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塵下意識地倒退了幾步。

人生地不熟的環境中,葉塵萬分警惕。

“我是藝術家……而你,就是一個小垃圾。”

老者輕蔑的說道,口氣已經狂妄的沒有邊際了。

葉塵雖說不是武器設計領域的頂尖專家,但是出自他手裏面的各種武器裝備,周圍人都很認可啊,怎麼一到這個老者的口中,就變得一文不值了呢?

難道他是個不靠譜的老糊塗嘛?

葉塵用眼睛死死盯着老者,想看看他的精神是不是有問題。

“你設計的武器都是人爲操作的吧?像是什麼助力外骨骼之類的東西,是不是要人穿在身上,才能發揮作用啊?”

“你這不是廢話嗎?你聽聽名字,外骨骼,肯定是要用在人身上的啊……”

“哎,你這個目光短淺的小垃圾,你的水準也就侷限於此了。現在你可能順風順水,等到真的碰上了硬茬,保準讓你生離死別。”

“嘿,你可別吹大話,我者設計出來的東西,現在還沒有失敗過呢。”

“好,別的不說,就看看你的助力外骨骼。這個裝備的功能是提高攻擊力,而且是近身作戰,對不對?”

葉塵點點頭,老者說的沒有錯,因爲助力外骨骼是要依附在戰鬥者本體上的,所以他不是遠程攻擊武器,只能大幅度提高力量、速度等使用者的運動屬性而已。

“你說的沒錯,然後呢?”

“骨骼、並不是裝甲,對吧。設計生產後,骨架中的縫隙是不是沒有任何防禦力,是不是成爲缺陷。”

“我承認,但是這種結構更加靈活,材料使用量減少,能夠減輕被佩戴者的身體負擔。”

“你的助力外骨骼,能讓使用者的速度超過子彈麼?”

葉塵搖搖頭。

“能超過爆炸時的四射的彈片麼?”

葉塵再次搖搖頭。

老者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慢慢朝着葉塵走了過來。

“近戰,是生與死的搏鬥,如果另一方落了下風,將要被殺的時候,採用同歸於盡的手段,引爆了身上的***,你說說,你的助力外骨骼有什麼作用?能是佩戴者瞬間轉移,逃出爆炸區麼?”

“這個……“

葉塵一時語塞。

“即便是助力外骨骼有一些防護措施,能簡單防禦住骨骼之間的空隙,但是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僅憑能量凝結成的防護罩,沒有實體材料那樣結實,不管你的防護罩能量凝結了多少,知道不,碰上硬茬**,你就分分鐘就變成肉沫了。”

葉塵臉色漲紅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別不服氣,我說你是個垃圾,那跟定是有根據的,咱們不說你那個助力外骨骼,看看戰鬥機甲怎麼樣?”

老者來到了葉塵的跟前,用柺杖不停敲擊着倉庫兩邊的陳列機甲。

“說吧,你看着哪個有威力,我現在就跟你分析分析它。”

“這個!”

葉塵用手一指,挑了一個新型號的。

“有點信心十足的樣子啊?哎,你也真是順風順水的日子過太多了,不知道天高地厚,我現在就告訴你幾種簡單的、快速的、能夠在最短時間內摧毀這個機甲型號的方法。放心,這不是擡槓,我說的方法都是低成本的、很容易就實現的。”

“我洗耳恭聽!”

葉塵站到了機甲前面,信心十足地端詳這這尊戰鬥堡壘。

“有沒有在冬天實戰過呢?”

“這麼……沒有!”

葉塵回憶了一下,搖了搖頭。

“如果你有初中物理知識的話,就應該知道,任何金屬都有冷脆現象。什麼是冷脆現象,不用我再解釋一遍了吧?”

葉塵不是文盲,自然知道這種物理現象。

老者口中的冷脆,即低溫脆性,是說指大部分的金屬或合金在低於條件下,衝擊韌性急劇下降的現象。通俗一點講,就是這種金屬在低溫的時候,特別脆,不像平時那樣堅固無比了,有的時候跟冰一樣脆,碰碰就碎了。

“你設計的機甲,是用來實戰的,不是放在玻璃櫃子裏面的展覽品。既然要實戰,就需要量產,量產的條件就是你不可能用非常昂貴、非常稀有的金屬來製作它,對不對?”

老者的話命中要害,現實情況的確如此。

“我……我可以避免冬天作戰,我……”

“你什麼你,蒼白無力的狡辯會讓你的隊友死得很快很快哦。”老者用樹枝在機甲的身上指點了幾個位置。

“不是說低溫的條件只存在於冬天,告訴你吧,要是對付你這種機甲,我提前準備點液態二氧化碳就行了。找個空擋,往機甲身上一澆,保準你來個透心涼。到時候都不用再攻擊你,你自身運動產生的作用力,就足以讓低溫構件分崩離析的。”

液態二氧化碳也就是人們所說的“乾冰”。這個東西隨處可見,經常用來製造舞臺效果和人工降雨。

一桶乾冰報廢一臺機甲,這買賣絕對是划算的不得了啊。

“別說你機甲主鋼板很結實啊,我把乾冰澆在你的四肢關節處,這裏的防禦最少,線路銜接最多,到時候你就等着傻眼吧。”

葉塵聽到這裏,已經傻眼了。

或許自己真的是個武器設計垃圾…… 戰爭局勢推進的很緩慢,據伊森的偵查,彼得的部隊還在進行有序抵抗,並沒有出現全面潰敗的局面。

看來每一個君主都有自己拿手絕活呢,一個王朝的屹立總是有它自己的原因。

葉塵熟睡的表情看上去不是那麼踏實,眉頭緊皺,似乎在絲毫什麼事情一樣。自從宋林峯和催樹死去以後,葉塵變得成熟了,或者說,有些畏首畏尾。這可不像是他平時的性格啊。

伊森體會不到生離死別的具體感受,非生命體對於“恐懼”的定義,只存在於理論之中。

睡夢中,葉塵正在被一個白鬍子老頭訓斥的啞口無言。

“你說的缺陷的確存在,但就目前武器發展水平來說,這已經是一流的存在了。”

“不跟你做這些無用的爭論了。你還是一個目光短淺的毛頭小子。”

白鬍子老頭用樹枝隨手點了一個機甲,機甲的駕駛艙緩緩打開。

“你需要把你手頭上的這種裝備全部進行更改,駕駛艙部分,用無人系統。”


“我還以爲你有什麼高招妙計呢……原來就是一個無人系統啊。”葉塵很是失望,機器人他見得多了,機甲裏面裝上無人駕駛系統,那不就是機器人麼?

宋林峯和催樹逃生的時候,葉塵受到的攻擊,大部分來自於機器人,而且是有自主學習功能的機器人。

“你把無人駕駛系統想象的太簡單了……這個系統的最終目的是要保護駕駛員的安全,同時還要把駕駛員的智慧留在機器裏面。”

老者搖了搖頭,一揮手,一張金光閃閃的圖紙出現在整個倉庫的天花板上。上面複雜的線路和結構設計,看的葉塵眼花繚亂。

“背過它。”

“什麼?這個圖麼?”

“我讓你把這張圖紙完完整整地背過。你以爲大晚上的,我這麼費勁來這裏見你,難道就是爲了挖苦你麼?”

“你直接給我一份不就好了。”葉塵依舊沒有反應過來這裏其實是自己的夢境。

葉塵看的頭都大了,這是圖紙,不是課文。沒有邏輯性,只能死記硬背。

“我給你?你還沒有發覺這是什麼地方麼?這裏的東西,你一件都帶不走啊。”

“這裏……”

葉塵環顧四周,總覺得哪裏不對,好陌生啊,完完全全沒有來過,而且周圍邊邊角角、視線模糊的地方,總感覺畫面有些粗糙……

“這裏是你的夢境之中。”

“我的夢境……還真有可能啊,反正現實的地方,應該不會出現這麼多的違和感。”

“那你是誰?”

“你現在沒有資格知道我的身份,要不是你有那種愚蠢至極的想法,我是不會出來打擾你的。”

“我?我哪個想法愚蠢了。”

“你要掌管彼得的兵權,還有,你打算單挑千軍萬馬的敵人啊。”


“……”

葉塵很驚訝,這個老頭到底是什麼來頭啊,爲什麼自己的想法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呢?這要成了自己的敵人,那得多麼可怕啊。

“拿着圖紙去重新設計裝備,這裏的局面,我會想辦法拖延一段時間。”

“你去拖延?你知道目前猶斯蘭國的局勢有多危險麼?”

“所以你要抓緊時間啊。”

老者說完,化作一團白色的煙氣,消失在了葉塵的視線之中。

……

葉塵從混亂的夢中清醒過來,眼睛還是有些酸澀,外面的天空已經是一片漆黑,分不清楚具體時間。

還好,伊森忠實地守衛在葉塵身邊。

“你的臉色不太好啊。睡了一覺,看上去反而更疲倦了。”

“現在是幾點鐘了?”

“凌晨一點多了。”


“戰事怎麼樣了?”

“雙方都在休兵。地圖顯示,戰場距離這裏還有一百多公里的距離。”

“我們也撤退吧。”

伊森很奇怪地看着葉塵,最近,葉塵下達的幾項命令,反常無比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裏的局勢在短時間內不會發生變化,會有一些援軍來支援彼得的。我們要在這段時間內,研發出新的武器裝備,來打贏這場戰役。”

“援軍?新裝備?您現在還是清醒的狀態吧,是不是還困着呢?”


“哎……一時半會跟你解釋不清,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現在聽我安排吧。”

“那現在我們去哪?”

“你有沒有很隱蔽的武器組裝流水線?”

葉塵平時不親自去生產武器裝備的車間,幹體力活。像這種事情,他一般都是交給伊森和其他人去處理。只有在設計研發上,葉塵會親自動手。

“有啊。”

“原材料都齊全麼?”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