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陌緊緊的抱着他,閉上眼睛感受到懷中的小人兒,“齊兒,孃親也很想你。”

蘇紫陌的心裏激動無比,她真的見到她的小齊兒了。

沐雲軒看着她們母子,眼底蘊含着濃濃的柔情。

即使是得到了整個天下,也不及她們母子在他的身邊幸福。

時光匆匆,回憶就像一縷陽光,在歲月裏溫柔延展,所有的等待,都是爲了能見到她的寶貝們。

“孃親,齊兒和孃親一起去,好不好,爹爹他壞壞,他不讓齊兒和孃親在一起。”蘇齊聲音悶悶的,就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孩子向母親告狀一樣。

沐雲軒無聲的笑了笑,殊不知,她孃親比他還難說話。

“齊兒,那可不能。”蘇紫陌果斷的拒絕他。

蘇齊快速的嘟起小嘴,委屈的看着蘇紫陌。

“孃親,爲什麼不行?齊兒再也不要和孃親分開了。”

他真的很想和孃親一起,反正他也是出來歷練的,去哪都可以。 “齊兒,你看啊,孃親一個人呢?要照顧你爹爹,又要照顧你未出世的小弟弟,孃親會很忙的,你呢?回家,好好幫助你哥哥打理生意。”蘇紫陌無情的丟出話來。

“哼!” 誅天魔種 蘇齊突然生氣的哼哼了一聲,別開小臉不看蘇紫陌,亮晶晶的大眼裏瞬間黯然失色。

也不看沐雲軒,似乎非常的生氣。

蘇紫陌瞅了他一眼,清澈見底的眸子裏滿是心疼。

“齊兒,你可要聽話,要不然弟弟會笑你的哦。”

“弟弟?”蘇齊快速的看着蘇紫陌,似乎忘記了他剛剛還在生氣呢?

“孃親,你怎麼知道就是弟弟呢?”蘇齊瞪大眼睛,看着蘇紫陌的小腹。

孃親現在還能看得出生男生女的異能嗎?

“不錯,就是一個和你一樣的小調皮鬼。”蘇紫陌微微一笑,輕輕的揉揉他白皙的額頭。

“齊兒,你已經七歲多了,要懂事才行,孃親呀!能聽到你們說話,你們每天沒事的時候,就去神池洞裏陪孃親說說話,你不是天天去給孃親講故事,孃親每次一聽到齊兒說的故事,心裏可開心了。”蘇紫陌拉起他的小手。

長了一歲,齊兒這變化也挺大的。

“孃親的小齊兒真是越來越俊了。”

“所以嘛!孃親讓齊兒跟着孃親,齊兒不用孃親照顧,齊兒可以照顧好自己的,也可以幫孃親帶弟弟,孃親只要照顧好爹爹就行了。”蘇齊趁機說道,他粉雕玉琢的小臉上萌萌噠傷心的看着自己的孃親。

他回去有什麼用?

天天對着不會說話的孃親,還不如跟着會說話的孃親呢?

“齊兒,你想照顧弟弟,晚了,照顧弟弟的事情,你爹爹他包下了。”蘇紫陌別有深意的看着沐雲軒。

他說的,孩子生下來以後,由他來帶。

“是呀!齊兒,你這不是搶爹爹的飯碗嗎,所以你還是乖乖的回去等爹爹和你孃親。”沐雲軒看着兒子,心裏有很多的不捨。

可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陌兒必須活過來。

等了兩世,他已經等得夠久了,他不想再等下一世才能跟她白頭偕老!

“哼!”蘇齊不看他們,眼裏晶瑩剔透的淚光呼之欲出!

爹爹和孃親都是壞蛋,遇不到便罷,遇到了他們也不帶着自己的孩子一起走。

還要讓他一個人回去,他回去幹嘛?

又幫不上哥哥的忙,又不用照顧馨兒,也不用管理明月山莊,他就是閒人一個。

蘇紫陌和沐雲軒對視一眼,兩人的眼裏都有着心疼。

“紫陌,你醒了。”落霞帶着黎小暖走了進來。

她那明亮的眼眸裏,溫潤含笑。

“蛟龍王,謝謝你!”蘇紫陌也笑看着她,她們之間的緣分挺深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也能遇到一起。

“夫人。”黎小暖快速的到牀榻邊。

夫人醒了,公子就會很開心了。

“小暖,你已經不在明月山莊了,以後你就叫我陌姨吧!”蘇紫陌愛憐的看着小暖,那雙圓圓的水靈靈大眼裏,那善良的眼神,永遠都是那麼的明顯。 “是,陌姨。”黎小暖抿了抿脣粉嫩的脣瓣,笑得非常開心。

回頭,看到一臉不開心的蘇齊,她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公子這是怎麼了?

見到了自己的孃親和爹爹,不應該是很開心的嗎?

“紫陌,既然你已經醒過來,那有一件事情我不得不跟你們說,時光通道明天一早就會消失,如果你們有重要的事情在身,那明天早上就必須離開,否則,時光通道一旦關閉,你們將法回到原來的地方。”落霞也捨不得她們,可是她知道他們有事在身,這件事情必須告訴他們才行。

紫陌直到現在還沒有活過來,看着她現在這個樣子她也很心疼她,用執念和精元支撐這自己的靈魂,而且還有了孩子,這樣的日子,對於她來說,是疲憊的,是艱苦的。

她漂亮,善良,值得擁有更好的生活。

更讓人羨慕的是,她有一個非常愛她的夫君。

“孃親,齊兒要跟孃親一起走。”蘇齊一聽,也顧不上不上生氣了。

他轉身,撲在蘇紫陌的懷裏。

大眼忽閃忽閃的,看着就讓人心疼。

“齊兒。”蘇紫陌緊緊的抱着他,心裏全是不捨。

沒想到時間會這麼倉促,明日一早她們就要離開了。

黎小暖一聽,明白了蘇齊不開心的原因,也難怪公子會不開心。

“聖主,你仔細回想一下,你到這裏來,是受到什麼東西的牽引,明天一早,我帶你去找,然後送你們從原路返回。”

沐雲軒皺眉深思,不一會,他擡眸看向落霞:“是珍珠,當時本座的腦海裏出現了淺語灣的地方,本座以前似乎來過這個地方?也知道那裏有珍珠,這纔會帶着陌兒一起到了淺語灣。”

總裁的贖罪新娘 “淺語灣,珍珠?”落霞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聖主,我知道是什麼東西了,明天一早我便帶你們過去,晚膳等一下就會送進來。”

“多謝蛟龍王!”沐雲軒淡淡的一笑。

這次,他們夫妻二人是遇到貴人了。

他要的東西,似乎會在希冀山上有用處。

“大家都是故友,聖主不用這麼客氣。”

落霞微笑着走過去。

“紫陌,我知道你現在不能吃東西,這是天靈海膽果,你將裏邊的汁液取出來,滴入你手背上的天靈赤陽果花的花蕊裏,可以支撐你體內的玄氣,不過也支撐不了多長時間,你們一定要儘快想到其他辦法,孩子對玄氣的需求很大。”

說完,落霞將三個黑色的有雞蛋大的果實遞給沐雲軒。

“多謝!”沐雲軒接過天靈海膽果,這天靈海膽果很珍貴,是大海里比較珍貴的果實,蛟龍王給了他們,這份情,他會一輩子銘記於心的。

落霞看向齊兒,柔聲道:“齊兒,時光通道,只能讓原來的人回去,所以,你孃親他們即使是想帶着你走,也不可能的。”

“啊!”蘇齊瞬間哭喪着臉,怎麼可以這樣對他。

蘇齊欲哭無淚!

他這是得罪誰了?

他這一年多來,可是天天都在做好事的。

他漂亮的大眼裏,飽含着極大的委屈。 “孃親,齊兒捨不得你!”蘇齊輕輕的搖晃着蘇紫陌的手臂。

突然,觸摸着孃親冰冷的手。

他小小的身子猛地一怔!

他怎麼能這麼任性!

孃親還沒有活過來,孃親現在只有靈魂。

孃親如果活過不過來,永遠都是這樣冷冰冰的。

孃親現在連東西都不能吃,靠玄氣維持這僅剩了一縷魂魄。

而他,這般鬧騰,孃親的心裏,該有多難受。

蘇齊臉上的委屈瞬間消失。

他緊緊握住孃親的手,“孃親,齊兒不鬧騰了,齊兒不要不能吃飯,不要冷冰冰的孃親,齊兒要有血有肉,又能用溫暖的懷抱抱着齊兒的孃親。”

他的聲音哽咽着,帶着一股深深的不捨。

“這纔是孃親的乖寶寶,回去以後,心情不好的時候,不要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待着,去神池洞陪孃親說說,孃親能聽到你們的聲音,你都不知道,孃親有多幸福,你哥哥,每天都會去神池洞給孃親請安,而那個沫楹,說話也很溫柔,孃親也很喜歡她呢,那樣溫柔善良的女孩,還真的很適合你三叔,他們二人,連說情話都不避開我呢。”蘇紫陌一說起這些事情就非常的開心。

“孃親,齊兒知道了,齊兒回去,就讓三叔把葉姨給娶回去,不過這樣就沒有合適的人來照顧孃親了,不,不,有,青蓮姨生了小寶寶以後,就可以繼續照顧孃親,不過說起來,青蓮姨也在這幾天要生產了,齊兒今日打算回去,就是想看看青蓮姨的小寶寶。”蘇齊開心的笑了,他要堅強一些。

孃親跟他說過,面對生活中的不如意,要學會堅強的笑着面對,有的時候太累了,跟自己說聲對不起,別太爲難了自己。

落霞一看,笑了笑,帶着黎小暖離開,把時間留給他們一家三口。

“嗯,替孃親給小寶寶送一份禮物,至於你爹爹的,青楓和他親如兄弟,你爹爹的,就讓他自己送,可不能委屈了我們家青蓮。”

蘇紫陌微笑着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輕柔的將她攬入懷裏,柔聲道:“齊兒,你讓你大哥把青楓閣送青楓,那是一座單獨的別院,本就是給他準備的,以他的名字起的名,至於敬淮的,單獨的院子,就在青楓家隔壁,即使他沒有成婚,也把院子給他,免得他抱怨,他們二人都是孤兒,這些我早就爲他們準備好了,將來也是要住在雲城的。”

“這還差不多!”蘇紫陌滿意的笑了笑。

“青蓮和青荷也是孤兒,這樣做,能讓她們有家的感覺”她做事一向堅持三個原則,知道如何選擇,知道如何堅持,更知道如何珍惜!

沒有血緣關係又怎樣,她們比親人還要親。

“能讓陌兒滿意,爲夫真的很開心。”沐雲軒低頭看着她,一臉幸福。

蘇齊在一旁看着,粉雕玉琢的小臉上也是滿臉幸福。

“爹爹,你一定要帶回解咒石,把孃親救回來。”蘇齊心裏酸楚難受,亮晶晶的大眼裏滿是祈求。 “齊兒,你相信爹爹,爹爹一定會將解咒石帶回去,然後我們一家開開心心的生活。”

沐雲軒輕輕的將他抱在自己的懷裏。

“嗯!”蘇齊點了點頭。

“孃親,齊兒今晚想和孃親一起睡。”

“不行。”

“好!”

蘇紫陌和沐雲軒同時出聲。

一個同意,一個不同意。

“爲什麼?”

寵夫之嫡妻撩人 母子二人同時看向沐雲軒。

沐雲軒沒想到他們母子會這樣合心。

他微微一笑,輕聲說道:“齊兒,你已經長大了,怎麼能一直跟孃親睡呢?”

齊兒和陌兒一起睡。

那他今晚睡哪?

他可不願意和陌兒分開睡。

“爹爹,七歲算是長大了嗎!我們在邊境的時候,小虎十歲了還和他孃親一起睡呢,在說,我這小身板,又佔不了多少地方,我睡這裏,爹爹和孃親睡外邊,不也挺寬的嗎?”蘇齊嘟着小嘴,不悅的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一聽,墨黑的眼底閃過一絲笑意。

“齊兒,你這個主意不錯。”這樣他也不用挪地方了。

“那就這樣決定了。”蘇齊笑得一臉開心。

想往孃親的懷裏爬,突然想起了孃親肚子裏有了小弟弟。

他的小手小心翼翼的伸到蘇紫陌的腹部。

摸着孃親圓潤的肚子,他俊逸的小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

“孃親,弟弟還有幾個月纔出生?”

蘇紫陌蹙眉思索了一會,“日子準的話,還有四個月零十六天吧,但也可能會提前,也很可能會推後。”

蘇紫陌也不太記得太準確的時間。

她的小日子沒有來,她也不能正常的推算。

“孃親,那齊兒不就看不到弟弟出生了嗎?等孃親帶弟弟回來的時候,都會叫齊兒哥哥了。”蘇齊大眼裏閃過一絲失望。

“嗯!”蘇紫陌眼底閃過一絲複雜。

開局八千億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命運就是喜歡這樣捉弄人。

她的這一生,跌跌撞撞,到最後,居然死了。

蘇紫陌看着兒子一眼,“齊兒,孃親和你爹爹會盡量趕回來的。”

“嗯!”蘇齊大眼忽閃忽閃的,眼底閃過一絲痛意。

突然,他的小手被踢了一下。

蘇齊的心底,不由自主的涌出一抹感動。

“孃親,弟弟踢齊兒了。” 萌妻不乖:帝少太霸道 蘇齊激動的喊道,亮晶晶的大眼裏閃爍着喜悅。

蘇紫陌低聲說道:“見到哥哥了,他也很開心……。”

等待的時間,度日如年。

可歡樂的時間卻是過得飛快!

一夜的時間一晃而過,一家三口開開心聊了很多。

第二天一大早,落霞早早就過來找蘇紫陌她們。

她們的時間真的不多。

“紫陌,聖主,你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落霞也不忍心說出這句話來。

可是,他們若是不從原來的地方回去,他們的時間就會發生變化。

這對於她們來說,非常的危險。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看向一旁的兒子。

蘇齊仰着英俊的小臉,笑着說道:“孃親,你和爹爹去吧,不用擔心齊兒,齊兒送你們走了以後,就回皓月國,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大家。” 蘇紫陌蹲下,輕輕擁着兒子。

“孃親的小齊兒真的是越來越懂事了,這下孃親真的放心了。”

蘇紫陌心裏有着深深的不捨,可是,她的心裏,那麼光亮越來越強了。

“齊兒,來,爹爹抱你。”

蘇齊緩緩走向沐雲軒。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