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軒看了下我,把我的手握緊了一下。

森木淵給蔚軒使了個眼色。

然後蔚軒便再次看向姥姥。

姥姥拳頭上黑霧纏繞,無視了蔚軒的眼神。直接對着森木淵打去。

蔚軒立馬就擋在了姥姥面前。

重生之特工嫡女 我懂蔚軒爲什麼這樣做,是森木淵讓他這樣做的。

蔚軒是個很重承諾的人。

森木淵雖然設計害過我們,但並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主要就是森木淵幫我們找到了不死草。

現在止癢蔚軒拖住姥姥,森木淵去找到怨晶,我們就可以離開這裏了。

我對蔚軒使了個眼色,讓他對姥姥不要下太重的手。

只要拖住姥姥就行了。

姥姥再怎麼變,也是我唯一的家人,她撫養了我十幾年,這種情親,我無法忘。

蔚軒朝我點了點頭,然後就和姥姥游去。

但看這陣勢,雖然蔚軒有手下留情的想法,但姥姥卻招招是狠招。

而且還時不時的看向森木淵,好像很擔心森木淵靠近怨晶一般。

森木淵趁這個機會快速的朝怨晶跑去。

而且還對我做了個手勢。

於是我也跟着去了。

跟着森木淵遊過一個個奇怪的石柱。

來到一處陰暗的角落,看見角落裏懸浮着一個黑色圓球。

黑得發亮。

森木淵看着我朝黑色圓球指了指。

我點頭回敬,那應該就是怨晶了。

雖然怨晶近在咫尺,但我們想碰到都很難。

因爲面前全身密密麻麻的怨靈。

剛遊都着,那些怨靈就停下了活動。紛紛看向我們。

就這樣僵持了一會,那些怨靈猛地間朝我們涌來。

長笛和火符紛紛上針,但效果並不是很明顯。

數量實在太多。

森木淵在解決靠近自己的怨靈時。同時也幫我解決着。

沒過一會,森木淵就靠近了怨晶,爲什麼還要帶着我們來?

他在保護着我的情況下都能靠近怨晶。那他一個人靠近怨晶不是更加輕鬆嗎。

還沒等我想明白,就感覺全身被什麼冰冰的東西貼着。

看了下,那些怨靈全部朝我涌來。

而且……不停的用它那尖尖的牙齒咬着我的肉。

能感覺到舌頭觸碰着我骨頭的感覺。

我不斷的在它們身上貼着雷符。但解決了一批又來一批。

不停的朝森木淵招着手,但他根本就不理會我。

而且感覺腦袋越來越漲疼。

腦海裏突然出現了一個女人的笑聲。

意識到不好,這個聲音肯定就是另一個靈魂的。她又想打我身體的主意。

努力的讓自己的意識不要模糊,不要被她動搖。

但讓我意外的是,她只是笑了兩聲,就沒有動靜了。

全身的疼痛感讓我像快窒息一般。

這時看見森木淵轉過頭來對着我笑了下。

他不但沒有救我,反而在笑。

這下開始後悔來這裏,肯定中了他的圈套。

“蔚軒……蔚軒……”

在心中不停的呼喚着他的名字。

希望他來救我。真希望他能聽到我的呼喚。

可惜不可能。

全身越來越無力。

森木淵用樹葉包裹着淵晶朝我游來。

臉上帶着讓人猜不透的笑容。

不明白他到底想幹什麼。

他來到我身邊,全身一根根樹枝突然爆出,直接刺向了那些怨靈。

最後對他還抱有一絲希望。想着,他可能是來救我的。

可是我錯了。

他在解決完那些怨靈後,居然把怨晶直接按入了我的胸口。

一般按着怨晶。一邊笑着。

怨晶慢慢融入我的身體,痛苦至極。

現在的我已近無力反抗,疼痛感讓我想要叫喊。

但每次張開嘴。都會有一大堆黑水進入嘴裏留入喉嚨。

有一部分黑水還會從鼻腔出來。

就在怨晶快要被完全按入體內時,一道黑影突然閃到了我身邊。

抱起我,然後幾道風刀對着森木淵甩去。

森木淵帶着笑多開了。

隨後孟瑤和姥姥同時出現在了我身邊。

他們瞪了森木淵一眼,然後把手掌放到我的胸口上方。

大宋河山 一股吸力從手掌涌出,應該是想要吸出我胸口的怨晶。

姥姥與孟瑤眉頭緊皺,咬着脣。好像很艱難的樣子。

我的眼皮越來越沉,胸口傳來的疼痛感已經讓我麻木。

最後慢慢昏迷了過去。

夢中,一位跟我長相一樣的一位女子,在我對我笑着。

雖然長得一樣,但她看上去極其嫵媚。

“你是誰?”

我警惕的問着。

她壞笑一下,來到我身邊。說道:“我將馬上變成你。”

我後退了兩步,她肯定是我身體內的另一個靈魂。

她剛纔的那話是什麼意思,不管怎麼說,絕對不允許她取代我。

她突然閃到我身邊,摸着我的臉龐,湊近我,輕聲說道:“剛纔那些怨氣我已近吸收了大部分,只要我還吸收點,你體內的封印將限制不了我。我將取代你。”

被她這麼一說,整個人瞬間一顫,沒想到森木淵打的是這個主意。

發生這麼多事情。明白了,只要另一個靈魂吸收了足夠的怨氣與陰氣,她就能突破封印,搶佔我的身體。

他居然還沒對自己的女兒死心。

森木淵來這裏的目的就是想喚醒他的女兒。

不行……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如果我被取代,大家都會玩完,他的女兒根本就沒有感情,有的只有恨。

“你想得美……”

她哼笑了兩聲,然後掐住我的脖子,放肆的笑着。

我用力的掰着她的手。乾咳着。

她突然仰頭大叫起來。

我瞬間便從夢中清醒過來。

剛睜開眼睛,就看見姥姥和孟瑤被我身上的一股勁風震開。

嘴角都出現了血跡。

蔚軒看着我,臉色特別難看。

立即抱起我往怨池外游去,森木淵眉頭一皺,拿出摺扇攻擊着蔚軒。

但蔚軒完全沒怎麼理會,身形閃動了一下就躲開了森木淵的攻擊。

孟瑤和姥姥跟着後面阻難着森木淵。

來到怨池上面。這下終於可以說話了。

“蔚軒……”

吃力的叫了蔚軒的名字一下。

他心疼的看向我,正要開口說話,突然眉頭一皺,發出噴的聲音。

嘴角一條血跡往下流着。

就在我正疑惑時,蔚軒痛苦的說道:“你……”

看着他如此痛苦,心不停抽搐着。

準備擡手去撫摸蔚軒的臉,可是突然發現,我的胳膊居然擡不起來。

不拼命的擡着胳膊,可是就是無法動起來。

難道說……剛纔我叫完蔚軒後,另一個靈魂已經掌控了我的身體嗎。

蔚軒再次傳來痛苦的聲音,這下我才意識到不對。

蔚軒憤怒的望着我,把我扔到了地上,吼道:“又是你,殺過我一次還不夠,還想殺我第二次嗎?”

這時我纔看見,蔚軒身上鮮血直流,而且……自己手上正拿着一根樹枝,滿手是血。

我的手上居然沾上了蔚軒的血,雖然現在掌控我身體的不是我,但還是無法接受。 我的手上居然沾上了蔚軒的血,雖然現在掌控我身體的不是我,但還是無法接受。

這時孟瑤和姥姥也上來了。

孟瑤正走過來說道:“雨澄,你沒事吧?”

正要靠近我,蔚軒大叫道:“別靠近她,她不是雨澄。”

孟瑤愣了下,然後立即拿出紙符警惕的對着我,說道:“你是誰?”

孟瑤不知道我身體內另一個靈魂的存在,我想跟孟瑤解釋,但發不出聲音。

姥姥閃到我面前,抓住我的手腕,憤恨的看着我。

森木淵對着姥姥甩出幾片樹葉。 哥譚怪人 大笑道:“女兒……哈哈……”

姥姥迅速的放開我,躲開了他的攻擊。

我的另一個靈魂怪笑着看着森木淵,說道:“對謝你的幫忙了,不過……”

說到一半,她的臉瞬間一沉,然後朝森木淵跑去,邊跑邊說道:“不過,我依然要殺你。”

森木淵臉色一沉。趕緊住當着,兩眼瞪得碩大,說道:“爲什麼?爲什麼……我做這麼多,可都是爲了你呀。”

另一個靈魂笑了下。說道:“在我的世界裏,只有殺和被殺,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爲自己。”

姥姥突然抓住我的手腕,看着森木淵,說道:“難道你還不清楚嗎?她根本就不是你剛出生的女兒,她如果回到這個世界上,將會引起無法收拾的後果。”

曾經聽蔚軒他們提起過,說我體內的這個靈魂有着巨大的力量。

再聽姥姥這樣一說,更加確定,這個事實。

開始以爲姥姥恢復了原樣。

看來並不是的,她只是害怕另一個靈魂的力量。

而且……她們想得到這個力量。

森木淵看了眼姥姥,說道:“那又怎麼樣,只要我的女兒回來,我管他什麼世界。”

看來森木淵已經被情親迷暈了頭。

他頓了下,接着說道:“這是我與她的唯一的結晶,我一定要守護,千年前,是你們害她變成這樣,千年後,我不會放過你們。”

剛說完,姥姥露出了愧疚的表情,這讓我很吃驚。

難道說,姥姥根本就不像表面那樣,一點感情都沒有。而只是被邪惡給隱埋了。

我在心中不斷叫着姥姥的,但聲音就是無法傳出來。

姥姥臉色一沉,說道:“難道她會放過你嗎?”

剛說完,另一個靈魂就掙脫了姥姥的手。笑道:“我不會放過你們任何人。”

蔚軒咬着牙,看着我,不對,應該說是看着霸佔了我身體的另一個靈魂。

“當年污衊我。讓官員抓我進牢房,看着我被割肉而死,但依然還在笑得人不是佘姬,而是你。”

另一個靈魂點了點頭。聲音古怪的說道:“當時……我佔據了她的身體,吸盡多個男人的怨氣,但唯獨你,我無法觸碰。每次我要對你下手時,佘姬那個賤貨就會甦醒,阻止我,所以……”

這下終於明白,爲什麼蔚軒經常說我什麼男人都要了。

也明白爲什麼都說我骯髒,原來,一切都不是我,而是身體的另一個靈魂做的。

她爲了吸別人的怨氣。 嬌妻入懷:裴少,棒棒噠! 肯定跟很多男的睡過。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