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他歸元宗弟子的緊張興奮不同,劉茫則悠閒地走出了歸元宗。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小弟弟,最近宗外不太│安全,還是不要外出爲好。”

劉茫回頭一看,原來是歸元宗的一個小師姐,正帶着一小隊弟子準備外出。

劉茫搖頭笑了笑,並沒有選擇說話,繼續往歸元宗外的山下森林走去。

“好心當做驢肝肺了,小師姐我就說不要多管閒事吧。”師姐旁邊一師妹惡狠狠說道。

對於劉茫的無視,小師姐並沒有生氣,而是緩緩說道:“畢竟是我歸元宗的人,即便只是一個下人能幫就幫一下。”

原來小師姐見劉茫穿着邋遢,以爲是歸元宗的雜役。


隨後一個小隊隊伍朝劉茫相同的方向而去。

劉茫進到森林時,直接找了一個比較高的大樹,站在大樹上眺望,想找一處無人的地方。

然而一邊望去只有一整片森林,並沒有什麼隱蔽的地方。

找不到的話,劉茫只能慢慢找了,便在樹上一路狂跳,向着森林深處而去,

但是劉茫驚訝發現,因爲之前陳皓宇宣佈的獎賞規定,此時下山的歸元宗弟子紛紛朝森林南面而去。

劉茫隨便攔下了一個弟子問道:“這位師兄,爲什麼大家都朝森林南面而去呀?”

被人突然攔下,心情不爽的男子見劉茫只是個小孩,便忍住心中的不爽說道:“這位小師弟,這片森林的南片便是邪海毒宗,你修爲微弱,還是快快回宗吧。”

“謝謝師兄。”劉茫道謝一聲後,等人走遠了,才繼續前進。

按剛剛那人所說,這片森林就是兩宗的戰場。

而且現在歸元宗近九成弟子都選擇離宗,進入森林獵殺邪海毒宗的弟子。

那還找個屁的無人區,現在直接回宗門就行了,宗門人更少。


做好決定的劉茫開始原路返回歸元宗。

“不好,艹。”正在往歸元宗趕回去的劉茫,發現此時歸元宗被昨天見過的毒陣所封鎖。

情急之下的劉茫加快速度返回,來到宗門門口,劉茫開啓了虛無之眼,一眼洞破毒陣。

此時的歸元宗內。

陳皓宇與歸元宗衆長老一同站在大殿外,與先前擊傷劉茫的老頭對峙。

老頭正是邪海毒宗老宗主,原先隱藏在李家的高手正是邪海毒宗的長老,邪海毒宗可謂是傾巢而出。

而此時的大長老帶領部分歸元宗長老正站在邪海毒宗一邊,這纔是讓歸元宗衆人最爲憤怒的一點。

“大長老,你竟然背叛歸元宗,投靠了邪海毒宗?”陳皓宇大聲怒斥道。

“呵呵,陳宗主此言差矣,並非我背叛歸元宗,而是我李家請來邪海毒宗助我奪取宗主之位罷了。”對於陳皓宇的指責,大長老呵呵說道。

就在這時,一聲怒吼從宗內大殿傳來:“混賬李南,吃我歸元宗,用我歸元宗,還敢如此大逆不道。”

衆人循着聲音望去,一老頭從宗內大殿走了出來。

“呵呵,陳鴻,你果然還沒死。”周老宗主對於陳鴻的出現並不意外。

陳鴻呵呵笑道:“你周賤人沒死,我怎麼可能會死呢,看來你翅膀硬了,又欠揍了呀。”

“哼,當年不過是我大意纔會被你所傷,今日我便是來滅了你歸元宗。”周劍仁冷哼一聲。

周劍仁這個名字一直是他的痛處,當年便是經常被陳鴻用來嘲笑。

“手下敗將便是手下敗將,永遠是個垃圾。”陳鴻不屑說道。

說完轉頭看向大長老,失望道:“倒是你,李南,當年我可是好心收留你,卻沒想到養了條白眼狼。”

“陳老宗主當年的收養之恩,我李南自然銘記在心,但我李家不過是要個宗主之位而已。”李南厚着臉皮說道。

見李南如此無恥,陳鴻冷笑道:“還是個厚臉皮的白眼狼,周劍仁,你該不會以爲靠這幾個人,就想滅我歸元宗吧?”

“再加上我們呢?”這時一道聲音從邪海毒宗衆人身後傳來。

隨後說話之人走上前來,衆人才發現是封刀宗宗主與封刀宗三大長老。

這下陳鴻不淡定了,而歸元宗衆人心裏也是一緊,原本局勢就是歸元宗弱勢,那現在可以說是一邊倒了。

陳鴻皺眉說道:“封刀宗宗主也要插手我們兩宗之事?”

封刀宗宗主笑道:“呵呵,收人錢財,替人消災而已。”

這時李南哈哈大笑道:“哈哈,陳鴻,認輸吧,我這邊三個無道境,你歸元宗就兩個而已”

隨後,周老宗主接着說道:“更何況,如今整個歸元宗在我的毒陣包圍下,你歸元宗衆人戰鬥力至少下降兩成。”


就在周老宗主話音剛落,周圍毒陣瞬間被破解,毒煙更是開始消散。

“額,原來是你佈置的陣法呀,我看着太礙眼,就給拆了,不好意思哈。”毒陣消失後,從邪海毒宗衆人身後傳來了劉茫的聲音。

“哈哈,賤人,你的毒陣看來也並不怎樣啊,竟然被一個小孩給破了。”見周劍仁吃癟,陳鴻大聲嘲笑道。

“這麼多人,你們是在打架嗎?”見那麼多人跟歸元宗衆人對峙,劉茫好奇問道。

這時陳夢菡跑到了劉茫身邊,趕緊將劉茫拉回歸元宗一方。


等劉茫回到歸元宗衆人身邊,二長老率先開口說道:“師尊,你沒事吧?”

陳鴻驚訝地看着劉茫,二長老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師尊出來了。

劉茫更是汗顏道:“老頭,我今年剛七歲,還是別叫我師尊了。”

“是,師尊。”顯然二長老並沒有聽進去。

“哼,就算毒陣被破又怎樣,今天你歸元宗也要從雲荒大陸除名。”被打臉的周老宗主咬牙說道。

“歸元宗衆人,準備迎戰。”陳皓宇見邪海毒宗準備動手,大聲喊道。

周老宗主顯然不打算給歸元宗準備時間,一聲令下:“殺”

隨後雙方廝殺在一起。

陳鴻直接跟周劍仁幹成一團,而陳皓宇擋住了邪海毒宗現任宗主。

歸元宗二長老只能勉強擋住合道境中期的李南,畢竟二長老纔剛踏入合道境。

隨後歸元宗衆長老與邪海毒宗衆長老廝殺在一起。

原本在人數上就陷入劣勢的歸元宗,局勢更是岌岌可危。

更何況,邪海毒宗一方顯然還有封刀宗的外援。

難怪邪海毒宗勝券在握。 歸元宗衆長老此時繃緊了心絃,一旦封刀宗加入戰局,那麼歸元宗勢必敗落。

“喲喲喲,陳鴻,你要是求我一下,我封刀宗可能會慢一點動手喲。”只見封刀宗宗主一副裝逼樣。

這點讓劉茫非常不爽,竟然敢在我面前裝逼。

“哼,小娃娃,當年我揍你爹的時候,你還在喝尿呢。”對於封刀宗的威脅,陳鴻並不會選擇妥協。

即便妥協,封刀宗也勢必會插手,到時候一樣是死。

“呵呵,那就別怪我封刀宗不客氣了啊。”只見封刀宗宗主一臉冷笑,準備與邪海毒宗宗主一同對付陳皓宇。

封刀宗宗主同時下令道:“其他三位長老去將陳皓宇的妻女抓住,不信你歸元宗還不束手就擒。”

聽到這話,陳皓宇勃然大怒喝道:“你們敢!!?”

“呵呵,要不就跪下來求求我咯。”封刀宗宗主還在繼續裝逼。

就在這時,劉茫的聲音幽幽響起。

“爲什麼要裝逼呢?爲什麼要在我面前裝逼呢?你裝逼就算了,你還犯賤?這我就忍不了了。”

聽到劉茫的嘲諷,封刀宗宗主皺眉看向劉茫,與劉茫雙目對視。

劉茫則一臉嬉笑,緩緩走了出來,嘴角一裂:“小白,把他的屎都給我打出來。”

“好嘞。”只見小白從劉茫的肩膀一躍,衝向封刀宗宗主。

“找死!”見一隻跟老鼠似的妖獸竟然自不量力衝向自己,封刀宗宗主怒喝一聲,伸手抓向小白。

小白的身型突然變大,足足三個人高的小白一拳捶向了封刀宗宗主。

原本以爲小白會不敵無道境中期的封刀宗宗主,卻沒想到小白一拳將封刀宗宗主捶飛出去。

邪海毒宗衆人頓時一慌,這哪裏突然冒出來的怪物。

饒是陳皓宇也是心中大駭,一個如此厲害的妖獸住在自己家裏,自己竟然毫無察覺。

被揍飛出去的封刀宗宗主硬是將口中的血嚥了下去,心中也是驚駭不已。

即便蒼白的臉上沒有絲毫驚慌,但那劇烈顫抖的右手,足以說明其連小白一拳都擋不住。


“大位長老快抓住陳皓宇妻女。”深知自己不敵眼前妖獸,封刀宗宗主只好讓大長老出手。

封刀宗大長老聽見宗主的話後,立馬飛向陳夢菡衆人。

眼疾手快的劉茫率先反應過來,直接爆發道破境的修爲,開啓十倍戰力。

一個閃現擋在了陳夢菡等人面前,一腳踹開封刀宗大長老。

“叮,宿主使用真氣,同時被發現修爲,任務終止,時間:十四天,獲得873點無恥值。”

聽到系統的聲音,劉茫先是一愣,接着是臉色一變。

終止了?任務終止了?

只有十四天?

我的發財夢沒了?

都沒了,一切都沒了。

劉茫突然變得失魂落魄。

封刀宗大長老原本見劉茫一個小孩竟然能將自己踹開,心中大駭。

而現在劉茫卻渾渾噩噩的樣子,這讓封刀宗大長老有些搞不懂。

封刀宗大長老不知道,自己的噩夢纔剛剛開始。

發財任務的終止是劉茫沒有預料到的。

此時的劉茫雙目通紅,非常憤怒地瞪着封刀宗大長老,一步一步緩緩朝其走去,聲音中透着一股刺骨的寒氣。

“爲什麼要逼我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