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然嘴角一彎,激射出一股雷霆氣勁。而林浩東,也是打出了一道光華。三者相撞,誰也沒撿到好處。

書老凝眉,狐疑的看了看四周,並未發現異常,但對方反常的舉動卻讓他直覺不寧。他嘴角一咧,冷笑道,“小子,怎麼,知道跑不過了?。”

蘇然低沉,不理會書老的問話,他二話不說,迅速一甩,又是一道雷光打了過去。

“螻蟻之光!”

書老旋即又是一哼,擡手一撫,那道雷光便被拍散。他露出獰笑,從儲物戒裏摸出一把寒劍。這寒劍氣勢不弱,一看就知道是暴氣級的元器。

他手持寒劍,頓時散發出妖異的紅光。擡手一揮,那紅光就盡數撲向蘇然等人。

蘇然面對這紅光,頓時覺得寒意陣陣。不過他卻面色如常,拉着冷芳菲瞬移而去。

林浩東倒是身體一散,揮出一道光華,擊打着那數道紅光。雖未全部擊散,自己卻沒沒有受傷。

“小子,退吧。這老鬼手中的元器太過厲害。”

旋即,他咬牙朝蘇然喊道。

確實,只有歸元境之修,才能真正的發揮出暴氣級元器的威能。

蘇然微微搖頭,也是拳腳揮舞,片刻之間就凝成了一條巨龍,朝書老撲去。

與此同時,他身影一折,帶着林浩東和冷芳菲二人,身子迅速後退,轉眼間就來到了那殭屍所在之地。

“這招,已經對老夫無用了。”

書老這些天,看到蘇然用了數次這怪異的一招,已然慢慢參透。

即罷,他手中的寒劍輕輕一劃,一道爆裂的光幕就展現出來。巨龍與光幕對撞,元氣紛紛爆裂開,形成了巨大的水流激盪。

激盪間,他手中的寒劍又連連升高,憑空再次以極快的速度斬下。

水中發出咔咔的聲音,顯然承受不住寒劍的威壓,形成坍圮之勢。眼看寒劍就要揮下,蘇然目光一閃,又帶着二人催動了瞬移。

可那書老激發的寒劍之威極爲巨大,縱使蘇然發動瞬移,還是被那劍氣所擊中! 蘇然雖被劍氣擊中,好在反應及時。身形出現在一百米外。一縷鮮血,從他的額頭流下。

“王平,沒事吧。”

看到額頭流血的蘇然,冷芳菲心神一緊。

“小子,你不走我走,休要拿你的禁制來阻止我。我就是有百條命,也和你這樣瘋不起。”

林浩東剛剛也硬接了一道劍氣,氣血大亂。

蘇然低沉,並沒有阻止林浩東離去,而是眼睛陰厲的看着書老,嘴角更是始終掛着一絲不明的笑意。

書老見一擊得中,寒劍轟的一聲,又斬落下來。驀然,一聲鬼泣一般的刺耳尖叫劃破水面,一道劍氣便悠然而生。

然,一個散發濃郁屍臭味的身影,迅速從寒劍斬下的位置衝出,對着書老撲面而來。

書老一緊,面色大變,他之前面對這裏古怪的環境,就有些懷疑。但沒想到這裏居然有這麼一個怪物,兇悍非常。

他不敢遲疑,左手迅速一指,寒劍引發的氣勁全部一折,砸在了殭屍身上。

而殭屍也不示弱,張牙舞爪間,就揮散了那數道氣勁。

蘇然看着相鬥的兩物,終於輕輕舒了一口氣。自己留在這裏,爲的就是將禍水東引,若估算不錯,書老和這殭屍相鬥,即使不死,也不會好受。

書老面色陰曆的看着這具殭屍,嘴角一觸。

他自然認識這是何物!

雖然只是歸元境的修魔者形成的殭屍,但還是不可小覷。

“小鬼,別以爲召來這麼一具屍體,就能奈我何。”

書老輕哼,將寒劍執於胸前,手中更是法決不斷。

驀然,數道寒劍劍影便轟擊而去。劍影在手中形成真空,那殭屍當即慘哼幾聲,全身腐肉被炸的四處飛射,有的地方甚至已經露出漆黑的骨頭。

書老冷笑,左手掐決,然後一指落下,頓時寒劍四周又出現數道虛幻的劍影,紛紛落下。

“打擾……吾……休息……你……必死!”

殭屍嘴裏發出刺耳的聲音,似也看出了敵人的強大。它面對撲面而來的劍影,可謂到了它生死之威脅。

它毫不遲疑,尖叫幾聲之後,腐手一抓,懸在它頭頂的那顆元珠就被它握在了手中。

驀然,立刻發出滔天的一聲悶響,爆炸了。

一道環形的波紋立刻以殭屍爲中心點迅速擴散開,這裏的水,都被生生擡起,爆裂的能量在其遊走。

這殭屍,自爆了它的元珠!

書老距離較近,遁走已然不及,他咬牙,咬破手肚,擠出一滴鮮血落在了他手中的寒劍之上。

寒劍立馬嗡嗡作響,由半透明的狀態瞬間變得凝實起來,悠然,在環形波紋碰撞的一剎那,寒劍劇烈的閃爍,只堅持了片刻,就碎裂開。

但這也爲他爭取了一點兒時間,他不敢遲疑,身影立馬暴退。


可不到瞬間,那元珠爆炸的能量又追擊而來。書老陰沉,又拿出數道元器,種下精血!

這些元器形成各種光芒的防禦層,以極快的速度破裂,勢如破竹般,在波紋的衝擊下,宛若一層層薄紙試圖阻擋利劍。

三界快遞 ,他們距離較遠,雖然這威力極大,可並沒有威脅到自己。蘇然展顏,緊緊的盯着藤厲。

而冷芳菲更是面露震驚之色,眼睛不由得,癡癡的看着蘇然。

此時元珠爆炸產生的波紋慢慢減弱,但書老的元器防禦層已然全部破碎殆盡,在最後一道防禦層破碎的瞬間,書老左手一指,懸出一道巨大的光幕,想要阻攔對方再次進攻,與此同時,他的身體,已經退出了數百米。

他對於這突然出現的殭屍,已經產生了深深的恐懼,若不是他乃天寶樓之人,身懷無數珍貴元器。今曰換了旁人,恐怕就要喪命當場。

元珠自爆,可相當於歸元境之修最強一擊。

此時,他面露恐懼之色,謹慎的看着周圍。

不時,他如今,體內元氣損耗殆盡,受傷也頗重,已然沒了戰鬥力。旋即,他失去了追擊蘇然的興趣,也顧不得什麼秋雲的命令。保住性命,纔是他唯一的念頭。

在波動能量消失殆盡之後,那殭屍竟依然站立在水中,神色猙獰的看着他。

蘇然遠遠看着,嘴角一撇,露出一絲冷笑,雙眼寒光一閃,右手微擡,兩指合併在身前一揮,驀然,一道純粹的雷元素元氣轟然朝書老奔去。

倉惶後退的書老,只感覺後心處一痛,駭然間不及細看,速度更快的遁走。


蘇然眉頭一皺,自己打出的這雷光,竟沒能將這老鬼轟殺。

旋即,他又是一揮手,又凝出了一道炫華的光幕。

可這次,書老猛地回頭,雙眼通紅,“小子,莫要太過份了。殺了我,你就會立於天寶樓的對立面。從此,你就會被天寶樓更爲兇厲的追殺。”

蘇然冷沉,“天寶樓的追殺?呵……要來,便來吧!”

一想到那天寶樓全無人性的規矩,蘇然就蹙眉拉臉。

所以蘇然,並不打算放過這追擊自己的書老。


旋即,他身影一閃,奔游到那殭屍旁邊。

“道友,他擾你清夢,相必你不會這般容易放過他吧?”

那殭屍機械轉過頭,“吾……自然不會……放過於他!”

驀然,它散發着噁心臭味的身體一旋,就奔游到了書老的面前。

書老臉上一陣驚慌,此時他體內不能再激發出一絲元氣。面對這凶神惡煞的殭屍,他不免苦楚。

然,他也不是這般認命之人。在殭屍的爪子距離他頭頂不到三寸的時候,他憤起,大嘴一張,吐出一顆炫目的珠子,卻是他的元珠無疑。

他獰笑一聲,“小子,要死就一起死吧!”

這一切,都是在極短的時間內發生。快到殭屍和蘇然甚至都沒反應過來。

旋即,又一陣巨大的波動能量,響徹在這魔幻海底。

殭屍本沒有生命,自爆元珠,對它全無影響。 婚後試愛:女人,你被捕了 ,修士若自爆元珠,沒有逆天密法,一般就會當即死亡。


蘇然二話不說,就拉起冷芳菲迅速後退!

而那殭屍,神色木然,“休……想……傷……吾!”

它看着那慢慢擴散的波動能量,大口一張,就將那團能量給生生吞了下去。

能量入體,殭屍立即化成了碎渣。

蘇然凝目,回頭看了眼那依舊爆裂的能量,不敢遲疑,一個瞬移,身形折進了那水底的裂縫之中。

妖星封神 ,蘇然又打出數道光幕,護着二人。

過了很久,頭頂的能量才慢慢消失!

待那能量全部消失之後,蘇然才拉着冷芳菲,從那裂縫遊了出來。

遠遠的,蘇然看到了書老體態佝僂的身體。已然沒了一絲生機,徹底死去。

他神色一凝,若不是那古怪殭屍吞了那能量,爲自己爭取了片刻時間,自己怕是無法從這元珠自爆之下,得以逃生。

他游到那書老的屍體旁邊,冷哼一聲,就將這老鬼的儲物戒給生生拔了下來。然後他神識一掃,便看到了裏面的東西。

這老鬼家底極爲豐厚,單單元石,就有數百萬之多。其間,更有數瓶元丹之物。

“不愧是天寶樓的狗。”

他微微沉吟,便將那儲物戒,帶在了自己的手上。

原本,一直以來,蘇然都不大願意奪這些死人之財的。但天寶樓一行,讓他知道了,財力,也是實力的一種。

至此,蘇然自然不會放過任何有價值之物。

做完這些,他微微低沉,他盤腿坐下,回氣療傷。

經過了這番大戰,這深水之中,倒顯得一片安靜,許久之後,蘇然才慢慢睜開雙眼,耳邊卻傳來了冷芳菲不滿的聲音傳來。

“王平,既然你有這樣的計劃,爲何不告訴我?別忘了,我也是養魂境八階的修士,至少,我可以幫你一點兒。”

蘇然輕笑, 沉聲道,“當時的情況,哪有時間與你多說?若是被他恢復元氣,就再沒機會了,而且這人追殺我多曰,又是那可憎的天寶樓之人。我自然要將他殺滅於此。”

“不過我也沒有想到,這老鬼竟然會自爆元珠!不過還好,事情還在控制之中。”

冷芳菲聞言,一陣沉默。

面對這般境界,思緒還是如此沉穩。這樣的心態,足以在修界立足,更可以成爲那站於塔尖的強者

這樣的人,不就是自己所尋找的麼?

隨即,她嚶嚀一聲,道,“我們現在怎麼辦?”

自己已然,慢慢依賴蘇然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