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恩掏出手槍射擊掠食者,可是手槍的子彈太弱了,打在掠食者身上跟蚊子叮似的,人家連眉頭都不皺一下的……

嗯……好像掠食者沒有眉毛的?

“打舌頭!”艾麗絲高喊。

蕾恩調轉槍口,瞄準了掠食者的舌頭,可就在這時,她感覺眼睛一花,下方掠食者的舌頭有了好幾個重影,分不清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假的。

砰砰砰!

蕾恩連開了三槍,卻一槍都沒打中掠食者的舌頭,全部打空了。

“我……我看不清了……”蕾恩大汗淋漓,臉色蒼白,眼睛都無神了。

這時候聽到艾麗絲叫聲的馬特和查德跑了過來,馬特幫助艾麗絲拽女醫生,查德慌忙舉起槍對着掠食者射擊。

一梭子子彈射過去,總算是逼退了掠食者,衆人成功的把女醫生拉了上來,不過她的左腿也算是廢了,根本沒法走路。

馬特背起女醫生,艾麗絲攙扶着蕾恩,查德一路小跑回去繼續開門。

很快門開了,五個人火速出了門,看着身後自動關閉的門戶,都長出了一口氣。

剛剛太驚險了,那隻怪物太可怕了!

“快上車,我們離開這個鬼地方!”查德攙扶起蕾恩另一條胳膊,馬特揹着女醫生,五個人火急火燎的上了火車。

查德迅速開啓火車返回豪宅,而他們沒看到,隧道頂上,一隻掠食者正窺視着他們…… 黎曉曉看着手中的移動硬盤,笑的很開心。

花費了足足兩個小時的時間,消耗了無數口水,他終於用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忽悠着紅後同意離開保護傘公司。

雖然這樣會大幅改變後面的劇情,但……管他呢!先把好處撈到手再說,反正保護傘公司還有個白皇后呢,也不怕他們沒有人工智能可以用。

整個基地再次陷入了黑暗。

同時系統提示響了起來,“您的任務一已完成,正在進行獎勵結算……結算完成……將在60秒後跳轉到任務二場景……”

這次的副本比較特殊,無面弄出了個六本連刷,但在系統那裏只算一次副本,六個電影世界的任務被分爲了任務一到任務六,當然,除了黎曉曉他們之外,其他正常進入這個副本的玩家只需要完成任務一。

任務一包括三項內容,殺死至少五隻掠食者、殺死至少一百隻普通喪屍、切斷蜂巢電源。

現在,拐走了紅後的黎曉曉已經完成了所有的任務,這個場景就算是過了,他們將會被系統傳送到生化危機二的場景中去。

其實是同一個浣熊市,只不過是現在這個浣熊市的“未來式”而已。

可以理解爲讓玩家“穿越到未來”。

因爲從現在到生化危機二開始,中間還有一段時間,系統會直接略過這段時間把他們放到喪屍肆虐的浣熊市。

六十秒時間很快過去,黎曉曉的身影倏地消失在機房。

玩家雖然走了,但這裏的故事卻沒有結束,依舊按照既定的軌跡運轉着。

……

艾麗絲和馬特歷經艱辛終於回到豪宅,推開了那扇大門滿懷希望的望向外面陽光的時候,卻被現實狠狠扇了一個耳光。

門外沒有什麼蔚藍的天空、溫暖的陽光。

只有一個臨時建造的隔離走廊,一隊穿着生化服的保護傘公司員工站在外面,熟練而迅速的將艾麗絲和馬特控制起來弄到救護車上拉走了,目標是保護傘公司在浣熊市的另一座研究所,目的是將他們納入“復仇女神計劃”。

聽起來挺高大上的,但其實這個名字和內容沒什麼關係。

復仇女神計劃實際上就是保護傘公司培養生化武器的計劃,只不過實驗體不再是兔子啊狼狗什麼的,而是人類。

很顯然,從蜂巢裏跑出來的艾麗絲和馬特,保護傘公司沒打算給他們迴歸社會的機會,但殺了又太可惜,剛好廢物利用當成實驗材料,成功了固然好,不成功也不可惜。

人命對他們來說,不過是可以隨意處置的財產而已,而且還是十分廉價的財產。

艾麗絲和馬特被送進了研究所,成爲人體試驗的樣本。

與此同時,無法與紅後取得聯繫的保護傘公司不清楚蜂巢究竟發生了什麼,他們派出了人馬去蜂巢查看。

黑暗的地下基地裏靜悄悄的。

所有的掠食者和喪屍都被黎曉曉消滅乾淨,整個基地空無一人……也不準確,事實上還有八具傷痕遍體的屍體躺在B餐廳。

微弱的應急燈光下,一具屍體顫動了一下。

隨後,他的眼睛驀然睜開!整個人直挺挺的坐了起來!就好像詐屍一樣!

這個被掠食者殺死的玩家屍體,竟然也變成了喪屍!

這恐怕是黎曉曉都沒想到的事情,在他的潛意識裏,玩家不應該屬於能被變成喪屍的人羣之一。

第一個玩家喪屍站起來之後,其餘七個人也陸陸續續站了起來。

他們看了看四周,邁開腳步向外走去,行走間十分迅捷,手腳看起來也十分有力,與那些遲鈍的普通喪屍完全不同!

他們甚至可以快速奔跑、用手腳在牆壁上攀爬!除了沒有尾巴和長舌頭之外,簡直就像是八隻人形的掠食者!

……

保護傘公司的一支特遣隊來到了蜂巢大門口,這次他們配置的人員比較多,一共十人。

爲了防止被可能瀰漫在蜂巢的病毒感染,他們都穿着全副武裝的生化服。

順利打開大門後,隊長下令,“先遣隊進去。”

三個先遣隊員端着槍小心翼翼跨進了黑洞洞的大門,隊長則是低頭看着手上的雷達。

原本空曠的屏幕上,忽然出現了八個紅點,並且非常迅速的向着那三個代表先遣隊員的白點靠近!同時一陣野獸的嘶吼聲響起!

衆人嚇得齊齊後退了一步,隊長咒罵了一句的工夫,屏幕上那三個白點已經消失了,八個紅點迅速的衝出了門外!

隊長擡頭,看到八個面容扭曲的喪屍向着他們撲過來……

片刻之後,再沒有一個活人,只餘一地的屍體。

進食了新的DNA,感染掠食者病毒的八個玩家喪屍身體開始變化。淡紅皮膚下肌肉如蛆蟲般扭動着,一個喘氣的工夫,八個玩家喪屍體型便漲大了一圈。

身材變得更瘦長,卻堅韌有力;四肢也長長了不少,比例完全已經沒有人類的樣子了,倒是像猿猴更多一些,而且手掌腳掌都變得寬大厚實,新長出的指甲又尖又利!

臉部變化倒是不大,只是髮際線向後退了不少、露出寬闊的、血管虯結的額頭,嘴裏原本整齊的牙齒變成了一嘴亂七八糟的尖牙利齒。

嗯,因爲這些玩家都不是普通人,所以他們變成了新品種的喪屍……很合情合理。

因爲這種品種可沒有在生化危機電影裏出現過,那麼我們姑且就將這種新型喪屍稱作“玩家喪屍”吧!

這些玩家喪屍進化完成後,便帶着對新世界的嚮往、邁開大長腿向外奔去……而他們離開後不久,那些死亡的保護傘公司特遣隊成員也都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深一腳淺一腳蹣跚着向外走去……

病毒,開始在浣熊市悄然蔓延。

保護傘公司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們卻保持了沉默,只是悄悄的將自己公司那些重要的科學家接走祕密送出了浣熊市,同時也做好了封鎖浣熊市的準備。

在大街上不斷被咬的人羣、不斷擴散的病毒,揭開了生化危機第二部的序幕……

黎曉曉等人,就被系統傳送到了這個混亂的城市。 黎曉曉出現在一大羣人當中。

這一羣人,每一個都憂心忡忡,眼睛盯着前方,心裏想着自己的事情,根本沒人注意到有一個人忽然出現了。

黎曉曉擡頭看看天色,黑漆漆的,沒有星星月亮,看來是一個陰天的夜晚。

再看看左右,人挨人人擠人,搞得跟春運的火車站似的,看了好幾眼黎曉曉才確定他們是在一座高架橋上。

而前方,原本應該是暢通無阻路面的地方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堵金屬的高牆,高牆下設置了關卡,每一個想要出城的人都要經過檢疫才能出去。

檢查通道只有一個,其效率可想而知,後面卻有更多的人涌上了大橋,導致這裏的人越來越多。

許多警察擠在人羣中維持着秩序,高牆上一排持槍的武裝警衛默默的看着下方的人羣。

黎曉曉回憶了一下劇情,便知道自己是在哪裏了。

梅門大橋。

浣熊市的喪屍潮爆發之後,情況急劇惡化,所有活着的市民人心惶惶,紛紛舉家外逃想要離開這個恐怖的城市。

爲了掩蓋這一切,保護傘公司接管了浣熊市的安防,用高牆將整個城市圍起來,只留了梅門大橋一個出口。

排除那些苟在家裏天真的以爲會有人來救援他們的普通市民外,其他還活着的市民應該已經全都聚集在梅門大橋準備出城。

看起來人潮洶涌的倒是挺多,但想想這其實已經是整座城市裏最後的存活的人了,你就會覺得“怎麼才剩下這點兒人?”

“曉曉!”不遠處郝帥揮舞着胳膊跟黎曉曉打招呼。

黎曉曉也招了招手,一路擠着到了他們跟前,發現除了無面其他人都在了。

“無面呢?”

“他說這裏太擠了,他去橋那頭等我們。”

“哦。”黎曉曉點點頭,“那你們小心點,等下跟着無面走就行了,我先走了。”

衆人都有點懵,“你幹嘛去?”

“刷怪啊!一座城市裏的市民都變成喪屍了,我的工作量可是很大的!”黎曉曉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但眉梢眼角掩不住的笑意卻出賣了他心裏的真實想法。

“你這是吃了肉喝了湯連湯渣都不給我們留一口啊……”郝帥無語道。

任務一結束後,系統結算了一次,黎曉曉獨攬所有的獎勵,其他人除了基礎獎勵毛線都沒一根。

黎曉曉嘿嘿一笑,“有什麼關係,反正這些獎勵也是充公大家一起花的。我走啦!”

說完黎曉曉一溜煙的跑了,留下沉思的衆人。嗯……黎曉曉說的好像很有道理……但爲什麼總覺得哪裏不太對勁呢?

黎曉曉走出一段後,聽到後方傳來騷動,回頭看了一眼,剛好看到出口大門正在緩緩關閉,驚恐的市民驚恐的衝向大門,但卻沒能成功越過那道門,被關在了高牆之內,牆上的武裝警衛擡起了槍指着下面的市民,威懾力十足。

因爲之前等待的人羣裏有一個男人病毒爆發變成了喪屍,統管這次行動的保護傘公司主管凱恩請示過上級之後下令關閉城門,並將聚集在梅門大橋的市民趕回城內。

老公太妖孽 同時,他們也準備好了一顆高精度的戰術核彈,足以將整個浣熊市夷爲平地,把所有的喪屍、人類、建築……他們的罪證,都消滅的一乾二淨,什麼都剩不下。

所以給黎曉曉的時間不多,本來保護傘公司是計劃在天亮的時候發射核彈毀滅浣熊市的,但因爲艾麗絲的介入,凱恩提前下達了發射命令,在日出之前核彈就發射了。

現在已經是深夜了,若只是想要完成任務時間倒是綽綽有餘,但想要趕在覈彈發射之前消滅城裏的所有喪屍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要是有辦法延緩核彈的發射就好了……”黎曉曉一邊走着一邊思索着,覺得這事兒其實是有可操作空間的。

不過需要艾麗絲的配合……那就先去找她好了!

那麼問題來了,艾麗絲這會兒應該是在大街上晃盪呢,上哪兒去找她啊……

嗯……

黎曉曉一把拉住一個路過的警察,“請問浣熊市初級中學怎麼走?”

那個警察愣了一下,反問,“你去那兒幹什麼?”

“我妹妹在學校沒回家,我要去找她。”黎曉曉滿口胡謅着,不知道黎沫沫如果聽到他這話會作何感想……

警察同情的看了黎曉曉一眼,勸道,“哥們,那兒已經沒有活人了,回家吧,關好門窗拿好武器,等待救援。”

“不,我一定要找到我妹妹!沒有她我活不下去!”黎曉曉堅定的說道。

警察嘆了口氣,給黎曉曉指了路,還很好心的給了黎曉曉一把槍,“祝你好運。”

真是個好人吶……

黎曉曉感慨了一句,剛好看到無面站在不遠處,便指了指他對警察說道,“看到那個戴面具的人了嗎?他是一個功夫高手,想安全的話跟着他準沒錯。”

警察:????

黎曉曉轉身離開的時候,又偷偷的把槍塞回了警察的口袋裏,希望這位好心的哥們能活的久一點吧……

接下來,黎曉曉便開始了自己的刷怪大業。

他的身形如鬼魅一般快速掠過大街小巷,凡是被他光臨過的地方,所有的喪屍統統的消失不見,如果有人此時在看監控,一定會被這靈異的一幕嚇出精神病!

不過說起來,這個時間好像真的有一個人正在看監控?

查理斯丶阿什福德博士,保護傘公司六級僱員、基因與病毒部門主管。

蜂巢出事之後他被保護傘公司第一時間接走送出了浣熊市,但他的女兒安吉拉卻遇到車禍沒能離開,此時被困在了浣熊市初級中學。

這個小姑娘也被注射了T病毒,是和艾麗絲一樣的深度感染者,只是她沒有艾麗絲那種超凡的戰鬥力,唯一的能力就是“不死”了。

所以阿什福德博士此時正在通過浣熊市的監控系統尋找倖存的有戰鬥能力的活人,以救他們離開浣熊市爲條件讓他們去救安吉拉。

這也是黎曉曉打聽學校地址的原因,因爲艾麗絲一定會去那兒。 生化危機的六部電影雖然都是獨立的電影,但在這個電影世界裏,六部的故事都是在同一個世界裏發生的。

想死太難了 而且無面搞出來的六集連刷,每一集都是承接了上一集的劇情。

黎曉曉殺死了蜂巢的所有喪屍,所以蜂巢失控之後並沒有從地下涌出幾百個喪屍來;

重要的是,黎曉曉還殺死了所有的掠食者。

掠食者這東西可不是靠感染了病毒變異出來的,而是在蜂巢實驗室裏的特殊產物,殺光了就沒了,也就是說,這玩意不會在這第二部出場。

最後,那八個玩家變成了新型的喪屍……這一點就連黎曉曉都不知道。

所以,雖然這個第二部開頭看起來和原電影沒什麼不同,但鬼知道黎曉曉在第一部裏鬧出的幺蛾子會在這裏產生什麼樣的蝴蝶效應……

這第二部和第一部一樣,都是二十人副本,除了黎曉曉他們十二個人,系統又給安排了八個玩家進來。

這八個倒黴蛋絲毫不知道自己進的是一個被改了劇情的副本,按照正常流程出現在保護傘公司在浣熊市的另一座研究所門口時,還興奮的不得了。

八個人很快抱團組了隊,其中五個人是來自同一個盟會的隊伍,隊長孟涵是一個半隻腳跨入高玩行列的資深玩家,硬要找個人相比較的話,應該是和柳澄現在的實力差不多。

而這個盟會和黎曉曉還稍微有那麼一丟丟關係。

盟會的名字,叫三基盟,正是言千殤所在的盟會。

“你們不用擔憂。”孟涵正在吹牛逼,當然主要是對那三個散人玩家吹的,“我們三基盟也是大盟會了,這個副本我們雖然之前沒打過,但對於這些任務都是爛熟於心的。這個生化危機第二部的任務有三個內容,殺死一百隻普通喪屍,殺死三隻掠食者,殺死馬特。”

“這三個任務都特別簡單,對你們來說掠食者會稍微麻煩一些,你們三個對自己沒信心的話可以在旁邊解決小兵就好,我也不會強迫你們做什麼,就等着躺贏好了。”

三個人一邊聽一邊點頭,還順便看了看任務面板對照一下孟涵的話。

但看了一眼他們就發現了問題。

契約婚寵,秦少的小嬌妻 “可是……”一個女玩家弱弱的舉起手,小心翼翼的說道,“隊長,任務說明裏第二個內容是殺死三隻超級變種體……”

“蛤?”

孟涵愣了一下,也沒有生氣,打開自己的任務面板看了看,果然,任務的第二個內容並不是殺死掠食者,而是殺死超級變種體。

氣氛有點尷尬,八個人面面相覷。

幾秒之後,一個三基盟玩家打破沉默,“超級變種體是什麼鬼?我前兩天才刷完這部電影,裏面根本沒有這種東西!”

“或許是掠食者的別稱?”另一個玩家猜測。

孟涵思索了一下,“這個問題先放下,反正到時候看到就知道是什麼了,現在我們的首要任務是殺死馬特。”

“根據前輩們的經驗,殺死他最省力的辦法就是一進來直奔他所在的實驗室,現在電影剛剛開始,保護傘公司還沒把他弄醒,我們趁他睡着做了他,再去弄其他任務。”

說着孟涵擡頭看了看眼前掛着保護傘公司標誌的建築,“這座醫院是保護傘公司在浣熊市除了蜂巢外的另一個研究所,第一部裏馬特和艾麗絲被抓起來後就是送到了這裏,現在已經天黑了,艾麗絲怕是早就跑出去了,但馬特還在裏面躺着,而且沒有任何守衛,我們走吧!”

其他戰五渣們一聽可以取巧在睡夢中解決掉整個第二部裏面最大的BOSS馬特,一個個立刻精神一振,跟着孟涵雄赳赳氣昂昂的踹碎玻璃走進了大樓。

其實孟涵所說的“前輩們的經驗”理論上是沒有錯的,也的確有玩家這麼幹過,而且還成功的在馬特還沒甦醒的時候就把他乾死在試驗檯上。

只是那位“前輩”有一個小細節沒有說:他是避開了所有的監控、在沒有任何人發現他的情況下悄無聲息潛入到馬特所在的實驗室幹掉他的。

這座大樓裏此時的確是沒有活人,但監控還在啊!

保護傘公司一直遠程監控着這裏好不好!而且那些連接在馬特身上的儀器也是可以遠程控制的!

從孟涵打碎玻璃的那一秒鐘開始,他就已經被保護傘公司的監控注意到了!

“長官,有情況。”負責監控馬特的工作人員發現了孟涵一行人,立刻向凱恩報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