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若羽聽了圓寂的話明顯眉頭皺了皺,來到這裏他第一眼就發現了這個老和尚的不同,身上除了平和的氣息之外,全部能量內斂,這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就算是之前見到的紅邪跟纖箸先生,跟圓寂相比,也遜了不止一個檔次,這樣的人物對自己來說根本就是無敵的存在。

“我現在可以試試嗎?還請大師手下留情!”葉若羽想了一會說道,他想試探下,這個圓寂到底有多強,自己到底要達什麼高度才能夠將其打敗。

吝嗇boss貪財妻 ,只是身形並沒有移動。

葉若羽也沒有見怪,他知道現在的自己可能真不值得這樣的絕頂高手重視。

沒有多想,葉若羽身形移動,突然出現的四個葉若羽將圓寂團團圍住,接着三人手上開始結着不同的印訣,而另外一個則停在一旁並沒有出手。

“不錯,通過達到極致的速度產生三個殘影,接着一心三用,老衲見人無數,不過在你這個境界能達到這一步的,你是第一人!” 極品公寓 ,他的身形依舊沒有移動,連能量都沒有凝結。

葉若羽沒有答話,他現在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了攻擊中,這一次攻擊,葉若羽用上了全部的能量,而且使用的是目前能夠同時結成的最強大攻擊,這兩種攻擊葉若羽並不熟練,不過對方不抵禦也不打擾,這讓自己有足夠的時間來準備。

“虛影異技!放!”葉若羽大聲吼道,接着身形一動向後面退去,強大的能量飛速的向圓寂衝去,空間中一層層的裂縫連成一大片,無數的空間氣泡也在這一瞬間產生而後破裂。

攻擊放出的同時,葉若羽神魂旁邊的發舍利突然光芒大漲,緊接着強大的能量飛速的衝入葉若羽體內,片刻時間便將葉若羽消耗掉的能量補充了一小半,剩下的一大半,則是他動用了儲存在神魂中的的能量。

其實此刻的葉若羽非常高興,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發舍利的威力,自己能量全部消耗之後,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通過發舍利恢復的能量便達到了全身的十分之一,這樣的恢復速度真是變態。

與此同時,葉若羽的攻擊終於衝到了圓寂的眼前,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沒有任何動作的圓寂,身上突然黃金色的光芒大漲,刺痛着衆人的眼睛,緊接着“轟”的一聲巨響傳開。

就在蕭語雪等人都以爲結束了的時候,旁邊一直沒有動作的另一個葉若羽突然高舉過干將劍,身體飛速的旋轉起來,“空間震裂,兩百六十層!”

隨着他話音的落下,空間中肉眼可見的震動一層層的向圓寂衝去,這幾個月的鍛鍊,葉若羽對空間震動的領悟又提升了一點,能夠製造的空間震動也已經達到了兩百六十層。

在爆炸中心的圓寂似乎也發現了這一招的厲害,他咦了一聲,接着雙手合成了蓮花狀,瞬間一個金色的蓮花便向一層層的空間震動擋去。

“錚、錚…”金屬碰撞的聲音不斷響起,大約持續了兩秒鐘的時間才慢慢消失,此時圓寂的身形再次顯露出來,依舊是面帶笑容,跟之前一樣的平靜。

他看了葉若羽一眼道:“施主自己領悟的攻擊真不錯,居然能夠逼得老衲出招,不過剛剛的虛影異技準備時間太長,攻擊速度太慢,可以看出,這一招施主並不熟悉,等到施主能夠做到能量不外散,攻擊的時候空間不會出現任何波動,那麼這一招就能夠傷到老衲了!”

圓寂頓了頓繼續說道:“至於那招空間震裂,這是很不錯的一招,我見識過最厲害的波動達到了八百層,雖然跟施主的波動有些差別,但施主想要靠這一招傷到老衲,至少得領悟到六百五十層!所以說要真正打敗老衲,施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葉若羽聽了圓寂的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按照他的說法,自己現在根本就傷不到他,這還真是個打擊,不過,有打擊也會有動力!

恢復了一下能量之後,葉若羽起身告辭,就在這個時候他卻被圓寂叫住了。

“施主身上七彩舍利是佛門重寶,既然現在在施主身上就應該好好利用,回去之後施主要花費一段時間才能將其煉化!至於七彩舍利的用途,它跟其餘三種舍利存在很大差別,施主以後就會知道了!”

頓了頓圓寂繼續說道:“麻煩施主離開以後,關於我的事情能夠閉口不提,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按照施主現在的實力,百年之後便可再來找老衲,到時候施主跟外面的白翼精靈說一聲,他們自會同意!好了,幾位施主還是快快離去吧,你們在劍冢中的時間不多了!”

經過圓寂的提醒,葉若羽等人才記起,現在他們在劍冢中剩下的時間只剩下十天左右了,雖然葉若羽心中還是有很多疑惑,不過也不得不離開。

平臺之外的一片空間中,很突兀的出現了五人一獸。

“怎樣若羽?試出了圓寂大師的境界了嗎?”剛剛來到這裏,琴女便挽着葉若羽的手臂問道。

葉若羽搖了搖頭道:“這個圓寂大師非常厲害,我還遠遠不是對手,或許真如他所說,至少要到百年之後,我纔有資格再次挑戰!”

琴女點了點頭,“咯咯”的笑了兩聲道:“若羽終於見識到無法抵禦的對手了!不過沒關係,至少我們知道了神靈珠的下落!”


葉若羽白了琴女一眼,接着衆人修正了一些便繼續趕路,還有十天的時間,或許他們還有機會找到其他的寶物,等到時間一到,他們所有人便會被自動送出劍冢。

一天之後,葉若羽等人發現了目標,這片區域擁有明顯的領土氣息,而且還有大量的狼羣出沒。

葉若羽等人隱藏在一塊大土丘之後,這裏並不是領土範圍,他們現在還在觀察行形式,沒有靠近。

“若羽,過去嗎?這片領土中有這麼多狼羣,估計會是領主的手下!”蕭語雪仔細的觀察了一會問道。

葉若羽並沒有答話,他正在全神貫注的分析着這片空間,尋找最適合的逃生之路,這是葉若羽半個月之前,被一大羣小兵追得到處亂跑後,才明白的保命方法。

在劍冢中,越是深入,擁有領土的領主實力就越強大,有時候不小心就碰到了一個比他們厲害的領主,那一條好的逃生路徑就是保命的關鍵。


片刻之後,葉若羽笑了笑道:“嗯,應該可以過去,在前面的領土中我發現了至少三條逃命的路徑!兵力佈置得如此分散,估計這裏的領主是一個自大的傢伙!”

說着葉若羽將路徑給衆人解釋了一遍,做好分工之後,便開始行動了。

在一片狼羣出沒的森林中,有幾道人影在不停的閃動。

森林的中央位置,正有一個面向妖豔的年輕男子,抱着一隻小狼注視着葉若羽幾人,他那尖利時而閃着幽光的瞳孔似乎能將森林中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兒!有獵物來了!桀桀,晚上給你飽餐一頓!”那妖豔的男子拍了拍懷中的小狼,臉上佈滿了魅惑的笑容說道。

“停下,我們好像快到中央位置了!不知怎麼的我總感覺哪裏有些不對勁!”葉若羽看着前方,神魂傳音道。

“是有點不對勁!”妖魅此時也出聲道。

葉若羽聽了妖魅的話更加確定了心中那份不安,按道理說一般再自大的領主也不會讓對手進入到領土的腹地,可它們已經進入腹地很久了,這裏無數的狼羣卻沒有發現衆人的存在,這不太可能。

葉若羽想了一會,咬了咬牙道:“我們回去,這個領主很有可能是真正的高手,還是保住小命要緊!”說着葉若羽便帶着衆人向着領土的邊緣方向飛去。

抱着小狼的男子看着葉若羽幾人離去的身形笑了笑道:“喲,警覺性還挺高的,本來我都懶得動,不過既然你們想逃,我就陪你們玩玩!”說着男子的身形突然消失,片刻時間相距葉若羽等人便只有一千米的距離。

兩個呼吸間,妖豔男子跟葉若羽幾人的距離變縮短到了九百米,接着是八百米、七百米、六百米……

“不好,後面有很強大的殺氣飛快的向我們這邊蔓延,可能是領主發現我們了!”妖魅正在飛行,突然感到到了一陣心悸,她連忙閉眼仔細的感受了一下,吃驚的說道。

葉若羽來不及多想,馬上神魂傳音道:“琴女進入音琴負責駕馭,妖魅跟我一起飛到衆人身後準備抵禦,其餘的人馬上御劍,用最快速度按之前討論的路線逃出這片區域!”

說話間,衆人的陣型立刻發生改變,葉若羽跟妖魅站在音琴上,面向領土中心,音琴由琴女控制向領土邊緣飛去,而蕭語雪等人則在葉若羽跟妖魅的身後,這是他們保命的陣型,葉若羽擁有無窮無盡的能量可以不停的攻擊來延遲敵人的速度,妖魅擁有天之守護,可以幫助葉若羽抵擋住攻擊。

大約十秒鐘之後,葉若羽等人的神識便發現了後面不停追趕的妖豔男子,看着男子的身形跟速度,衆人都大吃一驚,太快了!這是衆人心中唯一的想法。

此時的葉若羽也緊張起來,看這人的速度,居然超過了紫尾白貂,由此可見,此人的境界、功力之高絕對世所罕見,正在逃命的所有人都發現了這一點,正在瘋狂的加速。

“桀桀,幾個小傢伙還是不要跑了,乖乖跟我血狼皇回去吧!”那男子在一邊追趕着衆人,一邊大叫道。

葉若羽聽了男子的話心中猛的一突,血狼?這不是魔獸麼?魔獸即使再厲害也不可能修煉成人型,唯一的解釋就是身後的血狼皇吃了能讓魔獸化成人形的離合丹,可這離合丹是獨一無二的寶物,那是一般人能得到的嗎?

“血狼皇,我們只是無意間闖入你的領地,現在馬上離開,還請不要再追了!”葉若羽對着身後不斷靠近的血狼皇神魂傳音道,這話說的不卑不亢,倒是讓血狼皇對他產生了一絲興趣。

血狼皇聽了葉若羽的話,“桀桀”的怪笑聲響徹整片區域,“如果我要追呢?我看你們能怎樣?哦,對了,我還要糾正你的一點錯誤,從你們進入到我的領土中就時刻在我的觀察內,看你們小心謹慎的樣子,以及逃跑選擇的路線,絕對不是無意間闖入的!”

聽了血狼皇的話葉若羽一陣啞然,自己這羣人還真的不是無意間闖入的,媽媽個球,看來是自己太貪心,現在好了,被一個超級高手追殺!

葉若羽咬了咬牙,狠心道:“血狼皇如果還追,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桀桀,你們可以試試,我還真想看看是怎麼個不客氣法!”血狼皇大叫道。

聽了血狼皇的話,葉若羽毫不猶豫的出招了,強大的能量在干將劍上不停的壓縮,接着一道極細的月牙形能量飛速的向血狼皇衝去。

血狼皇看着飛來的能量笑了笑,在月牙能量離他只有十米距離的時候,他的身形突然消失,等在再次出現的時候,那條月牙形能量居然已經在他身後,他就這樣簡單的躲過了葉若羽的攻擊。

葉若羽看着血狼皇的身形,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傢伙速度太快了,居然能夠如此輕易的躲過自己的攻擊,這份實力還真是可怕。

沒辦法,葉若羽估計,自己簡單的攻擊根本就摸不到血狼皇的衣角,現在只能靠大範圍的攻擊了,而葉若羽能夠發出的最大範圍攻擊就是空間震裂。

空間震裂在攻擊的時候可以鎖定一片區域,鎖定的區域大小可以隨着葉若羽的心意而改變,最大可鎖定一百米的範圍,當然,鎖定的區域越大,空間震裂的攻擊力便越小。

“空間震裂,兩百三十層,鎖定範圍一百米!”沒有絲毫的猶豫,葉若羽出招了,而且一開始使用的空間鎖定範圍便達到最大。


果然招式發出的瞬間,血狼皇的速度驟減,他本來想靠速度再次躲過這次攻擊,不過他才一動了不到二十米的距離,攻擊就撞在了他身上。

“咦,能夠空間鎖定?不錯不錯,只是攻擊力小了點,連之前的那一招都不如!”血狼皇任憑那道攻擊打在自己身上,沒有絲毫抵禦,等到攻擊散去之後,他慢悠悠的開口評價道。

葉若羽聽了血狼皇的話,冷笑了兩聲,突然身體再次旋轉起來大聲道:“空間震裂,兩百三十層,鎖定範圍三十米!”

甜妻來襲,總裁大人寵翻天 ,所以他也沒想出招抵禦。



就在震動跟血狼皇的身體接觸的時候,“轟”的一聲巨響傳來,血狼皇的身影突然被震得後退了幾十米,一下子衝出了鎖定的空間,他用大拇指擦拭了一下嘴角,看着拇指上的一點殷紅有點吃驚的說道:“看來我還是小看了你小子,居然能直接破開我的防禦將我打傷,有意思!” 說話間葉若羽的攻擊再次到來,這時血狼皇已經開始抵禦了,只見他雙手變成了黑色的狼爪,突然對了這葉若羽發出的攻擊抓了幾下,“轟轟”的撞擊聲不斷傳開,血狼皇的身形不變,葉若羽卻被震開得不斷後退,不過就是因爲這樣,兩人的距離再次拉開。

經過兩次對血狼皇的阻擋,他們之間的距離從百米增加到三百米,不過幾個呼吸間,血狼皇再次追來,他們之間的距離又縮短到了一百米。

而此時葉若羽的攻擊也到了,血狼皇再次抵禦,兩人之間的距離再次增加。

可就在這時,蕭語雪突然神魂傳音道:“若羽,前面有大批的血狼擋住去路!”

葉若羽聽了蕭語雪的話心中一緊,自己對付血狼皇已經夠吃力了,而且到目前爲止血狼皇還沒有拿出真本事,僅僅是面對一個血狼皇,能不能逃掉還是問題,如果再加上這羣血狼,那可就真的悲劇了。

“不要跟他們正面衝突,繞過去!”葉若羽連忙神魂傳音道,他明白一旦他們繞開血狼羣,那他們離這片領域的邊緣距離便會大大增加,自己跟妖魅堅持到逃出這片領土的難度也會大大增加。

不過這也是不得已的選擇,只要他們跟血狼羣起了衝突,速度就會驟減,一定會被血狼皇追上,到時候他們要面臨的就是跟血狼皇正面對決,葉若羽明白一旦正面對決,他們離死亡就不遠了。

“桀桀,還想逃!”血狼皇看着前面出現的雪狼羣大叫道,接着兩隻爪子不停的舞動,數十道抓痕變向葉若羽衝來。

說來也是他們幸運,就在血狼皇出招的同時,衆人都轉變了方向,所以血狼皇的招數並沒有攻擊到葉若羽,而是衝向了雪狼羣,頓時間各種“嗷嗷”的聲音響徹這片空間,伴隨慘叫聲的還有連續不斷的爆炸聲和數百條飛起的血狼屍體。

“媽的,居然這個時候轉變方向,害的老子殺了那麼多子孫,你們,罪無可恕!”血狼皇看着不遠處飛起的血狼屍體,憤怒的聲音突然響起,緊接着又是數百道抓痕向葉若羽等人攻去。

葉若羽此時清晰的感覺到了死亡的逼近,他毫不猶豫的身影一動,另外三個葉若羽便出現在他身邊,其中一個手拿着音琴幻化出月牙攻擊不斷的抵擋着飛來抓痕,另一個拿着干將劍使用空間震裂,還有兩個則用起了虛影異技。

這一下子葉若羽拿出了全部的實力,也幸好他有發舍利幫忙恢復能量,不然四人同時使用強大攻擊,一招之後他所有的能量就會被瞬間抽乾。

“轟、轟…”

連續不斷的爆炸聲響徹整個空間,連續抵抗了幾招之後,葉若羽猛的噴出一口鮮血,這傢伙的攻擊太強,葉若羽體內的能量也被震得極度凌亂,他知道再這樣下去,說不定自己凌亂的能量就會造反,導致的結果就是自爆。

其實葉若羽還忘記了一種可能,即使他的能量沒有造反,用不了多久他的血液也會噴幹,到時候葉若羽就成了一具完完全全的乾屍。

“扛不住了!妖魅,你來擋一會兒,我先平息下體內暴動的能量!”再次抵抗了幾下,噴出一口鮮血之後,葉若羽連忙給妖魅神魂傳音道。

妖魅點了點頭,飛到葉若羽身前,天之守護幻化的紅色長劍在她手上不停的舞動,數百道劍形能量飛快的向血狼皇發出的數百道抓痕攻去。

“砰砰”的撞擊聲不斷響起,連續抵擋上百下之後,妖魅已經被撞出好遠,雖然在天之守護的保護下沒受傷,但是能量也在這一瞬間耗完,加在身上的爆炸餘波掃得她身形不斷後退,現在她也無法繼續抵禦了,因爲根本就來不及再衝到葉若羽的身前。

此時的妖魅才明白自己跟葉若羽有多大差距,他一個人抵擋了那麼長時間,還能保持後退的身形不超過五十米,而自己抵擋了一下,便被撞出了幾百米遠。

“嘎嘎,防禦還不錯!再來!”血狼皇看着沒有受傷的妖魅邪邪的笑道,說話間數百道抓痕再次向衆人衝去。

蕭語雪看着情況不對,也上來抵擋了數十個回合,這期間她已經連續噴出了三口鮮血,雖然她受的傷比葉若羽要重,但是潛伏的危險卻比葉若羽小得多,畢竟她的能量全部耗完,根本不存在能量暴動的情況。

“桀桀,還有一個,讓她也來抵擋試試?”血狼皇看着完全趴下的葉若羽等人戲謔的說道,接着再次有數百道抓痕衝向葉若羽等人。

葉若羽看着飛來的抓痕,心中一陣暗罵,這傢伙的能量好像怎麼都用不完,自己這邊三人不斷消耗,他居然還有能量用來攻擊,不過罵歸罵,眼前的數百道抓痕還是要抵禦的,就在葉若羽準備上前的時候,他肩上一直在睡覺的紫尾白貂突然飛快的向前衝去。

此時的白貂擋在葉若羽等人身前,體型正在飛快的增大,大約一秒鐘的時間,一隻長達十米、高三米的巨型紫尾白貂出現在衆人眼前,潔白如雪的身軀後面拖着一條紫色的尾巴,紅色的瞳孔散發着攝人心魂的幽光,看起來詭異無比。

緊接着血狼皇發出的數百道抓痕來到白貂面前,直接攻擊在他身上,不過白貂並沒有躲開,只見它潔白的身軀上突然出現了一層層的波紋,整個身軀也在波紋下不停的扭曲,看起來有些時空錯亂的感覺,而那些抓痕出現在它身上,片刻功夫便全部被波紋化解。

血狼皇看着一直在葉若羽身上睡覺的寵物,突然變大,而且一下子精神抖擻也被嚇了一跳,緊接着他便發現自己的攻擊失效,這讓他心中有說不出的震驚。

“這隻白貂是什麼物種,防禦居然這樣變態?就這樣輕易化解了自己發出的數百道抓痕,而且身體沒有絲毫的後退,看來自己遇到對手了!”血狼皇暗暗想道,他也是很厲害的魔獸,可從來沒見過這麼可怕的貂類。

“桀桀,沒想到你們身上還有這樣厲害的魔獸,看來要殺掉你們我也必須得認真了!”血狼皇緊緊追着葉若羽等人不放,說話間,變成狼爪的雙手不停的飛舞,瞬間上千道抓痕再次向紫尾白貂襲來。

說實話,葉若羽等人看到白貂變大,也狠狠的吃了一驚,他們從來沒見過這樣奇特的靈獸(靈獸跟魔獸其實都是修煉之後的獸類,只是它們生活的地方不同,所以叫法不同)!不過白貂爲它們簡單的擋下攻擊,身形還沒有後退,倒是讓它們心中出現了一絲欣喜,說不定它能夠抵禦到所有人逃出這片領域。

不過當他們看到飛來的數千道抓痕的時候,心中又是一陣緊張,數百道抓痕都讓衆人抵禦得夠嗆,更別說這數千道了,現在只能看白貂能否抵禦了。

白貂看着飛來的漫天抓痕,昂起了那尖尖的腦袋,對着空中“噝噝”的叫了兩聲之後,它身後的那條紫色的尾巴突然對着飛來的抓痕橫掃而去,瞬間“鐺、鐺”的撞擊聲響徹整片星空,紫尾白貂退後了一小步。

葉若羽等人看着白貂後退,便知道現在的白貂還不是血狼皇的對手,沒想到白貂這麼可怕的防禦都擋不住,這個血狼皇的實力還真是可怕。

此時的血狼皇看着白貂,心中也一陣猶豫,現在他體內的能量已經消耗得七七八八了,還剩下一點點估計也不能使用更加強大的招數,想越過白貂攻擊葉若羽等人也不可能。

其實這是他剛開始太大意了,本來以爲就只有葉若羽幾個,對付起來應該比較容易,可沒想到對面的葉若羽能量居然這麼多,一直跟他糾纏,消耗掉了他七成的能量,然後又被蕭語雪等人消耗掉了一成能量,雖然這段時間恢復了一些,但剛剛的“千重爪”也消耗掉了一些,也就是說現在他體內的能量不足全盛時期的兩成。

血狼皇略微思考了一下,他早就看出了葉若羽跟蕭語雪手上拿的是神器,比較攻擊力,葉若羽腳下的那把音琴肯定是排名靠前的神器,還有妖魅身上的防禦神器也不是凡品,作爲化形之後的魔獸,他也起了貪心,不然誰會沒事追他們那麼長時間?

血狼皇將心一狠,一對狼爪也在這個時候突然變得錚亮,而且從其中還散發出一股毀滅性的氣息,葉若羽等人感受到狼爪散發的氣息才知道這居然也是一件神器,此時衆人已經開始擔心白貂的安危了,畢竟用神器發出的攻擊跟之前的簡單攻擊相比,威力要提升很多。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