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揚見到李玄似乎有點沮喪的樣子,笑了笑,說道:“我們公司的員工不需要進行註冊,可以直接用自己的員工號進行登陸游戲。暫時在公司業務並不多的情況下,你們可以在上班的時候玩遊戲的。不過,你們也不是GM而是跟普通的玩家一樣。”

李玄聞言,笑了笑,說道:“真的?不過這個員工號是怎麼排的呢?還有那個遊戲怎麼確定是本公司的員工呢?”

蕭揚:“這個就是技術上的問題了,你不需要多作了解。反正你知道在技術上這個遊戲是完全可以勝任遊戲直接進行商業運作的。你所要做的就是擴大這個遊戲的影響力。在公測過後我們要直接進行運營。正式運營我會開通遊戲幣與現實貨幣的流通系統,所以,這就需要大家進行好好地處理這個事情了。”

李玄聽了,心裏也是一驚:“這個,開通貨幣流通的話,公司的流動資金能夠支持嗎?”

蕭揚聞言,笑了笑:“這個你不用擔心,我相信到後面我們的遊戲出了名過後,自然會有人給我們送錢過來的。我還想着要建一座自己的摩天大廈呢,這個你也可以提上日程,我想,這個日子並不會太晚。”

李玄對於蕭揚的狂妄和夢想還真的有點不習慣,到底是出身牛犢不怕虎呢?還是真的是胸有成竹呢?

蕭揚和李玄又仔細討論了一下細節,最後蕭揚離開了公司,李玄等人在辦公室裏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原本,大家都以爲可以玩一下游戲的,但是,卻不知道官方網站剛把公司的聯繫方式公佈,熱線電話就直接響個不停,最後所有人辦公室的電話都成了熱線,而且是一個接一個。都是詢問遊戲什麼時候進行正式運營,什麼時候把那個遊戲攻略弄出來,什麼時候把遊戲的人物介紹等等情況發佈到網站上……

即使是李玄,也是充當了答問題的老師。他們基本上直接在網站上自己邊找資料邊回答,還好蕭揚似乎也預見了這個狀況,這些人對於遊戲資料的調閱當然會比普通人的權限高,所以有些遊戲沒有對外公佈的情況也都可以看到,對於好奇者的疑問。到了後來,他們懶得自己去翻,直接在公司的查詢系統上輸入問題,然後系統自然就給出了答案。有些沒有答案的,就直接現了一句:保密!

所有公司人員僅僅當了一個傳遞員的作用……

一個玩家的遊戲經歷:

凌晨的時候看到了“神之話吧”的遊戲宣傳,現在這個網絡有太多的網絡遊戲在搞宣傳了,對此,我也並不在意。直接將廣告關掉。然後又進入了另一個遊戲網站。可是,又看到了那個廣告。我又相繼進入了許多其他網站,但是,每一次那個廣告都彈了出來。這讓我感覺到了不對勁,難道是電腦中了木馬?於是我用殺毒工具進行了一下查殺,已經是完全更新過的工具沒有查到任何病毒。所以,我放心了。不得已的情況下看了看那個廣告,發現這個廣告作得還真的是不錯,不,是那個遊戲的畫面作得非常不錯,比上現在的《魔獸世界》的畫面,都要好得多。於是,點擊了一下廣告,廣告自動鏈接到了這個遊戲的官方網站。網站的名字叫做“熊貓科技”。主頁上就掛着遊戲的客戶端程序,左面則寫着關於遊戲的注意事項。

上面寫着遊戲對電腦的要求:CPU至少是二GHz,內存512MB,獨立顯卡顯存128MB,網絡連同速度平均要達到256KB/s。需要聲卡耳麥音箱以及攝像頭等一應俱全。

而遊戲的註冊方面則寫着需要身份證的掃描照片,一個人只能註冊一個賬號,公測賬號只有一千萬,全球同步註冊,進入遊戲的最先一千萬人獲得遊戲公測權。而後面註冊的賬號可以作爲遊戲運營後的賬號使用。公測將進行一個月。

我覺得有點意思,有點類似於以前看的網遊小說中的遊戲風格。於是,我下載了遊戲客戶端,並用自己的掃描儀掃描了自己的身份證,進行了賬號的註冊。

註冊好賬號之後,由於客戶端有一個多G,於是,我等待了一會兒纔將客戶端完全下載了下來。說明一下我用的網絡是寬帶連接,速度平均爲512KB/s。

將客戶端安裝,安裝過程中,我看到了一個只大熊貓出現在了安裝畫面上,這隻熊貓很可愛,真的是一隻國寶。想到這個公司以熊貓爲名,看來的確是想成爲國寶公司了。帶着有點好奇的心理,我打開了遊戲運行程序…… 進入遊戲,那是一個空蕩蕩的空間,四周就是雲霧繚繞,什麼都沒有,白白的一片。

我感覺自己似乎被愚弄了,口中罵了一句:“我靠,什麼遊戲嘛。垃圾!”說着,就想退出遊戲,可是,卻找不到鼠標了……鬱悶ING!想打開系統的任務管理器把這個遊戲給KILL了,可是,卻發現自己已經進入了全屏,什麼都點不到,連熱鍵都用不了,我很想直接關掉電源的時候,音箱裏出來了一個非常清晰的猶如天籟的聲音:“非常抱歉,由於對您的計算機進行測試,浪費了一下時間。根據測試,您的計算機可以玩這個遊戲,麻煩您將自己的註冊賬號填入。”這個話一完,屏幕裏出現了一個賬號框和密碼框。

反正也是進來了,想到剛纔別人是在測試自己的機器,也沒怎麼多想,在鍵盤上填入賬號和密碼,點擊確認進入系統。

只見畫面立即一轉,雲霧中出現了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到是有點像電視裏面的仙宮,猶如自己是在走一樣,進入了宮殿,裏面也是空無一人,卻見正中央正有兩個牌匾,第一個寫着“盤古開天”,第二個寫着“上帝創世”。

宮殿裏傳來了那個聲音,說道:“尊敬的玩家,您是第一千萬個進入遊戲的玩家,也就是最後一個公測玩家。現在遊戲對外進行封閉。如果您對遊戲有什麼疑問,請你現在可以進行提問。”

我看了看這個大殿,對於這裏的金碧輝煌也是有點傻眼,不過,全都是遊戲作的嘛,不好那纔是對不起觀衆了!想了想,問道:“我要怎麼進入遊戲?”

“您只需要選擇一牌匾下面的門進入就可以了。進入不同的門將選擇不同的劇情。‘盤古開天’屬於東方神話,‘上帝創世’屬於西方神話。建議您選擇比較熟悉的神話故事,那樣,你將會更容易獲得任務和獎勵物品。”

“我不需要選擇種族的嗎?”

“在這裏初始都是人族,沒有種族之分。不過當你在進入神話世界的時候,根據神話的劇情,有可能會發生身份的變化,不過這都是隨機選擇的。您也不用擔心這裏沒有您想要的種族,根據分類,這裏的種族有三千六百六十六種。”

“那麼,人物的屬性有些什麼?”

“人物屬性只有體質和悟性及功德三種。體質影響你的生命上限,速度上限及力量上限。悟性影響你的法術上限。功德影響你跟遊戲世界裏的NPC的親和度。”

“這個屬性點是怎麼加的呢?”

“任何人初始進入遊戲的時候都是一點體質,一點悟性和一點功德。體質需要升級進行提升,功德通過作任務提升。悟性可以通過考試進行提升,考試內容由系統隨機出題可以是社會科學的任何一個方面,由系統進行出題,總分一百分,答對多少分就是多少分。悟性除了影響你的法術上限,還影響你學習技能的熟練度。”

“請問那個提升悟性的考試在哪裏考試呢?”

“悟性考試就在這裏,每一次進行悟性考試都是在這裏進行,悟性考試過後,你的悟性直接固定爲你的分數,在你在參加下一次考試之前,根據系統設定,每半個月將有一次考試,不考試者悟性值自動爲一,而在沒有考試之前,悟性值固定爲上一次考試的分數。”

“請問這裏的升級是怎麼計算的?”

“升級經驗如果是以殺怪來看,那麼就是以你殺怪的等級除以你的等級就是你所得的經驗。下一級升級的經驗就是你現在的等級數目。例如,你剛開始進入遊戲是一級,你升到一級所需要的點數僅爲一點,到了二級升到三級就要兩點,依次類推。”

“請問那個屬性點是怎麼加的呢?”

“每升一級屬性點自動加一點在體質上。”

“那個……沒什麼了,我現在可以進行考試嗎?”

“可以,現在開始出題。”

“狗有尾巴嗎?”

“當然有。”

“正確,一分”

“人有尾巴嗎?”


“闌尾算不算?”

“正確,累計爲兩分。”

……


我答了這些題,腦袋都有些發脹了,最鬱悶的大概就是回答一個一加一等於幾這道題了吧,總是不知道它要問什麼答案,難道是腦筋急轉彎?還是直接就是一倒幼兒題?最後,我答了個“二”,還好,系統提示正確。我得了個九十五分,自我感覺還不錯,畢竟它考的是社科許多方面的題,有些太偏僻了還是不容易答的。

走進了“盤古開天”的世界,我這就發現了自己居然成了一隻盤古的眼屎,真的是太可氣了,盤古的眼屎……

耳邊突然出現了那個系統的提示聲音:“任務提示,如果你能在盤古開天之後讓盤古不以身體變成這個世界,你將獲得盤古的武器‘開天斧’。如果你的任務沒有完成,根據劇情,你將成爲太陽黑子,根據遊戲進度,你有成爲太陽金烏的可能,但需要‘太上烏金訣’,所以你必須尋找‘太上烏金訣’,將其帶入這個世界,進行修煉。由於你是最後一個進入遊戲的人,開天劇情即將啓動,請自己做好準備。”

我一時愣住了,這叫什麼遊戲,只見除了屏幕的左上角有一個似乎可以填字的輸入框外,還有整個屏幕的一個鼠標外,其他的所有都是畫面。這是一副盤古眼中的天地,一片鴻蒙,黢黑,看來盤古正處於那天地的蛋殼中,還沒有開始開天大業。

想了想,我將鼠標點在了那個框框裏,“我要如何找那個‘太上烏金訣’?”

立時,系統的聲音傳來:“你可以用你的麥克風進行說話提問,你可以叫我‘命運’,我將可以爲你回答所有允許回答的問題。如果你選擇尋找‘太上烏金訣’,你可以自己在退出遊戲後在網絡中進行尋找,或者在圖書館裏進行尋找,然後將這些文字掃描進入電腦。然後將文字複製在遊戲的客戶端的信息文件夾中,這樣你在進入遊戲的時候,系統會自動讀取這些信息,並對這個信息與服務器上的信息進行校對。當然,事實上這個信息可以在我們的官方網站上找到,不過,你需要撥打我們官方網站的客服電話,由工作人員將這個信息傳給你,如果校對無誤,你自然就獲得了這個‘太上五金訣’的方法,根據你的悟性,你就能習得‘太上烏金訣’由盤古的眼屎轉化爲‘金烏’。當然,如果你選擇了讓盤古不以身化界,你就必須想出讓天地出現的辦法……其餘的一切都是要靠你自己摸索……”

我無奈,這個……遊戲有這麼玩的嗎?

最後,我還是撥打了客服電話,當然,我並不知道這個客服電話接通的是一個人工智能,問取了關於“太上烏金訣”的資料,然後將這個資料存入了信息文件夾。再次進入遊戲,同樣進入了那個畫面,便聽到了系統提示的聲音:“恭喜你獲得‘太上烏金訣’,根據你的悟性,你習得‘太上烏金訣’,請你在盤古轉化爲世界過後,將‘太上烏金訣’習練到第九重,否則,你將成爲太陽黑子。習練方法就是進入試煉空間,進行打怪獲得,盤古開天的進程是一個月,你必須在一個月內升到六十級,否則,你只能成爲太陽黑子。”

我聽到了系統的提示聲音,終於感覺到有那麼點遊戲味道了,打怪,升級~!

系統將我送入了一個試煉空間,裏面是一個很大的地圖,這時,我看到了許多人,男人都是穿着一條四角褲就跑了出來,女人再加一件胸罩而已。隨後,系統提示大家該如何打怪,該如何操作,人物屬性和怪物等級設定等。比較重要的就是這裏怪物的等級是不會顯現在頭上的,也沒有地圖等,這些信息都必須通過特定的道具來視線。還有就是人物之間的信息傳遞可以用紙寫字等,也可以在兩人相距較近的時候進行說話,系統的自動語音模式爲多人的,自動計算聲音的傳送距離,也就是說,打遊戲的時候你可以說話,跟現實裏一樣,要跟某人說悄悄話聲音要笑聲些,還要遠離人羣,人羣裏別人會聽到,如果別人也在說話,那就太嘈雜了。

一婚三折 ,首先,這裏的動物都是比較基礎的,那就是現實裏面的小動物猛獸等等,如果你懂得獵捕的方法,那你的經驗將升得非常快。這裏只有供升級的動物,沒有所謂的NPC,這到也是,畢竟現在還是盤古開天嘛,人都還沒有呢……

打怪的時候動物什麼都不爆,你可以自己刮它的毛皮用來做衣服等等,這裏沒有什麼商店,沒有什麼收購的地方,也沒有貨幣,大家都必須用自己作的什麼樹皮口袋呀,籃子呀,自己弄東西來做裝的東西,然後自己找個地方藏着……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擺脫成爲盤古身上某個部位的尷尬……

就這樣,我在這裏練級,偶爾還要上網學習該怎麼磨石頭,怎麼編框,怎麼去捕魚,簡直就像一個原始人在學習該怎麼生活……不過,在這其中,我到是學到了很多東西,也認識了很多朋友,他們有些成了盤古的一根汗毛,有的成了一根頭髮,有的還是眉毛,有的還是睫毛,有的是手指頭的一塊肉,有的是腿上的一塊疤,反正千奇百怪的都有,不過也跟我一樣,都是要去找一項技能,然後在這裏進行升級,到了六十級的時候就可以化身了,成爲一個擁有技能的傢伙……

雖然有時候覺得有點無聊,但是,大家卻發現這裏的所有東西都可以自己建造,可以完全自己用石頭建造房子,如果自己懂得水泥的造法,也可以製造水泥等等,這裏完全就是一個與現實相差並不遠的世界。更重要的是,當你在製造這些東西的時候,你可以獲得一定的經驗獎勵和功德獎勵……

例如某某某由於製造出來了紙,所以他獲得了100點的經驗獎勵和10點功德。在這時候的初期來看,100點經驗都可以讓他直接從一級升到十幾級了……於是,所有人開始創造了,創造的感覺,還真的讓許多無聊的傢伙有了一絲遊戲的樂趣……

而在另一個世界《上帝創世》的世界,那裏的玩家也感覺到了驚奇,有點類似於這邊,只不過這裏的玩家是直接在上帝創世的世界裏創造着東西,打怪獲得經驗,還要上網查資料獲得上帝創世的一些資料,上帝用七天來創造世界,同樣的,系統自動將這個時間延長到現實時間的一個月…… 被關在家裏已經幾天了,葉風鈴都不知道這幾天是怎麼過來的。

她很擔心蕭揚,擔心蕭揚會四處找自己,更擔心蕭揚的安全。葉風鈴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的力量是那麼地卑微,在蕭揚受到傷害的時候,自己反而是站在一旁,只能默默地看着,忍受着。

她開始痛恨自己生在這個家庭,痛恨自己當初是那麼地輕率。

現在,事情似乎已經是無法挽回了。

她躺在牀上,已經日上三竿了,可是,她還是不想起來,因爲,她起來也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該做什麼,甚至,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自己的父母。所以,她沉默了,而原本,她本身就已經被禁錮了。

葉風鈴的父親葉道心和她的哥哥在一間很大的書房裏坐着,兩個人一人一杯咖啡,就那樣對坐着。


葉道心是一個看起來只有三十幾歲的中年人,長得非常英俊,至少跟葉風雲比起來,多了那麼一種成熟和穩重,還有一種飄逸和神韻,穿着一身西服,看起來並不莊重,卻在人的氣質上顯出了那種莊重的味道。

葉道心看着葉風雲,淡淡地問道:“這件事你就是這麼處理的?”

葉風雲點點頭,“是的,我是這麼處理的。”

葉道心看了看葉風雲,說道:“你覺得你這樣做是對的?”

葉風雲微笑:“沒有人知道最後的結果,至少,我自己認爲我做得並沒有錯。”

葉道心盯着葉風雲,臉上嚴肅的表情有所緩和,露出了笑容,“的確,沒有人知道結果會是怎麼樣,但是,我們要儘可能將結果和我們需要的結果相近。”

葉風雲:“爸爸,你應該看看那個蕭揚,我覺得他真的很不錯。”

葉道心笑了笑,看了看桌上的咖啡,說道:“不錯不是用嘴巴說的,我們就看看他的實際行動吧。是龍是蟲,就看看他的能力了。”

葉風雲點了點頭。

葉道心:“對了,風鈴這兩天怎麼樣?還在賭氣?”

葉風雲點頭,臉上露出了一絲擔心:“風鈴她會不會很傷心?”

葉道心聞言,臉上閃出了一絲堅決:“現在傷心總比以後傷心得好。既然生在了我們這樣的家庭,她已經沒有選擇!”

葉風雲看了看自己的父親,有些無奈地說道:“難道,我們的世世代代都要這樣?”

葉道心聞言,舉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咖啡,說道:“除非這個世界變了,或者,我們自己已經決定了滅亡。”

葉風雲聽了,只能默默地端起桌上的咖啡……

葉風鈴的母親風晚清是一位美麗的女人,一位比葉風鈴看起來還要美麗的女人,那是一種帶着母愛的成熟與風韻。

她看着葉風鈴躺在牀上,不吃飯,也不起牀,呆在那裏已經有兩天了,對於葉風鈴的脾氣,她也是明白的。

但是,作爲母親,風晚清走了進來,走進了葉風鈴的房間。

葉風鈴看到自己的母親,沒有了平時的笑臉,也沒有去撒嬌地撲入母親的懷裏,只是靜靜地盯着自己房間的天花板,發呆。

風晚清坐在牀邊上,看着葉風鈴,說道:“風鈴,你覺得你這樣做你爸爸和哥哥就會放你出去嗎?”

葉風鈴:“不管怎麼樣,我就是要堅決表達我的態度!”

風晚清看着葉風鈴那有些倔強的臉,還有那臉上的憔悴和淚痕,風晚清很心疼,可是,她不能做決定,不能夠偏向葉風鈴的決定,因爲,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和兒子做出了正確的決定!

風晚清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就這樣消沉,她說道:“女兒呀,你也長大了,想問題要想得深遠一點。你想想你哥哥爲什麼要帶你回來,爲什麼你爸爸會強烈要求你不要跟那個蕭揚走得太近。你想想你跟蕭揚在一起後,發生的事情……”

葉風鈴聞言,看着自己的母親,有些詫異,更多的是在深思。葉風鈴也並不笨,經過母親的一提點,她突然發現自己似乎是忘了些什麼事情……

突然,她想到了什麼,突然驚呼道:“媽……”

風晚清看着她那驚詫的面容,知道她想到了一些東西,微笑道:“想到了什麼沒有?”

葉風鈴眉頭皺了起來,臉色有些沮喪,看着風晚清,說道:“媽,難道是我害了他?”

風晚清聽了她的話,卻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說道:“沒有所謂的誰害誰,只是這個世界的神在安排着一切。”

葉風鈴聽了,坐了起來,撲進了風晚清的懷裏,眼中淚水流了下來,“一定是這樣,是我害了他……”


風晚清抱着她,沒有說話,輕輕地用手拍着她的背,安慰道:“風鈴,如果你愛他,那麼,你應該和他保持適當的距離。他需要的是時間,我相信我女人看上的人絕對不是池中之物。你的爸爸和哥哥並沒有反對你和他在一起,但是,以現在的情況來說。你必須要和他保持一定的距離。你要知道,現在你和慕容家那樁婚事並沒有解除。你爸爸雖然厲害,但是,慕容世家畢竟傳承了幾百年了。”

葉風鈴聞言,只能哭着,爲蕭揚而哭。也許,他們本身相遇就是一個錯誤,如果不是的話,那麼他應該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有一個美麗的妻子……

葉風鈴在那一瞬間想明白了所有的事情,爲什麼他的身體傷痕累累,爲什麼他會失蹤半年,爲什麼……

原來,他爲自己付出了那麼多,而自己卻在那裏什麼也沒有做,什麼也沒有想,似乎以爲單純地將自己給了他就是一種最大的付出……

愛,能用什麼來衡量?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