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辰趕忙恭恭敬敬地老實回答道:“還請師父告訴弟子吧,只要弟子能夠得到,感激不盡!”尼馬亞笑道:“小子,不用你去尋找了,這個飛行靈技的整張卷軸我們都有。”聞言,葉辰的心臟砰砰的劇烈跳動了起來,道:“是什麼呀?”

塔瑪雅與尼馬亞相互對視了一眼,隨後由後者拋出了一張金色的卷軸,並說道:“你小心點打開,如果遭到反噬可別怪我們沒有事先提醒到你。”聞言,葉辰立即謹慎起來,小心地用一層無極太虛焰覆蓋起金色的卷軸,隨後緩緩落入到葉辰的手中。

“等等,小傢伙!你先前所用,可是幻火?!”塔瑪雅與尼馬亞再次異口同聲的問道,聲音極其激動,好似遇見羊的狼一般。不過葉辰卻是點頭道:“是的,名爲無極太虛焰,而且弟子還有一個比之起無極太虛焰稍遜一籌的幻火。”

這次換做那二龍吃驚了,其中塔瑪雅驚奇道:“神媽保佑!你竟然有兩種幻火!哈哈,尼馬亞我們兩個有救了!”葉辰一臉迷惑地望向兩條龍,隨後緩緩問道:“師父,什麼你們…有救了?難道我這幻火還能救人?我怎麼不知道?”望向葉辰一番好奇寶寶的模樣,尼馬亞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道:“你肯定很奇怪爲什麼我們兩條高高在上的龍會只剩下靈魂體而且還被禁錮在這山洞內吧?”

“什麼?!您說的是真的?”葉辰有些不敢相信,那麼強大的龍竟然是被別人禁錮在這裏的,而且還失去了真身,那麼那個人到底是誰呢?怎麼會擁有那麼恐怖的能力?!想到這裏,葉辰不由得渾身一顫。塔瑪雅白了尼馬亞一眼,道:“哼,尼馬亞早告訴你了,或許會嚇到小傢伙,你爲什麼不聽?!”

不等尼馬亞解釋,葉辰的聲音再次傳出:“想必師父你們是被別人封存在這裏,需要某種特定的東西才能釋放?”尼馬亞哈哈笑道:“徒兒你說的很正確,而且那老傢伙也說了,只有幻火的能量才能夠助我們離開封印,但是肉身難尋。”

葉辰立即不假思索地說道:“那還等什麼呀,現在弟子就救你們去!”說着便近前想要來到兩條龍的身旁。“小心!徒兒快後退!”聞言,葉辰趕忙後撤了幾步,不過攻擊仍舊是伴隨而來了。只見極其微小甚至不可見的龍魂能量朝葉辰衝撞而去,葉辰一時間有些愣神。

不過僅僅是一剎那,葉辰的雙眼卻突然釋放出了幽紫色的光芒,將那條極其微小的龍魂霎時間震碎了!尼馬亞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哈哈笑道:“徒兒領悟力很強嘛,哈哈,竟然這麼快就使用出了神之復仇凝視。”葉辰尷尬一笑,隨後道:“那如果不能近前的話,徒兒應怎樣做,才能去救師父呢?”

尼馬亞鄭重地說道:“釋放一個幻火。”“釋放一個幻火?!”葉辰有些啞然,他自然明白意味着什麼,如果要解救自己的師父的話那麼便是失去一個幻火。見到葉辰久久不說話,塔瑪雅一臉失望地說道:“算了,你不想…”沒說完,只見葉辰單手一揮,喝道:“赤爆心火,去吧!”隨後只見一枚金色的球體火焰緩緩移至兩條龍的身前。

尼馬亞感動了,道:“好徒兒,爲師這一生定要將你也培養成一個靈聖、靈帝般的高手!”葉辰淡淡一笑,道:“謝謝師傅了…嗯,現在先用這幻火吧。”塔瑪雅與尼馬亞也不再客氣,直接張開龍口,釋放出了強大的吸力,每條龍吸去了一半的赤爆心火。

隨後只聽一聲震碎天窮的炸響之音傳來!只見一黑、一白兩條龍在天際之上飛翔,良久,飛下來笑道:“徒兒,謝謝你了!趕快看看師父給你的飛行靈技怎樣,喜歡的話就用。師父在這裏陪着你。”葉辰也是極爲感動,沒想到這兩個師父獲得自由之後竟然仍舊是爲自己着想,看來這師傅拜值了!現在雙方對對方的感情已經上升到一個極致了。

“好的,那就再次謝謝師父了。”只見葉辰握着空蕩蕩的無極太虛焰,喝道:“開!”同時在心中大喝:“幻劍…祭!”就在那金色的卷軸打開的同一時刻,一條金色的龍魂徒然騰飛出去,又重重地朝着下方葉辰所在地撞去!

葉辰大驚,不過沒等自己有所反應,那兩條龍已經行動了。只聽塔瑪雅喝道:“託洛汀之殺戮風!”此後,一道伴隨着殺伐之氣的恐怖龍捲風轟殺出來,整個區域均是微微晃動起來。接着,只見金色的龍魂與那恐怖的龍捲風各帶着恐怖的殺戮之氣轟擊在了一起!

“轟!”

滔天的炸響之音徒然響起,葉辰被尼馬亞的龍神護體護住了,卻見那金色的龍魂漸漸地虛弱起來,隨後道:“爲什麼…”接着元神消散。塔瑪雅冷冷地盯着那金色龍魂,隨後道:“你也該死了,爲了這飛行靈技竟然從神龍閣不惜千萬裏追到這裏,要不是今日徒兒打開這卷軸,我還以爲你早已死去了呢…”

葉辰心中大驚,問道:“師父,你們龍族也不團結嗎?”尼馬亞淡淡一笑,道:“那條龍是龍族的叛變者,潛伏到了神龍閣,那日我們獲贈這飛行靈技,誰知這垃圾竟然想要搶奪…嗯,不過後來被我們用外力封存在這卷軸內了,一來是防止外人偷竊,二來就是想把他的能量消磨光而死。”

葉辰點點頭,道:“徒兒明白了。”隨後緩緩低下頭望向卷軸開頭的十幾個字,這次葉辰終於是見識到什麼叫做真正的恐怖啦“神龍翼,化九天神龍之速塑造此翼,學習之人除必須含有幻火之外,還必須擁有化龍丹,否則這能量過於巨大,將會爆體而亡…”

接着閱讀完文字之後,葉辰發現了那懸掛在卷軸內的神龍翼虛體,只見一對金色的巨翅安詳地撲打着,如果換算成真正的大小,恐怕會比那血翼禿鷲的翅膀大上許多倍!另一邊,只見特羅爾重重地用拳頭砸了一下牆壁,喝道:“可惡!先前洞內傳來了那麼多炸響,我真怕葉辰他…”

莫淳冷冷道:“何人敢?我這輩子與他定成爲死敵!現在打不過,那麼我就努力修煉,遲早會爲兄弟報仇!”倘若葉辰能夠聽到莫淳此時的話語,定會激動無比,因爲:這個兄弟交值了!再看冰藍兒,臉色泛白,急促的呼吸着,心中喃喃道:師父…保佑葉辰啊…

回到葉辰所在的洞內,葉辰繼續朝下看去:“而煉製這神龍翼的材料如下:魔獸的骨骼一副,龍族神息一團,化龍丹準備。葉辰心中暗笑道:果然不易煉製,若是常人估計這三件東西一件也得不到,沒想到光我這裏就有一個啦,哈哈!

於是當下葉辰問道:“師父,你們有材料嗎?”塔瑪雅笑道:“除了魔獸骨骼沒有之外,全齊了,雖說那神息要損耗百年修爲,但我認爲值了…因爲龍族歷來沒有人能夠煉製出來,假如徒兒你這次能夠煉製出來,那麼將成爲千年第一人!

葉辰心中也是按捺不住激動了,於是笑道:“魔獸骨骼…我也有,不過就是不明等級。”尼馬亞大驚,笑道:“徒兒快快將那骨骼取出,待我與塔瑪雅清除雜念之後就可以使用了。”葉辰心中暗暗吃驚,幸虧沒提前用這個骨骼,否則被雜念幹掉了就不好玩了…

於是葉辰將空間戒指內的森白色的魔獸骨骼取出,緩緩放到地面上,道:“兩位師傅請過目。”二者先是一愣,那塔瑪雅卻是驚道:“什麼?!荒古惡獸,你那兒弄的?”葉辰道:“火神城拍賣會所得。”尼馬亞接着說道:“這可是最上好的材料了,哈哈!葉辰,現在所有物品都湊齊了,你敢不敢煉製神龍翼?”

葉辰想起還有難纏的十字教之後,仰頭喝道:“我敢!” 第一百三十九章:星空下的第一人!【上】

“哈哈!我果然沒看錯人!小傢伙,來按照我所說的做。”尼馬亞哈哈大笑道。葉辰不敢怠慢,忙道:“請師父明示。”尼馬亞道:“小子,接着!”隨後只見一枚蒼青色的冒着絲絲閃電的丹藥朝着葉辰所在的方向緩慢飛去…葉辰稍微往手上覆蓋起了一層無極太虛焰之後將之握入手中。

塔瑪雅這時說道:“第一步:神龍翼的靈魂煉製,將這化龍丹與我們接下來所要激射出的神龍息必須要巧妙地融爲一體,待得一束金燦燦的翅膀靈魂出現之後,第一步就完成了。”“當然,你先要用幻火將化龍丹煉化,當我們說推出的時候,你再將煉化後的化龍丹拋飛過去…嗯,我們會將神龍息激出,到時候將其再次融爲一體就看你的了。”尼馬亞接過話來說道。怕葉辰沒有理解透徹,塔瑪雅又專程問了一遍:“小傢伙,聽懂了麼?”

葉辰緩緩地點點頭,隨後道:“師父且放心好了,徒兒想自己還是有這些分寸的…”隨後不等那二龍多說什麼,立即大喝一聲:“幻火…出!”只見黑白相間的一束火焰自葉辰的手掌心迸發出來,散發着絲絲令人口舌乾燥的灼熱之氣。葉辰旋即將那化龍丹緩緩放在手掌心的那束火焰中,隨後淡淡道:“可要給我爭口氣了…”

“絲絲…”

那化龍丹剛接觸到無極太虛焰的一瞬間,便傳出了絲絲頑抗的聲音,但卻見整枚丹藥微微地顫抖着…此刻,葉辰心中也是突然升騰起了一層淡淡地壓迫感,而且伴隨而來的便是滾滾的汗珠。卻見那塔瑪雅低聲吟道:“無盡的神明啊..請您釋放出無盡之光,賜予眼前的少年抵禦之力吧——艾涅瓦赫之歌!”

語落,只見束束七彩色的光暈覆蓋在葉辰的身上,而當那七彩的光暈出現的剎那,葉辰身上的壓迫之感一掃而空…得知是師傅又在幫助自己時,葉辰死死地攥緊了拳頭,喃喃道:“這神龍翼…一萬年我也要弄出來它!”隨後葉辰手掌心間的黑白色能量再次加強了起來!

之後便聽“咔吧”一聲,那化龍丹終於支持不住…裂開了一條小縫。之後只聽“嘭!”一聲巨大的炸響之音,葉辰向後噔、噔、噔倒退幾步,變穩住了身形,嘿嘿傻笑道:“好在我及時將幻劍祭了出來,否則就這恐怖的爆炸力,虎口不裂開都是怪事。”說此話時,可以明顯的看出葉辰的腰間緩慢地旋轉起來八道黑色的小劍。

另一邊,塔瑪雅也是極爲欣賞地望向葉辰,道:“那化龍丹的保護殼已經煉化開來了…接下來的就是將化龍丹的核心部分煉化,倘若成功,便可進行下一步的凝聚。”聽聞此言,葉辰心中不免涌起一層喜意,隨後笑道:“多謝師傅相告,徒兒明白了,您就等着吧。”隨後低喝了一聲,火焰再次微微加強了一番。

只見一抹蒼青色並伴隨有紫色的液體緩緩從葉辰的手掌心上方流露了出來,葉辰大喜,低聲道:“來…”之後便見那液體緩緩地旋轉着,時不時竟然仍舊能夠聽到雷鳴之音,葉辰也是暗歎這神丹之威。良久,只見一股燒焦的氣味逐漸傳了過來,葉辰大驚,慌忙將火焰的強度降低了一些,問道:“師父…怎麼會這樣?”

尼馬亞忙喝道:“小子!別減弱火焰!這是靈丹的小把戲,不必理會他,倘若真的有危險我們會告訴你的,專心煉化它!”聽到尼馬亞的聲音,葉辰心裏不由一沉,隨後道:“差點被騙了,你這該死的丹藥!看我的,嘿!”隨後騰地火焰重新加大了力度。時間…就那麼一分一秒地緩緩度過着…

良久,只聽葉辰喜道:“哈哈!師父我完成了!這是一團完美的能量團!”尼馬亞緩緩點頭笑道:“嗯…很好小傢伙,你完成了第一步,接下來調低火焰,讓他慢慢灼烤着。等到我們說推出時,便用力將那能量團涌出來。”葉辰點頭不語,隨後用心地調整着火焰的強度…汗珠,仍舊不斷地滾落,甚至到得最後,葉辰已經無汗可流,這也使得兩龍心中涌起一層心疼之意…但一想到葉辰的將來,又狠下了心。

某刻,只聽塔瑪雅與尼馬亞同時大聲喝道:“推出!”葉辰點頭,將那團蒼青色的能量團用巨大的外力推了出去,徑直飄飛到二龍的面前。而就是這時,一團幽紫色的神龍息也伴隨着涌了出來,尼馬亞喝道:“徒兒,快收,晚了就失敗了!”葉辰聞言忙喝道:“來!”頓時一股狂暴的吸力自葉辰的手掌心中洶涌地流淌了出來。

只見一瞬間,那強行結合在一起的不明物體緩緩飛至葉辰的手掌心上,緩緩旋轉起來。當然,並伴有一定地相互吞噬。葉辰自然明白爲何,隨後喝道:“老實點!”於是再次將無極太虛焰調動出來,直接用劇烈地火焰灼烤着這個新組合而成的不明物體。而就當受到火焰灼烤的一瞬間,那不明物體便開始狂暴地旋轉起來,並伴有碎裂狀的聲音。

聽到這種聲音,葉辰的心中又是涌起了一層慌亂,隨後只聽二龍再次安慰道:“沉下心來…用心操縱,只要火焰的強度到位,想必這不可能炸裂的…不過若是真的炸裂了,我們也會確保你的安全的。”葉辰的心一橫,心中的那股勁頭也涌了上來,緩緩道:“嘿…小爺還不信凝聚不了你了..拼了!”

而就在這時,葉辰的心中彷彿陷入到了一種無限地灰暗之中。只聽種種刺耳的聲音進入葉辰的耳中:“你就是個廢物…竟然還想要煉製飛行靈技?我呸!去死吧!”“呦,小廢物也煉製飛行靈技?別噁心我了!快快放棄,否則最後後悔的人會是你自己!”“廢物!…廢物!…廢物!……”

一時之間,各種刺耳的聲音全部涌上葉辰的心頭,葉辰甚至將冰天聖劍緩緩架到了脖子上…這時,一個悅耳的清脆聲音忽然傳來:“葉辰?”突然,先前那些刺耳的聲音全部消散開來,替而代之的是自己與那些兄弟們在一起的種種畫面…莫淳、特羅爾、冰藍兒以及許久未見的雨詩…這時,葉辰緩緩收起了冰天聖劍,心中像是有了一個明確的目標一般,突然暴喝道:“我不是廢物!你們滾!!”


“砰!砰!砰!”

三道恐怖的炸響之音突然響起,那恐怖的炸響之音竟令得塔瑪雅與尼馬亞也是心中涌起一層錯愕。塔瑪雅卻是心悸地說道:“好懸…我以爲葉辰會失敗於自己的丹噬中…既然這樣,我想一般的大問題便沒有啦,只要徒兒能夠堅持下去,這兩股物體便是能夠完美地契合在一起。”

漸漸地,又是很長一段時間逐漸過去了…只見葉辰嘿嘿傻笑了兩聲之後拭去了額頭上的汗液,隨後傻笑道:“嘿嘿…師傅,那什麼,我給凝聚完成了,是不是要進行下一步了?”尼馬亞道:“將那魔獸骨骼取出,再次用火焰進行附體,這樣,一副完整的神龍翼便是煉製完成了…加油吧,或許用不了多久你便能成爲一名星空下的第一人!”

聽聞此言,葉辰心中涌起一層期待之意,道:“好的…” 第一百四十章:星空下的第一人!【下】

PS:第二更。此章爲加更的第二章,今日更新完畢。

神龍翼的煉製方式很久以前便聽聞過,只不過由於材料、能力有限,所以基本上都失敗了…荒古傳聞,神龍翼出,四獸皆慌,萬獸朝拜,不得不畏,乃所謂身法靈技之王!

此刻的葉辰的臉色異常地難看,仔細望去,本應是白皙的面龐此刻竟散發出了淡淡的黑色氣息。塔瑪雅一臉無奈地望着葉辰,嘆氣道:“這種毒我想只能動用禁咒,不過…一旦動用,我們的所處方位就會被那些修爲很深的聖龍發現,就不好了..”尼馬亞點頭道:“事到如此,就只能靠葉辰自己了,加油啊…”

不過葉辰卻沒有停止下來煉製,先前所煉製好的能量團與那魔獸骨骼開始生硬地凝聚着,但是卻見葉辰的雙臂之上緩緩環繞起一層又一層的黑氣,竟然到得最後凝聚爲了一個六角怪獸的圖案!某刻,只聽“譁!”一聲,葉辰雖然仍舊保持着煉製的狀態,不過整個人的靈魂卻掉入了潛意識當中去了。

這是一個魔獸橫行的世界,各種各樣的魔獸吼叫聲、撕咬聲絡繹不絕…而葉辰就安詳地躺在一片水潭中。這時,一道黑色的鞭影揮舞過去,將葉辰包裹起來,帶離了水潭!在另一處,一片小森林內,只見一名雙目微微發紅的赤發女子將一捧水倒入葉辰口中。後者品了品之後突然雙目睜開,望着眼前的赤發女子,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卻記不起在哪裏見到過。於是葉辰笑着問道:“你是?”不過眼神卻異常地迷茫。

赤發女子左手小手指輕輕往葉辰的額頭上一點,隨後退到一邊,緩緩觀察着葉辰的變化。後者驚道:“你在做什麼?!”不過之後葉辰明白了,自腦海內傳來一陣如同銅鈴般清脆的小女娃之音:“你中毒了,可是你還在調動着一種奇怪的能量,我給你服用了淨化靈水,你先別動用那股能量…放心,我不會胡亂對你動手的,因爲…我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而且倘若你想要解毒的話,按照我說的做,不要自己行動,否則後果自負!”

說到最後,聲音竟然有些嚴肅起來。葉辰此時卻是微微嘆息了一聲,道:“上天賜予你一副天使般的容顏、天籟般的嗓音,但你卻無法發出聲音,真是一大遺憾啊…”同時葉辰心中一驚,自然明白女子所說的奇怪能量是什麼…靈力!略微一遲疑之後,葉辰狠下心來,隨後將全部的靈力收了回去,也不做循環,任由其自行流動。


女子點點頭,雖未說話,但葉辰的腦海中卻再次傳來聲音:“忘了自我介紹了,呵呵…我叫惜月,聽說我的家族還是一個很出名的家族呢,似乎是…嗯,六角仙獸。”葉辰心中大驚,兀自想起了先前自己胳膊之上覆蓋起的那道六角魔獸的痕跡,難道與眼前這個女子的家族有聯繫?!不過雖有疑問,但葉辰卻不敢過問,否則若是對方知道了是自己把家族之人的屍體**了…恐怕死的就是自己了。


於是葉辰改口問道:“你先前說能夠驅散我身上的毒…什麼時候開始?”“跟我來吧…家族內有萬毒解,你這種毒只要未傷及五臟六腑,都是可以治好的。”葉辰心中涌起一層感動,道:“多謝你了,惜月!”赤發女子眼眸之中閃過一絲詫異,銀絲閃動,不過聲音卻有些無措:“不要太客氣…若不是對你有種熟悉的感覺…我…我也不會救你的。”

葉辰訕訕一笑,沒有說話,道:“那麼,你帶我去吧?”惜月點頭,“你不宜行走,跟我來。”隨後只見先前那黑色的鞭影再次包裹在了葉辰的腰間,不過此次卻是顯得比較輕柔…嗯,至少葉辰是這樣估計的…


良久,二人來到了一個絕崖之上,而在那上方,也是有着一個六角怪獸的金色頭顱。葉辰被緩緩放下“我去啓動開關,你老實的站在那裏,別亂動。”葉辰笑了笑,點頭不語。只見惜月一個閃瞬便驟閃到了金色頭顱前,不知低聲吟誦了一段什麼咒語,之後又將潔白如玉的玉手緩緩放在頭顱之上…

這時,一個通往地下的小梯子徒然出現在了葉辰的眼前。“等着我。”惜月翻身走下了梯子,葉辰便躺下去,安詳地看着天空之上的那一抹火燒雲。沒過多久,只見惜月臉色發白地跑了出來,隨後重重地將通往地下的道路封死。“你快跑!能跑多遠是多遠,我的族人發現我了,我要跟他回去受罰!”

語落,自惜月的手中拋飛過來了一枚如同鮮血一般色澤的丹藥,想必這便是惜月口中所述的萬毒解。不過葉辰卻一臉倔強地說道:“我不走!我幫你擊退敵人!”隨後手一揮,冰天聖劍被葉辰憑空握住!“咳咳…”葉辰吐出了一絲黑色的血液,身子有些微微顫抖。“給你說了不要再使用那能量了!你爲何不聽?!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你快走啊!”

到得最後,惜月的聲音之中竟然多了一份哀求。葉辰剛欲有所動作,一道震天般地巨響之音憑空響起:“臭丫頭!老夫真是白養你那麼多年了!臭小子,你去死吧!”只見一隻頭長六角的與麒麟差不多的老魔獸喝道,手擎利劍,刺向了葉辰!卻見那惜月玉手一揮,一道黑色的鞭影揮舞出去,與那利劍轟擊在了一起!

“噗!”

惜月一口濃濃地血液噴出,更是幾滴灑在了葉辰的臉上。惜月輕飄飄地落到葉辰身邊。“你還不走?!再這樣下去…咳咳,你就走不了了!”葉辰眼中閃過一絲猶豫。這時,老魔獸終於怒了:“臭丫頭!你竟然幫一個人類?!那就一起去死吧!”隨後腳踩神雷,利劍化作一抹流光刺向葉辰!

按照距離來看,葉辰根本無法逃過這一劍的…後果只有一個,便是穿心!可卻見惜月擋在了葉辰身前!那利劍也穿透了其的胸口!“惜月!”葉辰大喝一聲,隨後雙目逐漸變得與先前的惜月一樣,猩紅!低沉的聲音伴隨着轟隆隆**聲傳來:“老傢伙,我要你死!”隨後只見一把漆黑無比的長劍緩緩憑空出現。

而那把長劍的出現,也使得老魔獸心中一凜,心道:好恐怖的能量,我…能否接下來?!卻見葉辰接着怒吼道:“你給我停下來吧!”接着葉辰的眸子變得如同鬼魅一般地幽紫色。而老者也是在瞬間愣住了。就是在這時,葉辰狂吼一聲,將黑色長劍劈下,並大喝:“弒神九雷刀!”

“轟隆隆!”

狂暴的炸雷聲響起,那老魔獸竟恐怖地一分爲二!葉辰此刻趕忙服下了萬毒解,那黑色的六角圖案也是緩緩褪去…狂發飛舞,葉辰緩緩負手立在那裏,良久,放聲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此刻本已沉睡的葉辰緩緩睜開了雙眼,不過仍舊是詭異地一紅一紫!不過尼馬亞卻是緩緩點頭笑道:“不錯…看樣子小傢伙從這內心中找到了答案呀…”只見葉辰全身覆蓋起一層淡淡地橙色光澤…

視線移回洞外,只見特羅爾等人已經來到了洞外,而且此刻站着的人,就只剩下特羅爾一人了…而且還是半跪着,眼神似開似合。那血翼禿鷲首領卻是哈哈笑道;“哼,你們就是這些能力嗎?就這樣也敢來找我們的事?哈哈,真是天方夜譚!去死吧!”語落,只見那血翼禿鷲首領便衝向了特羅爾。

特羅爾絕望地閉上了雙眼,同樣地,冰藍兒大喝一聲:“不要啊!”這時,兩聲嘹亮的龍吼之音響起,更恐怖的是,一道巨大的金色龍翅緩緩在天空之上撲打着,傳來一道聲音:“弒神…九雷刀!”葉辰!一把黑色長劍如同先前一樣再次轟擊了出去!同時,塔瑪雅與尼馬亞不放心地也幫助葉辰釋放出了一絲能量!

“轟!”

狂暴的炸響之音響起,待得視野能夠望向場內時,所有人都震驚了!只見那血翼禿鷲的首領早已屍首全無。卻見葉辰,背後生有一對金色的恐怖龍翼,莫淳傻傻一笑,道:“你…你這個傢伙…還知道回來啊…”葉辰緩緩收回翅膀,落下來,一臉愧疚地說道:“抱歉了兄弟,我來晚了。”

冰藍兒與特羅爾卻是驚奇地問道:“葉辰…這是?”葉辰緩緩笑道:“神龍翼!”冰藍兒捂住了小嘴,想必她是知道這神龍翼的來歷的。不過葉辰此刻卻是雙目之中有一些淡淡地失意,道:“還多虧了她呢…”惜月…莫淳卻是詫異地望向二龍,問道:“前輩,你們是?”由於並不知道身份,若不是先前他們幫助了葉辰,莫淳甚至要將其當做敵人對待。

此刻,卻見二龍微笑着解釋道:“我們是葉辰小傢伙的師傅,塔瑪雅、尼馬亞。” 第一百四十一章:毀滅風暴,遺址聖殿!

PS:即將到達七月,劍皇開始全月拼字了,支持鮮花貴賓啥的有木有?

是夜,一片常人難以察覺到的叢林之中,篝火像是狂舞的火精靈一般跳動。此刻,在篝火後,站着一人,那人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這時,自其身後的帳篷內緩緩走出一人,道:“特羅爾,到了該換班的時候了,你進去休息吧。”特羅爾轉過頭來,道:“嗯,那什麼…葉辰你小心點啊。”

葉辰眼縫微眯,問道:“怎麼了?”特羅爾拍了拍葉辰的肩頭,道:“先前我瞧得南邊的天際有些不太對勁,或許會有大事要發生,總之你小心點。”隨後打了個哈欠後進入到帳篷內撲倒就睡。葉辰微微仰起頭,望着南方的天際,喃喃道:“大事麼?”這時,葉辰想起了先前在火神城裏,那鐵家管家告訴自己的事情了。

那管家曾告訴自己來到火神遺址的一週後的一天晚上,會有一場恐怖的風暴,仔細算來,自己也已經在這裏待了一週了…差不多就是那風暴降臨的時間了。這時,熟悉的聲音傳來:“徒兒,在想什麼?”一黑、一白兩條龍魂緩緩飛至葉辰的身旁,關切地問道。葉辰將關於這火神遺址內的風暴即將要發生的事情告訴了二龍。

卻見塔瑪雅哈哈笑道:“莫怕,在這毀滅大陣形成的三分鐘內,會形成一個猩紅色的陣眼。”葉辰眨了眨眼睛,好奇地問道:“陣眼?”尼馬亞接過話道:“嗯,陣眼。你還記得你所使用的弒神九雷刀麼?”葉辰點頭,道:“師父的意思不會是要徒兒攻擊那陣眼吧?”說着還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嗯,不愧是我的好徒兒,真是聰明啊哈哈!到時候你展開神龍翼來到陣眼附近,施展弒神九雷刀,用力攻擊那陣眼!然後自陣眼中會反射回來一片光束,凡是其所照耀到的地方,皆是安全的地方。”

葉辰額頭之上登時浮現了三道黑線,隨後道:“好吧。”語落,葉辰緩緩擡起頭來,望向南方的天穹…只見那天際之上,隱隱有着一層淡淡地赤色點狀物體。那,便是造就這場毀滅風暴的星芒風暴碎片!此刻,葉辰卻同樣感到自己的血脈微微有些噴張,道:“好像這種波動,對於我體內的靈力流動,也有着莫大的好處呢。”

當下,葉辰朗聲一笑,心中大聲喝道:靈技…靈光穿雲腿!隨後身子再次變得虛幻了起來,逐漸化爲了一抹金色的虛影。雙腿不斷地交替着擊向前方,每踢出一腳,便伴隨着恐怖的破風之音。只見那道虛影快速踢出了幾十腳之後緩緩落回地面,笑道:“哈哈,這次竟然能夠交替踢出八次了,這就是進步!”

“轟~!”

就在這時,一聲類似於驚雷的炸響之音憑空響起,並且伴隨着大地輕微地晃盪。尼馬亞不知用了什麼咒語,那帳篷內的人竟然沒有一個人出來。對於此尼馬亞的解釋很簡單:“他們倘若出來了…會妨礙你破開那陣眼的。”葉辰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隨後問道:“那麼請問師傅,徒兒什麼時候纔可以去破那陣眼呢?”

塔瑪雅擡起頭望了望天,隨後道:“很簡單,什麼時候這毀滅風暴的中心出現了猩紅色的團狀體,你便可以動手了。”塔瑪雅剛剛說完,那天際之上的毀滅風暴再次發生了變化!只見一個星體的形狀逐漸在其的陣中心形成…而與此同時,塔瑪雅也是喝道:“葉辰,現在就去吧!省得你沒有成功凝聚弒神九雷刀以及反擊的時間。”

葉辰點頭,低聲喃喃道:“神龍翼,我們走吧…”語落,葉辰後背的衣物突然無風自鼓起來,隨後兩道虛幻地金色龍紋出現,接着兩扇金燦燦地神龍翅膀浮現了出來!隨着雙翅的扇動,葉辰整個人緩緩升到了空中,隨後化作一抹流光朝着那毀滅風暴衝去!沒有太久的時間,葉辰不再向上升起、移動,身形穩穩地停在了半空中。隨後葉辰的眸子閃耀着淡淡地幽紫色光輝,道:“弒神九雷刀…”

這時,那毀滅風暴的中央突然浮現出了一片猩紅色的星體!葉辰會意,暴喝道:“弒神九雷刀,出!”接着雙手握着漆黑無比的巨刀,重重地對着陣中心那猩紅色的星體斬去!

“啪嚓!”

剛一接觸到的一瞬間,像是玻璃碎裂的聲音突然傳來,接着那星體忽然照射出來了一縷耀眼的銀芒!葉辰的雙目也是在此刻緩緩閉上了。接着神龍翼扇動,迅速對準地面爆射而去!而就在葉辰剛剛落地的一瞬間,自那星體之上也是同樣照射下來了一縷縷猩紅色的光輝!

在一片小空間內,所有的一切便全都安全了…只見尼馬亞喝道:“移換術!”接着那帳篷便緩緩地平穩落到了那片安全的小空間之中。葉辰與二龍同樣進入了安全地帶中,將那一小片安全地帶給擠了個水泄不通!

這時,那象徵着毀滅的風暴也終於開始爆發了!只見一重又一重地赤色能量球落到地面上,而每落到地面上的一瞬間,便留下了一個類似於隕石坑的大洞!整片火神遺址,就像下了一場隕石雨一般,慘不忍睹!而葉辰心中卻異常興奮,因爲在這種情況下,他能明確地感受到體內的靈力開始有些不穩定了…

恐怖的隕石雨仍舊肆虐着…也不知到了何時,這場毀滅風暴終於停止了下來。葉辰同樣悠悠醒來,吐出一口黑色的濁氣,道:“看這樣,過不了多久,我就可以進入到大靈師巔峯的級別,九星大靈師!”塔瑪雅一臉溺愛地瞧着葉辰,道:“徒兒的天賦真是不錯,這樣我們無論遇到什麼事也放心啦…我們先閃了,你的朋友要來!”

葉辰點點頭,沒有說話。而那二龍卻直接朝旁邊的空間撕開了一道裂縫,鑽了進去。葉辰大吃一驚:靈聖?至少靈尊!這時,特羅爾大大咧咧的聲音傳來:“哈哈,葉辰我昨天說的沒錯吧,雖然有危險,但是我們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收穫,我已經進入到了九星大靈師了!”莫淳也是道:“七星大靈師,而且速度並不算太慢。”冰藍兒則是低聲道:“七星大靈師…”

(那啥,獅虎傭兵團完成了任務,跑路了,不要再想他們了)

葉辰哈哈笑道:“我們都有不小的收穫啊,我也觸摸到了九星大靈師的門徑,只要有契機,便可一舉躍至九星大靈師!”特羅爾接過話來笑道:“而那個契機就在遺址聖殿內!”葉辰點頭,問道:“怎麼去遺址聖殿?再待兩週不到的時間恐怕我們就可以回去了。”

想到可以返回,幾人都異常地興奮。特羅爾更是嘿嘿笑道:“光聽你小子說靈怪學院就很有意思啦,嘿嘿,這次只要我們回去,一定要當靈怪學院的老大!”葉辰翻了翻白眼,道:“死去吧你…那些強橫的導師一個人幹你十個。”“嘿嘿..說來也是哦…”特羅爾不好意思地笑道。

這時,危險悄然而至……

PS:抱歉,最近幾天卡文最強烈,等這幾章過去了想必便會恢復了。對了,統一一下我們書友的等級(僅在於花錢的):


愛吃草的狼:天宗狼戰!50貴賓與一PK和100餘張鮮花。偶系耶穌:60多張鮮花,象徵意義上劍皇的第一位支持者,頭銜:莫淳。(別小瞧,以後神着呢..)150******:10張PK與十幾張鮮花,:特羅爾。還有衆多支持過邪子的人,想要當副主?投票吧,呵呵… 第一百四十二章:風遁,此處有黃金萬兩?

翌日清晨,葉辰幾人快步行走着。本來幾人是打算直接藉助此處抵達遺址聖殿來着,不過後來葉辰要求前往白虎聖城註冊傭兵團去,幾人並沒有意見,所以便跟着特羅爾一起來了…

如果要前往白虎聖城,則需要走上接近一天的路程,這其中包括了落日沙漠、銀皚雪原這兩個反差極大的地方,而此刻幾人腳踩在金黃色的沙地上,時不時傳來一陣急促地“沙沙”聲。

走了許久,特羅爾這個領頭人物竟然不幹了,隨便找了一處靠陰之地坐下,道:“他奶奶滴…先歇會兒,累死我了。”一邊說着,還用手當做扇子來回扇動着。莫淳被特羅爾這幅大大咧咧的樣子給逗樂了,反問道:“特羅爾,不是我說你哦…先前葉辰說要去白虎聖城好像就你喊的最響,怎麼現在連走路的力氣都木有了?哈哈哈哈!”

特羅爾用手擦去額頭上的汗液之後憤憤道:“誰知道啊…剛開始還好好的,現在感覺力氣被抽空了,一點也不想動了。”葉辰心中一寒,隨後疾步上前,將手放在了前者的胸口處。“這個…你想幹嘛?”特羅爾換了一種口氣問道。葉辰感覺渾身的汗毛有些倒豎起來,隨後道:“你正常一點好不好?!我只是…糟了!莫淳他好像中了廢靈掌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