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情說道:「還是我來斷後吧,你們不要跟我爭了,」

三人都想擔當危險的斷後工作,誰也不怕死,


「算了,我們還是一起行動吧,要是我們力量分散了,反而容易被各個擊破,」影花妃最後拍板,

三人一起行動,直奔天器城,

不過,他們早就被盯上了,聖宗的強者自然不會讓他們進入天器城,

聖道得到消息,馬上下令:「攔下他們,往死里逼,我就不相信拓跋野不出現,」

於是聖宗大批強者出現,攔下了影花妃他們,

看到四周都是聖宗的強者,玄仙境強者多達上千人,影花妃三人都有些驚訝,同時也知道,聖宗還是小看了他們,

別的不說,光影花妃身邊就有一千多名玄仙境強者,其中玄仙境巔峰強者也不少,何況,秦獸和莫情手下也有不少玄仙境強者,加起來就更強大了,

要是聖宗沒有後手,壓根不可能真正攔住他們,

只是影花妃在思考,要不要把所有強者都暴露出來,一旦展開殊死大戰,就算他們能夠離開,也會傷亡慘重,

「秦獸兄弟、莫情兄弟,我看我們還是不要暴露全部實力,否則硬拼起來,我們很吃虧,」影花妃說道,

秦獸嘆道:「實力不如人,真是很不爽,」

「妃姐,對方主要是想用我們逼出拓跋兄弟,不會對我們怎麼樣,既然如此,我們確實沒必要來硬的,」莫情說道,

影花妃他們身邊也有一些玄仙境強者,他們布下大陣,一起抵禦聖宗的強者,

這次跟以往不同,聖宗強者的攻勢猛多了,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勢,

影花妃見勢不對,把手下都收入仙府之中,

「秦獸、影花妃、莫情,你們別以為我們不敢殺了你們,之前是想用你們引拓跋野出來,既然拓跋野沒有出現,說明他很可能已經死了,我們也沒有必要留下你們的性命,現在就殺了你們,」聖宗的強者說道,

影花妃冷聲道:「拓跋野確實不在,所以你們無論耍什麼手段都沒有用,」

秦獸笑道:「你們有本事就殺了我,看我會不會眨一下眼睛,」

莫情冷漠無比,壓根沒有開口,他面色平靜,看得出他一點都不怕死,

聖宗那些強者拿影花妃他們也沒有辦法,真是有些騎虎難下,讓他們真殺了影花妃等人,暫時還不行,因為拓跋野是否還活著,暫時還不得而知的,讓他們這樣忍氣吞聲,他們更加不樂意,

「動手,幹掉他們,」有一名聖宗強者氣不過,大吼出來,

「殺,」

不少聖宗強者都動了真怒,他們是聖仙界最強的宗派,何曾受過這樣的氣,

暴怒的強者沒有什麼道理可講,直接展開了攻擊,

影花妃他們也傻眼了,他們沒有想到聖宗強者還真下殺手,攻擊很猛烈,


他們各自動用了一些仙符,才勉強保住性命,身上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

秦獸沉聲道:「妃姐,看樣子他們是要玩真的了,我們跟他們拼了吧,」

「對,我們絕對不坐以待斃,哪怕是兩敗俱傷,也要跟聖宗強者大戰一場,」莫情的語氣冰冷無比,

影花妃也看出來了,聖宗強者這次確定動了殺心,跟之前有些不同,

她猶豫片刻,說道:「全力出擊,殺出一條血路,」

她當先放出數百名玄仙境強者,讓他們馬上布陣,開始衝殺,

秦獸和莫情的手下都沒有動用,他們的手下還是差多了,

數百名玄仙境強者布下的大陣威力巨大,衝殺起來,對聖宗強者造成了不小的傷亡,

「攔住他們,絕對不能讓他們逃脫了,」

聖宗強者也開始布陣,同時四周又出現了不少聖宗強者,把影花妃他們團團圍住了,

「你們是跑不掉的,給我殺了他們,」

「殺,殺,殺,……」

聖宗強者瘋狂衝殺,影花妃他們不得不停止攻擊,全力防禦,

數百名玄仙境強者依靠大陣,共同抵禦聖宗強者的猛攻,

這一次,聖宗調動了飛狐幫的強者,飛狐幫的強者已經開始想辦法破陣了,


幸好影花妃他們所布大陣都是經過拓跋野改進的,所以飛狐幫想要破陣還需要時間,

要是大陣被破,那麼影花妃他們就危險了,因為敵人是他們的幾倍,

就算影花妃出動所有玄仙境強者,局勢對他們還是不利,因為聖宗強者更多一些,而且,影花妃最擔心的還是有金仙境強者隱藏在附近,天宇盟沒有金仙境強者,這是他們致命的弱勢,

反正大陣裡面的情況外面的人也不知道,影花妃讓手下的玄仙境強者輪換休息,希望能夠多堅持一些時間,

她在被圍的時候,給龍辰發出了求援的信號,就是他們距離天器城太遠了,也不知道天器城的強者要多久才能趕到,

在那之前,他們的大陣絕對不能被破,否則他們傷亡會非常大,

大戰持續了三天三夜,聖宗強者不斷猛攻,加上飛狐幫的強者幫忙破陣,還是沒有攻破影花妃他們所布的大陣,

「飛狐幫的強者真是廢物,都三天三夜了,還沒有找出大陣的破綻,」聖宗的強者很不爽,

「沒辦法,我們聖宗在陣法一道上還不如飛狐幫,要是靠我們自己,恐怕只有靠蠻力破陣了,」

「真是想不到,這天宇盟的強者還會如此厲害的陣法,看來他們在陣法一道上不屬於飛狐幫,」

「天宇盟不光陣法厲害,那拓跋野要是跟軒宇是一人,他還擅長煉丹和煉器,這樣的人既然是敵人,就絕對不能讓他成長起來,」

……

聖宗那些強者並沒有認真起來,其實他們最終目的還是逼出拓跋野,

他們一邊戰鬥,一邊議論紛紛的,好像很悠閑,

而且,到現在為止,聖道派出的兩名金仙境強者都還沒有露面的,也許拓跋野不出現,兩名金仙境強者始終不會出來,

金仙境強者還是有自己底線的,加上規則約束,他們通常不會隨意出手,

在兩名金仙境強者眼裡,影花妃、秦獸、莫情都還沒有資格讓他們出手,

影花妃手下雖然有一些厲害的仙獸,不過聖宗底蘊深厚,還不需要動用金仙境強者,

何況,現在是以大陣對大陣,靠的是集體的力量,個體實力突出也派不上用場,

飛狐幫這次率隊來幫助聖宗的還是拓跋野的老熟人,也是他的一個敵人,他就是飛狐幫的核心弟子胡云翼,

胡云翼曾經因為雲雨菲多次想殺拓跋野,卻沒有殺成,當然,當時拓跋野是換了身份的,

這麼多年過去了,胡云翼還是沒有放棄爭奪繼承人之位,所以這次他主動請纓,就是想要在聖宗強者面前立下大功,只要能夠得到聖宗支持,他成為繼承人的可能性很大,

可惜啊,他布陣的水平還是不如拓跋野,拓跋野改進之後的大陣讓他一籌莫展,三天三夜下來,他不知道死了多少腦細胞,還是沒有想出破陣之法,

他還帶了一些強者同行,那些人也無法在短時間破陣,還在研究破陣之法,

「公子,我感覺這個大陣的布陣手法有些熟悉,難道是我感覺錯了,」一名強者皺起了眉頭,突然冒了一句話出來,

「哦,你倒說說,他們的大陣跟誰布置的大陣很像,」胡云翼問道,

只要找到布陣之人,那麼破陣就多了幾分把握,

「公子,你應該還記得胡云峰公子手下曾經有一位布陣的天才吧,」

胡云翼皺起了眉頭,臉色有些不好看,疑惑道:「難道你說的是杜賢,」

「不錯,就是杜賢,我研究過他改進的大陣,手法跟眼前的大陣有些相似,」那名強者認真道,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奇兵救人

胡云翼沉聲道:「不管是否跟杜賢布的大陣相似,我們必須儘快破陣,否則聖宗強者怪罪下來,我們都難辭其咎,」

「公子請放心,我們一定全力以赴破陣,」

而大陣之中的影花妃等人也不傻,這座大陣堅持了三天三夜,他們也知道,很可能會被破,

所以,影花妃他們早有準備,在大陣裡面又布下一座大陣,大陣布置好之後,他們主動捨棄了外面的大陣,


沒有人為大陣提供能量,大陣瞬間被破,

「轟,」一聲巨響,聖宗那些強者激動無比,

「破陣了,總算破陣了,」

「這狗屁大陣終於被我們攻破了,」

……

他們沒有高興多久,因為他們很快就發現是影花妃他們另外布置了大陣,然後主動放棄外面的大陣了,要不是人家主動棄陣,他們壓根沒有辦法攻破大陣,

「可惡,真是太狡猾了,」

「快,讓飛狐幫的廢物趕緊破陣,浪費我們時間,」

聖宗的強者很不爽,氣得跺腳大罵,

而影花妃他們為了減輕壓力,派出更多強者為大陣提供能量,連天仙境強者都動用了不少,

他們現在無法衝出去,只有堅守待援了,

天器城的強者不知道什麼時候趕到,他們必須盡量拖延時間,保住自身的安全,

影花妃指揮若定,不斷調派強者,讓比較疲憊的強者休息,換上休息好的強者,

在她的指揮下,他們堅守了五天時間,外面的聖宗強者還是只有乾瞪眼,沒能破陣,

胡云翼已經被聖宗強者叫去幾次了,沒少挨罵,他壓根不敢反駁,

他心中不爽,卻要忍氣吞聲,甚至還要討好聖宗強者,也真是為難他了,

他回去之後,把飛狐幫那些強者大罵一頓,然後催促他們繼續破陣,

就算他們看出大陣有杜賢的風格,想要破陣還是很難,因為拓跋野留給天宇盟那些大陣,是在給飛狐幫改進了那些大陣的基礎上再次做出了改進,破陣難度之大,超乎想象,

而他們又沒有足夠的實力強行破陣,才會耽誤那麼多時間,

至於兩名金仙境強者也沒有出手,他們受規則約束,出手也只能動用金仙境以下的實力,起不了什麼作用,

到了第五天晚上,聖宗又有大批強者趕到,

這些強者到了之後馬上投入戰鬥,外面的攻擊突然猛增,大陣中的天宇盟強者不少人被震死,還有很多人受傷,

影花妃不得不再次派出更多強者支撐大陣,確保大陣不會被擊破,

大陣被破的話,事情就麻煩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