葯林薇沒有見過這樣的場景,著實嚇到了不少,不過秦穆然安慰了幾下后,她也釋然了。

地上,孫超看著秦穆然帶著葯林薇離去,臉上滿是憤恨與不甘。

另一邊,蘇大強看到他們都走了以後,也是急忙發動汽車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孫超忍著手臂的疼痛,看著秦穆然離開以後,他才艱難地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撥打了電話出去。

「喂?超子,怎麼了?」

電話那邊傳來了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

「烏鴉哥,我和兄弟們被人給廢了,你能安排人過來接下我們嗎?」

孫超一邊說話,一邊疼的喘氣。

「嗯?你們被人廢了?媽的!誰敢動我們天龍幫的人,不怕死嗎?」

烏鴉此時正在打麻將,聽到孫超他最為看好的小弟被人給廢了,頓時火冒三丈,氣的直接掀翻了檯子。

和烏鴉打牌的另外三個小弟也感覺事情不妙,畢竟已經很久沒有看到烏鴉哥發這麼大的火了,而且聽烏鴉哥的話,貌似孫超等人遇到硬茬子,被廢了!

「是我們的仇家嗎?」

烏鴉問道。

「不是!是一個人!」

孫超疼的冒冷汗地說道。

「一個人?你們那邊幾個人?」

烏鴉沒有想到竟然是一個人敢廢了他的愛將,更加不將秦穆然放在眼裡了。

「五六十個!老大,這個人的身手太高了,而且還是一個不怕死的!」

孫超一想到秦穆然剛才的身手,臉色便是有些驚恐。

「身手好?哼!真的當我天龍幫這麼多年在京城都是白混的嘛!而且,身手再好,還不怕子彈嗎?」

烏鴉不以為然。

「你在哪,我這就讓人來接你!」

烏鴉問道。

「我在天水雅居的地下停車場里!」

孫超將自己的位置說了一下,緊接著,烏鴉便是掛斷了電話,帶著人浩浩蕩蕩地向著天水雅居的地下停車場開去。

大約十幾分鐘,安靜的地下停車場突然再一次熱鬧了起來,十幾輛黑色的子彈頭,齊刷刷地開了進來,聲勢浩大。

「烏鴉哥!」

孫超面色慘白地靠著一旁的白色柱子,身上的血跡都已經乾涸。

「超子!媽的!誰幹的!」

烏鴉在電話里的時候,還沒有看到孫超的慘狀,當看到孫超這個樣子以後,徹底暴怒了。

挑釁!這是紅果果的挑釁啊!

多少年了,沒有人敢這麼挑釁天龍幫了,這讓烏鴉很惱火。

烏鴉哥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烏鴉哥,是…是…」

孫超想要說,可是一想到秦穆然臨走前警告的話,他又不敢說了。

「是什麼!你說啊!」

烏鴉不耐煩地問道。

「烏鴉哥,我…我不敢說!他臨走前說,若是我在糾纏他的話,就滅了我,然後還要滅了我們天龍幫。」

孫超將秦穆然的話告訴給了烏鴉說道。

「馬勒戈壁!滅了我天龍幫?全部殺了!他以為他誰啊!他以為他是天王老子啊!他說殺就殺啊!老子還就不信了!超子,哥給你罩著,告訴我,是誰幹的!媽的,身手好了不起?真以為我的手下沒有宗師嗎?」

烏鴉徹底火了。

如果孫超不將秦穆然的原話告訴烏鴉還好一點,可是他這麼一說,徹底將烏鴉的火給點燃了!

烏鴉在天龍幫可是出了名的好鬥,只是這幾年嚴打,低調了許多,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秦穆然的囂張讓烏鴉說什麼都忍不了了!

「烏鴉哥,他叫秦穆然!」

孫超將秦穆然告訴給了他。

「秦穆然?就是上一次打了你的那個傢伙?!」

烏鴉瞪大了眼睛問道。

「嗯!這一次本來想要找回上一次的場子的,結果還是……」

孫超說到這裡,臉色更加的難看,這一次,可以說是丟人丟到家了!

「沒事!超子,接下來交給我了!敢動我的人,敢看不起我們天龍幫,老子非要讓他知道天龍幫的厲害!」

烏鴉冷笑一聲。

「你先去醫院,我讓人去拿個監控!」

快穿之雷劫我來了 烏鴉說著便是安排人去天水雅居酒店拿取地下停車場的監控錄像了。畢竟發生這麼大的事情,若是被誰給發到網上了,那可是會讓他頭疼一陣子的。

「好!」

說完,孫超便是在眾人的攙扶下,上了車,然後被送往了醫院。

烏鴉站在地下停車場,看著手機里小弟發過來的當時的錄像,臉色陰沉的更加的厲害。

從視屏里,秦穆然展現出來的身手來看,差不多是在一流高手左右,孫超等人不是對手也是情有可原。

「嗯?」

看著秦穆然牽著葯林薇離開,烏鴉突然暫停了視頻。

「鴉哥,怎麼了?」

一旁的小弟也看得仔細,突然看到烏鴉暫停了視頻,好奇地問道。

「敢動老子的人,老子先給你要點利息回來!」

烏鴉的目光全部都注意到了葯林薇的身上。

雖然視頻有些模糊,可是烏鴉依舊可以看到葯林薇的面貌,尤其是後者長得那麼的好看,讓烏鴉都有些心動了。

「你!去給我調查這個女人,然後給老子捆過來送到咱們那裡去!這個女人,老子要好好爽一下,然後也給你們爽!」

烏鴉臉上露出一抹猙獰的面貌道。

「嘿嘿!那感情好!我這就安排人去查!」

烏鴉身旁的小弟臉上同樣露出一抹淫.盪的笑容,隨後便是下去開始發動天龍幫的力量開始查詢著葯林薇的動向。

很快,他們便是查到了葯林薇所居住的地方。

「鴉哥,我現在就帶兄弟們去抓她回來!」

那名小弟跟烏鴉說了一聲后,便是帶著一撥人上車離開了。

烏鴉坐在車裡,便是有人開著車,向著他們的據點開去,一路上,烏鴉都在反覆的看著視頻,心裡也在想著一會兒用什麼方式來好好折磨葯林薇,以達到自己心裡那些變態的慾望!

「小妞!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的男人不識抬舉,敢動我烏鴉哥的人!一會兒,你放心,哥哥會讓你體驗到做女人的快樂的!」

烏鴉在心裡默默地說道,同時手指做了個「手槍」的姿勢,對著視頻中的葯林薇開了一槍,隨後便是關掉了手機。 他內心是這樣想的,“今天到底是怎麼了,怎麼那個聲音在自己的腦海中響起了兩次,難道,難道說,它說的都是真的嗎,真的有一個那樣的世界嗎,任務世界,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恐怖、危險,還是,其他。”

蘇姍在心裏是這樣估計的,但實際上到底是不是這樣,蘇姍她就不知道了,這個,恐怕只有離瀟他自己一個人知道吧,他到底是不是鬼魂,這個,恐怕也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知道吧,哦,對了,還有一個人,還有一個人他也知道。

他就是李肅,至於離瀟他到底是不是鬼魂,李肅他是一早就知道了的,只是,李肅他不能開口說話而已,要是李肅他可以開口說話的話,恐怕李肅他早就告訴大家,離瀟到底是不是鬼魂,那兩隻鬼魂到底是哪兩個任務參與者。

“離瀟,他好像也不是鬼魂吧”,蘇姍在心裏暗自說道,因爲她實在是分不出到底這個任務參與者,他是鬼魂,還是他不是鬼魂,蘇姍她真的分不出,也真的分不清,但她也總不能亂投票吧,與其亂投票,還不如不投票。

這一點,蘇姍她還是懂的,還是明白的,所以,她也只能繼續去回想其他的任務參與者的背景和最後的經歷,除此之外,好像也真的是別無他法了,李肅現在還是一直像之前一樣,閉上眼睛的,那麼,現在去問李肅他。

去問李肅他,也是沒有用,真的沒有什麼用的,如果李肅他可以,他能夠說的話,那估計李肅他早就說了,他也根本就不會等到現在,所以,所以啊,我現在暫時就真的是隻能靠自己了,只能靠自己去,去推斷,去根據其他。

去根據其他的任務參與者的經歷去推斷,嗯,就這樣好了,我相信我一定可以的,我一定可以像李肅他那樣去正確的將生路找出的,蘇姍在心裏,一直給自己加油打氣,因爲,她現在也只能是靠自己了,除了李肅,她誰也不相信。

只有李肅,還是真正可以確定身份的,李肅他是活人,他是活人任務參與者,他是捉鬼的道士,他百分百不可能是鬼魂,所以,蘇姍她才這麼的相信李肅,這麼的放心李肅,但是,李肅他好像現在不能說話,也不能透露什麼一樣。

這可能,這可能是它對李肅的限制吧,也是現在這個“遊戲”的規則吧,李肅他必須得按“遊戲”的規則進行“遊戲”,所以,李肅他纔不能說話吧,這應該是對先知的限制,其他的任務參與者,應該都沒有這個限制,包括。

包括蕭文,蕭文他雖然說,話不是很多,但他還是可以參與投票的,在投票的時候,還是聽到他說話了,還是聽到他說棄票了,所以,他,蕭文他,他是可以說話的,他只是不想說而已,他只是話比較少而已,只有先知。

只有先知還是真正的不能說話的,估計也是李肅他這個先知,早就知道了,早就知道鬼魂是誰了,而如果李肅他這個先知一下就把誰是真正的鬼魂,告訴大家的話,那這個“遊戲”,它就會覺得沒有一點意思了,沒有一點意義了。

所以,所以啊,李肅他不能說話,甚至是,他還不能用任何的方式告訴大家,告訴我們大家,誰是真正的鬼魂。

蘇姍已經在心裏猜得差不多了,把它對李肅的限制,猜得差不多了,但她始終還是不敢確認到底誰是鬼魂,到底哪個任務參與者是鬼魂,所以,蘇姍她決定馬上再繼續去回想一下其他任務參與者們的背景和最後的經歷,就是這樣。

那到底是先回想誰的呢,劉堅、空無物,還是朱子清,他們三人,他們三人到底誰最有可能會是鬼魂呢,但蘇姍她想繼續去回想其他任務參與者的時候,她又不知道該去,該先去回想誰的好,空無物嗎,還是朱子清,或者劉堅。

真的是誰都有可能是鬼魂啊,但又誰都有可能不是鬼魂,到底該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纔好,一時之間,蘇姍她竟然難下決定,難做決定,哎,其實也沒有她想的那麼麻煩,如果此時是李肅他在推理的話,那麼他就絕對不會。

他就絕對不會像蘇姍她那樣,只可惜,李肅他現在就連推理的機會都沒有,這次任務,它,魔王它沒有給李肅一點機會,沒有給李肅任何機會,任何尋找生路的機會,因爲,這次任務,李肅他是一來就知道了生路,所以,李肅他。

所以,李肅他,他在這次的任務中,也不用再去尋找什麼生路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就是,活人任務參與者們能夠自己找到生路,能夠自己及時、儘快的找出真正的鬼魂,也只有是這樣,才能少死一些人,才能少死一些。

一些活人任務參與者,李肅在心裏也只能是這樣希望着,他沒有辦法,他真的沒有辦法,他也不想這樣的,但,它要這樣,李肅也沒有辦法,李肅他能有什麼辦法,現在鬥又鬥不過它,自己又不能說話,不能告訴大家,李肅他。

李肅他真的是覺得很憋屈啊,唯有把眼睛閉起來,才能使自己好過一點,才能使自己好過一些,不然的話,李肅他真的怕他自己忍不住,怕他自己到時候會忍不住,把真相告訴大家,但他又怕,又怕他自己還沒有說完,就。

就被魔王,就被魔王給直接抹殺了,這樣一來,李肅他也覺得自己死得好冤,死得好不值得,真的不能就這樣的死了,真的,絕對不能,魔王還沒有被消滅,那麼,自己又怎麼能輕易的,就這樣的死掉了呢,只要,只要不。

不違反它的“遊戲”規則,那它還是不能、還是不會輕易就將任務參與者抹殺的,這一點,李肅他是早就知道了的,所以,李肅他現在要做的,唯一,唯有要做的,那就是,好好的當一個,當一名旁觀者,沒錯,就當一名。

就當一名旁觀者就行了,其他的事情,還真的不需要李肅他去做,這時,蘇姍她也終於想好了,決定好了。 此時,秦穆然也是開著車帶著葯林薇向著葯林薇在京城的住處開了過去。

原本秦穆然還以為葯林薇是和葯老等人一起住的,正在想著要不要半路上買個禮物啥的,畢竟跟葯岐也是老交情了,就這麼空手去不太好,後來葯林薇解釋了下,原來葯林薇在京城也有住處,只有雙休的時候才會回葯老那邊去住,這才打消了買禮物的念頭。

一路上,葯林薇都在跟秦穆然抱歉著,不過秦穆然也一直說沒關係。 重生八零初心如顧 後來秦穆然實在是覺得氣氛太尷尬了,迫不得已說了一個冷笑話。

「那個林薇,我跟你講個冷笑話吧!」

秦穆然一臉認真地看著葯林薇說道。

「嗯?秦大哥,你還有這個功能呢?你還會講笑話?」

葯林薇瞪大了眼睛,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看著秦穆然問道。

「當然,我可是天才,我什麼不會?」

秦穆然有些嘚瑟地說道。

「好吧!那我倒是有些期待你講的什麼笑話了!這個天本來就夠冷的了,你可別將我凍感冒了!」

葯林薇同樣也跟秦穆然開了個玩笑說道。

「放心,你絕對會感冒的!」

秦穆然信誓旦旦地說道。

「那我倒是想要知道秦大哥你到底會開什麼笑話。」

葯林薇有些好奇的問道。

「你聽著啊!這是一個真正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秦穆然一本正經地看著葯林薇,說道。

「哦?」

「有一天,我在加班,很餓,於是便是拿出了手機開始點外賣。我這邊點了一個,刪掉,那邊點了一個,刪掉,看著這家,看著那家,都覺得有些不符合胃口,就這樣,我點了將近一個半小時也沒有想到吃什麼,你猜最後我選了什麼?」

秦穆然說到這裡,突然停頓了一下,看著葯林薇問道。

「選了什麼?KFC嗎?」

葯林薇聽到秦穆然問自己,一雙大眼盯著他好奇地問道。

「嗯???」

秦穆然搖了搖頭。

「後來,我成為了一名騎手。」

秦穆然說完,空氣瞬間冷了幾分,好似凝固了一般,緊接著,葯林薇爆發出了雷鳴般的笑聲。

「哈哈哈哈……」

葯林薇有些不顧形象地笑了起來,幸虧這是在車裡,只有他們兩個人,要不然讓其他人看見了,還以為葯林薇瘋了呢,在傻笑。

「秦大哥……你……你真的是太搞笑了!」

葯林薇手捂著肚子,有些喘不過氣來,眼眶之中甚至隱約的已經有淚水在打轉。

這不是傷心的哭泣,而是因為笑的流出了眼淚。

「有那麼好笑嗎?」

秦穆然有些鬱悶地說道。

「真……真的很好笑!」

葯林薇撐不住了,彷彿自己被點了笑穴一樣,依舊笑著,這一刻她都感覺自己的馬甲線快要笑出來了。

「好吧!那你冷靜冷靜!」

秦穆然不敢再說話了,生怕自己多說了些什麼,讓葯林薇再想起騎手的梗,再笑個不停,那自己就真的罪過了。

車在行駛著,很快便是來到了葯林薇居住的公寓。

「噗……噗嗤……」

葯林薇想要跟秦穆然說再見,可是一看到秦穆然那就想到了剛才那個騎手的梗,頓時又是忍不住地笑了出來。

「我說夠了啊!這就過分了,你都笑一路了!」

秦穆然看著葯林薇沒有辦法地說道。

「沒辦法,剛才你說的真的是太搞笑了!我忍不住啊!」

葯林薇一邊笑著,一邊解釋道。

「哎!」

秦穆然無奈,搖了搖頭,一手探出,點在了葯林薇身上的一處穴道,頓時,葯林薇的笑容禁止了。

秦穆然所點的穴道是止笑穴,一旦點了以後,一個小時以內都不會有任何的笑容。

「現在不笑了吧!」

秦穆然看著葯林薇說道。

「咦,還就真的笑不出來了!」

葯林薇看了看自己,還就真的沒有那股子的笑意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