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維恍然。

果不其然,大家族確實以利益為重,要時刻的避免這些負面的新聞。

尤其是像秦家王家來說,這種事更為致命的。

三大家族明爭暗鬥,稍有不慎就可能會被對方吞噬。

尤其是可是有不少家族看中藍海這片寶地。

在花園裡,薛維看到了一個坐在輪椅上的老人,老人滿頭白髮,在陽光的沐浴下顯得一片祥和。

「看看你爺爺吧。」薛維想了一下說道。

跟隨著秦韻來到花園,秦老爺子那有些渾濁的目光看了一眼薛維。

滿是褶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爺爺,有客人來看你了。」秦韻在秦老爺子旁邊說道。

秦老爺子點點頭。

「他…他..我認識..他是救了我的人…」秦老爺子有些斷斷續續的說道。

薛維有些吃驚。

看來這老爺子不糊塗啊!都能認清楚人。

能被金藍食蠱蠶食成一個皮包骨頭的人,僅僅用了一兩天的時間就達到了這種程度,那是真的厲害,雖然說著與秦家的財力有著直接的關係,但是這與秦老爺子的體質是脫離不了的。

「秦老爺子,您好。」薛維打了個招呼。

秦老爺子帶著一絲笑容顫抖的揮了揮手。

「韻韻…你先出去…我和他說點話…」秦老爺子說道。

秦韻和薛維有些摸不清頭腦。

平時秦老爺子的話並不是很多,這怎麼會突然想和薛維說話了?

不過望著秦老爺子一副篤定的樣子,秦韻還是答應下來。

給薛維遞了一個眼神后便回到屋裡。

薛維也是一陣好奇,這老爺子想對自己說點什麼?

「很感謝你救了我,年輕人…本來我這條老命就沒有多少了,你的出現又能讓我苟活一陣子。」秦老爺子笑道。

薛維坐在秦老爺子旁邊。

「老爺子,您是說哪裡的話,您健康的很,在活個十幾年沒問題的,還有啊,您叫我小薛就可以。」

這話薛維可沒有撒謊。

等薛維在給秦老爺子針灸幾次,在服用一點回春丹,想要活個十幾年那是輕而易舉。

「哈哈哈,好…小薛,如果我沒有猜錯,你應該是傳說中的修鍊者吧。」秦老爺子的眼睛突然變得精明了一些。

修鍊者?

這老爺子竟然知道修鍊者?

「這…老爺子…」

秦老爺子將目光放在遠方。

「小薛,你很像一個人。」秦老爺子突然說道。

「人?什麼人?」

薛維現在一頭霧水,這秦老爺子看起來遠比表面上的更為神秘,難不成這老爺子也經歷過一些不為人知的東西?

這年頭可不是隨便一個人都知道有修鍊者的存在。

「曾經救過我的人。」

這話一出,薛維就有點不淡定了。

老爺子,您都八十多了,我救過你?咋可能?我還沒有在娘胎里出生呢!

「老爺子,你搞錯吧…」薛維忍不住的說道。

秦老爺子笑著搖搖頭。

「我也不知道我有沒有搞錯,你且聽我說個故事。」

不等薛維說話,秦老爺子便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我是藍海本地人,出生在巒雉區的附近的一個鄉村裡,那時候那是動亂年間,每天戰爭不斷,小的時候不懂事,去巒雉山玩鬧,從小巒雉山村的老人都說,巒雉山內有龍,這引得我們那些孩子無比嚮往。」

巒雉山?

薛維摸了摸下巴。

巒雉山連傳說中的劍仙都有,有條龍似乎也沒有什麼。

「但是我們進入了巒雉山後卻迷路了,我與幾個夥伴走散,尤其是到了夜晚,各種野獸的吼叫聲此起彼伏。」

「我很不幸,被一條巨蛇纏住,那巨蛇頭上仗著犄角十分恐怖,被他咬了一口渾身冰涼,雖然現在幾十年過去,不過我依舊能感受到當初面臨死亡的那種感受,但是就在這時候,一個身穿黑袍的男人出現,他手持一把長劍隨意將那巨蛇一切兩段。」。 「求求你了,讓我去看我媽媽最後一面吧。」葉清苒的情緒變化過去的激烈,墨凌霄有些不忍心,滿滿的伸出手抱住了葉清苒。

手指不斷的撫摸著葉清苒凌亂的頭髮同意了起來:「我帶你去。」

葉清苒聽到這話,眼睛猛地閃過一絲光芒卻又很快消失不見了。

墨凌霄偏過頭看着一臉無欲無求的葉清苒沒有開口說任何安慰的話,只是默默得伸出手再一次將葉清苒摟進了懷裏。

熟悉的味道讓葉清苒有些心安,但她的表情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化。汪海洋透過後視鏡看着車后的兩個人,也忍不住心疼了起來。

醫院樓下,李歌雨看着地上雖然被人清掃過但還殘存的血跡,得意的笑了起來,這一下看你葉清苒怎麼跟自己斗,坐上車之後她輕輕的拍了拍自己的臉,想起之前的種種,得意的說了起來:「沒想到這張臉這麼好用」

李夢玉也笑了起來發動車輛離開了這裏:「聽媽的總沒錯。」

天微微亮起,早早等在樓下的阿勇快步走了過去,擔憂的看了看葉清苒的表情但還是低聲說了起來:「小姐,你母親在地下一層。」思來想去還是沒有說出那三個字。

葉清苒茫然的點了點頭,掙脫開墨凌霄的攙扶踉踉蹌蹌的走了過去,看着緊閉的房門,葉清苒停下了自己的腳步,緩緩的抬起手臂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和衣服。

最終面帶着笑容的推開門走了進去,她不能讓母親看到自己狼狽不堪的樣子。空蕩蕩的房間里只有一張矇著白布的病床,葉清苒卻沒有任何的懼怕,像尋常一樣一點一點的走動了病床邊,掀開了蒙蓋着的白布。

看着王溪沒有任何血色的面龐,葉清苒終於忍不住了,無力得蹲在地上大哭了起來,墨凌霄下意識想要進去安慰,卻被一旁的兩個人拉住了。

「二少,讓小姐哭出來了,憋著心裏會憋出病的。」阿勇鼓足了勇氣才開口說了起來,另一旁的汪海洋也快速的點了點頭。

好在墨凌霄停下了自己的腳步,三個人就這樣安靜的聽着葉清苒的哭泣聲。

時間過去了好久好久,葉清苒突然感覺有熟悉的聲音在呼喚自己,茫然的抬起頭卻看到了王溪的身影,她的笑容是那樣的真實,葉清苒下意識的停止了哭泣,低聲說了起來:「媽媽,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像小時候那樣,王溪輕輕的捏了捏葉清苒的鼻子回答了起來:「媽媽要走了,你要照顧好自己,不能哭鼻子,答應我好不好。」

「不好。」葉清苒知道只要自己一答應下來,王溪就會消失不見的,她連忙拒絕了起來。

阿勇口袋裏的手機微微振動了一下,他也不忍心再看着屋內的那一幕了,小心翼翼的後退了兩步,拿起手機查看了起來。

看着手機上的畫面,阿勇憑藉着他的專業素養找出了不對勁,趴在墨凌霄的耳邊輕聲說了起來:「二少,確實如你所說,事有蹊蹺,小姐母親可能不是自殺。」說完就將手機遞了過去。

墨凌霄看着屏幕上的監控有明顯的剪輯痕迹就明白了過來,壓低聲音說了起來:「先不要告訴小姐。」

阿勇雖然不太明白墨凌霄的意思但還是答應了下來,微微後退再一次站直了身體。

不知道屋內發生了什麼,葉清苒緩緩的站起了身子輕吻了一下王溪的額頭就走了出去,直勾勾的盯着墨凌霄的眼睛,語氣平淡的說了起來:「幫我處理媽媽的後事吧。」

「好。」墨凌霄點了點頭,但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快速的伸出手接住了再一次昏倒的葉清苒,看着身邊的汪海洋吩咐了起來:「後事就交給你了。」

汪海洋快速的點了點頭,墨凌霄轉換了一下視線,又一次開口說了起來:「繼續查。」阿勇也瘋狂對視點了點頭。看着墨凌霄離去的背影,兩個人也對視了一眼快速的忙碌了起來。

程希希看着報社上下都在焦急的尋找著葉清苒的消息,眼裏閃過了一絲的得意,自己動動手指就解決了一個麻煩還有五十萬在等著自己,但還是裝作氣惱的訓斥了起來:「我告訴過你們,清苒不能去,你們偏不聽,現在好了吧。」

話音剛剛落下,一群人又再一次的陷入了爭吵之中,吳華此刻覺得自己的頭都要炸了,猛地拍了拍桌子,大聲的喊了起來:「都給我閉嘴,回自己的工位上去。」一群人覺得沒趣聳了聳肩離開了這裏。

角落裏一言未發的照照用力的捏著昨天晚上那個男人留給自己的號碼,陷入了猶豫之中。

護士一趟接一趟的走來,就是為了多看墨凌霄兩眼,卻害怕的一言不發,就在這是墨凌霄卻突然開口說了起來:「她什麼時候醒?」

冷漠的聲音讓護士有些害怕,手上的動作停頓了一下,顫顫巍巍的說了起來:「應該很快就醒了。」

不知道墨凌霄有沒有聽到,等護士轉過身時他再一次恢復到了剛剛的動作,面無表情的盯着病床上的人。

門外的汪海洋看着離去的護士側身走了進來,將聲音壓的極地趴在墨凌霄耳邊說了起來:「二少,你看葉夫人的骨灰是?」

還未等墨凌霄開口回答,病床上的葉清苒就猛地開口回答了起來:「把我媽媽拿進來,我要陪着她,不然她會害怕的。」

汪海洋猶豫了一下,直到看到墨凌霄點了點頭他才開口回答了起來:「好的小姐,我這就去哪兒。」

葉清苒像之前那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妝發,面帶着微笑接過了汪海洋手裏的瓷罐。

靛藍底色上印了幾朵梅花,王溪最喜歡的就是梅花,葉清苒緊緊的抱在懷裏緩緩的抬起頭,看着汪海洋說了起來:「謝謝你,我媽媽她最喜歡梅花了。」

汪海洋看到這一幕並不覺得害怕,反倒是有一些傷感,輕輕的點了點頭:「你客氣了,小姐。」

。 要不是馬上就要出去,他真想現在就要了她!

「小席兒,今天是我們訂婚的日子,我絕對不會再讓你臨陣逃脫!」

喬席兒囧了囧,心裡既感動又複雜,她知道他想結婚的迫切心理,可是她不能現在就嫁給他,雖然他爸表面上不反對兩人,但實際上怎樣她不清楚也不了解。

他愛她,她無比清楚,可是婚後的生活並不是只有愛情就能維繫的,在姐姐身上,她看到了婚姻的可怕,所以她想先訂婚,讓他父親慢慢接受她,認可她然後再結婚,有前車之鑒,她不想走上姐姐的老路。

思及此,喬席兒緊緊的抱住了顧擎天的腰,「我不逃,就算是你趕我逃我也不逃!」

宴會開始前的五分鐘,段瀟南到了,他身邊是打扮靚麗的齊妮婭,兩人相攜進入,怎麼看都這麼相配。

喬思語只是不經意的掃了他們一眼,很快就移動開了目光,這麼一移,她還看到了一個熟面孔。

那就是顧瑾言。

也對,今天是顧擎天的訂婚禮,作為表弟的顧瑾言肯定會到場的。

剛想走過去跟顧瑾言打個招呼,宴會就正式開始了。

訂婚場內熱鬧非凡,顧清明作為長輩發了言之後,主場都交到了顧擎天手上。

顧擎天牽著喬席兒的手在滿場賓客的祝福和掌聲下,將訂婚戒指戴在了喬席兒的手上,霸道又不失溫柔的吻也在一瞬間落在了喬席兒的唇瓣上。

這一吻,昭示著喬席兒從今以後就是顧擎天的女人,顧家的兒媳婦兒了!

喬思語一邊為喬席兒高興,一邊又有些惆悵!

在她的記憶力,喬席兒還是那個追在她屁股後面跑的小女孩,轉眼間就已經成為別人的女人了。

心裡怪不好受的!

「羨慕嗎?」

突然,耳邊響起了一道清冷地聲音,喬思語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喬席兒和顧擎天身上,沒聽清楚他說什麼,便轉頭看了一眼厲默川,「你說什麼?」

「如果你想要,我現在就可以給你一個比這個還盛大的婚禮!」

喬思語乾咳了一聲,突然覺得下腹有些脹,有點想尿尿時,立刻轉移了話題,「我去一下洗手間。」

厲默川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氣的咬牙切齒,可當看到杜月蘭跟在了喬思語身後時,幽深的黑眸微微一寒,抬眸跟了上去。

喬思語解決完三急問題走出洗手間后,被杜月蘭攔住了去路。

「阿姨,找我有事兒?」

面對杜月蘭,喬思語實在是沒法擺出一張好臉色給她看,如果不是因為她是喬席兒的親生母親,她都懶得理她!

杜月蘭看了看周圍,見沒有什麼人時,原本和善得一張臉瞬間變得猙獰了起來,「喬思語,我知道你最近跟顧家的人走得很近,也知道顧擎天的父親很喜歡你,但我警告你,席兒和擎天是真心相愛的,現在他們已經訂婚了,你休想再破壞他們的感情!」

。 「我信你個粑粑!」貝蒂氣的爆粗口,不僅搶了貝蒂的書,還把書給毀了。

「淑女,不應該爆粗口的。」葉塵一臉關懷的說教道。

剛剛閱覽《睿智書》他可是學到了不少東西,精神觸要順著書與世界交接的通道蔓延過去,沒想到,世界意志會如此迅速察覺到,還如此果斷,不僅切斷了通道,還將作為媒介的《睿智書》給焚毀了。

帕克在一旁點頭,贊同道:「貝蒂,群主說的對,你要淑女一點,淑女是不能說髒話的。」

「嗚嗚嗚…尼桑,貝蒂才是被欺負的那一個。」貝蒂委屈的叫起來,跺了跺腳,連哥哥都幫著外人說話,太傷心啦。

「乖乖乖,不哭不哭,這書是禍害,沒了就沒了吧!」帕克安慰道,因為《福音書》的事情,它對《睿智書》天然嫌棄,深怕貝蒂被忽悠瘸成為羅茲瓦爾第二。

「還是哥哥最好。」貝蒂抱著帕克,用臉蛋蹭啊蹭。

葉塵微笑道:「貝蒂,你要等的人不會來了,艾姬多娜如果真的全知全能,四百年前,也不會被嫉妒魔女吞噬,況且,未來複活她,我可是要出『大力氣』的。」

「唔…貝蒂很生氣!」貝蒂嘟起嘴,但她明白葉塵這話是有道理的,而且還和哥哥的關係貌似不錯。

「你那麼強,和貝蒂簽訂契約,對你沒有什麼好處的。」碧翠絲不覺得自己的實力對葉塵這種【神】有什麼幫助,反而會消耗對方的藍量。

「不,我現在缺的是知識,何況,如果我們簽訂契約,你就不用擔心未來,我出爾反爾。」葉塵誠懇道,說別的都白搭,400+歲,博覽群書的loli可不好忽悠,還不如直接說明利害關係。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