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

「雪莉,你不用嫉妒,我這裡有顆大元丹,能增加修為,送給你。」冰皇從身上掏出另一個盒子,遞過去,說道:「你資質有限,這輩子能修鍊到金丹期,算是頂天了,奪天造化丹送給你,也未必有多大的作用。」

「多謝冰皇,屬下知道自己的事情,江南王前途無量,自然不是屬下能相比的。」

(本章完) 經過三天相處,雪莉已經明白江南王的能力。

假以時日,他必將是修真界最頂尖的存在。

表面上,冰皇送奪天造化丹給他,是吃了大虧,但是這一顆丹藥,換來的卻是江南王的情份。

試問,如果有一天江南王實力變強,會忘記他,會忘記冰宮嗎?

這只是投資而已。

冰皇作為一域之皇,虧本的買賣是不可能做的。

「時間差不多了,公主跟王子已經在等,雪莉,你以後就追隨在江南王身邊,順便照顧王子跟公主吧!」冰皇吩咐完,朝門口喊道:「國師,送他們一程。」

兩人走出大殿,護國大師已經在等了。

去到廂房,兩道人影暈倒在床上,正是冰王子蒙淼跟冰公主蒙冰兒。

葉雄走上前,將冰王子背起來;雪莉則背著冰公主。

「兩位,請隨我來。」護國大師說。

兩人跟在他後面,走了很多路程,最後到了一個地下室,那裡有一個傳送陣。

「這個傳送陣是跨域傳送陣,通往的地方是域外之地,死亡之城……」

「死亡之城,不是吧?」葉雄驚呼。

就連雪莉,也覺得不可思議,完全不明白冰皇為什麼這麼做。

死亡之城是修真界之中最混亂的地方,一言不合就殺人,實力為尊,橫行霸道。

在那個地方,只有錢跟實力能行得通,是整個修真界,死亡率最高的地方。

冰皇把自己最寶貴的兒女送到那裡,到底想幹什麼?

「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要其經歷磨難,王子怎麼說也是堂堂冰宮的王子,如果去南域或者西域躲難,只會被人看不起,那他這輩子也不會有出息……江南王,越是危險的地方,機會就越大,千年以來,從來沒有人能統治死亡之城……冰皇非常看好你的。」

「國師見笑了,我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築基修士,怎麼可能……」葉雄尷尬地回道。

冰皇意思是想讓他帶著王子跟公主,在死亡之城打出一片天下,這也太荒唐了。

不過話說回來,在最混亂的地方打天下,絕對比在四域打天才容易得多。

現在的四域,勢力穩如磐石,就像南域,誰能打下來?

「夢想總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護國大師呵呵地笑起來,捋了下鬍子,然後從身上掏出一個儲物戒,遞了過去。

「這裡面是三百萬顆上品靈石,你帶過去,當作啟動資金吧!」

葉雄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冰皇這麼做,怎麼感覺有種布局退路的感覺。

給自己奪天造化丹,託付公主跟王子給自己,再到現在給自己三百萬顆上品靈石。

三百萬顆上品靈石,可是一筆巨款啊!

像冰宮這樣的地方,肯定不如南域那麼有錢,這可能是一半的國庫靈石。

「國師大人,冰宮是不是有什麼大事情要發生?」葉雄震驚地問。

「魔界是不是有什麼人來幫忙,冰皇這種做法,讓我心裡非常不安。」雪莉說道。

「沒什麼大不了,防患於未然而已。」護國大師揮了揮手,說道:「去吧,我還得趕回去應戰。」

葉雄沒有辦法,只得跟雪莉走到傳送陣之中。

國師將能量石裝上,揮揮手,隨著傳送陣五光閃爍,四人身影已經消失。

下一刻,身影再次出現的時候,是在一個地下室之中。

葉雄看了一下,發現這傳送陣居然是單向傳送陣。

所謂單向傳送陣,意思是只傳送出去,不能回來。

如果想再回到冰宮,只能想其它的辦法。

葉雄將冰王子放到地方,輕輕地捏動他的腦袋,一會兒,冰王子就幽幽地醒來。

醒來之後,他整個人從地上跳了起來,看了下周圍,目光落到葉雄身上,急道:「江南王,這裡是什麼地方?」

「咱們已經離開冰宮,在死亡之城。」葉雄回道。

「什麼?」冰王子焦急起來,急道:「這種時候,你怎麼能帶我走,現在魔蹤山脈傳送大量的魔修過來,冰宮危在旦夕,這種時候,我怎麼能離開?」

葉雄雖然早就猜測到,但是真正確認,還是無比震驚。

「你確定,魔蹤山脈傳送陣開啟了?」他問。

「千真萬確,不行,咱們快回去,一起抵抗外敵。」

冰王子飛快地跑到傳送陣前,當他發現傳送陣是單向的之後,焦急地大吼起來。

「我一定要回去,我無論如何都要回去。」

正在這時候,冰公主也醒了,當姐弟倆知道真實的情況之後,全都焦急得團團轉,紛紛要求要回去。

「夠了,全都給我站住。」葉雄大吼起來,雙目圓瞪。「你們兩個回去,除了當炮灰,還能起什麼作用?」

這一番話,瞬間就將兩人震住了。

以他們的修為,能做什麼?

「冰皇把你們託付給我,就是想我好好照顧你們,將你們培養起來,如果你們回去送死,那豈不是枉廢殿下的心思?」

「你知道殿下為什麼選擇送你們來死亡之城嗎,就是因為你們能力太差,他想讓你們好好磨練自己,你們總不能一輩子都處在冰皇的光環之下吧?」

葉雄聲音非常嚴厲,態度堅決,一點都不給他們反駁的餘地。

冰王子坐在地上,嗚嗚地大哭起來。

旁邊的冰公主跟著哭,那哭聲讓人聽了,不勝悲愴。

「你們平靜一下,我在外面等你們。」

葉雄說完,走了出去。

山洞之外,是一片山脈,無邊的樹木一眼看不到盡頭。

背後傳來腳步聲,雪莉走了出來。

「剛才,我是不是太凶了?」葉雄嘆氣。

雪莉搖了搖頭,回道:「一點都不凶,你教訓得很對。」

「咱們先找個地方,把杜大哥跟師傅埋了。」

兩人找了個風水寶地,將兩具屍體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來埋下。

削了塊石板,裝上石牌,刻上名字。

葉雄跪倒在地上,說道:「師傅,你老人家放心,我一定會將『十字銘文』傳承下去,了你的一番心愿。」

說完,他叩了幾個響頭。

另一邊,雪莉也將杜蒙埋了,跪在墳前,默默流淚。

半晌之後,冰公主跟冰王子已經從山洞中走出來,平靜得多了。

「公主殿下,王子殿下……」

「雪莉姐,以後再也沒有王子跟公主,以後你跟江大哥叫我們名字吧!」冰王子目光落到葉雄身上,說道:「以後我們兄弟就請江大哥多多照顧了。」

葉雄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滿意地點了點頭:「江南王這個名字,也會惹來不少麻煩,你們如果不嫌棄,以後就按照我在地球的名字。我叫葉雄,你們就叫我葉大哥好了。」

(本章完) 死亡之城,在域外勢力之中,是赫赫有名的地方。

不是因為那裡的修士有多強,也不是因為那裡的資源有多好,而是因為那裡是修真界最殘酷的地方。

在那裡,沒有法則,沒有憐憫,只有絕對的實力。

弱者,在那裡沒辦法生存;心慈者,在那裡也沒辦法呆下去。

但是,那裡是修真者的天堂。

在那裡,你殺人沒人管,你強搶女人沒有反對;在那裡,沒有執法隊,沒有領主,只有各種各樣分散的勢力。

四人御空飛行,半天之後,就到了死亡之城。

葉雄原本以為,這死亡之城是一片連綿不絕的城市,來到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錯了。

死亡之城,建上一片一望無際的古戰場遺址上,被包裹在萬山群中。

在這裡,可以看到無數巨大的裂縫,綿亘數千米,就像被一把巨劍將大地劈成兩半。

還可以看到,無數巨大的殞石,從天而降,把大地砸得坑坑窪窪。

平原,峭壁,山澗,山谷,什麼都有。

在這複雜多變的地方,建了許許多多的房子,這些房子,無一例外,全都被各種各樣的禁制保護著。

就在這些禁制外面,不斷地有人在撕殺著,外面的人殺得驚天動地,裡面的人卻悠閑地喝著茶。

截然相反的對比,讓四人看得瞠目結舌。

「死亡之城,果然名不虛傳,這裡估計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有人在干架。」蒙淼嘆道。

「在這地方呆著,有安全感嗎?」冰公主蒙冰兒感嘆。

「我現在最想知道的是,在哪裡弄得最安全的禁制。」雪莉頭皮發麻。

只有葉雄,一如即往的淡定。

不是他不怕,而是覺得,其他三人都怕了,他如果也怯場的話,那大家都更沒信心。

「咱們進去,看看傳聞之中的死亡之城,有什麼不同。」

他帶頭飛進去,剛落下死亡之城,葉雄馬上就感覺到,有很多人盯上自己這四人。

在這三不管的地帶,幾個陌生人過來,肯定有很多人打主意。

特別是雪莉跟蒙冰兒,兩人都姿色不凡;一個是年輕的美少女,另一個是成熟的少婦,這兩人的出現,幾乎讓這裡大多數男人都起了歪念頭。

葉雄跟蒙淼年輕得離譜,一點都不像是厲害的樣子,更讓周圍的人肆無忌憚。

嗖嗖嗖!

幾乎同時,三道人影從天而降,落到三人身邊,把三人圍住。

面前是一名赤著上身,頂著大肚腩的大漢,滿身肥油;後面是名委瑣的矮個子男子,賊眉鼠眼,目光委瑣地在雪莉跟蒙冰兒身上描來描去;側而是名身穿白袍的翩翩少年,一看就知道是斯文敗類。

「杜老三,溫敗類,是我先看上的,你們靠邊去。」那賊眉鼠眼的男子喝道。

「賤人強,你少說屁話,明明是老子先看上的,你敢截胡,老子擰斷你的脖子。」大肚腩的男子杜老三喝道。

「我說,能不能看看自己那熊樣,這兩個又白又嫩的小姑娘能看上你們嗎?」溫敗類扇子一攤,輕搖著,朝雪莉拋了個眉眼,笑道:「這位姐姐,在下溫仁,給你請安了。」

雪莉看著周圍這三個委瑣的傢伙,臉上說不出的厭惡。

突然,築基巔峰氣勢釋放出去,氣勢如虹。

「滾!」她大吼。

氣勢化作狂風怒浪,直接將杜老三那肥胖的身體震飛出去。

杜老三砰地落在幾十米外的地上,跌了個狗吃屎。

「卧草,築期巔峰,卧滴娘啊!」

杜老三連滾帶爬,頭也不回地跑了。

雪莉轉過身,目光掃過溫仁跟賤人強。

「美女,誤會,小強有眼不識泰山……」

賤人強嘻嘻地陪笑一聲,嗖地轉身就逃。

斯文敗類輕手攝腳,正準備離開,雪莉突然一聲大喝:「你,給我滾過來。」

溫仁不但沒留,反而加快速逃跑。

「死走,不知死活。」

雪莉嗖地沖了出去,片刻之後,就單手提著死狗一樣的仁溫,扔在葉雄面前。

「姐姐,我錯了,我有眼無珠,你就饒了我吧!」仁溫眼淚鼻泣流了下來。

「行了,別裝了。」葉雄不耐煩地罵著,這樣的苦肉計,他用得多了:「把眼淚鼻泣擦乾,老實回話,說完之後就可以滾蛋了。」

溫仁聽說不殺自己,連忙用衣袖把臉一抹,臉上的眼淚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影,換成一副陪笑的奴才相。

「大哥,你說,我知無不答。」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個氣勢只有築基初期的傢伙,才是這一行人之中的老大。

「你叫什麼名字?」

「溫仁,溫柔的溫,仁慈的人,我跟你說,我是死亡之城最善良的人,從來沒殺過……」

「再多說一句廢話,我把你的腦袋切下來。」葉雄罵道。

「是是,大哥,你繼續問。」

葉雄想了一下,這才繼續問道:「這死亡之城之中,勢力是怎麼分佈的,老大是什麼人,什麼境界?」

「回大哥,死亡之城,表面上是沒分勢力的,但是住得久的人都知道,這裡分三大部份,上城,中城,下城。上城就是上面那片山脈的地方,地勢比較高;中城就是平原,我們現在就在中城;至於下城,就是山谷跟沼澤地那邊。上城的老大是馬三爺,實力是半步金丹,據說差不多結丹了;中城老大是陰夫人,金丹初期;下城老大是馬斧,也是半步金丹。」溫仁介紹。

半步金丹,就能在死亡之城稱王稱霸?葉雄有些無語。

他還以為這死亡之城多厲害呢,原來不過如此。

不過話說回來,這也很正常。

金丹修士,已經是修真界最頂尖的存在,像北域,才有四名金丹修士,這死亡之城不過是域外勢之中一塊小地方,有一個金丹期,已經很不了起了。

葉雄這陣子遇到的強者實在是太多了,像裂組織三大首領,南帝愛羅莎,天劍門掌門,還有冰皇,國師,左右聖衛這些人,才會覺得半步金丹不算什麼。

這也是為什麼,剛才三個人,見雪莉暴露出真正實力之後,落荒而逃的原因。

築基巔峰,在死亡之城,已經是很了不起的存在了。

(本章完) 「我們準備在這裡住下,想找個房子,應該找誰?」葉雄繼續問。

「簡單,你看中哪間,直接搶唄!」

葉雄:「……」

「以姐姐的實力,只要你們看中哪一間,他們還不乖乖讓出來,別忘記、了,這裡是死亡之城,沒有法則,只有實力。」溫仁說道。

「我們不強搶。」葉雄指著中間那一幢房子,問:「我們想要那間房子,應該找誰?」

溫仁順著他的手指方向看去,頓時搖了搖頭,說道:「其餘的地方,應該都沒問題,但那房子是陰夫人的,誰也別想拿走。」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