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田進眼前一亮,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支那軍定然就暴露在自己的目標範圍之中。吉佳良輔疑惑的問道:「支那軍的狙擊手我想大家應該都不陌生了吧?這樣的辦法恐怕不太妥當。」

宮本超也是眉頭微皺,顯然剛才他沒有在意這一點。波田光業倒是笑著道:「這個辦法其實也很好解決。支那軍的狙擊手都有一個範圍,我們把這些聚光燈設置在遠處,那麼支那軍輕易就打不掉了。」

雖然這個方法不是很妥當,但是至少目前在沒有什麼好的辦法的情況下,只能使用宮本超這樣的土辦法了。這次藤田進的計劃安排是這樣的,第六師團整合之後集結在東城門,正好由藤田進居中指揮。第九師團進攻南城門、第十三師團進攻北城門。而波田支隊暫時作為預備隊隨時準備支援。其實無論是什麼辦法都沒有什麼效果,要知道在幾次的與318軍交手的過程中,日軍也可為是想到了他們能夠想到的辦法。但是很少有取的不錯效果的辦法。

第二天一早,日軍就開始布置他們的昨天研究好的戰略。部隊的調動很快的就引起了桐城守備軍的重視。王明宇仔細的看了看日軍的調動分部之後,一時半會哪裡搞得清楚日軍的目的,不過小心駛得萬年船,王明宇自然開始號令三軍開始戒備。似乎在空氣中已然有著一絲戰爭的味道。王明宇微微的看著遠方,日軍究竟想幹什麼呢?王明宇現在有點搞不懂。

按理說日軍應該在忙活著他們的毒氣彈,現在這個時候進攻顯然有點不合時宜。難不成日軍想擺迷魂陣?故意引誘我軍,他們還有著更深層次的目的嗎?王明宇酷酷的思索著。這個時候吳培林走過來道:「軍座,你看那小日本連重炮都推到前面來了,你說他們是不是又想強攻啊?」,吳培林自然沒有王明宇王明宇想的那麼多,但是恰恰如此也說明了很有可能日軍也就是接到什麼命令要強攻桐城。

王明宇眼中一亮道:「培林,你說小日本為什麼選擇這個時候進攻桐城呢?按道理他們應該在準備使用毒氣彈進攻桐城的!」

吳培林想了想說道:「這個問題有點難,不過我覺得日軍應該不會那麼傻吧?咱們這邊國際記者團都在這呢,而且我們也截獲了他們的毒氣彈他們敢用?要是他們真敢用的話,我覺得這個時候也應該差不多了。」

王明宇道:「那你覺得這次日軍的進攻會不會使用毒氣彈?」

吳培林搖搖頭道:「這小鬼子的腦子有點二,我要是知道他們幹啥都好了!」說完,吳培林哈哈一笑。

王明宇道:「日軍不可能容忍我們長期的阻礙他們前進的腳步,桐城應該是他們必須拿下的地方。不然他們武漢會戰就失去了意義。立刻通知下去,全軍監視日軍動向,隨時做好戰鬥準備。」

隨著王明宇的命令下達,整個桐城又進入到了一種緊急的備戰狀態。現在桐城的軍民都有了一些戰時的素養。只要318軍一拉防空警報,這些桐城的百姓就會有秩序的進入到防空洞或者地窖等地方。而且318軍明文規定了老弱病殘幼優先的原則,戰時的處置是相當的嚴厲的。現在的桐城也沒有人敢違背王明宇制定下來的規章制度。

下午十分日軍第十三師團和第九師團分別抵達了北城門和南城門,作為被動防守的一方,318軍靜靜的注視著眼前的日軍。一旦有異動,他們將給與日軍有力的打擊。看著前面正在不斷的架設重機槍,安裝大炮的日軍。他們知道日軍又要開始新一輪的進攻了。距離上一次的進攻實際上已經過去兩個星期的時間了。

六月的天,空氣中已經很是悶熱,守在前沿陣地上的士兵幾乎都是汗流浹背。只不過沒有人叫一聲苦,他們知道如果他們膽怯了,那麼他們的身後就是桐城數萬的百姓。他們是318軍,他們的榮譽讓他們要與日軍不斷的交鋒,不斷的阻殺想要從他們頭上過去的日軍。

宮本超此刻嘴角也是有著一抹冷笑,第十三師團自江陰保衛戰之後就進入到了休整狀態,帝國給其兵員又補充完整。此刻宮本超倒是真想看看這些318軍的人是不是一如既往的這麼抗打。可以說318軍的前沿陣地的構架比之江陰縣城又精緻了許多,宮本超知道和318軍打損失在所難免。但是如果打下318軍他的功勞也是大大的,他能夠升任師團長,這一生他已經沒有任何的遺憾了。現在就是他建功立業的時候了。

日軍的兩個聯隊很快的集結完畢,近六千人的進攻部隊可謂是強悍無比,至少從表面上看上去是這樣。宮本超拔出他的指揮刀,對著一旁的炮兵道:「進攻!」,隨著宮本超的話音一落。日軍的進攻開始了。

炮彈一枚枚的散落在前沿陣地之上,被炮彈炸起的塵土在風中飛揚。偶爾也有一些318軍的士兵被炸飛上了天,空氣中瀰漫著硝煙的味道。318軍在日軍的強力炮火之下,只能隱忍不發,這個時候發動進攻無疑讓他們的損失進一步的加劇。

這一次日軍的進攻分成了三路,平均每路日軍的兵力都約莫在兩千人左右。宮本超事先已經交代好了,他們的進攻不是要的速度要是慢慢的與318軍消磨。日軍進入了進攻範圍之後,也是嚴格的執行了宮本超的命令,在日軍重機槍的掩護下,三路日軍不斷的*近著318軍北城門的前沿陣地。一場血戰就此展開。

日軍的炮火漸漸的停止,日軍的部隊也已經接近了318軍的前沿陣地。這個時候318軍的前沿部隊也開始了他們有效的反擊。不過無奈日軍這次的進攻過於的分散,前沿陣地的人手明顯的有些不夠。可是日軍彷彿被裹著腳的老太太一般,也是前進的很慢。吳培林看著眼前的狀況,立刻開始命令後續部隊進入前沿陣地。

PS:最後一天了,弟兄們給點支持啊,謝啦,非常感謝啊!! 接到命令的一個團很快的就進入第二道防線,隨時準備接應眼前陣地的弟兄們。一梭梭子彈不斷的射向日軍的方向,日軍的屍體也漸漸的開始多了起來。一些日軍開始匍匐著前進,畢竟這樣的方法才能有效的減少他們的傷亡。雙方你來我往的開始互射,吳培林看了看日軍心中湧出一股不祥的預感。如果這樣下去的話,那麼他的士兵們的損失雖然比不上日軍,但是日軍的損失卻降低到了一個極限。

只要他們不斷的接近前沿陣地,到時候免不了一番肉搏戰,肉搏戰卻是吳培林最不希望看到的東西。這樣的傷亡比例是318軍最接受不了的。曾經一度有過這樣的事情發生過,不過當時他們有城牆最為依託,最後損失也是相當的慘重。然而這一次並沒有城牆,日軍一旦和自己的部隊展開肉搏的話,到時候損失最大的恐怕就不是日軍了,而是自己了。

放眼望去,日軍的兵力至少有兩萬之眾,這一批日軍只是他們的先頭部隊。而吳培林此刻已經派出了三千人,幾乎相當於他的一半兵力。吳培林立刻對著一旁的傳令兵道:「告訴前沿陣地的弟兄們,務必不能讓日軍與他們近身肉搏進行白刃戰。讓他們準備手雷,對於接近陣地的日軍實施有效的反擊。另外讓重機槍暫時停止火力輸出,等日軍發動衝鋒的時候,給我收拾他們!」

前沿陣地接到命令之後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現在距離天黑只有不到一個小時,只要挺過這一個小時。他們就是勝利,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日軍的損失也是不小,至少他們有著近千人的損失。但是相對於日軍的整體數量來說,千把人的損失在宮本超的眼裡根本算不得什麼。宮本超甚至做好了犧牲大部分兵力的準備。他的目的只有一個,突破桐城的防禦。

雙方的戰鬥在持續著,東城門的第六師團卻是出乎意料的並沒有發動進攻,這個讓姚子青等人有點摸不著頭腦。日軍一般都是一起進攻的,這次怎麼突然只有南北兩個城門進攻了呢?姚子青不敢大意,一直和對面的日軍對峙著。藤田進的想法姚子青自然不知道,南北兩個城門的進攻現在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這東城門敢大意嗎?

藤田進就是為了消耗東城門守軍的意志力,讓他們時刻保持著緊張的狀態。實際上藤田進看似有著幾千人集結著準備進攻,實際上這些都是做做樣子。真正進攻的殺手鐧是目前正在休息,準備晚上進攻的牛島滿旅團。

一般情況下,318軍也已經形成了習慣,日軍一到夜晚就不進攻了。他們現在壓根也沒有想到日軍會在晚上發動進攻。南北兩個城門此刻的交鋒進入了白熱化階段。北城門前,日軍終於在太陽落幕前的十分鐘左右發動了他們的衝鋒。

伴隨著318軍強有力的防禦,日軍一波波的人的進攻人群在不斷的倒下,宮本超此刻臉上的表情都開始有點扭曲。日軍的進攻還在不斷的繼續著,日軍的人數實在太多,再加上天色也開始有點黑,日軍趁著這個間歇終於與318軍的守軍開始對上了。

現在的前沿陣地之中充滿了刺刀拼撞的聲音,死守前沿陣地的一個團的兵力開始迅速的減員,後面支援上來的一個團迅速的加入到了戰場之中。新生力量的加入,讓原本的守軍氣勢為之一振,開始不斷的和日軍展開搏殺。有拿著手雷同歸於盡的,有撕咬對方的,有開槍射殺日軍的,此刻的前沿陣地猶如古羅馬的競技場一般,雙方都像是為了生存而戰鬥。

不過終究是318軍更加的勇猛一些,日軍後面衝上的部隊在重機槍的收割下,日軍的傷亡也不斷的增加的。前面與318軍搏殺的日軍漸漸的有一種被孤立的感覺。一千餘日軍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搏殺,最終全部玉碎於318軍北城門的前沿陣地上。此刻的日軍已然收到了來自指揮部撤退的命令。日軍趁著夜色也開始向著自己的方向開始撤退。

日軍的損傷大約在兩千五百人左右,這僅僅是不到五個小時的時間。不過讓吳培林心中難受的是,整個318軍的損失超過了一千人。如果這樣下去的話,他們怎麼能夠防禦住日軍的進攻呢?事實上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日軍的人數實在太多了。即便是318軍有很大的優勢,但是在日軍這種以命換命的搏殺中,顯得也是有點力不從心。

更為主要的是,日軍選擇進攻的時機實在太過狡猾。雖然日軍不善夜戰,但是自己的軍隊在夜色中也是很難發揮出他們的實力。夜色已經被日軍運用到了一個極致。他們可能早就想到過這一層面了。

不過現在已經黑夜降臨,吳培林稍稍的鬆了一口氣,日軍一般不可能在利用黑夜進攻的。不過吳培林也不敢大意,前沿陣地之上,吳培林緊急抽調了五百人加入到了防禦之中。現在的時間是他們清理屍體的時間。日軍的屍體也是必須要清理的。不過也就是堆在一起放置在前沿陣地的外面,日軍為了爭奪他們同伴的屍體也是要投入一部分兵力的。顯然黑夜的作用一般日軍都是用來搬運屍體。

日軍還是一如既往的將他們同伴的屍體抬回去,這幾乎是一條不成文的規定。當然日軍一般在國-軍收斂屍體的時候都會放冷槍,不過面對318軍他們不敢這麼做。如果要是這麼做了的話他們估計以後連個屍體毛都搶不到了。所以318軍把日軍的屍體亂七八糟的堆在一起就等著日軍來取。由於是黑夜,吳培林自然也不會多生事端。吳培林覺得和小鬼子的屍體過不去顯然有點太丟份了。

宮本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這次的進攻他還是相當的滿意的。他消滅了至少一千餘支那軍,如果這般消耗下去的話,他知道他拿下桐城也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現在宮本超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他夜襲支那軍做準備,要知道以後在夜襲的話絕對沒有今天的效果這麼好,支那軍明顯已經很累。而他這邊還是有著一群剛剛休息好的生力軍。不過此刻正在收斂自己方的屍體。宮本超決定等到九點以後再次發動對於桐城守軍的突襲。

夜襲雖然看上去是日軍的弱項,可是出其不意才能攻其不備。第十三師團的另外的兩個聯隊秘密的開始集結。而此刻318軍的前沿陣地也是嚴正以待,畢竟現在日軍正在收斂屍體,一定要注意日軍的動向。

宮本超的腦海中靈光一閃,然後叫來了參謀長山本凱道:「現在我軍正在搬運屍體,我們是不是可以多派點人去,然後假裝屍體躺在支那軍的前沿陣地,到時候…」

山本凱有點為難的說道:「這個方法雖然是好,但是支那軍能夠送回我軍的屍體,如果我們利用這件事情做文章的話,以後恐怕支那軍再也不會給我們送回帝國勇士的屍體了!」

宮本超不以為然道:「這些帝國的勇士都是為天皇陛下盡忠的,他們的屍體能夠給帝國帶來一場勝利,那麼他們自然也能夠安息了!」

看著宮本超一臉決絕的樣子,山本凱也是無奈的搖搖頭,這個宮本超的性子他十分的了解,既然他能想到,自然就會去做。跟他商量只不過是走個形式而已。宮本超自顧自的叫來了這次進攻的指揮官中川旅團長,然後面授機宜。中川心領神會的走了出去。

日軍搬運屍體的人突然增多了起來,但是這也沒有引起前方318軍守軍的足夠重視。畢竟日軍不是第一次搬運他們同伴的屍體了,如果他們還想著以後能夠奪回他們的屍體,最好不要和318軍來什麼花樣,否則引起王明宇的震怒,日軍以後想拿回他們的屍體都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宮本超滿意的看著已經有接近五百名日軍匍匐在318軍的前沿陣地之中,心中冷笑起來。這次他可是懷著極大的信心攻下318軍的前沿陣地的。而現在則是他的第一步。接下來的戰鬥才是愈發的殘酷,他很想看看到時候318軍丟失陣地的那種驚慌失措的表情。

藤田進一點都不進攻,吉佳良輔也沒有參與夜襲計劃。此刻東南兩個城門一片寂靜,而北城門這邊則是有點風雨欲來的感覺,吉佳良輔這次的進攻損失了約一千五百人,而桐城方面張德恩的第一師損失沒有超過400人,可謂是一次不小的勝利。

與他們相比,宮本超這一手玩的就要漂亮了許多。不過後來讓藤田進惱火的就是宮本超拿屍體做文章,王明宇以後拒絕為日軍在運送屍體。不過眼下,一場針對北城門的陰謀才悄然的展開。

PS:求鮮花啊,求鮮花!接下來的三更,請稍後! 入夜,空氣中還有充斥著硝煙和血腥的問道。318軍前沿部隊經過了數小時的苦戰最終擊潰了第十三師團發動的一次強攻。而北城門也是整個桐城戰鬥中最為慘烈的地方。晚上九點,日軍的步兵兩個聯隊悄然的向著桐城北城門的前沿陣地開始緩緩的推進。他們翼龍夜幕作為掩護,在接近前沿陣地近三百米的地方,還是沒有被守備的軍隊發現。

此刻埋伏在眼前陣地的日軍裝死隊,還是在那一動不動。他們已經從他們的長官口中得知他們的信號就是探照燈亮起的那一刻,所有埋伏著的日軍此刻都在等待著探照燈的亮起。雖然他們知道離探照燈亮起的時間已經越來越近了,但是他們還是迫切的希望這一切來的更加快一點。

前沿陣地之上,哨兵正在盯著前面看,不過今晚似乎格外的黑。天空中沒有星星和月亮,幾乎伸手不見五指。這樣的情況下怎麼能夠看到遠在幾百米外的日軍動向呢?再者說日軍那邊雖然傳出了一些腳步聲,但是對於哨兵來說,這些腳步聲也實屬正常不過的事情。尤其是日軍有意的一直都保持著這種腳步聲。他們一直都在迷惑著前沿陣地上的士兵。

一個老兵抽著煙道:「這他娘的小鬼子跟發了瘋一樣,咱們今天的損失可不小。等明天咱們要多弄死幾個小鬼子替死去的弟兄們報仇啊!」

一旁的一個新兵眼中含著淚道:「我們排的那個四川大哥,跟著小鬼子同歸於盡。當時我恨不能上去給這些小鬼子都突突了!」

一旁有人道:「你說小鬼子也奇怪了啊,這麼多天都沒有個動靜,為啥突然今天跟抽風了一樣呢?」

「我覺得小鬼子肯定也是得到命令了唄,他們被我們攔著,小鬼子的長官也不樂意了!」說完,此人笑了笑。

一旁的哨兵道:「我說哥幾個,大家都打起點精神來,萬一這小鬼子突然衝上來,咱們可就吃大虧啦!」

老兵笑道:「我說你也是個新兵蛋子吧?小鬼子不善夜戰,這個咱們都知道啊,小鬼子不要命了?夜裡進攻,借他個膽!」,有時候經驗主義也是害死人的,這個老兵雖然有著不弱的經驗,但是他忽略了一點。往往出其不意才能有可能起死回生。

正當這夥人在這侃大山的時候,前方的探照燈突然亮了起來,刺眼的燈光,讓一直處於黑夜之中的哨兵眼睛一花。隨後看到了眼前的人影,顧不上眼睛的疼痛道:「小鬼子進攻啦!小鬼子進攻啦!」,這個哨兵由於是站著喊的,很快就被埋伏在前面的日軍撞死對一槍給幹掉了。

老兵臉色數變,心中想著怎麼可能日軍都到了這邊居然都沒有發現呢?等老兵定眼一瞧才發現,這伙日軍一直躺在剛才運送屍體的地方,老兵瞬間就明白了什麼,心中騰起一股莫名的怒火,然後拿著手中的AK對著日軍就開始射擊。此刻前沿陣地絕大部分士兵都處於休息狀態,日軍靠的實在太近了。這先一批的日軍已經開始和前沿陣地上的守軍繼續開始肉搏了起來。

看著後面黑壓壓的一片日軍沖了過來,守備前沿陣地的團長直接喊道:「立刻給我反擊,反擊!」

「噠噠噠噠噠噠」的重機槍怒射的聲音開始不斷的傳來,此刻日軍正在和318軍的人搏殺,318軍還有分顧一批人出來阻擊日軍。人手明顯開始不夠用,日軍很快的控制住了局勢,前沿陣地此刻已經是岌岌可危了。日軍的大部隊快速的殺向了前沿陣地。守備前沿陣地的團長無奈的下達了撤退的命令,現在他們只能依據第二道屏障開始和日軍展開交鋒。

吳培林被日軍的槍聲給驚到了,在看看下面的形勢,吳培林臉色鐵青。他搞不懂為何讓日軍衝到前面來自己的軍隊才做出了反應?否則以現在的進攻態勢,日軍短時間之內不可能取得如此的成績。看著前沿陣地的守軍開始向第二道方向撤退,吳培林只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現在守備前沿陣地的團長選擇是對的,不然前沿陣地的部隊損失可就大了。

前沿陣地原本的守軍就不足兩千五百人,在黑夜中和超過五千日軍白刃戰,那損失可想而知。日軍這一次靠著他們的人海戰術竟然把第二師*到了這個份上。吳培林現在只能怪自己太過大意了。現在只能看看有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日軍也沒有想到支那軍會自動放棄他們的陣地,不過宮本超卻是沒有任何開心的地方,這次原本想著讓支那軍的損失達到一個高度,但是支那軍卻選擇了後退。現在中間隔著一條護城河,這次宮本超知道如果要拿下支那軍的第二條防線的難度就大大的增加了。

可是他們的第一條防線就能這麼安穩的拿到嗎?吳培林冷笑連連,這第一道防線布置的大餐,看來第十三師團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痛。他們已經忘記了在江陰城門前面那一幕了。宮本超其實也是由於過度的興奮,而導致他一時半會壓根就沒有想起這件事情來。太容易得到的幸福總是短暫的。日軍的一千五百人此刻已經完全的佔據著前沿陣地與一河之隔的318軍開始了激烈的交鋒。

現在由於和日軍的距離太近,吳培林沒有下達炸毀前沿陣地的命令。兩軍對戰就在這麼近的距離開始你來我往。宮本超笑眯眯的看著前面的景象,這是他期待的結果。現在拿下了支那軍的前沿陣地,可以說向著桐城邁出了堅實的一步,可是這才僅僅是第一步。下面還有兩步需要他去完成。

雙方的爭奪進入了一個白熱化的階段,距離著實有點近。日軍開始了他們的手雷戰術,不斷的將手雷扔向第二道防線。此刻已經殺紅眼的318軍眾人也是不管不顧的和日軍死磕。雙方互有損傷,這個時候正在指揮戰鬥的團長突然接到了師部的撤退命令,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情況下,團長也只得執行命令。

不過師部的命令是暫時放棄防線,後退百米。團長正在組織著眾人悄然的向後撤退,正在進攻的日軍發現對方的火力開始變得弱下去。不知道什麼情況發生,日軍開始不斷的施壓。第二道防線很快的就淪為了一座空防線。日軍大喜之下,開始緩慢的渡河試探,而支那軍卻沒有任何的反應。

第二道防線很快的就落入了日軍的手中,只不過日軍也在想著為何支那軍一退再退?宮本超看著前面的景象,心中陡然生疑,如果第一道防線他認為是自己打下來的話,第二道防線318軍絕對沒有任何理由放棄的。那麼這一切……宮本超突然想起了江陰縣城的那一幕,瞳孔驟然變大,急忙對著一旁的山本凱道:「快命令進入支那軍前面陣地的部隊撤下來,趕快!」

山本凱好似也想起了什麼一般,臉色慘白道:「是,師團長!」

可惜山本凱終究是晚了一步,巨大的爆炸聲讓整個大地都為之顫抖,吳培林在城門上看著下方的景象,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雖然這一次炸毀第一道防線有點過早了,但是小日本的損失也挺大,至少有一千五百名日軍死在這片絢爛的爆炸之中。進入第二道防線的日軍還沒有來得及享受他們的勝利果實,就被巨大的爆炸餘震跟震的七葷八素。即便是遠在百米之外的318軍的守軍,也感到了地面劇烈的顫動。

仿若就在他們耳邊爆炸一般,守軍們只有少數的老兵看到過如此的情景,其餘大多數的新兵哪裡看到過這樣的奇觀?一個個眼睛瞪得跟銅鈴一樣大,生怕錯過這極為震撼的一幕。

宮本超的心裡在滴血,大意啊大意,這是典型的被勝利沖昏了頭腦啊。剛才他似乎就覺得一絲的不對勁,但是在勝利面前,很少有人能保持克制。沒有想到就是這一下的疏忽,自己瞬間就損失了至少一千五百名士兵,在加上下午的損失。今天一天就將整個部隊的五分之一撩在這邊了。而這幾千人唯一的貢獻就是擊潰了318軍北城門的第一條防線。擊斃了一千餘318軍。

可是這個離宮本超的實際預想有著太大的出路,而且第二道防線比之第一道防線更加的難以破壞。宮本超虛望著漆黑的夜空,也不知道這一刻他在想著什麼,不過此刻他的心情顯然不會好。

過了河得近二百日軍被剛才撤退的318軍的守軍砍瓜切菜一般的給收拾完畢之後,318軍又開始重新進入第二道防線,嚴密的控制著日軍的動向。此刻的日軍還在剛才的崩潰之中,無論是軍心還是士氣都已經喪失殆盡,原本好好的一場戰鬥,被宮本超的一個疏忽給徹底的葬送了。

PS:深情呼喚一朵花花!各位有花的投點給血色殘陽吧,謝謝啦! 第十三師團雖然損失了這麼多的人,但是取得的效果還是令整個日軍都感到滿意的。至少看似牢不可破的防線,卻在宮本超的指揮下,很快的破除了第一道防線,這給了尚未發動進攻的東城門的第六師團和南城門的第九師團莫大的信心。至少318軍的防線在他們看來,現在是可以突破的。不過第十三師團的代價也是付出很大,損失十分的慘重。

吉佳良輔和藤田進兩位師團長聽到了宮本超的戰鬥之後心中充滿了一種鬥志,這種鬥志都是建立在宮本超強行佔領北城門第一道防線的基礎之上的。宮本超的回報其實非常的簡單,那就是以幾千人的代價徹底的將北城門外圍的第一道防線給毀掉了。這樣的戰果不可謂不豐厚,可是宮本超並沒有說明他是用什麼樣的辦法才得手的,每個將軍的用兵之道都不一樣,其餘兩位都只能有一種相對比較羨慕的感覺。

不過藤田進和吉佳良輔自然也有他們的渠道得知宮本超進攻的方式,他們宮本超這種循序漸進的作戰方法令兩人豁然開然。他們也準備明日已這樣的方式消耗318軍,從而完成對於318軍第一道防線的瓦解。可惜宮本超利用318軍歸還屍體做文章的事情,由於知道的人比較少,所以吉佳良輔和藤田進兩人並不知道詳細的情況。

其實第九師團和第六師團想要再一次上演這樣的夜襲效果已然不是很大,畢竟有些事情只有出其不意才能攻其不備,但是現在吉佳良輔和藤田進已經錯失了最好的機會。如果他們兩個師團能夠和宮本超一樣,在今夜偷襲的話,那麼他們取得的成績也很有可能會達到宮本超的地步。甚至他們有可能超過宮本超,畢竟宮本超最後時刻犯下了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

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會犯下這個錯誤的,要是謹小慎微的藤田進處在當時的情況下,斷然不可能貿然的進入前沿陣地。畢竟宮本超之前講的那些事這些師團們也是知曉的,同樣的地方摔兩次跟頭的人其實並不多。宮本超顯然就是那個笨蛋,雖然第一次摔跟頭的是原第十三師團的荻洲立兵師團長,但是他也是親眼目睹了這個過程的。現在又一次的上演這一幕,著實讓第十三師團的士氣低落了不少。

然而日軍沒有想到的是,宮本超的這次突襲計劃,利用了318軍的一次善良。王明宇早在之前就已經跟士兵們說過,日軍雖然是侵略者,但是他們的屍體並沒有任何的過錯,兩軍交戰,屍體最後歸還給他們也沒有什麼問題。何況畢竟和日軍交戰的過程中,自己一方的兄弟屍體也是需要很好的安葬的。所以王明宇就選擇了每次戰鬥完畢歸還日軍的屍體。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屍體本身就是易腐爛的,難不成王明宇讓自己的兄弟替日軍收屍?還給他們火化?這個顯然讓自己的弟兄們接受不了,最後也就將自己的兄弟屍體清理出來之後,將日軍的屍體歸還給日本人。這本身其實也是一種善良的舉動而已,可是現在日軍利用這樣的機會將北城門的第一道防線瞬間瓦解,這讓王明宇有一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

其實日軍這次做的非常的隱秘,要不是當時正在聊天的幾位老兵看到這樣的情形,318軍完全不可能知道日軍怎麼就會突然出現在他們的眼前的。吳培林得知此事之後,臉色非常的陰鬱,然後快速的跑到軍部和王明宇商談此事。王明宇也沒有料到日軍居然如此的無恥。將他們的善舉當成一種利用的工具。是可忍恕不可忍,王明宇當即傳令三軍,再有日軍的屍體一律不得歸還日軍,就地放在陣地前方,但有前來強奪屍體之日軍一律射殺。不過很顯然這個命令得到了很多318軍的人的擁護,他們認為就不應該將屍體歸還給日軍。即便是屍體也要靠實力搶奪。

王明宇的態度之強硬也是前所未有的,這次因為日軍的夜襲丟失了前沿陣地不說,而且還損失了幾百名弟兄。雖然日軍的損失要比這個大,但是王明宇卻是不管他們的死活。要知道這次的漏洞完全是王明宇的這條命令而給了日軍這樣的機會的。現在的王明宇怎麼能不痛定思痛呢?日軍對於屍體其實還是很重視的,畢竟他們是異國他鄉作戰,他們自然希望他們即便是戰死自己的骨灰也能回到他們的家鄉。

無論是中日雙方對於屍體都是異乎尋常的重視,但是宮本超破壞了原有的遊戲規則。這使得日軍處於一個相當被動的狀態之中,要知道日軍是攻城,絕大多數的屍體都暴露在318軍的射程範圍之內,日軍想要奪回他們的屍體代價是極其昂貴的,王明宇當時的這一舉措完全是減少日軍傷亡的一種表現。但是出於換位思考的角度考慮的。

王明宇自然也不會和死人多計較什麼,日軍想拿回他們的屍體這一點王明宇也沒有過多的去襲擊他們,可是日軍利用他們的屍體作為掩護偷襲了318軍,也就是說日軍並不是純粹的為了安葬他們的士兵,這本身的意義就變了。王明宇的內心也沒有什麼負擔了。你不仁我不義,這樣的事情實屬很正常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日軍的進攻就開始繼續了,不過昨天一天損失頗為慘重的第十三師團早晨卻是休息了半日。爭奪在東南兩個城門之間展開,第六師團和第九師團都採取了當時第十三師團的辦法,兵分三路分散出擊。給與東南兩邊的城門造成了不小的壓力。兩邊的爭奪也是日趨白熱化,當然日軍的損失自然不言而喻,318軍經過昨天的一戰自然有一些心得和體會。

昨天晚間開會的時候也由於日軍突襲北城門戛然而止,但是之前還是交流了一部分心得,現在東南兩位城門的指揮官第一師的張德恩和獨立旅的姚子青都開始積極的布局應對。日軍的進攻雖然猛烈,但是在318軍的頑強阻擊之下,一波又一波的進攻被318軍打退。進入正午時分,318軍已經消滅了約兩千餘日軍。損失還未超過六百。這樣的戰績雖然不是最好的,但是在目前的形勢下,對於他們來說已經做的夠好了。

中午休戰十分,日軍一如既往的準備清理他們的屍體,這個之前第三師團的時候藤田進就知道王明宇有這個『善舉』,現在的藤田進也儼然有點習慣了318軍的這種作風。所以日軍去運送屍體的時候他們也是不帶任何武器的。這也是對於王明宇這種善舉的一種回報,雖然兩軍交戰,但是對於士兵的屍體自然也沒有太多的苛求,畢竟這些士兵都是聽命於上頭的。

可是令藤田進震驚的是,這一次的318軍卻是來了一個華麗的變臉。在日軍兩個小隊的兵力開始上前清理屍體的時候318軍毫不猶豫的開了槍。在一個士兵開第一槍的時候藤田進還以為是槍走火呢,但是第二槍的時候藤田進知道了,這根本不是什麼槍走火。而是318軍正在阻止自己的士兵收拾自己的陣亡士兵的屍體。藤田進面色陰冷,心中想道:「這318軍怎會突然變卦?難不成他們惱羞成怒了?哼!」,不過藤田進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畢竟318軍的屍體基本都是在他們的陣地之上,所以他們根本沒有所謂的清理屍體一說。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吉佳良輔的第九師團身上,吉佳良輔和318軍交戰也不是第一回了。以前的老規矩突然不管用了,這讓吉佳良輔心中微微有些詫異,但是吉佳良輔顯然不是那麼在乎屍體的人,可是他不在乎不代表著底下的士兵不在乎啊。當看到一個個垂頭喪氣回來的士兵,吉佳良輔的面色也陰沉了下去。要知道士兵們有的時候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去戰鬥的,但是如果他們戰鬥之後作為長官的吉佳良輔任由屍體在陽光下暴晒的話,那麼豈不是寒了日軍士兵們的心嗎?

第六師團和第九師團都遇到了這樣的事情,顯然如果此時在戰鬥,日軍的士氣已經到了一個極低的點。以前一直很順利的清理陣亡日軍的屍體的時候,他們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現在他們覺得理所應當的時候,318軍的突然變卦讓他們意識到原來一個以前並不起眼的事情現在居然成為了支那軍打擊自己部隊士氣的一件大事。

如果318軍一直和日軍爭奪屍體也就算了,可是他們一直都沒有與日軍爭奪屍體。現在突然的變化讓日軍措手不及,而同樣日軍的第六師團和第九師團一下子就損失了超過百人。一時間愣在那裡的吉佳良輔和藤田進都沒有任何的表示,兩個師團的士兵可都是看著自己的師團長呢,因為他們或許下一個就會變成屍體。然而師團長卻沒有再次下達強奪屍體的命令。

PS:上個月領先到最後一天被超越,心中也有點小失落!呵呵,繼續加油吧,大家有花的可以給殘陽這本書投一朵。 兩個師團的士氣似乎一下子就降低到了一個冰點,現在如果再次開戰的話,無疑對日軍來說是有著極大的困難的。如果是一般的支那軍的話,即便是士氣低落的日軍也能取得不錯的成績。但是要知道他們現在面對的可是整體實力比他們要強的318軍,這個時候要是以這種狀態攻擊的話,無疑就是找死的行為了。

吉佳良輔並不是不想去強奪屍體,而是一時間根本就沒有想到這層,他現在考慮的是為什麼318軍會突然的變卦。這中間顯然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否則即便是318軍被攻破城門的時候他們依然都堅持著歸還屍體的。等到吉佳良輔想下令去爭奪屍體的時候,卻已經發現軍心不可用了。無奈之下的吉佳良輔只能暫時的收兵。然後自己坐著車前往了東城門日軍的總指揮部。

進入總指揮部的吉佳良輔看到了同樣一臉鬱悶坐在那裡的藤田進,吉佳良輔問道:「藤田君,你這是?」

藤田進鬱悶的說道:「318軍突然變卦,我軍去收拾帝國勇士屍體的時候遭遇了他們的還擊。一百多沒有任何武裝的帝國士兵盡數死於他們的機槍之下。我第六師團士兵的士氣一下子喪失殆盡。今天是不可能在有效的發動對於支那軍東城門的進攻了。」

看著一臉鬱悶的藤田進,聽著他的話語。吉佳良輔知道了,遇到這樣的情況並不是他一個。吉佳良輔道:「藤田君,事實上我這次到你這邊來也是遇到了同樣的事情。就在正午時分,我軍也是收拾帝國勇士的屍體時候遇到了318軍的反擊。同樣兩個小隊近一百五十名優秀的帝國勇士在這一次的行動中喪生。目前我第九師團的士氣更是降到冰點。只怪我當時在思考為何318軍會突然變卦,而沒有考慮到我手下士兵們的感受。看來今天不止藤田君你的部隊,我的部隊同樣也失去了進攻的最好時機。」

藤田進鬱悶的臉色漸漸的平息,看著吉佳良輔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318軍怎麼會突然變卦?難道他們是因為宮本君昨夜的偷襲而惱羞成怒不成?」,藤田進說出了自己的懷疑。

吉佳良輔卻是搖搖頭道:「根據我在寶山與318軍的交鋒來看他們不可能因為這樣的偷襲而改變。我懷疑這裡面有著我們不為人知的內幕。不過至於是什麼樣的內幕,暫時我還是不知道的。不過以後可以預見的是,我軍必然要在爭奪帝國勇士的屍體上面付出慘重的代價。」,吉佳良輔有點唏噓不已,這樣的變數是他們之前完全沒有預料到的。

藤田進對著一旁的傳令兵道:「讓第十三師團的宮本君和山本參謀長來我們這裡開會。今天暫時休戰一天。」,一旁的傳令兵接到命令立刻就是通知在北城門的宮本超。原本正準備進攻的宮本超一頭霧水的接到了藤田進的命令,帶著山本凱就直愣愣的前往藤田進的指揮部而去。畢竟現在藤田進是中軍主將,他的命令還是必須要聽的。何況宮本超只是一個新晉的師團長,與藤田進這些老牌的師團長在資歷上都有著不小的差距。

宮本超和山本凱很快的來到了藤田進臨時設立的總指揮部。剛一進來就看見吉佳良輔師團長早已經就坐。看著藤田進和吉佳良輔不善的神情,宮本超很是奇怪的問道:「藤田君、吉佳君,兩位這是怎麼了?這麼急匆匆有什麼事情嗎?我軍可是準備進攻318軍的。」

藤田進看了一眼宮本超道:「宮本君還是先坐下吧,我們這邊都遇到了難題,所以宮本君最好還是先聽我們說完,否則真是徒增傷亡啊!」

宮本超有點詫異的說道:「難道支那軍又有什麼新的變故不成?」

吉佳良輔苦笑道:「今天我軍與支那軍展開激烈交鋒,於正午時分才停止了戰鬥。按照慣例我軍前去清理遺留在戰場上的帝國勇士的屍體。可是與之前不同的是,318軍對我沒有攜帶任何武器的清理小隊發動了攻擊。我和藤田君各兩個小隊在支那軍的火力之下無一倖存。導致我們兩個師團目前為止的士氣已經跌落到了一個低谷,我們叫宮本君前來是不想宮本君重蹈我們的覆轍!」

吉佳良輔剛一說完,山本凱的臉色數變,表情不斷的變幻著,神色頗為複雜的看著宮本超。此刻的宮本超臉色也是難看到了極點,現在知道了這個消息的他很快的就聯想到了昨晚他利用屍體做文章的一幕,當時參謀長山本凱的勸說並未引起宮本超的重視,沒有想到這麼快318軍的報復就來了。

看著不說話的宮本超和山本凱,藤田進這樣的老狐狸很快的看出了他們表情的變化。藤田進不問宮本超而是對著山本凱道:「山本參謀長,是不是知道318軍為何突然變卦對我清理小隊發動襲擊的原因?」

山本凱當然知道,不過此刻要是說出來豈不是和自己的師團長對著干?山本凱一臉無奈的看了看宮本超,不過宮本超的臉色卻是陰沉到了極點。山本凱默不作聲的看著宮本超,藤田進現在自然有點肯定了這件事情必然和他們有關,於是繼續道:「宮本君,這件事情可是關係到我們帝國數萬勇士的事情,我希望宮本君能夠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宮本超猶豫片刻之後,還是說出了昨晚的一切。這件事情本身就沒有什麼人知道,不過剛才因為事情太過突然,所以他們的表情自然逃不過藤田進和吉佳良輔的眼睛。宮本超也是一個敢作敢當的人,自然也就說了出來,打仗嘛,宮本超認為自然是無所不用極其!

聽完宮本超的敘述,藤田進騰的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拳頭重重的砸在了會議桌上道:「宮本君,我不得不說你的行為要多愚蠢有多愚蠢!這種事情難道你做的時候就一點沒有考慮過後果嗎?」

宮本超自然頗為不服氣道:「如果不是這樣偷襲他們的話,我們很難接近他們的防線。事實證明這樣的方法是有用的,支那軍的第一道防線已經被我們給攻破了。只要我們在繼續攻破他們的第二道防線,那麼他們的城門就在我們的眼前了,到時候拿下桐城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藤田進冷笑道:「第一道防線拿下來了嗎?拿下了又如何?接下來我們將遭到支那軍嚴厲的報復。我們不可能放棄戰死的帝國勇士的屍體,但是如果318軍不留給我們一個清理屍體的空間和時間,那麼我們要奪回這些屍體是要付出慘重的代價的。慘重的代價,宮本君懂嗎?我們可能為了搶奪屍體增加至少五成的死亡率。難道宮本君就沒有帝國的士兵考慮一下嗎?僅僅看到的就是你的軍功嗎?」

吉佳良輔也是痛心疾首的說道:「宮本君你這樣的說話叫什麼你知道嗎?中國有一句古話叫做『竭澤而漁』,它的意思就是把池塘里的水都弄沒了,然後撈幾條魚上來。但是魚只能吃一次,以後即便是你想吃魚也沒有了。你現在的做法就是類似於這樣,你的做法只會徒增帝國士兵的傷亡。而你這麼做所取得的成就僅僅是讓支那軍的一個前沿陣地消失。而且這種事情是只有一次,絕對沒有第二次成功的可能性的!」

聽著兩位老牌師團長的話,宮本超的雙拳緊握,他們說的非常的有道理。事實上就在宮本超要行動的時候山本凱還勸慰過他,這樣做的後果是很不好的。但是急於拿下桐城報復318軍的宮本超並未聽的進去。現在他知道了後果的嚴重性,心中也是悔恨。但是世界上並沒有後悔葯吃,看著兩個幾欲發狂的師團長,宮本超心中很虛…藤田進發泄著他心中的不快,但是他知道事情已經發生了一味的指責自己一方的人也不是辦法。藤田進神色稍微緩和一些道:「宮本君這次的事情我希望以後不要在發生了,如果可能我還是希望我們能夠和318軍談一談關於雙方士兵屍體的問題。如果318軍要是不同意的話,我們的損失是難以估量的。」

吉佳良輔道:「可是支那軍藉機提出什麼不合理的要求我們怎麼辦?比如說他們讓我們停戰!」

藤田進道:「如果是停戰一段時間,我們還是可以接受的。否則我們的傷亡實在是太多了,我仔細的算過了,我軍屍體絕大部分都是在支那軍的射程之內,要知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搶回我們士兵的屍體那是要付出多麼大的代價?可以說我們每搶回一個屍體就有可能搭上一個帝國勇士的性命。這麼高的死亡率你覺得能夠承受嗎?」

藤田進真的無語了,宮本超的這次冒進使得整個戰線蒙受的損失達到了新的高度,真不知道以後要怎麼來應對此事!

PS:上個月散心每日平均九千字,也算還可以了。自己比較滿意,這個月繼續加油!求花中~~~~~ 王明宇眯著眼看著宮本超,此刻的宮本超心中也是沒有底。畢竟自己作為日軍的重要一員,要是被318軍強行扣押在這裡就得不償失了,現在的宮本超很是後悔為什麼自己這麼衝動的要過來談判,即便是派山本凱談判也綽綽有餘了。都是為了那該死的面子,宮本超心中暗罵,但是既然已經來了,現在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只能硬著頭皮跟人家談判了。

不過令宮本超比較欣慰的是,318軍從自己進來到現在一點將自己兩人扣留的意思都沒有。看來是有點不屑這種手段吧,相比於318軍的表現在聯想到自己的表現,宮本超心中都覺得自己有一種無比齷齪的感覺。當然這種感覺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宮本超抬頭看了看王明宇,這個年輕人要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年輕許多,但是渾身的氣勢相當的凌厲,一點沒有與外表格格不入的感覺。

王明宇的話讓宮本超一時間也有點手無頓措,難不成支那軍並不想談判?宮本超是個粗人,雖然也是陸大畢業的,但是基本上也就是一武夫,更加的不懂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如果王明宇不想跟他們談早就將他們轟走了,還至於現在和他們在這磨磨唧唧的嗎?

宮本超深呼吸了一口氣道:「王將軍,我們是很有誠意過來談判的。希望王將軍能夠考慮一下我們的建議!」

宮本超嘴上露出了笑容,但是心底里卻是一點底都沒有,要是人家一味的拒絕,他自己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主動權在人家手中。宮本超感覺這一次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如果不是他的一意孤行,現在何至於如此的被動?向自己的對手、自己痛恨的對象低三下四實在很不爽。尤其是日軍在整個戰場都佔據著主動的情況下,這種不爽更是達到了一個頂點。

王明宇搖搖頭道:「我已經說過了,這是你們破壞了原本的遊戲規則。我想我沒有理由在相信貴方的誠意!」

一旁的山本凱道:「將軍閣下,我認為什麼事情都是有談判的餘地的。即便中日雙方處於對戰狀態之中,這也不妨礙我們之間的談判。我們談判的目的都是為了給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不是嗎?那麼我們就先提出我們的籌碼,讓將軍閣下考慮一番。我軍願意用三千俘虜來換取在戰場上陣亡的帝國士兵的屍體。不知道這個價格將軍閣下是否滿意嗎?」

王明宇不屑的一笑道:「我看這位山本參謀長是有點糊塗了,這就是你們表現出來的誠意嗎?三千俘虜?對於我軍有什麼好處嗎?也就是白養了三千人而已。」,嘴上這麼說,王明宇心裡還是異動了,三千絕對不是日軍的底線,從山本凱的話中王明宇能感受到這一點。現在的王明宇就是想一點點的壓榨日軍的底線,然後在商量如何的應對。

山本凱一聽王明宇的話就知道這支那人狡猾的幹活,他所謂的誠意還是籌碼不夠,相信有足夠的籌碼眼前這位年輕的有點過分的將軍應該是會同意這次的談判的。既然有了這個基礎那麼接下來的談判自然就應該是圍繞著利益而展開。山本凱當然是儘力為自己一方爭取,但是這次談判必須要保證成功,否則日軍的士氣低落,傷亡增加那絕對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結果。

山本凱反問道:「那麼我想請問王將軍,你們的條件是什麼呢?」,山本凱知道討價還價自然是先讓對方提出來,要是他們的價格合適山本凱倒也樂得直接同意了,要是價錢離譜了,那麼自然還是有一番龍爭虎鬥的。不過如果超過了畑俊六大將制定的底線,那麼這次的談判很有可能要談判破裂了。這是山本凱和宮本超都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王明宇道:「那麼還請兩位到旁邊的會客廳稍事休息一下,由於你們來的比較突然我們也沒有任何的準備。現在我想和我的部下們研究一下,這個應該沒有任何的問題吧?」,王明宇目光凌厲的看著宮本超和山本凱。宮本超和山本凱兩人自然是沒有任何的異議,這個人家商量自然是很正常的事情,於是兩人在四名直屬隊隊員的『帶領』下就去了一旁的會客廳。

當二人走後,王明宇笑著道:「要是沒有小日本提醒我們還不知道我們這一次強硬的不讓日軍收屍,他們會如此的恐慌!」

吳培林道:「以前有些部隊可是經常了為搶回一個兄弟的屍體就搭上一個兄弟的命。這不是為了什麼面子,這些都是為了能夠讓死去的弟兄入土為安。我軍歷來也是如此,我們從淞滬會戰到現在可曾放棄過我們戰鬥過的兄弟的屍體?這麼做只是為了能夠讓這些弟兄們死後能夠入土為安。也讓我們這些活著的人知道我們死後還是有人能夠去替我們收屍的。」

王明川也是點點頭道:「培林說的不錯,不但我們如此,我想日軍也是如此。現如今我軍佔據優勢,日軍想要奪回他們遺留在戰場上的屍體就必須進入我軍的射程範圍之內,所以他們恐慌。他們不想增加更多的傷亡,他們只能低三下四的跟我們談判。只要我們的條件不是特別的離譜,我相信日軍沒有理由不同意我們提出的條件。」

孫大寶也道:「日軍既然派出這麼重量級的人物過來談判顯然是著急了。我想只要不斷的探知日軍的底線還是可以和他們談判的。而且談判僅僅限於這一次的武漢會戰而已。下一次只要不是碰到進攻桐城的這些師團我們照樣可以對其進行攻擊。」

王明宇點點頭道:「現在我們最缺的自然就是時間,日軍不斷的增兵,我軍的兵力看似很多實則也是有點捉襟見肘了。就這一陣的損失就超過了四千之數。雖然日軍損失過萬,但是他們的基數比我們大的多。這個時候的第二十六集團軍無論從兵員的軍事素質還是武器裝備上都和現在的318軍不能比擬。不過第二十六集團軍的人基本上都是有些底子的。所以他們強化訓練三個月的時間差不多也就可以加入到桐城的戰場之中了。不過現如今我們訓練他們的時間不足半個月,那麼首先要和日軍談判的一點自然就是停戰的問題,多停一天都是好的。」

一旁的趙國瑞道:「軍座,我覺得停戰必須要談判是對的。但是我們還有其他的方面也可以和他們談,例如俘虜。俘虜其實是最好調動的一支兵力,他們在日軍戰俘營中肯定遭到了日軍的羞辱,他們的內心都有著一股子的氣。這個我們在寶山的時候就得到了驗證。現在我們好些老兵還是上一次寶山戰鬥中的俘虜。」

王明宇道:「俘虜的問題自然也是要談的,日軍想拿三千俘虜,我看他們的底線至少翻一番。而我們跟他們談判的時候我們要把價錢喊高一點,譬如說一萬五。談判嘛,自然是討價還價!」

孫大寶道:「還應該加上一條,不準日軍在對318軍的作戰中使用毒氣彈,這樣一來日軍更加投鼠忌器。軍座覺得怎麼樣?」

王明宇笑著點點頭:「這小鬼子送上門等著我們宰,自然不能放過他們了。不過即便我們不說這一條,小鬼子也不敢貿然使用毒氣彈,現在我們只是在這個基礎上在增加一點籌碼。反正我們沒有任何的損失,則個就讓小鬼子糾結去吧!」

吳培林道:「那麼現在我們和日軍談判的內容就是這三條了?停戰時間、俘虜、毒氣彈這三樣一樣都不能少,如果小鬼子不答應咱們就跟他們死磕,反正原本的計劃中就沒有談判這一條!咱們首先在氣勢上不能輸。」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在這討論著,現在他們圍繞的重點都是318軍在這一次的談判中能夠獲得什麼樣的利益。目前318軍固守桐城看似固若金湯實則壓力非常的大,要知道現在圍攻桐城的日軍主力多達七萬人。即便是已經在戰鬥中損失了超過一萬人,他們還有著近六萬人的軍隊。即便是用人海戰術堆積也足以拿下整個桐城了。當然這是不算上第二十六集團軍的情況下。

有人要說了,這年代還有人海戰術一說嗎?那自然是有的。想想日軍的飛機不敢在天上飛,地上的坦克發揮的作用也不是很大。而且前方陣地之中埋設了大量的炸藥,小鬼子即便是有心也是無力的。現在的人海戰術不單單是針對日軍的,318軍也是如此。他們幾乎都是在火拚對方。這樣的進攻看似有點古老,實則是整個戰場的真實寫照。318軍強大的防禦最後只能*著日軍對著干。要知道但凡有不用死傷這麼多作為代價來奪取桐城的辦法,日軍斷然不會用這樣的辦法的。

PS:後天爆發,弟兄們先給點鮮花給點動力啊!今日三更! 「咚咚咚!」

一陣低沉的戰鼓聲,從校場方向傳來,劃破夜色的沉寂,傳遍整座天指城。

這是召集將士的戰鼓聲,三通鼓一過,所以將士必須趕到校場,任何人遲怠軍法處置。

神策軍成立初始,唐景香暫代大統領一職,當前宋國的局勢暗潮湧動,是新舊權力交替的關鍵時刻,留給她的時間並不充裕,因此要連夜的整合軍務,召集將士們在校場訓話。

此時,夜幕剛剛降臨,剛剛用過晚膳,天色也並不是太暗。

點將台上,一面帥旗高高的豎起,鎏金鑲邊的金色戰旗隨風飄舞,上面的『唐』字燁燁生輝,在暮靄里若隱若現。

唐景香頭戴束髮紫金冠,身披銀色的戰袍,腰間懸挂寶劍,她本就是英姿勃勃的女兒身,此時戎裝在身,更是顯得英姿颯爽,傲然站立在帥旗下,自有一股凜然不可侵犯的氣勢。

在戰鼓聲的催促下,校場上很快人頭攢動,狂殺神刀兩營合為一軍,關於新任大統領的傳言,早就在軍營傳得甚囂塵上,聽說是一位『唐』姓女將軍,來歷並不是很清楚。

女將軍,在宋國的歷史上,從來都是沒用過的。

對此,將士們有些嗤之以鼻,有些不以為意,有些甚至腹誹不斷,但等到他們得窺真容時,卻無不嘖嘖稱奇,為其風采所傾倒。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