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服了些,陽頂天運氣去查看芯片所在的位置,能感應到芯片,但無法查看,他元神再強,也沒法子在腦子裏把芯片打開啊。

“如果我不聽指令,芯片會不會直接放電什麼的,把曾陸這身體殺死,例如弄出個腦溢血之類?”

他想了想,不敢確定:“芯片能讓人昏迷,然後在昏睡中接受指令, 穹天女帝 ?要是芯片直接有這個功能,CIA說不定就不會派特工來了。”

琢磨半天,不得要領,也就懶得想了,他性子就這樣。


至少他確認了一點,芯片可以發佈指令,但並不能強迫宿主照指令的要求去行動,這一點,比電腦中木馬,還要是弱一些,電腦若是中了木馬,那就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

芯片人雖然無法拒絕指令,至少在清醒的時候,還是可以自己控制自己,自己選擇是否接受命令。

即然CIA已經注意到了他,那就可以更進一步了,而這時已經差不多半個月過去,伊曼巴巴拉和許多女兵男兵跟他學會了很多東西,火炮,坦克,直升機,都差不多入手了。

陽頂天做主,給了野駱族一萬支AK,五百挺機槍,六輛T72坦克,二十四輛裝甲車,六門大炮。

這六門大炮是155口徑的,最重要的是,這六門大炮是自行火炮。

自行火炮比較貴,武器庫中,一共只有二十四門自行155**炮,陽頂天給了野駱族六門,準備帶六門回可可,到時進軍尼坦的時候可以用,另外十二門,做爲狼穴的機動火力。 東北有了野駱族,狼穴的主要威脅就來自北面和南面,陽頂天建議,在這兩面選幾座峽谷,佈置幾個固定的火炮陣地和機動火炮陣地,事先標好射擊解元,敵人一旦進入彈着區,直接拿炮轟。

伊曼的迴應是,他下令就行,一切聽他的。

半個月時間,她和巴巴拉已經給陽頂天徹底玩成了軟骨蛇,身子是軟的,腦子卻是迷糊的,就彷彿腦袋裏也給陽頂天灌滿了糊糊,基本就不怎麼動腦了,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那陽頂天就直接下令。

天才萌寶:給媽咪脫個單 ,還有坦克和直升機。

無論是火炮,坦克,還是直升機,陽頂天在培訓出第一批合格的士兵後,就讓這些士兵當教員,他的想法是,儘量讓所有的士兵都能掌握這些重武器。

這些重武器,纔是真正的大殺器啊,比什麼AK或者RPG,威力不知道要強到哪裏去了。

伊曼巴巴拉她們也不止一次的感慨,美女衛隊師的女兵們要是早些掌握了這些重武器,減員哪會這麼重。

陽頂天要求總共培訓出十二個坦克組,十二輛坦克再配以二到三十輛裝甲車,做爲突擊力量。

他的戰法是,敵人靠近,先以火炮轟,然後坦克配合着裝甲車進行突擊,直升機在空中指揮加最後突擊,當然,先期進行斬首也是可以的,但如果敵人有防空**,危險就比較大,不如先期火炮轟,把敵人打崩了,再追擊,效果更好。

這戰法跟冷兵器時代差不多,先上重步兵,把敵人軍陣打崩了,敵人開始逃跑了,再用騎兵追擊,最大的獲取戰果。

陽頂天在這些方面,是受過嚴格培訓的,所以說起來一套一套的,伊曼巴巴拉都非常佩服。

不佩服也不行,這人說到軍事的時候,有很強的大男子作風,敢反駁他,會拖過去打屁股,而且是撩起袍子打,伊曼巴巴拉都給打過,打得嬌軀發顫,全身稀軟。

有時甚至陽頂天自己打得興起,會加另外的懲罰,至於細節,過於404,就不說了。

陽頂天一通佈置下來,防衛重新調整,每日的巡邏,也由摩托車和駱隊騎行變成直升機空中巡邏,然後陽頂天發現一個漏洞,直升機動靜太大,老遠就可以聽到。

魔鬼海地形複雜,敵人如果聽到直升機的聲音,藏起來,那就發現不了。

陽頂天便想了個辦法,用無人機,中國產的那種長航時無人機可以在兩萬米的高空巡邏幾天,而且有紅外和激光探頭,無論是夜晚還是雨霧,都不受影響。

而說到無人機,又想到女兵們的通訊,索性再又**一個無線通訊基機,買一條歐洲的衛星通訊線路,女兵們人手一臺手機,不但可以即時通訊,還可以上網打遊戲,消息放出,女兵們人人歡呼。

賽義夫老猴知道了這個消息,說野駱族也可以裝一套。

老猴靈性,與宿主融合越久,就越人性化,相對來說,比陽頂天的魄要主動一些,雖然警畏陽頂天,腦子卻要靈活得多,加上陽頂天性格並不嚴厲,老猴也就敢說話敢出主意。

陽頂天一想也對,他反正不缺錢,就給野駱族也裝了一套,讓野駱族和狼穴成立聯合信息中心,信息共亨。

然後賽義夫老猴又向陽頂天提議,可以讓族中的一些女子加入美女衛隊師,以加強美女衛隊師的兵力。

陽頂天一想也對,跟伊曼巴巴拉一說,兩女還是那個態度,一切聽他的。

陽頂天也就不客氣,從野駱族招了三百女孩子,相貌身材都要挑選,年紀也不要太大,一般十三四歲就可以。

其實十三四歲小了,但要命的是,這邊的部族,女孩子都是早婚,一般到了十五六歲,就都結婚嫁人了,有的甚至孩子都兩個了。

陽頂天的要求是,不能結婚,伊曼又加一條,必須是處,其實這要求是不必要的,這邊對這些方面比較嚴厲,只要沒嫁人的,就必然是處,意外不是沒有,萬中無一。

然後去利比亞其它地方,又招了幾百女孩子,甚至從可可和尼坦也招了一批來,總共一千五,加上原有女兵,湊足兩千人。

這一千五女兵,平均年齡十四歲,讓陽頂天不禁搖頭嘆氣,這要在國內,都還是初中生啊。



不過至少一點好,暫時用不着這些女兵打仗,讓她們培訓就行,薪水也不低,平均每人有三百美元呢,比妙空軍士兵還要高,當然,這邊是利比亞,本來也比尼坦富,沒什麼可說的。

這邊培訓着,陽頂天就打算回可可了,去造CIA的反,把尼坦統一了,然後等着CIA的反應。

陽頂天一說要回去,伊曼巴巴拉就不幹了,兩女一邊一個,纏在他身上。

伊曼扭着小腰,嘟着小嘴:“你不要我們了啊?”

這樣的美女師長,可愛極了,又有着濃濃的女人味,陽頂天去她脣上吻了一下:“我就在可可城啊,直升機一個多小時就到了。”

米24速度快,空中飛又是走直線,不必繞來繞去,確實一個多小時能到。

“嗯。”伊曼還是扭腰不幹,紅脣兒給吻了一下,更是高高的嘟起來,帶着一點溼潤的水光,極爲魁惑:“我們跟你去好不好?”

“你們跟我去?”陽頂天笑起來:“那這邊不管了啊。”

可可離着魔鬼海,五六百公里呢,伊曼她們要是跟着去了,這邊的事,就不太好管理,短期沒事,長期的話,還是有可能出麻煩。

“讓茱麗管就好了。”

茱麗是師參謀長兼第一團的團長,一個三十出頭的長腿美女,陽頂天有印象。

“茱麗完全有這個能力。”巴巴拉在一邊點頭。

看着她兩個眼巴巴的樣子,陽頂天心中即感動,又得意,這兩個女人,有了男人,其它什麼都不要了,狼穴,這可是一份基業啊,居然說拋就拋了。

“這樣好了。”陽頂天想了一下:“乾脆你們弄一支機隊好了,伊曼你來當妙空軍的空軍司令,巴巴拉當副司令,六架米24,十二架米8,運輸加空中火力支援。”

“太好了。”伊曼巴巴拉兩個象小女孩一樣歡呼出聲,然後齊齊獻上香吻。 裝模作樣的與大衛等人見了一面,機隊再又升空,到尼坦,在曾明月的莊園裏停了下來。

曾明月曾珍這段時間比較忙,民代成立,廣告打出去,然後她們捨得花錢,別的黨派入會交會費,只給工作人員發工資,民代倒好,入會的會員,直接發錢,入會一百美元,以後每月每人十美元。

在這地方,十美元不少了呢,一個人的話,節省節省,可以過一個月了。

消息放出,入會的如過江之鯽,一個月時間,民代會員超過了三萬多人。

當然,也不是隨便哪個人入會都要的,最基本的一點,要年滿十八歲,沒有刑事犯罪紀錄,也就是說,有投票權的,才能入會。

否則別說三萬,三十萬都是分分鐘的事情。


這如果放在西方,也屬於賂選,發錢買票嘛,嗯,很多地方其實就是這麼操作的,盧燕她們不就是這樣嗎,選居委會主任,一張票二十塊。

灣灣那邊也一樣,黑幫拉人,現場給錢。

這些都是公開的祕密。

所謂的民煮,無非就是那麼回事。

歐美稍爲成熟一點,但無非是手法不同,最終起作用的,還是錢,所謂的民選總統,其實也就是資本家推出來的廣告產品,誰錢多,廣告打得響,吹牛吹得爆,誰就當選。

反正一句話,沒錢一定不會當選——這就是最終的真象。

不過昨晚上陽頂天就跟曾明月她們打了招呼,知道伊曼她們要過來,曾明月曾珍都沒出去,直升機降落,她們在門口迎接。

陽頂天裝模作樣做了介紹,伊曼巴巴拉不知就裏,跟着陽頂天叫四師姐五師姐,她們年紀其實比曾明月兩個要大,但跟着男人走,也沒錯的。


曾明月大方親和,曾珍則是眉花眼笑,一手扯一個,扯了伊曼巴巴拉兩個進屋,親熱得不得了。

伊曼巴巴拉不知她玩過的鬼花樣,不過曾珍的熱情不生分,還是打消了她們心中稍存的一點擔心,雙方都是頃心相交,很快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到了晚間,睡前,伊曼兩個去洗澡,曾珍就作怪,對陽頂天道:“讓我進小六子的身體,從今晚上起,她們是我的。”

“那你自己的身體怎麼辦?”

“一樣啊。”曾珍吃吃笑:“你一樣可以玩我啊?”

“不好玩。”陽頂天搖頭嫌棄:“跟個傻丫頭一樣。”

“要嘛要嘛。”曾珍吊他身上撒嬌,拼命的扭。

陽頂天實在纏她不過,只好答應她,自己的元神出來,讓曾珍的靈體進去。

“謝謝老公,愛你。”曾珍抱着陽頂天親一口,飛快的上樓找伊曼兩女去了。

陽頂天自己本體是有魄的,他元神也懶得回去了,直接就進了曾珍的身體,張開雙臂對曾明月道:“來,哥哥帶你去洗澡。”

曾明月驚疑:“你進了珍珍的身體。”

“嗯哼。”陽頂天點頭:“怎麼樣,試試新,包你滿意。”

曾明月看看陽頂天本體,再看看陽頂天新舍,突然掩嘴吃吃笑:“要不你讓你的本體帶你去洗澡羅,然後再上牀,自己吃自己。”

這個主意,把陽頂天都驚到了,想了一下,又有些新奇,又覺得有些肉麻,不由得打了個汗顫,搖頭:“這個太LOW了,要不起。”

扯着曾明月往戒指裏一閃,讓曾珍躺沙發上,元神出來,迴歸本體,摟着曾明月道:“還是哥哥自己來。”

他的反應,讓曾明月笑得身子發軟。

曾珍上了樓,推開浴室門,伊曼巴巴拉泡在浴缸裏,她兩個正在交流對曾明月和曾珍的觀感呢,看到曾珍進來,只以爲是陽頂天,伊曼笑道:“曾,你的兩個師姐,真的對我們極好呢。”

“很熱情是吧。”曾珍偷笑,脫了衣服進浴缸,一手摟一個,道:“以後安心住着,早日給我懷上孩子,一人生十個。”

這個話,陽頂天可沒說過,伊曼巴巴拉又羞又喜,齊聲叫道:“真的嗎?你真的會給我們孩子嗎?”

“當然是真的。”曾珍點頭:“你們是我的妻子,當然要給我生孩子,這有什麼疑問嗎?”

“太好了。”伊曼兩女幾乎是喜極而泣。

伊曼主動獻上紅脣,巴巴拉則直接滑了下去。

把個小野貓爽得,汗毛兒都飛起來了。

陽頂天對行屍版的曾珍沒興趣,跟曾明月玩了一陣後,曾明月疲極而睡,陽頂天元神出殼,他還有事。

進城,先找到揚達。

做爲尼坦的國防部長,揚達是一個軍事強人,同時,也是一個愛國者,他是老總統的鐵桿粉絲,強烈反對國家分裂。

但同時,他也是一個有私心的人,上一任的民選總統馬諾奇與他政見不合,而且馬諾奇放言,只要上臺,就會解除揚達的國防部長職位。

揚達是軍人,習慣了軍人的作風,能動手,就不逼逼,當即就發動軍事政變,把馬諾奇趕下臺。

揚達這一鬧,剛好就給了美國人機會,本來在老總統死後,尼坦就有了不少分裂份子和非法的武裝組織,這一下更是全面開花,即便是馬諾奇,也組織了一個先鋒黨,自建先鋒軍。

事情鬧到這一步,說起來,揚達是後悔的,他現在雖然還抓着國防軍,也有五萬多人,是尼坦最大的一股武裝勢力,又佔據着尼坦城,然而想要再壓服全國多如牛毛的武裝組織,卻也是有心無力。

尤其是在聽到突然堀起的妙空軍居然擁兵十萬後,他更是憂心忡忡,竟然就病了。

所以,陽頂天是在醫院裏找到了揚達。

沒什麼客氣的,陽頂天直接抽離揚達靈體,再往舍中一鑽,搜到記憶,倒不由得感慨了兩聲,對揚達靈體道:“你安心去吧,我不會讓尼坦分裂的。”

揚達靈體驚惶莫名,不過聽到陽頂天的話,他仍然撫胸爲禮:“多謝,原主保佑尼坦。”

隨後出了窗子,給風一刮,飄飄蕩蕩的去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