個小女鬼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之前聽人類的聲音,還是可以接受。

“你他嗎的,有本事出來啊,老子倒要看看你是個什麼東西”,“你拍一,我拍一,一個小孩坐飛機;你拍二,我拍二,兩個小孩梳小辮;你拍三,我拍三,三個小孩吃餅乾”,李肅開始有點麻木了。

“小姐姐們,你們打擾到我們了,所以,你們要陪我們一起來玩這個遊戲,要麼,你們就給我們做晚餐”,“還有這個小哥哥,你也和我們一起來玩吧,你不可以拒絕的哦,要不然,你現在就得死。”

“能不能不玩啊”,“小姐姐、小哥哥,你們都願意來玩是嗎,那好的,我們現在就開始吧”,“等下,我也想玩,不知道可不可以”,“可以,那我們開始吧”,“我很想玩,要不然就先從我這裏開始吧。”

“好吧,小哥哥,那我們就開始吧”,“你拍一,我拍一,一個小孩坐飛機,小哥哥,該你說下一句了。”

“哦哦,你拍二,我拍二,兩個小孩梳小辮”,“你拍三,我拍三,三個小孩吃餅乾”,“你拍四,我拍四,四個小孩寫大字”,“哇,小哥哥,你不錯哦,竟然接對了兩句”,“小哥哥,準備好了嗎,我要來下一句了。”

“你拍五,我拍五,五個小孩在跳舞”,“嗯,那我接下一句,你拍六,我拍六,六個小孩吃石榴”,“這個小哥哥,你真厲害,我不想和你玩了,我要和一個小姐姐玩。”

“哎,和哪一個小姐姐玩纔好呢,這真是一個讓鬼頭疼的問題啊”,“就你吧”,“小姐姐,那你先開始吧”,“你拍一,我拍一,一個小孩坐飛機”,“你拍二,我拍二,兩個小孩梳小辮。”

“你拍三,我拍三,三個小孩吃餅乾”,“你拍四,我拍四,四個小孩寫大字”,“你拍五,我拍五,五個小孩在跳舞”,“你拍六,我拍六,六個小孩吃石榴”,“你拍七,我”,“怎麼沒說完,難道這個時候就死了。”

李肅在心裏想着,一時不知道爲什麼,心裏很虛,好像就是自己也在現場一樣,明明只是聽到聲音,沒有看到當時的畫面啊,“爲什麼會這麼緊張,我爲什麼會這麼緊張,比做《怨鬼考卷》的題目還緊張”。

“啊”,“朱倩她死了”,“剛纔有個恐怖的聲音,它說了一大堆的話,你們也都聽見了吧”,“好像是,什麼任務,任務世界,還有,它說我們是什麼任務參與者,還有任務世界倉庫什麼的。”

“對對對,任務世界倉庫,它說裏面有什麼保命的道具啥的”,“肅哥,肅哥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我還年輕,我還不想死。”

“大家聽我說一下,我懷疑,我們進入了一個異世界,它不是我們原來在的世界了,它而是,更像是一個小說世界,但我們接下來只要小心一點,應該不會有事。”

“小說世界,那不是和我們現在一樣的,他們到底是誰,現在在哪裏,有沒有死光”,李肅覺得事情越來越像了。

“現在,我們還是坐回我們之前坐的位子上吧,靜觀其變,既來之則安之。”

“任務世界倉庫,這個真的有點好奇,也不知道里面會有些什麼東西”,“那個聲音,它是說,裏面會有一些在任務世界裏用來保命的道具,說的好像是真的一樣,不過,之前那兩隻鬼倒真的是挺嚇人的。”

“肅哥,我怕,你再抱抱我好不好”,“嗯肅哥,你抱着我好舒服,好溫暖,好想就一直這樣被你抱着”,“我靠,車哪去了”,“我突然想起了一首詩”,“我去,我的王者都不能玩了,你竟然好意思跟我說,你想到了一首詩。”

“李天,我鄙視你,美熙你接着說,你想到了哪首詩”,“嗯,是這首,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那麼,它說的那個四百八十寺,和這首詩裏的,有什麼聯繫。”

“這個四百八十寺,它會不會就是南朝的那個四百八十寺呢”,“我去,你是有多二啊,薛美美,你還真以爲我們是穿越了啊,還南朝呢,我特麼還想回到唐朝呢”,“那我們現在應該往哪邊去找。”

“我們往南邊走”,“這是什麼地方,竟然還有特麼的泥巴路”,“這個爲什麼不行,李肅你說說,東邊它爲什麼不行,今天你要是沒有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那,那我們馬上就要死了啊,我還不想死啊。”

“我們往南邊走吧”,“肅哥,你說我們接下來能不能平安的回家啊”,“薛美美,你不用太害怕,我們一定可以平平安安的再回到我們原來的世界裏。”

“我操,終於看到有房子了,嗎的,一路走來,房子都沒看見有一個,本來還想着,能有個網吧、酒吧什麼的”,“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樓臺,我來了。”

“肅哥你看,前面那有房子,不知道是不是就是我們要找的四百八十寺”,“既然已經看到了前面有房屋,那麼我們大家就趕緊去看看吧”,“唐朝四百八十寺,多少厲鬼在其中。”

“四百八十寺,它上面寫了四百八十寺,那麼,應該就是這裏了”,“怎麼了,難道我有說錯嗎,怎麼你們一個個的,都這副表情,看着我。”

“蘇姍,不是我李天想找你的麻煩,但這次,我不得不和你說一下了,你特麼的,你激動個啥,你沒看見後面還有一句話嗎,多少厲鬼在其中。”

“哼,就算人家有錯的地方,但你也不用這樣子兇人家嘛,你怎麼說,都是一個男孩子啊,你怎麼可以這樣子對一個那麼可愛的小女生呢。” 貞子一旦出來到底意味着什麼,所以,必須趕在貞子它出來之前進到小房子裏去,要不然,生命就到此結束了,不想死的不僅僅只是李肅他一個人,還有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和宮澤鈴子她們四個女生。

四個女生都還很年輕,當然,李肅的年齡也不大,只是比她們幾人要大一點,不,楊雅錦她比李肅大一歲,其他的女生,都比李肅小,年輕漂亮,蘇芯琪等四個女生都是很年輕漂亮,各有各的獨特之處。

蘇芯琪,智商很高,爲人大方,不拘小節,南宮梓夕,樣子漂亮又可愛,雖然性格有點不懂事,但正是這樣,顯得她更加的天真可愛,楊雅錦,知書達理,比較的成熟,不會耍小女孩性子。

宮澤鈴子,也許,就是對她有點不瞭解,因爲她話少,不過,長得倒是挺好看的,完全可以靠臉吃飯,不過她應該不是那種靠臉吃飯的女生,李肅可以感覺到,她可能有點不一般,表面上自然是看不出什麼來。

但是,她給李肅的感覺就是,這個女生有點不一樣,但具體是哪裏不一樣,李肅他也說不出是什麼來,“回答正確,接下來任務參與者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宮澤鈴子、李肅,五人將繼續回答怨鬼考卷第八題。”

“《怨鬼考卷》第八題:貞子平時喜歡吃什麼樣的水果,甲:蘋果,乙:香蕉,丙:梨子,丁:甲乙丙都不對,任務參與者請作答”,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這時,李肅他們終於忍不住的開心了一會。

“想不到又答對了,李肅,你真厲害”,蘇芯琪半開玩笑的對李肅說着,不過,能夠得到蘇芯琪她的誇獎,李肅心裏面還是感到很開心的,因爲,李肅他知道,明明這個女生她不比自己差,卻還表揚了自己。

“運氣好,運氣好而已”,李肅也半開玩笑的向衆人說着,但這時在大家的心裏,已經徹徹底底的將李肅他視爲好隊友了,以身相許是不可能這麼快的,畢竟大家的年齡都不大,以後的事情,誰又能說個清楚明白。

“這個第八題,你們覺得會是哪個選項”,李肅每次都喜歡先問問別人,對於這一點,大家的心裏面也都是瞭解了,雖然知道李肅他可能心裏面已經有答案了,但是,他就是喜歡多此一舉。

不過,大家也沒有對這個反感,倒覺得李肅他很有禮貌,知道先問問別人,不是那種一意孤行的人,相信這種人,做男朋友應該也不錯吧,幾個女生心裏面已經開始在考慮這個事情了。

但李肅他對此,卻是渾然不知,他現在只知道,要好好的去答題,如果不能回答正確,自己等人都會有生命危險,所以,現在最重要的,還是答題,在《怨鬼考卷》沒有做完之前,一切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答題。

“我覺得吧,香蕉有可能,但蘋果也有可能,不過,我覺得最有可能的還是選項丁”,蘇芯琪一下子說了幾個答案,李肅差點都聽暈了,這不是和沒說,沒什麼區別嘛,我也曉得,選項甲乙丙丁都有可能啊。

但是,問題的關鍵是,到底哪個纔是正確答案,四個選項之中,一定只有一個正確答案,這是毫無疑問的,但到底是哪一個,李肅他就不知道,就像蘇芯琪她說的,可能是甲,可能是乙,也可能是丁。

那麼問題來了,爲什麼選項丙沒有選,難道李肅他們對梨子有什麼意見嗎,是看梨子不爽還是咋滴,不然爲什麼,就梨子那個選項沒有說,不管李肅他們有沒有說,但選項丙也是有可能的。

雖然不能說,正確答案一定就是丙,但它也有四分之一的可能性,所以,也不能直接就把它忽視掉,“選項丁,那我們要不要再試試,還是選丁”,李肅聽了蘇芯琪她的意見之後,覺得就用她的了。

要麼就還是對,要麼錯了就還有一次機會,這樣,至少可以保證一點,時間沒有浪費多少,這裏也沒設置一個時鐘,現在都不知道過去多久了,離貞子出來的時間,還有多少分鐘,萬一是下一分鐘,那就完了。

下一分鐘應該沒那麼快,還不至於那麼快就過去二十分鐘了,不過,應該時間也所剩不多了,應該少於十分鐘了,所以,李肅他們得趕緊答完這最後的三道題,然後進到小房子裏去。

“等一下,我覺得,答案應該不是丁了吧,都已經連續選了好幾個丁了,就像我們平時考試,它也不可能正確答案一直是同一個啊”,南宮梓夕在這時,突然提出意見,她認爲,僅僅只是她認爲。

認爲答案不會老是同一個,那麼,這個到底有什麼必須性嗎,難不成,答案就不能一直是丁麼,它一直丁下去,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啊,最主要的還是,看丁選項是什麼內容,如果感覺可能性不大。

那麼可能答案就不是丁,如果感覺可能性很大,那麼有可能就還是丁,這個,也不是絕對的,所以,南宮梓夕她說的,也只是用來僅供參考而已,但李肅他會聽南宮梓夕的嗎。

還是繼續就選擇選項丁,這時,蘇芯琪她沒有說話,因爲她不曉得,正確答案是不是丁,竟然南宮梓夕她說出了這個意見,那麼這道題就得再從長計議了,只是,時間真的不多了,要是死在時間上。

那也是很冤枉的,相信李肅他們沒人願意最後是死在時間少了的情況下吧,要是那樣的話,那估計他們倒是還希望能夠死在答題錯了兩道的上面,至少那樣,大家的心裏不會,下一章,精彩繼續! 由於時間已經不多了,於是李肅等人決定速戰速決,要錯就錯,硬是錯了就再說去了,不能再浪費時間了,還是那句話,一旦貞子出來了,下場絕對只有死路一條,並且還是死得很慘的那一種。

“選丁嗎”,李肅最後又問了一次,因爲不是很肯定,李肅他也不想到時候是完全因爲他而選錯的,至於這樣,要錯那也是大家都有份,不能去怪哪一個人,李肅這麼做,也是不想自己被大家誤會。

他不是一個一意孤行的人,尤其是在這關係到幾條人命的事情上面,他必須得問問大家的意見,但說答案還是由他來說,這個大家也都沒意見,相當於是默認了,就以李肅爲首,李肅爲代表。

代表着大家去回答《怨鬼考卷》的問題,“我覺得,不會再是丁了,哪有那麼多丁”,南宮梓夕她還是覺得,這道題的正確答案應該不會再是丁了,之前選丁對了幾道題,那真的只是運氣好而已。

南宮梓夕她不相信運氣會一直好,所以,還是看看其他的答案吧,她現在就是這個意思,不能老是選一樣的,不可能一直會是丁的,但李肅和蘇芯琪二人,他們覺得,雖然一直選的是丁,倒也沒有錯過啊。

怎麼這道題就不可能再選丁了呢,也許,它就是故意這樣的,留一個可能性最大的選項給參與者,畢竟還是第一次任務,它肯定也不想參與者死得那麼快吧,李肅覺得,它是故意的,丁選項確實可能性最大。

像甲、乙、丙三個選項,都只是一種水果,而丁選項則是除了這三種水果以外的水果都可以對,那麼,可想而知,丁選項明顯就是在送分,如果這種送分的題目都沒有答對,只怕剩下的兩道題目。

剩下的兩道題目不會再送分了,那麼,前面答對八題都是沒有意義的,所以,這第八題明顯的送分,不能不要,萬一後面只有一個送分題,那麼,就完了,李肅在心裏也是想了又想。

最後,決定還是選丁,儘管南宮梓夕她不同意選丁,但是,正確答案確實最有可能的可是丁,不能不選啊,“我們就選丁好了,你們覺得怎麼樣啊”,李肅最最後再問一次大家的意見。

“好,選丁吧”,蘇芯琪還是很支持李肅的,“選丁吧,既然你認爲丁會是正確的,那就丁好了”,楊雅錦這時也開口說道,表示相信李肅,希望李肅不會讓大家失望,畢竟這麼多題都沒有失望過。

“你們,你們都要選丁啊,那你呢,你說選什麼”,南宮梓夕看到宮澤鈴子沒有說話,這時馬上向她問道,希望她不要也是選丁就好,“我無所謂,你們選就好了”,宮澤鈴子簡單的一句話。

沒有表明自己站在哪一邊,也許,她也是覺得丁選項是對的,也許,她心裏面沒有答案,覺得相信李肅是可以的,但是,對於南宮梓夕她的說法,宮澤鈴子自然是不認可的,爲什麼不能一直選丁呢。

又沒有規定丁不能一直選,也沒有說,丁一定就不是正確答案,那麼,就再選一次丁又有何妨,“好吧好吧,隨便你們了,希望你們不要到時候錯了,尤其是你”,南宮梓夕狠狠的看向李肅。

彷彿李肅欠了她一百萬沒有還似的,其實,李肅他根本就不認識南宮梓夕,更別說是借錢了,李肅他也不用去借一百萬那麼多啊,又不是開公司當老闆,也沒有要去買房買車什麼的,那麼,借那麼多錢幹嘛呢。

所以,李肅他並沒有向南宮梓夕借過錢,借錢是不可能借錢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沒辦法,人家南宮梓夕要這樣子看着李肅,那李肅他也只能感到無奈啊,難道他還生氣啊,人家一個漂亮可愛的女孩子。

李肅他雖然說,不是什麼很好的人,但起碼的憐香惜玉他還是有的,不可能去對南宮梓夕怎麼樣,所以,接下來李肅他繼續答題,對,只能繼續答題,時間不多了,真的不能再浪費時間在已經決定好了的答案當中。

李肅最後,心裏面想了想,“好吧,就選丁吧,要是錯了,就還有一次機會,要是對了,那麼接下來的兩道題,就可以錯一道題了,如果第九題能夠答對的話,那麼第十題就可以直接亂選了,只要不耽誤時間就好。”

李肅在心裏想着,接着對着天空說道:“我們選丁”,不管是不是錯了,李肅他都覺得自己沒有錯,不選丁,選其他三個選項,也不一定就能選對,那麼,爲什麼不去選丁呢,丁的可能性那麼大。

當李肅將第八題的答案說完之後,衆人的心裏面一時都緊張了起來,就連宮澤鈴子她,這時臉上的表情也稍顯焦急,也許,她也很想知道,到底第八題有沒有選對,大家都很想知道答案。

但最想知道答案的還是李肅他,因爲是他親口把答案說出來的,如果真的錯了,其他人多多少少還是心裏面會有點怪自己,這一點,李肅他知道,雖然蘇芯琪和楊雅錦她們二人都那麼的相信自己。

也正是因爲她們都那麼的相信自己,所以,自己更加不能錯,李肅此時心裏面感到壓力很大,他不曉得答案到底有沒有選錯,但那是可能性最大的答案,真的要錯,他也沒辦法,因爲,鬼知道貞子它平時喜歡吃什麼樣的水果。

有時候,人生何嘗不是像李肅他們現在這樣,就像是在做選擇題,有時候覺得,最容易成功的,或是自己最喜歡的一個選項,那麼,自己就一定會去選它,哪怕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它是否正確,但。

但,不選的話,心裏面多少會有一絲的遺憾,所以,不要猶豫,不要多想,既然自己喜歡,那就去選吧,哪怕就是選錯了,也不會留下太多的遺憾,因爲,那是可能性最大的選項,就像李肅他們現在這樣。 “時間不多了,我看我們還是先趕緊進去吧,要不然”,“我去,又來了,到底是哪些人在說話,又是在什麼地方呢”,當李肅剛剛說完選丁的時候,之前腦海中莫名其妙出現的聲音,這時又來了。

“我看,我們大家還是先進去吧,進去之後,大家儘量要保持謹慎、小心一點”。

“我去,這是什麼寺廟,連佛像都沒有,香啊,燭啊,什麼的,也沒有,本來還想給它添個萬把塊錢的香油錢,現在好了,它連裝香油錢的功德箱都沒有。”

“真的是,一股清流啊,在下佩服”,“陳婷,你不舒服嗎”,“我,我沒事”,“那就好,如果你有哪裏不舒服,一定要記得和我們大家說,知道嗎”,“是啊,陳婷你如果有哪裏不舒服,你可以和我們大家說啊。”

“嗯嗯,我會的,謝謝你們,我真的沒事”,“大家看,那口井,它像不像是電影裏貞子被人害死的那口井,也不知道,這口井裏面,會不會有貞子從裏面爬上來”,聽到這句話,李肅一時覺得,也特麼太巧了一點吧。

自己眼前的那口井,接下來馬上貞子就會從裏面出來了,“陳婷同學既然沒有事情,那我們大家就到這個寺廟裏四處看看吧,大家千萬記住,要小心”,“知道了,我說李肅,你咋像個女人一樣,這麼囉嗦。”

“要你說我肅哥,我肅哥是爲了我們大家好,纔不是囉嗦呢”,“哇,這寺廟還真大,雖然說,沒有看到一尊佛像,但是,面積空間還真的是挺大的。”

“奇怪,這寺廟裏面怎麼會有一口井,井不應該是在外面的嗎,不然下雨,雨怎麼落到井裏面去”,“大家看,那口井,它像不像是電影裏貞子被人害死的那口井,也不知道,這口井裏面,會不會有貞子從裏面爬上來。”

“李天,我恨你,你看你乾的好事,真的是烏鴉嘴啊你”,“我,我特麼的,也不知道,我就隨口說說的,哪知道,它還真的來了,要是我知道的話,我特麼,特麼的。”

“哼,我不聽,我不聽,反正都是你害的,要是我在這裏真的死了,那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我蘇姍說話算數。”

“蘇姍,到底是什麼人”,李肅覺得這個蘇姍,她好像還挺有個性的,“大家停一下,先別跑了”,“李肅,怎麼了,爲什麼不跑了,鬼就在我們後面啊”,“對啊,肅哥,我們爲什麼不跑了,它可是還在我們後面啊。”

“薛美美,你看一下,它真的還在我們後面嗎”,“肅哥,不要,我怕,你還是直接說答案吧。”

“嗯,我之前在跑的時候,回頭看了幾眼,第一眼,我看到了它從井裏面徹底的爬了出來,第二眼,我看到了它走得並不快,大家沒聽錯,它確實是用走的,它在走,而不是跑。”

“第三眼的時候,我發現它並沒有追上來,它離我們已經有一段距離了,當我第四眼回頭看的時候,就發現已經看不到它的身影了,第五眼的時候,也是一樣的,也就是在剛纔不久,所以,我才叫大家停一下。”

“那,那它會不會是回去了”,“回去了,呵呵,蘇姍你認爲可能嗎”,“人家就只是隨便說說的嘛,你那麼兇幹嘛”,“李肅,那你覺得,它會去哪裏了。”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它去了哪裏,但接下來,我們也不能一直就站在原地不動,如果它能夠感應得到我們的話,那我們大家就危險了,但如果,它不能感應到我們所在的位置的話,那麼,我們就絕對不能待在原地不動。”

“肅哥,那我們接下來該去哪裏纔好”,“這個寺廟,我們是暫時不能出去了,要在這裏面待三個小時,那我們大家就”,“那我們大家就在這個寺廟裏,找找看,有沒有安全的地方。”

“什麼聲音,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怪聲音,好像還是從我們後面傳來的”,“我,我好像也聽見了”,“什麼鬼,難道是貞子它追上來了,那真是無聲無息啊”,僅僅只是聽他們幾人的對話,李肅就已經大致的猜到。

“切,嚇唬誰呢,難不成貞子它這麼快就追上來了”,“還好,我就知道,它沒這麼快就追上來,我操”,“李肅,那你慢慢陪它玩吧,我就先走了,拜拜”,“那個,我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啊,去哪裏找那個東西。”

“這裏那麼大,要找一個東西,的確是不容易,但是,還好它有提示”,“哦哦,對了,它好像是說,找有金屬的地方”,“嗯嗯,是的,找有金屬的地方。”

“那,我們去哪裏找有金屬的地方,這裏這麼大,哪裏纔有金屬,它又沒說,哪裏會有金屬”,“我們去前面看看,希望能找到有金屬的地方吧”,“我去,這怎麼有這麼多漂亮的房間。”

“到底是進去看看,還是不進去算了”,“莫非這裏真的是唐朝,自己不僅僅進入那個詭異恐怖聲音所說的那個所謂的任務世界,並且,自己還穿越了,真的來到了唐朝。”

“哎哎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而是,自己到底是進還是不進”,“算了,死就死吧”,“這個薛美美,還挺重的啊”,“沒想到這個寺廟,竟然這麼大,比想象中的,還要大很多。”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可千萬不能在這個時候來鬼啊,要不然的話,我就會死掉的,我這麼帥,我不能死”,“好,好吧,你說,玩什麼遊戲”,“那個,小妹妹啊,大哥哥可不可以先去上個廁所,然後再回來陪你玩,好嗎。”

“那個,小妹妹啊,大哥哥突然又不想上廁所了”,“額”,李肅聽着這個人的說話,一時心裏面感到也是挺無語的,但畢竟不認識他,也不知道他在哪裏,所以,李肅他也就沒有去多想了。 “好,好吧,你說,玩什麼遊戲”,“哦哦,那小妹妹,大哥哥應該站在哪裏纔好啊”,“成語接龍,好啊,那是大哥哥先來,還是小妹妹你先來啊”,聲音還在,時間彷彿被定格了一樣,李肅他此時再次失去對身體的主動權。

“來你嗎***上梁山,山窮水盡,盡力而爲,爲所欲爲”,“嗯嗯,好啊”,“好啊,大哥哥陪你玩玩”,“你這,好像沒有棋子吧,那怎麼玩。”

“醒醒”,“醒醒”,“薛美美你醒醒”,“薛美美你醒醒啊”,“哎,還是不醒,這薛美美,暈倒的也可真是時候,她倒好,一暈就什麼也不用管了,而我們就可憐了,又要去找那個什麼道具,又還得帶着她一起。”

“蘇姍啊,我們還是繼續去找那個道具吧”,“哎,好吧”,“小妹妹,你輸了喲”,“好,那大哥哥就陪你再玩最後一個遊戲”,“我現在就可以走了”,“那不是說,還有最後一個遊戲的嗎,怎麼,你不想玩了嗎。”

“哦哦,這樣啊,那我們趕緊把它玩完吧,大哥哥還要去撒尿呢”,“金屬,到底是多大的金屬,還是金屬是個什麼東西”,“你們看,那前面是不是有張桌子”,“是啊,是有張桌子啊,怎麼了,蘇姍。”

“那桌子上面,好像有一個東西”,“是啊,是好像有個東西”,“走,我們過去看看”,“是個鐵箱子啊,好像還沒上鎖的”,“管它呢,我們先把它打開來看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