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承佑俊美斯文,說話有禮,宛如誇誇群的群主,還誇得不顯山不露水,恰到好處。

沐家父母看他的眼神如同親兒子。

沐暖暖和沐姍姍被父母無視,只能無所事事的在旁邊玩手機。

宿舍四個人有個群,李沅芷正在群里發紅包。

「愛妃們,前兩天事情太多了,沒來得給你們發紅包,現在補上哈!」

沐暖暖趕緊戳進去搶。

雲舒發了張莫小佑的照片,「暖暖,你家兒子好像更胖了。」

沐暖暖發了個偷笑的表情,「等過完年就給它減肥。」

劉月爾:「為什麼我搶到的紅包最少?」

「在玩什麼?」莫承佑忽然湊過來問。

「在玩搶紅包。」沐暖暖隨口道。

莫承佑想了想,「把我拉進群。」

「啊?」沐暖暖冒出了惡作劇的念頭,把莫承佑拉了進去。

「咦?這是誰啊?」

「我們群怎麼來新人了?宿舍有新人嗎?」

「我看看資料,這是莫、莫……」

莫承佑直接開始天降紅包,一次200元,連續發了10個。

「祝大家新年快樂。」

說完,果斷退群。

深藏功與名。

沐暖暖手指在屏幕上點點點,趕緊搶紅包。

李沅芷發表情:「謝謝大佬!」

雲舒發表情:「謝謝大佬!」

劉月爾崩潰地發問:「為什麼我沒有是一個手氣最佳啊?」

在沐家吃了飯,莫承佑看時間不早了,禮貌的起身告辭。

沐暖暖送他到小區門口,很捨不得他,「你什麼時候回T市?」

「後天回去,明天還可以陪你玩一天。」

驚喜來得如此之快,沐暖暖笑彎了眉眼,「一言為定!那明天見!」

「等等!」莫承佑拽住她的后衣領,把人給拎了回來。

「還有什麼事?」沐暖暖歪著頭問,樣子不要太可愛!

「給你的。」莫承佑拿出三個紅包。

「這麼多?」沐暖暖眨了眨眼睛。

「有我爸媽給你的,還有我給你的。」莫承佑逗她,「給你的壓歲錢。」

沐暖暖接過,不好意思地說:「可是我沒有給你準備紅包呀?」

「你給我旺仔牛奶就好。」

不遠處有煙花升起,耳邊還有小區里的孩子跑鬧的聲音。

他的吻轉瞬即逝,像是化開的草莓糖,一直甜到了心裡。

莫承佑揉揉她的小腦袋,「外面還在下雪,你快點回去吧,我也回酒店了。」

沐暖暖點點頭,手裡拽著三個紅包,朝著他揮揮手,轉身往小區裡面走。

走出去幾步,他又在後面喊她:「暖暖。」

她回過頭來。

莫承佑笑容俊美,「明天見。」

沐暖暖也笑起來,「明天見!」

第二天,沐暖暖保持了在訓練營的作息時間,一大早就起床,在客廳裡面做了一套瑜伽的拉伸動作。

剛起床的沐姍姍打著哈欠,睡眼惺忪的,「你這是在幹嘛啊?」

沐暖暖發出邀請,「我和承佑約好一起去逛廟會,你要不要一起去?」

「我才不要去當電燈泡呢!」沐姍姍撇嘴。

沐暖暖換好衣服,戴好帽子口罩,「那我出發了。」

冉芳華喊道:「暖暖,注意安全,廟會上人多,別被人擠到了!」

沐暖暖點點頭,換好鞋子,拉開門跑了。

都市極品仙醫 今天是大年初四,街上開始變得熱鬧。

沐暖暖在樓下見到莫承佑,他神清氣爽,看起來昨晚休息得不錯。

兩人往廟會一條街走去。

這邊的廟會就是有很多賣小吃的,還有不少娛樂遊戲。

沐暖暖給莫承佑解釋:「小時候我們家每年都要來逛廟會,後來長大了倒是很少來了,我都好幾年沒來過了,還是這麼熱鬧。」

莫承佑拉著她的手,以保護的姿態防止她被人擠到。

看到有丟圈圈的遊戲,沐暖暖拉著莫承佑過去。

十元錢換十個塑料圈圈,丟到哪個玩具就可以拿走。

莫承佑拿著圈圈瞄準,沐暖暖在旁邊緊張地提醒:「左邊那個!要左邊那個!」

「左邊哪個啊?第一排還是第二排?這個嗎?還是那個?你說清楚點啊!」莫承佑故意逗她,假裝瞄不準。

然後,他隨手一丟,沒中。

沐暖暖氣呼呼道:「我自己來!」

她搶過他手裡的圈圈,眯著一隻眼睛認真瞄準。

結果,還是沒中。

她懊惱地說:「哎呀,這個圈圈是塑料的,太輕了,我力道沒控制好!」

莫承佑站在她旁邊,握住她的手,溫熱的呼吸灑在她的耳邊,「是不是想要左邊那個啊?」

他說完,握住她的手一丟。

套中了!

沐暖暖接過老闆遞過來的玩偶,開心地抱在懷裡。

前面響起了咚咚咚的聲音,是廣場上的舞獅隊開始表演了。

沐暖暖哇了一聲,眼睛瞪得大大的,滿臉都寫著兩個字:「想看!」

莫承佑無聲地笑了下,拉著她的手,跟著人群一起前去看舞獅表演。

有幾個分別穿著喜神、財神、福神的卡通人偶服裝的人,在給人們分發糖果。

諸天角色扮演系統 沐暖暖努力擠進人群,伸長了胳膊,跟財神討要糖果。

財神面前的人堆是最多的,沐暖暖目標很明確,就認準財神了。

她要了兩把糖果,揣在兜兜里,把兜兜都撐得鼓了起來。

「請你吃糖啊!」她獻寶似的把糖果捧到他的面前。

莫承佑從她捧起的一堆糖里,故意選了一個最大的。

沐暖暖眼巴巴地望著他。

莫承佑笑了笑,又放下,換了個小的。

沐暖暖頓時放下心來,似乎又覺得自己太小氣了,大氣的把糖果往他兜里揣。

「我分你一半啊!」

莫承佑看著她眼底星星點點的笑意,心裡軟得一塌糊塗。



另外一邊。

葉微瀾住的酒店房門,敲響一陣大力且不客氣的拍門聲。

她正在敷面膜,非常不耐煩地去開門:「這不是五星級酒店嗎?怎麼還會隨便敲別人的門……啊!」

話音未落,就有人朝著裡面丟進來兩個人。

把葉微瀾嚇得不輕,她定睛一看,被丟在地上的那兩個人,不正是她派去跟蹤秦遠的人嗎?

她愣愣地抬起頭,就看到秦遠滿臉寒霜地站在她面前,「我說……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葉微瀾喉嚨滾了一下,腦子一時間都蒙了。

「呵!」秦遠低低沉沉的冷笑了一聲:「三哥知道你跟蹤我的事情嗎?」

葉微瀾急中生智的解釋:「我承認我是派人跟著你,可我也沒幹別的事情啊!我聽說你找到小公主的消息了,我也是想出一份力啊!」

秦遠眯著眼睛說道:「我醜話說在前頭,現在找小公主是頭等大事,這關係到老爺子的身體。你要是敢給我在這個節骨眼上搞事情,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葉微瀾心裡暗恨。

秦遠的心裡從來都沒有把她當成是嫂子。

「秦總,有消息了!」手下急忙跑了過來,「我們找到當年做手術的那個麻醉師了!」

秦遠一揮手,「走,馬上過去!」

「小叔,等等!帶我一起去吧,我也想幫忙出一份力,多一個人多一份力不是?」葉微瀾急忙說。

秦遠猛地轉過頭,視線銳利。

葉微瀾一抬頭,迎上了秦遠冰冷的視線,忍不住的抖了一下。

「怎、怎麼了?」

秦遠平時雖然對她總是陰陽怪氣的,但好歹也給她留了一份薄面,還沒有用這種犀利的眼神看過她。

秦遠說:「那孩子是我們秦家的小公主,丟了二十年,找了二十年,現在終於有了一絲線索,你知道對我們秦家意味著什麼嗎?」

荒野之最強王者 「我、我知道!」葉微瀾努力讓自己表現得很誠懇,「秦致的孩子,不就是我的孩子嗎?我得知孩子要找到了,我心裡也高興啊!」

她苦笑:「我也是真心實意的想把那個孩子找回來,希望你不要懷疑我的真心。我嫁到秦家這麼久了,難道還不能為秦家做一點點事情嗎?」

秦遠盯著她看了半響,似乎想要把她給看穿。

葉微瀾被他冰冷凌厲的眼神給看得頭皮發麻,眼淚半真半假的流了下來,「小叔,你要相信我啊!」

秦遠心想,把葉微瀾放在自己身邊也好,免得她出什麼幺蛾子。

現在找小公主要緊,他還真沒時間收拾她。

「行,不過你最好什麼別說,什麼也別做!」

葉微瀾暗暗鬆了口氣,低眉順眼的答應,「好,我就跟著。」



汽車開進了一個很破舊的小區,還是上個世紀的建築。

汽車停下,手下繞到後排打開車門。

率先走下了一位西裝革履,風度翩翩的男人。

小區里的人都忍不住的打量,這是哪裡來的大老闆?

接著,又從車裡下來一個雍容華貴的女人。

女人保養得當,四十多歲的臉宛如三十歲。

葉微瀾皺眉抱怨,「這裡環境好差!」

秦遠理都懶得理她,徑直往前走。

小區是上個世紀修的,汽車也開不進去。

七彎八拐的,走了許久,總算是找到了一戶人家。

「你們找誰啊?」

「張霞在這裡嗎?」

「我就是啊!」

葉微瀾懷疑地問:「你以前是麻醉師?」

張霞眼睛一瞪,「你問這個幹嘛?」

葉微瀾正要說話,秦遠用眼神制止她,隨即看向那女人,「我們公司是做慈善的,正在尋找一批離職退休人員,打算給他們捐助送溫暖,來感謝他們曾經的付出。」

「啊?還有這種好事?」張霞眼睛一亮,「那豈不是白送錢的嗎?」

葉微瀾不屑一顧的冷哼,「我們其實是……」

秦遠冷冷道:「你給我閉嘴!還記得你來之前答應過什麼?」

葉微瀾不高興,但也只能咽下這口氣,不說話了。

秦遠看人的眼光准得很,一看這個張霞就是那種胃口很大,貪得無厭的人。

被張霞知道他們的目的,難免會被牽著鼻子走。

那他堂堂秦總,豈不是陰溝裡翻船?

張霞的眼睛轉了幾轉,轉瞬之間就明白了誰才是說話管用的人,隨即語氣刻薄地說:「就是,男人說話呢,你一個女人插什麼嘴?」

她好像忘記了,她自己就是女的。

葉微瀾什麼時候被人這樣下過面子?

她臉色陰沉下來,狠狠瞪著張霞。

張霞哼了一聲,看向秦遠時又滿臉堆笑:「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你們還是進屋說吧!」

要真是有錢人做慈善捐款,白花花的錢肯定不能讓左鄰右舍看到!

張霞忙著把人領進屋去,忙不迭地開口:「你們要捐助什麼東西啊?別給那些花里胡哨不實用的東西,我們家就需要現金,你們給多少錢?」

看這一男一女穿著打扮就是有錢人,必須要好好宰一筆!

「這個嘛,要慢慢說。」秦遠沖著手下一抬眼,手下立刻會意,把門給關上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