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無天的臉色,有些蒼白,秦逸卻是鎮定自若,又是連續幾拳,像是劈豆腐一樣,把寶庫的屋頂,整個打碎,一聲長嘯,寶庫中裝著的無數太乙元丹、奇珍異寶,如同洪水,被他滾滾吸入千幻世界珠。

「我是海龍城副城主黎雨!你們是什麼人!」一聲怒吼,遠遠傳來。

餘音未消,三縷長須,文士打扮的中年人,滿臉怒容來到距離眾人數十丈的半空。

他的手中,一柄長劍,嗡嗡龍吟,火焰吞吐,彷彿是日光凝聚而成的光劍,看上一眼,都能刺得人眼睛酸疼,流淚不止。

很快,他的身後,數十個修道者緊隨而至,越聚越多,將秦逸等人,圍在中間。

四面八方,更是多達數萬、數十萬的將士,潮水一般,朝著這邊涌過來,將所有的街道都堵住。

黎雨視線一掃,頓時停在了蕭無天的身上,頓時怒聲喝道:「蕭無天!竟然是你!你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嘛!」

蕭無天知道,現在是騎虎難下,索性心一橫,冷哼一聲,不去搭理他。

黎雨眼中,閃過一道陰冷的目光,冷笑道:「蕭無天,你今天夥同蕭無法,勾結外人,掠奪海龍城,還殺掉了數百海龍城的守衛,這種罪行,你今天休想活著走出這裡!」

黎雨的聲音里,充滿了蠱惑的味道。

果然,聽他這麼一說,平時對蕭無法不滿的人,都躁動起來,恨不得黎雨趕緊下令,讓他們殺了蕭無天泄憤。


反正蕭無天有錯在先,到時候坐實了他的罪名,把他們兄弟二人都殺了,都不會有人怪罪他們。

聽到對方的話,秦逸不得不感嘆,黎雨的心腸,果然歹毒。

幾句話就把蕭無法蕭無天兄弟,放到了敵對的位置上。

「給我拿下他們!」黎雨陰陰一笑,「生死不論!」

這個殺掉對手的好機會,他當然不可能放過。

黎雨話音剛落,四周修道者,齊齊出手,滾盪真氣,鋪散開來,在半空互相撞擊,傳來滾滾雷霆炸響,徐徐結成一座大陣,光芒閃耀,殺氣凌冽,朝著秦逸等人,當頭罩落。

「帝恨戟!」秦逸五指一張,用力一握,帝恨戟在半空劃出條條軌跡,鬼哭神嚎,神魔震驚,沖入大陣,翻雲攪雨,狂潮震蕩,火焰大陣,頓時連連顫抖,彷彿隨時要撐開、綻裂。

秦逸一人的力量,讓數十個修道者,都有些力不從心的感覺。

黎雨的目光中,閃過一絲詫異的神光。

「開雲鬼訣!」

「十方劍陣!」

「血色玄光!」

「飛龍玉鼎!」

「阿鼻裂紋劍!」

四周修道者,連連怒吼,大聲咆哮,催動的真氣,所有的法寶、神通,在半空如煙火炸開。

火焰大片綻放,形成漩渦,火焰戰車、火焰巨斧、火焰長鉤、火焰利箭,雨點一般,朝著秦逸怒射拋灑。

「烽火燎原!」

秦逸長嘯一聲,帝恨戟揮舞成一團,如潑墨山水,狂草疾書,百花怒放,魚龍亂舞!

砰砰砰砰!

連串炸響,彷彿雷霆震怒,火焰從帝恨戟上,噴薄而出,匯聚成滾盪長河,推動萬古,所到之處,空氣虛空,大片被燒得融化、陷落。

火焰凝聚出來的種種武器,全都被轟得粉碎,巨浪翻攪如潮,彷彿萬馬奔騰,衝擊而出,所向披靡。

嘩嘩嘩嘩!

無數流光,在帝恨戟上匯聚,隨著秦逸舞動,有種開天闢地的味道。

秦逸體內,真氣狂涌,彷彿有使不完的精力,龍精虎猛,霸絕天地,只手可以顛覆大陸!

天上火焰凝聚的絕世大陣,瞬間就被帝恨戟,戳出無數窟窿,如同篩子。

秦逸再當空一掌,一抓,嘩啦一聲,絕世大陣,頓時四分五裂,露出青天白日!

周圍修道者,只覺得胸口如遭錘擊,往後連退數十丈,臉上滿是驚惶神色。

他們的實力,都達到了炎魂大境界,其中絕大部分,都是炎徒境界的修道者,手中武器,幾乎都是天器級別,而現在,以多打少,竟然還被對方一個同樣是炎徒境界的修道者,輕鬆壓制。

遠遠望去,秦逸高舉帝恨戟,背後火焰升騰,光芒萬丈,惶惶如日,如同上古戰神,腳踏亡魂屍骨,吐一口氣,都能毀滅萬千煉獄。

四周那些修道者,心中突然都升起,隱隱一股不好的感覺。

「一起上!殺了他們!」黎雨看到地面上,數萬將士集結完畢,眼中冷芒,瞬息綻放,一聲怒喝,揚手抬劍。

劍芒如日光吞吐,普照四方,如驕陽烈日,照到的地方,一切污穢、黑暗,全都被驅散,或是化為灰燼。

劍芒璀璨閃耀,蓬勃大氣,竟然給人一種,巍峨浩蕩,絕世威嚴,世間萬物,在它面前,都渺小如螻蟻的感覺。

「大日如龍劍!」蕭無天一聲驚呼。

聽到這個名字,洛珞臉上,也露出震驚神色:「三大毀滅系神兵之一的,大日如龍劍?」

「就是它!」蕭無天臉上,滿是怒容:「這把劍不是你的,怎麼會在你手裡!」

「交予我手,用此劍,斬你兄弟。」黎雨面無表情,語氣卻是,勝券在握,抬手提劍,朝蕭無天輕輕一劃。

一束金光閃耀、綻放,帶著叫人無法對抗的威嚴,照在了蕭無天身上。

就像是黑暗中一束光亮,僅僅照亮了蕭無天。

時間給人感覺,像是凝滯了一下,然後再次順暢流動。

蕭無天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

他的臉上、身上,出現了無數道細細血痕。

一個呼吸后,所有的血痕,一起炸開,他的身子,頓時變成了幾百塊碎肉,混合鮮血,在半空狠狠炸開! 一招殺死炎士境界第五層的蕭無天,黎雨全身,突然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強大氣息。

彷彿是一條巨龍,氣息磅礴,周身氣運,和整座城池,連接一體。

黎雨的臉上,不悲不喜,毫無表情,但是卻如同龐然大物,讓人心頭惴惴,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蕭無天在哪裡?」黎雨嘴唇輕輕嚅動,但是聲音,卻如同洪鐘大呂,滾滾蕩蕩。

秦逸真氣一掃,沒有回答黎雨的問題,目光停在了對方手中,那把大日如龍劍上。

「好強的劍,就像是光芒凝聚而成的一樣。這把劍的品級,並沒有帝恨戟高,之所以能夠發揮出這麼強大的力量,無非就是他凝練出了本命金丹,還將自己的氣運,和這座城池融為一體。」秦逸心中暗道,「如果我現在也凝鍊出來了本命金丹,想要殺他,一根指頭就足夠了。」

秦逸的感知力,遠遠超過普通修道者,所以不依靠法寶,就可以洞察周天,看到黎雨的氣運,和海龍城上空的龍形真氣,彼此相連。

所以黎雨在催動真氣的時候,也可以藉助到整個城池的力量,讓他的實力,得到大幅度的加持。

從秦逸自己的理解來看,只要在海龍城裡,黎雨就等於無時限地在服用暴血狂神丹。

「要是我能知道怎麼做,一定把整個大陸的氣運,和我連接在一起。」秦逸心中暗道。

「不回答我嗎?」黎雨嘴角露出陰冷的笑容。

龐大的壓力,重重壓下,彷彿千鈞鋼鐵雕像,秦逸眼睛眯了眯,洛珞和盛雪,實力稍弱,頓時臉色一變,背上沁出一層細密汗珠。

「那我現在殺了你們,也不怕他不現身。」黎雨將秦逸等人,看做了蕭無法的同夥,冷冷一笑,揚手抬劍,舉手投足間,有種浩大光明的味道。

劍芒一頓,時間都彷彿停止,一束光芒,破開時間、空間的桎梏,朝著洛珞,投射而去。

「八極大法!」秦逸一聲低喝,體內真氣,烈如狂濤,反應力一下子,跟上了大日如龍劍的速度。

「星域之門!」

秦逸伸手抓,銀色光芒,從洛珞腳下,拔地而起,恢宏高大,璀璨星光,如水銀瀉地。

噼里啪啦!

無數道劍芒,在星域之門上炸開,燦爛火星,從上到下,懸挂數十丈,壯觀無比。

洛珞臉色一陣蒼白,感激地朝秦逸望了一眼。

秦逸又一次,救了她的命。

要不是秦逸果斷出手,她現在恐怕已經和蕭無天,一個下場了。


四周修道者,看到竟然有人,能夠擋住黎雨的一擊,頓時發出陣陣驚嘆。

如玉城城主蕭無天,都被一劍擊斃,眼前這三個人,到底是什麼來歷,竟然擁有,能夠對抗大日如龍劍的法寶。

「星域之門?」黎雨波瀾不驚的臉上,頓時動容,眼中露出,貪婪的神色,「這難道就是傳說中,能夠溝通天地星力,破開炎魂大境界頂峰的法寶?」

「突破炎魂大境界?」秦逸一愣。

洛珞和盛雪,也是一愣。

不等三人反應過來,黎雨冷笑一聲:「我不管你和倚天宗什麼關係,快點把星域之門交出來,不然的話……」

「你奈我何?」秦逸一揚帝恨戟,萬千鬼神,怒吼咆哮,彷彿半空,揮舞一面血色旗幟,屹立神魔戰場上,鬼神氣息,瘋狂涌動,嚇得周圍修道者,連連後退,心膽俱裂。

「好強的法寶!仙器!」黎雨眼中閃過濃濃精芒,帝恨戟的殺伐氣息,也讓他一瞬間,心生膽怯。

帝恨戟是天國神族裡,某位毀滅不知道多少星球,殺了無數生靈的將軍,生前使用的法寶神兵,上面銘刻了數不盡的符文、陣法,更是彙集了不計其數的亡魂,還有這個將軍千年未盡之命的怨氣、殺氣,光是這股氣勢,就足以扭轉乾坤、毀滅日月、傾覆大陸。

雖然現在秦逸還沒有能夠發揮出,帝恨戟千分之一的威力,但光是帝恨戟濃烈的殺伐血氣,就足以震懾當場。

仙器級別的法寶,不僅是在御風大陸,在四獸大陸,也是極為罕見!

黎雨瞳孔縮小,呼吸急促,光是一個星域之門,就已經讓他,又驚又喜了,結果現在才發現,那件被滾滾魔氣籠罩的戰戟,竟然是一件仙器!

如果自己同時擁有這兩件法寶,挑戰比自己高兩個層次的對手,都沒有問題!

「交出來!」黎雨一聲怒喝,驟然出手。

大日如龍劍上,光芒萬丈,無數的光束,高速旋轉,形成一個漩渦,漩渦中心,數不盡的金光,珠落玉盤,霹靂連珠,滾滾潮水一般,朝著秦逸等人,傾覆而來。

電光火石間,秦逸身覆百鍊天羅鎧,伸手一抓,星域之門節節拔高,彷彿一座高山,叫人仰望。

門內星光璀璨,星雲盤旋,浩瀚宇宙中,一股磅礴的銀光,匯聚成河,擋在三人面前。

砰砰砰砰砰砰!

啪啪啪啪啪啪!


劇烈的炸響,彷彿是無數滾雷,當空爆炸。

金光全部被星域之門擋住,秦逸也被震得連連後退。

「歸陽周天劍術!」

黎雨一聲厲嘯,長劍舞成光影。一掃之前簡單一劍,改為大開大闔,龍躍蛇騰。

劍芒爆發,惶惶如日,如同滾滾江河,直衝秦逸,浩蕩天威、千花怒放,橫貫南北,磅礴氣勢,讓腳下大地,都震裂塌陷,無數建築,崩塌毀滅。

「星域之門!」秦逸朝洛珞使個眼色,連連長嘯,伸手一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