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

王離那邊的觀戰台上。

作為花甲隊『支持者』的藍雨菲,正興奮地手舞足蹈。

「你看到沒,我們贏了啊!」

「我趴在地上怎麼看?」

王離翻了個白眼,然後拍著地面,大聲提醒道:「還不快起來!」

「啊?不好意思,剛才……」

(防盜版本!!正版後面刷新!!!沒辦法!訂閱太差!!請支持正版訂閱!!)

藍雨菲俏臉一紅,然後趕緊將王離扶起來,指著球場,略帶欣喜的抱怨:「都怪花甲隊,明明那麼厲害,現在才展現出來,嚇得我如此失態,真是可惡!」

王離嘴角一抽,心說,呵,女人。

「那……那個,怎麼還不開始啊?」

藍雨菲也自知理虧,不敢與王離對視,於是果斷轉移話題道:「紅甲隊的人聚在一起幹嘛呢?」

王離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抬眼看了看球場,表情冷漠的道:「商量戰術。」

「這有什麼可商量的?」

(防盜版本!!正版後面刷新!!!沒辦法!訂閱太差!!請支持正版訂閱!!)

藍雨菲皺了皺眉,有些不滿的道:「你剛才不是說了嗎?花甲隊拿下三十分,還有兩次進攻,基本上穩贏了!」

「球場如戰場,一切皆有可能。」

「什麼皆有可能嘛,我看他們就是負隅頑抗!」

「你個小女兒家家的,懂什麼?」

王離說起軍事來,可謂膽大包天,竟然滿臉不屑的嘲諷藍雨菲:「在戰場上,喪失鬥志是可恥的,所以才要商量戰術,爭取反敗為勝!」

「我本來就是小女人,肯定沒你們大男人有見識。」

(防盜版本!!正版後面刷新!!!沒辦法!訂閱太差!!請支持正版訂閱!!)

藍雨菲自從知道自己不會輸錢后,人就變得大度了許多,所以也不計較王離的人身攻擊,反而笑顏如花的朝他問:「要不你幫我算算?反正現在比賽還沒開始。」

「算什麼?」

「當然是算我贏了多少錢啊!」

藍雨菲掩嘴輕笑:「我可聽說,這次壓花甲隊的人不多,五十金的賭注,肯定能賺不少錢;

你幫我算算,免得被莊家坑了!」

(防盜版本!!正版後面刷新!!!沒辦法!訂閱太差!!請支持正版訂閱!!)

聽到這話,王離頓時有種氣抖冷的感覺,抬手指著藍雨菲:「你這是在褻瀆橄欖球比賽!」

「褻瀆什麼呀,快幫我算算嘛!」

藍雨菲眨了眨眼。

王離冷哼一聲,梗著脖子道:「算不出來!」

「你不是會算學嗎?」

(防盜版本!!正版後面刷新!!!沒辦法!訂閱太差!!請支持正版訂閱!!)

「算學沒教算賭金!」

「你說這話,怕是連三歲稚童都不信!」

藍雨菲白了眼王離,然後示意女僕拿來竹簡和筆,朝王離道:「趕緊的,快算。」

王離大怒:「算學這麼神聖的東西,你讓我拿來算這種歪門邪道?就算……」

「嗯?」

「就算我想算,手上也沒有數據……」

眼見藍雨菲目光不善,王離頓時啞了火,小心翼翼的說:「我連多少人壓了多少錢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具體賠率,你讓我怎麼算?」

(防盜版本!!正版後面刷新!!!沒辦法!訂閱太差!!請支持正版訂閱!!)

聽到這話,藍雨菲抿了抿嘴,然後戳了一下王離的額頭,道:「不會算就明說,扯那麼多幹嘛?還小女人家家的,怎麼?你想欺負小女人嗎?」

「我哪有想欺負你啊?而且誰說我不會算了!」王離揉著額頭,辯解道。

「那你算啊!」

「哼,你給我等著……」

王離哼了一聲,有些生氣的離開了觀戰台,打算去找莊家要數據。

他沒辦法忍受自己奉為至寶的算學,被一個小女人鄙視。

但這也正合了藍雨菲的心意。

(防盜版本!!正版後面刷新!!!沒辦法!訂閱太差!!請支持正版訂閱!!)

眼見王離氣沖沖的離去,藍雨菲忽然噗嗤一笑,滿眼愛慕的呢喃道:「還跟小時候一樣,那麼容易被激將。」

「以後除了我,可不許被別人欺負……」

說到這裡,她的臉竟然紅了。

不過,緩了緩情緒,她忽然想起什麼,走到王雅身邊,打趣道:「原來公子昆這麼有本事,培養的球隊很厲害嘛!」

剛看的入神的王雅,聽到藍雨菲的話,嚇了一跳,連忙捂住小胸口,朝藍雨菲埋怨道:「雨菲姐姐怎麼走路沒聲啊!嚇死我了!」

「呵呵,我看是你做賊心虛吧!」

「哪有~」

「好吧,我也不逗你了,」

藍雨菲笑了笑,然後抬手整理了一下王雅的披風,柔聲說道:「你既然喜歡他,為什麼不跟通武侯說呢?」

「我娘說,爹爹不希望我嫁給他。」

王雅有些沮喪的搖了搖頭。

「為什麼呢?」

藍雨菲有些疑惑的問:「是不是因為公子昆不受陛下寵愛?」

「我也不知道,或許還有別的原因。」

「那……你問過公子昆嗎?他喜歡你嗎?」

王雅羞澀的低下頭,弱弱的道:「我沒問過他喜不喜歡……」

「那……」

「但是,我問過他什麼時候娶我……」

「咳!咳!」

藍雨非本來還想追問,但聽到王雅接下來的話,差點嗆死,連忙擺手,示意女僕拿水來。

女僕反應也不慢,很快拿了杯溫水來。

在喝了滿滿一杯后,藍雨菲才緩過來,有些古怪的問:「你居然會問他什麼時候娶你?」

「我……」

王雅語塞,然後捂著臉道:「我當時得知他拿我的婚約做賭注,就很氣憤,然後就……」

「等等!什麼婚約賭注?」

藍雨菲眨了眨眼,有些疑惑,王雅也沒隱瞞,便將賭局的事告知了她。

「這……」

藍雨菲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忽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遲疑了片刻,她深深看了眼王雅,然後皺眉道:「公子昆乃皇族,所言所行皆代表皇室,此舉有損你的名節,要不我幫你向陛下請旨賜婚?」

「可是……」

「可是什麼?」

「可是我不想為難他,如果他不喜歡我,我也不想逼他娶我。」

「你……你怎麼那麼傻?」

王雅笑了笑,然後轉頭望向趙昆的觀戰台:「他應該有很重要的事要做,我不想給他添麻煩。」

「那你的婚事?」

「除了公子昆,我誰也不嫁。」

聽到這話,藍雨菲心頭一震,抬頭看了看這個倔強又漂亮的少女,隨後憐惜的捋了捋她的鬢角,嘆息道:「這樣值得嗎?」

聽到這話,王雅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看著遠方。

而此時,一道突兀的聲音,在旁邊響起:「雨菲來頻陽,怎麼不入宮見朕?」

「嗯?」

藍雨菲和王雅同時一愣,旋即轉過身,一眼就看到嬴政笑容滿面的站在觀戰台外。

「臣女藍雨菲,王雅,拜見陛下——」

「免禮!」

嬴政笑著擺了擺手,然後走到桌案旁坐下,朝藍雨菲問:「怎麼就你們在這,王離那小子呢?」

「回陛下,武成侯去算賭金了!」

藍雨菲瞥了眼王雅,笑著答道。

「算賭金?」

嬴政一臉古怪的問:「那小子也賭球了?」

藍雨菲知道嬴政與王家的關係,所以放心大膽的甩鍋:「賭了啊!而且賭得還不少呢!臣女勸了好半天,他都不聽!」

「這小子跟趙昆盡學些不好的!」

「陛下,臣女最近總聽人提起公子昆,據說他很有才能。」

「哦?」嬴政挑眉:「你聽誰說的?」

「整個頻陽都在說啊!」

藍雨菲笑道:「據說這橄欖球比賽就是公子昆創辦的,如此有意思的比賽,臣女還是第一次見……」

說著,又想起什麼似的,試探道:「就是不知道這比賽,以後還會不會有?」

「這個……朕也不知道。」

「啊?還有陛下不知道的事。」

藍雨菲一臉詫異,嬴政笑了笑,也沒回答,只是抬頭望向王雅:「你小時候,我曾在咸陽見過你,阿黎還誇你生得漂亮。」

「如今十四年過去了,果然亭亭玉立。」

聽到始皇帝當面誇自己,王雅臉刷的一下全紅了,看得嬴政哈哈大笑,不由笑著追問:「你知道阿黎是誰嗎?」

「臣……臣女不知。」

王雅紅著臉,遲疑的說道。

「別緊張,朕也就跟你們隨便聊聊。」

嬴政笑著擺了擺手,然後回憶似的說道:「阿黎名為黎姜,是趙昆的母親。」

王雅歪頭,有些疑惑的望著嬴政。

似乎不明白嬴政為何要跟自己說這些。

卻聽嬴政悠悠的嘆道:「趙昆那小子從小失去了母親,朕也對他有所忽視,所以性格方面有些古怪。」

「但是。」他話鋒一轉,接著道:「那小子人還是挺不錯的,沒有王公貴族的跋扈,也沒有世家子弟的紈絝。」

聽到這話,藍雨菲眼睛亮了起來,旋即望向王雅。

王雅懵懵懂懂,剛想開口詢問,就在這時,王離突然回來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