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楓也是沖她一笑,說道:「依然,好久不見!」

和幾個女生打完招呼后,葉楓又和弗蘭德等人說了一下,然後他們就在孫老師的帶領下,往三大教委的方向走去。

「這學院真大呀!我們都走了十幾分鐘了,都沒有看到盡頭!」欣賞著周圍的美景,趙無極不由的有點感慨,天斗皇家學院比史萊克學院的環境好的不是一丁半點,而且這風景也太美了。

弗蘭德也是點了點頭,和天斗皇家學院一比,史萊克學院都的差的不是一丁半點,當然,他說的環境這一方面,在學生這方面,他還是認為史萊克的學生更好。

「天斗皇家學院是由天斗皇家出資打造的,這裏的風景,環境都是有專人設計的,好看一點也不奇怪!」孫老師笑了笑,對於天斗皇家學院,他還是很喜歡的。

「好看有什麼用,就是這學生差了點!」奧斯卡立即插嘴,從剛剛看到葉楓開始,他就心生不爽,現在說話都不帶理智的。

果然,孫老師立即就皺了皺眉,明顯有點小生氣,這個學生是怎麼回事?說話都不經過大腦的嗎?

弗蘭德也是皺了皺眉,開口訓斥道:「奧斯卡你在胡說什麼,快向孫老師道歉。」

「哈哈,沒事,小孩子嘴快而已,不用在意!」孫老師尷尬的笑了笑,也沒多追究什麼。

奧斯卡撇了撇嘴,雖然被弗蘭德說了一句,但他也沒有打算向孫老師道歉,畢竟他說的是實話。

弗蘭德皺了皺眉,奧斯卡這小子真的是越來越沒規矩了。

「我們走吧,三位教委就在前面了。」孫老師走在前頭,不遠處就是三大教委的辦公室了。

史萊克眾人急忙跟上,不一會兒就到了三大教委的辦公室。

「三位教委大人,葉楓和他的朋友們來了!」孫老師敲了敲門,故意沒說史萊克學院的名號,因為在他看來,葉楓明顯比史萊克學院更重要。

因為紫紫黑黑實在是恐怖。

吱唔…

門被打開,夢神機激動的走了出來,身後還跟着兩個老頭,應該就是三大教委中的另外兩個了。

「哈哈哈,葉楓小友,你終於是來了,可把我等級了!」夢神機激動的一把抱住葉楓,在擁抱的同時,還偷偷試探了一下他的魂力強度。

結果不試不要緊,這一次可把他嚇了一跳,葉楓這魂力強度,都快趕上魂斗羅了吧,就是普通的魂聖恐怕也沒有這種魂力強度。

果然是註定的神,恐怖如斯呀!

葉楓愣了愣,這老頭怎麼回事?這熱情的有點過份了吧,我又不是你什麼人,至於這樣嘛!

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竟然夢神機這麼友好,他也就笑着說道:「夢教委你好,又來打擾了!」

「不打擾不打擾,有空多來幾次哈!」夢神機開心的像個八十歲的小孩。

「你就是夢神機說的葉楓?確實長的一表人才。」另外兩名教委也是打量著葉楓,夢神機這麼欣賞葉楓,他們也是好奇的很。

「不錯,確實有我年輕是三分帥氣!」另一名教委也是哈哈大笑,彷彿從葉楓身上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葉楓不由的看向了那名教委,不知道他哪來的自信敢說這種話,就我這顏值,要是只有你三分,那你年輕時不得帥破天了?

呵呵可笑。

「哈哈,葉小友不僅長的帥,還是難得一見的紫紫黑黑魂環呢,實在是優秀的很呀!」夢神機扶須大笑,對葉楓很滿意。

葉楓愣了愣,難得一見的紫紫黑黑?難道以前有過紫紫黑黑??

不可能吧,應該沒人像我這麼開掛了呀!

一旁的孫老師也是驚的不行,他只是知道三位教委很看重葉楓,但沒想到葉楓竟然是紫紫黑黑?

這是個什麼恐怖的魂環配置?這小子是正常人嘛!

孫老師定了定神,看向三位教委,開口說道:「三位教委大人,這幾位是史萊克的學生和老師,他們是秦明老師介紹來的!」

夢神機順着孫老師的手看去,才發現原來葉楓旁邊竟然有人呀!

「哦!史萊克學院呀!來參觀的嗎?那孫老師帶他們去參觀吧!」夢神機毫不在意的說着,什麼史萊克?有葉楓重要?

弗蘭德皺了皺眉,這個教委是什麼態度?知道我們是史萊克的,你不歡迎就算了,這種毫不在意的樣子是怎麼回事呀?

孫老師也是尷尬的笑了,又開口說道:「他們是葉楓帶來的!」

一旁的葉楓也是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我之前在史萊克學習過!!!」 「盧修斯啊,聽說你把那個遊戲給破解了?」破解組的朋友有些好奇,於是問了問他。

畢竟剛才看到的遊戲畫面,就是那個植物大戰殭屍。

「我沒有破解,這個可惡的廠商,願上帝早點帶走他。」盧修斯非常憤怒的咒罵道。

「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能讓你這麼不高興。」

安德烈非常好奇,明明剛才他都已經將那遊戲破解了,畫面他們都看到了,為什麼他還要罵人呢?

於是盧修斯就將自己的遭遇和他說了一遍。

安德烈聽說了這件事情,於是由衷讚美:

「這種加密方法你居然破解了,你真是個天才啊盧修斯。」

「什麼天才,我的電腦現在都中病毒不能使用了,裡面還有很多重要的東西呢,不知道會不會丟失。」盧修斯現在還非常惆悵。

「那你可以把這種破解的方法告訴我嗎?我現在正在破解一個用了同類方法的廠商,我已經忙碌很久了,但是怎麼都破不開。」

盧修斯瞬間變得謹慎,他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你說的這個廠商不會也和我這是一個吧?」

「不,他們不一樣,這是一家在美利堅的遊戲公司,才創立不久。他們主打的是18+遊戲,而且銷量還不錯,賣的也很貴。」

盧修斯聽說不是同一個,也就放鬆了警惕,但還是告誡朋友:

「那你可要謹慎,防備那家來自諸夏的遊戲公司。」

「好的好的,我親愛的盧修斯,你把那種方法告訴我吧,我已經快等不及了。」安德烈表示自己完全沒問題。

「好吧,我來親自指導你。」盧修斯還是有些不放心,於是選擇了親自指導這位朋友。

「這樣這樣,然後再這樣…好了。」

用了盧修斯這種方法,安德烈只用了五分鐘,就將這個遊戲給破解了。

安德烈:「你真是個天才,如果不是遇到了這個可惡的傢伙,那你應該是破解組的領導者。」

盧修斯並沒有多高興,他默默的告訴朋友:

「我以後不打算破解遊戲了,我發現這麼做沒有任何意思。

如果那個傢伙將這種方法一推廣,所有破解組的傢伙們電腦都得中病毒。」

安德烈卻對朋友的這個說法不太相信:

「這怎麼可能?我們破解組已經有了幾十年的歷史,從付費遊戲誕生的時候,我們就開始破解了。

一直到現在沒有任何遊戲能夠抵擋得住我們,現在是這樣,以後也是這樣。」

盧修斯見到他並不相信,也不再相勸,直接說道:「哎,反正我是要退出這個組織了。」

安德烈:「保重,兄弟,當我們以後還會再見面的。」

然後他就玩起了這個18+遊戲。

然而他就在他進入遊戲的時候,同樣的事情發生了。

雖然馬克沒有設置那幾行提示的字,但思路是如出一轍,被盜版以後都會惡搞破解者。

安德烈認為自己真正的破解了遊戲,但其實不然。

他玩著玩著,發現那些福利畫面全都消失了,像是根本沒有一樣。

這種遊戲,玩的就是心跳,玩的就是刺激,怎麼可能沒有那些福利畫面呢?

又玩了一會兒,他察覺到了詭異,然後想要關掉遊戲,但是現在已經晚了。

聲音已經被調到最大,然後一些不可描述的聲音直接爆發。

維持了兩三秒,他能夠感覺得到,整個破解組的人都在盯著自己。

不由得背後一陣發涼。

也正如他所想,破解組的成員們全都在看著他。

「哦,安德烈,你在幹什麼?」

有的破解組成員就非常好奇,但是他們的聲音直接被電腦的聲音給覆蓋掉了。

有的人甚至捂著嘴巴偷笑,也有的人捧腹大笑。

而且這個破解組還有兩個妹子的,這個情況就可想而知,他的臉也是丟盡了。

安德烈也發現自己電腦的情況,和之前盧修斯說的那種情況一樣。

esc鍵不管用,而且任務管理器也調不出來。

他瞬間慌了,那張臉急的通紅,他也效仿了盧修斯的手段,直接拔掉電源。

這聲音總算停下來了。

但是他不敢再打開電腦,因為盧修斯的例子還在那裡擺著呢。

這個廠商也將遊戲防盜做成了這樣,就算盜版了也沒有任何作用,盜版遊戲把電腦都鎖定了,想傳播也傳播不出去呀。

安德烈的思路非常清晰,雖然剛才非常丟人,但他還是要警告一下破解組的各位:

「大家謹慎一下,這兩個遊戲廠商的遊戲是絕對不能再碰了,盜版的話,你不知道你的電腦會成什麼樣子。」

他現在是欲哭無淚的,之前盧修斯雖然警告過他,但是他並沒有相信,然後就導致現在的這場鬧劇。

他在心裡默默念道:

「該死的,不知道會有多少破解組的成員中了他們的招。」

「以後要是再破解這家廠商的遊戲,我就是狗。」

其實這種防盜的手段,很多遊戲廠商都玩過,但是大多都沒有沈益這麼惡毒。

比如說《巫師2》,中經常會有一些福利畫面,就是主角與遊戲中的一些女角色的故事。

系統檢測到遊戲為盜版時,就會將遊戲中的人物模組換成一個慈祥的老太太。

這種畫面的驚悚程度可想而知。

還有《孤島危機》,如果檢測到玩家的遊戲是盜版,那麼玩家的槍打出來的子彈就會變成一隻只老母雞。

而且還造不成任何傷害,只能看見一大堆老母雞在地上亂飛。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就不一一列舉了。

沒有任何一家公司希望自己辛辛苦苦的勞動成果被盜版,如果能做到根絕盜版,那麼他們肯定會去做。

沈益搞出來這個程序,是為了以後做遊戲平台的時候防止盜版的出現。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