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費了這麼大力氣,還被一個蔫壞的人捉弄了,他怎麼也不肯放棄這次機會,拽著小奶娃的衣領子不放手,淺色的瞳仁緊盯著秦安。

秦安又眯著眼看他。

兩個哥哥又在無聲的交鋒。

被扔到沙發上的系統重新坐好,甚至忍不住拍爪子。

打起來打起來!

小奶娃左看看,右看看,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秦游然。

「游然葛格,」她直接跳到秦游然的身上,「你太好啦,樂樂終於可以出門啦,你的音樂會是哪天呀?」

「三天後。」

小奶娃有瞬間的失落,又很快振作起來。

「再堅持三天,樂樂就可以脫離苦海了。」

苦海本海幽幽的從一旁路過,聽到這話,似笑非笑的掃了小奶娃一眼。

小奶娃立馬低頭頭,拿小腦袋撞秦游然的肩膀。

還挺疼的。

秦游然揉了揉肩膀,抿著唇笑,笑得很含蓄。

那抹笑太刺眼了,秦安見了,恨得牙痒痒。

他又不傻,聽得出妹妹的主要目的是出門。

自己不是輸給了秦游然,而是輸給了妹妹嚮往自由的心!

桃花眸里閃過一絲狡詐,他突然熱情的拍了拍秦游然的肩膀,在後者一臉驚悚的表情里開口,「給我一張門票,我去給你捧場。」

秦游然搖頭:「沒有了。」

秦安呵呵了幾聲。

「一般主辦方都會多留一些親友票,你不是沒有,是不想給我。」

秦游然的確不想給。

秦安又去扒拉妹妹。

「我還沒聽過這種音樂會,好想去的,如果他不給我門票,我就得找黃牛高價買,要花好多錢的。」

小錢錢?

小奶娃瞪圓了大眼睛。

「不要亂花錢!」

秦安裝作乖巧的點頭。

「我也不想亂花錢的,可是有人不給我這個機會。」

秦游然震驚了。

這就是影帝級別的演技嗎?

他是知道的,前不久,秦安靠幾年前的一部電影,拿下某個含金量不錯的最佳男主演,身價翻了翻,現在堪稱頂流中的頂流。

加上他還去國外參演了麥克夫導的一部電影,開始打開國際市場,日後前途無量,沒準還能拿幾個國際上的獎項。

影帝級別的人都這麼恐怖的嗎?

小倉鼠妥協了。

「你找時間去我公寓拿。」

頓了頓,他又迅速改口,「我給你寄過來,你別來我家。」

他家只歡迎軟乎乎的妹妹,不歡迎這隻臭狐狸。

秦安倒無所謂,目的到達就成。

他陪同妹妹參加音樂會,保准整場音樂會,妹妹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到時候這隻社恐倉鼠哭鼻子,他是不會安慰的。

當晚,秦安就在餐桌上嘚瑟的說起這件事。

社恐倉鼠不在,他甚至隱晦的表達了自己的目的,桃花眸數次得意的掃過幾個兄弟。

秦平沒吭聲,他在腦海里算了算行程,發現三日後的工作無論如何都推不開后,氣壓低下來。

恰巧,小奶娃給他夾了一塊鴨肉。

「大葛格,你多吃點呀,樂樂怎麼覺得你瘦了?」

秦平矜持的將鴨肉給吃了,心情好了不少。

餐桌上,沒人附和秦安的炫耀,可轉頭,都聯繫了秦游然。

秦天高本就是半退休的大佬,時間充裕,秦熙放暑假了,不怎麼打比賽,偶爾去武館帶帶徒弟,也有時間。

安德里就更不用說了。

因為米國王室還在到處找他,他不敢隨便出國,只能遠程完成大四的學業,一直留在秦宅。

三人都暗戳戳的聯繫秦游然,要門票。

社恐倉鼠想了想,寄一張也是寄,寄四張也是寄,還真的寄了四張。

音樂會前一日,小奶娃還在被惡魔逼著學習。

中途,她借口要去洗手間,偷偷從二樓爬下去,來到花園裡,溜溜達達了好一會,不肯回去學習,又試圖溜到門口去。

女傭孫雅正在收快遞。

一般寄到秦宅的快遞都是由她處理,整理好后,送給秦宅的幾個主人。

發現一束花時,她還挺驚訝,畢竟家裡多數是少爺。

隨後,她以為是李克偷偷送給她的,還紅了臉。

看清楚卡片上寫的是小小姐的名字,她訝異的喊出聲。

「發生什麼啦?」

小奶娃背著小手,悠閑的走過來,一邊都看不出之前學習時要死要活的模樣。

毛茸茸的小腦袋湊近一看,發現是一束紅花石蒜。

還是彼岸花,可之前更加大束,也更加鮮艷。 洛北一席話語驚起了千層浪!

瞬間!

整個大廳內鴉雀無聲!

本是樂意看熱鬧的眾青年才俊面色皆是一變。

隨即便是漲得滿臉通紅。

瞳孔深處就像是要噴火一樣。

而後大廳就像炸鍋了一般!

「你TM再給老子說一遍?」

「這洛北小兒也太狂妄了?」

「不過區區一個大道體,竟然猖狂至極?」

「就算你爹在這兒也不敢說在座的都是垃圾!」

「本公子是垃圾你又是個什麼東西?」

溫浩然面色鐵青的看向洛北,恨不得一劍就將面前這白衣青年斬碎!

台下中青年才俊皆是瞪大了眼睛怒視洛北。

能代表家族參加洛北成人禮的人又有哪個是普通人?

任何一個皆是家族內的天之驕子。

從小到大哪裏受過這等侮辱?

洛無闕也是被洛北這一席話震驚的張大了嘴巴!

自己這個三兒子怎麼如此猖狂?

整的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想要抽他!

隨即便是一陣擔憂。

洛北實力如何洛無闕並不清楚,只是隱隱約約覺得應該能有先天境界!

可是就算是先天前期也擋不住眾怒啊……

不僅是握緊了拳頭。

只待洛北一出事立刻伸出手替洛北擋下攻擊。

演武台上。

那洛北只是站在那裏,如同仙人俯視眾人,竟有種睥睨天下之意。

白絲帶輕摟的長發,散於身後無風自動。

一襲白衣翩於空中起舞!

如同神靈一般俯視芸芸眾生。

「洛北,呵,本公子忍你許久了,你敢不敢和本公子立下生死狀?生死不論?」

「區區大道體一個不入流的體質,被天機閣吹捧便真以為自己天下第一?怎能和本少爺這六彩體質比?」

「呵!洛家這是要同整個二十一洲開戰嗎?」

「洛家小兒你敢不敢和本公子一戰?」

「一個在成年禮逛窯子的廢物竟敢如此猖獗?」

洛北這淡淡地一句話瞬間得罪了來參加洛家成人禮的所有天驕!

那黑衣中年男子亦是一臉陰沉的看向洛北。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