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顏兒當知道爺爺要去的地方時,不由嘟嘟嘴道:“在家裏吃多好,非點去四海酒樓,真是,也不知道爺爺是怎麼想的。”

而西門若顏跟在蕭落羽的身後,依然顯得有些柔弱,有些病態膚色配上絕美的面容,始終冷漠的不發一言。 四海酒樓一共六層,一樓是普通人用餐的地方,而二樓能上來的基本就是一些貴族了,畢竟二樓以上消費都是翻了數十倍的往上漲,三樓往上則是一些包廂,想上四樓則開始有修爲限制,最次也要天陽階,五樓則是要擁有王級實力才能上去,如果是擁有帝級實力的人上去,則酒菜一律半價。

六樓就是四海內層人員才能上去的了,對外概不開放。

四海酒樓五樓的一間包房內蕭落羽跟爺爺已經幾杯烈酒下肚,臉上也不由有些紅暈,不過喝酒的感覺還真是好,算起來從前世到現在已經二十幾年沒有喝過酒了。

而蕭顏兒因爲無聊,在隨便吃了幾口後,就拉着若顏去逛街了,西門若顏本來還不想離開蕭落羽,可是看見蕭落羽眼神一愣後,隨着蕭顏兒出去了。

蕭落羽沒有運功驅散酒勁,要不然喝酒也就沒什麼意思了,他在蕭顏兒兩人離開後,他擡頭看着爺爺,剛要說什麼,可是蕭霸天一擺手笑道:

“呵呵,現在知道我爲什麼要帶你來這了吧,相信你也感覺到了吧,一個小小的四海酒樓內,居然就有數十王階存在,羽兒,我知道你不平凡,也知道你有很多祕密,但是我不過問,不論怎樣,你是我孫子,這是不可改變的,但是作爲爺爺提醒你一點,千羽大陸並不是那麼簡單的。”

蕭霸天頓了頓,看見孫子一副傾聽的樣子接着道:

“你以區區不到二十歲已經達到帝級了,相信你也知道了千羽大陸的一些隱祕,沒錯,千羽大陸暗中是由東極大陸控制的,而我們蕭家之所以如此強橫,哪怕數十年前你那件事也可以輕易擺平,只是因爲我們蕭家的主脈是東極大陸的二流宗派。”

蕭落羽輕輕的搖晃着酒吧,雖然他早已經有了預料,但是親口聽到爺爺說的話,還是不由暗道了一聲果然。


蕭霸天不理蕭落羽的表情,繼續的道:“可是,現在東極大陸的蕭家出現了問題,二流宗派已經不在蕭家的掌控之中,現在你大哥就在宗派中修煉,雖然蕭家已經不在掌控宗派,可是並沒有爲難蕭家之人,而是照常給予宗派弟子的待遇,蕭家主脈都沒有說什麼,我們也說不得什麼。”

“那爺爺的意思是?”蕭落羽有些不明白的問道。

“我的意思是,你既然有如此之高的天資,我想等年後送你入東極大陸蕭家主脈,在讓主脈把你送入宗派,這樣你的天資可以得到更好的資源修煉,你看怎麼樣?”蕭霸天不由沉了口氣問道。

蕭落羽聽見爺爺的話,不由得眉頭一鄒道:“爺爺,有什麼事,您還是說吧,我剛回來,你就要把我送走,是不是蕭家出了什麼事?”

“沒有,你多慮了,呵呵,蕭家怎麼可能會有事,要知道我們身後可是有東極大陸二流宗派支持的。”蕭霸天聽見蕭落羽的話,哈哈一笑道,可是在蕭落羽的目光下多少有些不自然。

“哦,那我不想去,我年後會去戰天學院。”蕭落羽看見爺爺不想多說,也沒有多問什麼,直接回絕了爺爺。


可是他沒發現在他說去戰天學院的時候,他的爺爺,眼睛居然一亮,隨後又恢復了原狀。

蕭霸天不由鬆了口氣,他知道哪怕孫子不去宗派,但是隻要在戰天學院一天,就不會有事,如果進了內院,那麼不去東極大陸也由不得他了,到時候不論被哪個宗派看重都會逃過一劫。

之後這爺孫倆都再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的喝着酒,想着各自的事。

蕭家一直以來被下令爲禁地,只有少數的人才能入內的紫煙閣內,盤坐於水塘邊的蕭落羽緩緩的呼出一口氣,隨後蕭落羽站了起來,平靜道:

“事情都查出來了麼?”

“是,主人,都已經查出來了,要對蕭家下手的是東極大陸花月宗的人。”蕭落羽的話語剛落,就從他的身後傳來一個恭敬的聲音道。

“哦?花月宗?難道東極大陸的寒宗門不再管千羽大陸蕭家了麼?”蕭落羽稍有些疑問的道。

“根據東極大陸傳來的消息,寒宗門由於與天寒宗爭鬥,導致兩敗俱傷,連宗主都重傷難愈,最後死去,所以寒宗門纔會纔會輪到別人掌控,現在他們已經無力爭奪千羽大陸,只能勉強自保,自然無法估計千羽大陸蕭家,而蕭家曾經滅掉過一個幽冥殺手組織,頭領是花月宗一個長老的小兒子來東極大陸歷練的,如果是以前的寒宗門,花月宗自然不敢輕舉妄動,但是如今,今非昔比。”

那個聲音聽到蕭落羽的疑問,再次緩緩的解釋道。

蕭落羽雙眼微眯,喃喃道:“花月宗,花月宗,你到底有着怎樣的實力,居然敢動我蕭家,我不論你有怎樣的實力,敢動我蕭家者,死。”說道最後,蕭落羽雙眼內綻放出濃烈的殺機。

“福洪,沒想到你的修爲,進步的也蠻快啊。”隨後蕭落羽轉過身,看向這個身前的老者,輕聲道。

老者聽見蕭落羽的話渾身一顫,立刻單膝跪了下來道:“福洪能有今日的修爲全拜主人所賜,福洪不敢忘。”

“呵呵,我沒有別的意思,你說說那個花月宗是什麼樣的實力吧!”蕭落羽看着福洪的樣子,淡淡一笑道。

沒錯,此人就是蕭落羽數十年未見的福洪,在蕭落羽看出爺爺的擔憂後,便傳信讓福洪調查此事,十年裏蕭落羽給福洪等人安排了很多事,雖然他出現意外導致一睡便是十年之久,不過這十年來也讓他安排下去的那些事情有了不小的成效。

而蕭落羽回到蕭家已經過去三月有餘了,還有一月就要過年了。

自從蕭落羽回到蕭家,紫煙閣自然還是屬於他的,畢竟他消失的十年中,紫煙閣每日都有人打掃,清理的跟十年前一樣,只是爲了讓他回來時不感到陌生,這一切都是他母親林嫣然安排的,蕭落羽剛剛知道時,也不禁感動萬分。

而被封爲禁地的紫煙閣被重新住入,這讓蕭家很多的人都不解,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消失十年之久的小少爺回來了,這才讓所有的人都恍然大悟,即使一些新人也都在老人的口中知道了傳說中的小少爺。

福洪聽見蕭落羽的話,沒有絲毫猶豫道:“花月宗,東極大陸二流宗派,表面實力九階宗主一名,三名八階長老,七階實力的聖者十三人,六階的聖者二十餘人,五階的聖者六十餘人,剩下的都不值得一提了,不過這只是表面實力,如果屬下猜的沒錯的話,花月宗隱藏的實力,至少還有三名九階以上。”

蕭落羽淡淡道:“果然實力不弱啊,東極大陸隨便一個二流宗派就可以滅掉整個千羽大陸了,說出來還真是嚇人,不過,這些實力就想滅掉我蕭家麼?”蕭落羽似乎在自問。

隨後,蕭落羽的嘴角扯出一抹笑容,不過怎麼看怎麼讓人覺得膽寒,雖然平淡,但是卻有着說不出的霸氣,最終,慢慢吐出四個字道:“那還不夠。”

“主人…。”福洪欲言又止的道。


蕭落羽眉頭一鄒道:“說。”

福洪一咬牙道:“主人,我覺得我們根本沒有必要與花月宗硬碰硬,雖然以主人的修爲,根本不必擔憂,但是找蕭家麻煩的也不過是花月宗的一個長老而已。”

福洪看見蕭落羽沉默不語,又道:“而且來千羽大陸的一定不可能超過聖五階,畢竟千羽大陸的規則可是神級強者頂下的,沒人能冒犯,我們只要把在千羽大陸的花月宗人殺掉就可以了,主人何必要跟花月宗相鬥呢?”

蕭落羽聞言後,思考了一下福洪的話,覺得也不是沒有道理,旋即開口道:

“那好,蕭家就由你守護,你便隱藏暗處吧,別人不用去管,但是你給我記住了,老頭子你親自給我保護住了,如果他出現了意外,你就不用來見我了。”

“是。”

福洪聽見蕭落羽的話,點頭應道。

“還有,我十年前讓你們培養的那些尊級魔獸怎麼樣了,我想沒有什麼意外,他們最少都是聖級了吧?”蕭落羽淡淡的問道。

福洪聽見蕭落羽的問話,舔了舔發乾的嘴脣道:“我們幾個當初共收服了七十三個尊級魔獸,並且全部定下了契約,如今按照主人傳的功法,七十三個尊級魔獸除了七頭魔獸意外死亡外,其他六十六個魔獸都已經是聖級了,其中聖五階四個,聖四階十個,剩下的都是聖二三階。”

福洪此時,不由得有些興奮,要知道這是多麼強大的一股力量啊,只是十年間就培養出這麼多的聖階,這不僅是他們幾個人帶着那些魔獸殺戮其他不臣服的魔獸吸取魔晶的緣故,更是因爲蕭落羽傳下的幾種功法,當然這些功法也是教給了他們,由他們代傳。

蕭落羽沉思片刻,旋即道:“調出五階魔獸兩個,四階五個,其他的調出二十,專門暗中給我保護蕭家,其他的魔獸繼續在蒼莽雪山修煉,順便傳信讓刀六去保護我父母,刀四刀五繼續跟在北冥他們身邊吧。” “是”福洪應道。

“好了就這些,你下去吧。”蕭落羽安排這些後,微微一笑道。

“是”福洪再次應道,隨後身影消失在了紫煙閣中。

見到福洪消失後,蕭落羽這才緩緩轉過身,看向一直都在他身後,默默不語的若顏,輕笑道:“若顏,還有一月就是過年了,等年後,我們就去戰天學院上學吧,我倒是很期待學院的生活呢,呵呵。”

“恩”若顏點了點頭道,可是神情依然冰冷。

“呵呵,你呀沒事多笑笑,好好的一個姑娘家,現在一副生人莫進的樣子,以後誰敢要你。”蕭落羽看見若顏的樣子,不由有些頭疼的道。

他可是希望看見一個開朗愛笑的妹妹,而不是因爲仇恨而把情緒磨滅的活死人。

“我不需要別人要我,我報完仇,我就一直跟在羽哥哥身邊,這輩子都不離開。”若顏依然冷漠的道,不過望着蕭落羽的眼神,卻起了一絲絲波瀾。

“噗嗤”

蕭落羽聽見若顏的話,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不知道怎麼的,平時平淡的他,看見若顏此時一副認真的樣子,不禁有些莞爾。

“傻瓜,你終究有天會離開的,不僅是你,還有北冥幾個,早晚會跟我分開的。”

蕭落羽本來還微笑的臉龐說到此刻,居然一點點嚴肅起來,隨後擡頭望天空道:“我本不屬於這個這裏,而我失去的我也要拿回來,不久也許我就要離開了,也許是十年,也許是五年,或許時間會更短。”

面容冷漠的西門若顏聽見蕭落羽的話,也不禁眉頭微皺了下道:“不論如何,我都不會離開羽哥哥,羽哥哥到哪,我就到哪,哪怕羽哥哥選擇去死,我也會追隨而去,不僅是我,我想哥哥們也會如此。”

“你真想就這麼一直在我身邊麼?”蕭落羽眉頭輕挑了一下,認真的看向若顏淡笑道。

若顏看見蕭落羽看向她,眼睛中沒有絲毫的躲閃,認真的點了點頭。

“唉”

蕭落羽看見若顏的樣子,也有着說不出的感覺,他看若顏,就如同看蕭顏兒一樣,視作親妹妹,既然親妹妹要跟在身邊,那麼就讓她跟。

“好吧,如果你真想跟在我身邊,那麼就努力的提升修爲,然後儘快的去報仇,否則,我一旦修爲全部恢復,你還沒足夠的實力報仇的話,那麼也不必跟在我身邊了,否則你面對的兇險更加強大。”

若顏聞言,眼中寒光一閃,心中默唸報仇,她至今都還能看見族人慘死的樣子,這是一筆血海深仇,如若不能將血印宗覆滅,她死都不甘心。

蕭落羽看見若顏的樣子,擡手撫了撫若顏光潔的額頭:“好了,別想那麼多了,走,我們去逛街,回來這麼久了,我還沒出去過呢。”

“恩”若顏輕聲應道。

在看見若顏的回答後,蕭落羽轉身向着紫煙閣的大門走去,而若顏也緊跟其後。

“三哥,我們去紫天拍賣行吧,今天正好是每半年舉行一次的大型拍賣。”蕭顏兒對着身邊的蕭落羽小臉一笑道。

蕭落羽點了點頭,他沒有什麼意見,只是想出來看看,畢竟十年多沒回來,一回來就在家中待了三個多月,至於去哪到沒想過,聽見妹妹這麼說了,當然立刻同意了。

蕭顏兒頓時展顏一笑,帶着自己的三哥和若顏向着紫天拍賣行走去。

紫天拍賣行,是千羽大陸最大的拍賣行,其實力之雄厚簡直駭人聽聞。

在這裏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不能買到的,前提是你擁有足夠的財力。


當蕭落羽跟着妹妹進了紫天拍賣行,看到這拍賣行內早已經人滿了,不由得眉頭一皺,不過沒有說什麼,只是看向妹妹蕭顏兒,要看看她怎麼做。

蕭顏兒看見三哥看向自己,有些得意的揚了揚光潔下巴,而後對着接待的人隨手扔出一張金卡,那接待的人接過一看那金卡,隨後微微一點頭,做了個請的姿勢道:

“原來幾位貴客早在二樓定了包廂,是小的怠慢了,請隨我來。”說完,轉身率先走了出去。

蕭顏兒轉頭看向自己的三哥,她心中自然有着小小的得意,早在三天前她便訂好了包廂,想到時候請十多年未回到家中的三哥玩一玩,也給三哥買些好東西。

雖然看三哥的樣子,好似這十多年沒吃過什麼苦,但是身上無論穿的戴的都不是什麼太好的東西,不過這些蕭家自然能給予三哥,但是她想盡一點點妹妹的心意。

所以今天來拍賣行想給自己的哥哥買把武器,她知道自己的三哥喜歡刀,而今天這拍賣的一大重寶就有一把名震千羽大陸的戰刀。

可是,今天還沒等她去找自己的三哥,她三哥倒是來找她了,說要出來逛逛,這正是趁了她的心意,自然滿心歡喜的答應。

蕭落羽看着妹妹有些得意的樣子,也是微微一笑,不過到沒說些什麼,只是隨着侍者的腳步而去。

“這便是您定的包廂了,請進。”當他們隨着侍者走到一間包廂前,侍者輕輕的將包廂門推開,而後恭敬的對着幾人道。

幾人自然點頭答應,當他們進入包廂後,侍者恭敬的再次低了一下頭,而後伸手把門關上轉身離去。

“三哥這沙發怎麼樣?”蕭顏兒顯然是這的常客,進入包廂內毫不在意的往那獸皮沙發上一坐對着蕭落羽道。

蕭落羽淡然一笑:“不錯。”隨後帶着若顏也坐了下來。


包廂確實不錯,不錯的是整個包廂起碼十幾平大小,地面清一色由魔獸毛皮組成,看去光澤度也不是一二階的魔獸,而無論是燈具還是牆壁點綴都用了相當昂貴的材料,最後是一張龍蘭樹雕琢而成的大茶几,上面有各種飲品,不論是茶,果汁,還是烈酒,都應有盡有。

蕭顏兒撇了撇嘴,透過透明的玻璃看向底下早已經開始的拍賣,本來她還想讓三哥驚訝一下呢,結果卻只是一句不錯,而看三哥的樣子,顯然根本沒有什麼驚訝之處,彷彿比她還常來這裏。

蕭顏兒所不知道的是,蕭落羽並不是沒有一絲驚訝,而是其靈魂修爲境界太過強大,即使有着微微的驚訝之色,也早已被壓了下去。

“好了,各位先生們,女生們,之前的小風波過去了,是否你們還沒能買到自己想要的呢?那麼不要緊,下面我們纔是真正的開始拍賣,之前的那些小玩意,只是讓各位開心一下而已,嘿嘿,大家都懂吧。”此時站在臺上的主持人嘿笑道。

底下拍賣的人聽見主持人說的,也有不少呼喝輝映,一個個眼中飽含濃烈的**。

臺上的主持人顯然很會活躍氣氛,而他所說的前面拍賣只是小玩意而已,其實也算不上小了,畢竟那最貴的也達到了好幾萬金幣,可是,他的嘿笑聲,大家都十分的懂,因爲前面拍賣的是女奴和男奴,拍賣下來的人自然有處置權。

沒有哪個傻子花重金買下來後會放掉,要知道能上拍賣的個個都是絕色,而且都經過紫天內部的訓練,牀上功夫絕對了得,簡直可以說是讓人銷魂無比。

主持人看見底下的氣氛活躍的差不多了,臉上一正道:“下面開始拍賣的是裝備,丹藥,魔晶,魔獸卵,珍惜礦石,各種稀有材料,還有各種高等祕籍,好了,各位,我廢話不多說,下面第一件拍賣的是鬥氣鎧甲。”

只見主持人按了一下拍賣桌上的魔晶,頓時臺上人形的木偶,木偶身上穿着那件鬥氣鎧甲,成金黃色,完美的光澤度,冰冷的外表一切都顯示着鎧甲的不凡。

“鬥氣鎧甲,皓月階以下攻擊完全可以無視,皓月九階內攻擊可以做到讓攻擊銳減百分之八十以上,天陽一階全力攻擊,可以抵擋十次,起拍價一萬金幣,現在開始起拍。”

正在衆人觀察鬥氣鎧甲的時候,主持人開始在旁邊介紹,並且說出了底價。

“一萬五”底下的人聽見主持人的介紹,頓時亂成一團,鬥氣鎧甲居然擁有如此強大的防禦,沒人不想得到,就憑此鎧甲,一個孤星等級的人,已經完全可以跟皓月階的人叫板了,一個人最先張了口。

“一萬六”另一個人緊跟其後。

“兩萬”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