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不要求男方的家庭條件如何,最起碼長得顏值不能差。

還得是武功高強的男士。

可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位小夥子,是她看得上眼的。

張光明和夫人準備了相當豐富的這一桌子菜,可都是大女兒愛吃的。

吃飯時,張文雅講了斯蒂文是如何救了她兩次,又是如何無微不至地照顧她的。

她把這些動人心魄之事,詳詳細細地告訴了家人。

王富強聞聽愛妻,每每說到斯蒂文時,她都是興奮又激動的樣子。


他不禁俊眉一蹙,心中醋意大發。

他看著妻子,在心裡嘟嚕:看看你,一提起斯蒂文就面帶喜悅的神情,他有我帥嗎?有我的學問高嗎?他有我……

他正欲責問老婆,你在我面前提他,不想想我的感受嗎?

可這時,張文雅看了丈夫他一眼,溫婉一笑,又接著說:斯蒂文說要來京城,給我和兒子搞慶祝呢。

我想把他介紹給洪彩麗,讓他們去處對象,我還想讓彩麗嫁給他。

她說著這些話,其實是說給丈夫聽的。

這意思是,你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又開始吃醋了嗎?

我深深地愛著你親愛的。

總裁,夫人又徵婚了

人家救了我兩次,我難道不該對他有崇敬之意嗎?

難道連這你都看不出來嗎?

張文雅看著丈夫微微蹙眉,她在用眼神和丈夫交流。

「爸爸媽媽你們說,我撮合那倆人合適嗎?」聰明的女人就是會及時掰掉夫妻矛盾的萌芽。

果然,她看到丈夫釋然地對她一笑。

爸爸有些不放心地問:「文雅,斯蒂文他們家,在他們國,那是數一數二的豪門富商,按說跟洪彩麗的科學家的父母,也做些生意。

兩家還算門當戶對。

不過呢?

斯蒂文是離過婚的男人,我看洪彩麗的爹娘未必會同意女兒跟他處對象啊。

你說是吧?

這一句話把文雅問的無言以對。


因為她確實沒有問問洪叔叔和嬸子的意見啊。

她實在是發愁好閨蜜洪彩麗的婚姻大事。

眼看她就奔四十歲了,還沒個心儀的男朋友。

她怎麼會不著急呢?

可是她要求男方高學歷、個子高、收入高,這三高,是硬條件。缺一不可。

斯蒂文出除了是離婚男士,其他的都在洪彩麗擇偶範圍之內。

張文雅覺得她好說,可能不會太在意他是離婚男人的這件事。 入贅總裁,安分點! ……

她想到這兒時,就忐忑不安起來。

……

張光明和愛妻,招待大女兒一家和小女兒,吃過飯後,大家一起收拾碗筷盤碟,又刷洗了鍋碗瓢盆。

李月娥和女兒們,還打掃了餐廳和廚房的衛生。

一切拾掇好了后,小帥帥纏著媽媽,非讓媽媽拉著她到院子里去賞月。

大家就興緻勃勃地走到院子里,去欣賞浩渺深邃的夜空。

張光明就抱著外甥指著天空說:「你看看明亮的圓月,斜掛在繁星簇擁之中,顯得是那樣皎潔明亮,星星閃閃閃爍爍的,好看不好看呀?」

「好看好看!我最喜歡欣賞明月和亮晶晶的璀璨夜空了。」小帥帥興奮地拍著小手說。

「那姥爺教你唱一首兒歌,你要跟著姥爺唱喲!」


小帥帥他連忙說:好啊好啊!

張光明看著深藍的天空繁星點點,一輪圓月掛在天空。

他就唱著:

小小星星數不清,閃閃爍爍像銀燈。

皎潔玉盤圓又明,掛在蒼穹亮炯炯。

玉兔圍繞嫦娥蹦,嘚兒蹦嘚兒蹦蹦!」

小帥帥跟著姥爺吐字清晰,嗓音嘹亮唱著兒歌。


他的歌聲一落,大家都為小傢伙鼓掌。

張文雅望著這碩大的像個玉盤一樣的月亮,就感慨萬千地說:我有好長時間都沒心思賞月了。

在美大的醫學院的那段時間,我一直覺得自己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

感覺自己每天在黑黢黢的夜晚,我心中總一種恐懼感。

因為我老是在深夜做噩夢,不知道自己是誰?

也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裡啊?

那一段時間我異常的痛苦不堪啊!

她正說著呢,小帥帥非得讓姥爺抱著他,他要馬上把門燈打開。

張光明抱起外孫子,小帥帥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一按開關,啪地一聲,頓時,院子里就是明亮如晝。

小帥帥讓姥爺把他放下來,他高興地一蹦一跳地拍著白嫩嫩的手說:哦!媽媽你看明了吧?

哦哦,媽媽不用擔心黑黢黢的夜晚了。

媽媽也就不會做噩夢了!」

大家一聽都開懷大笑起來。

張文雅覺得,兒子總是會及時給她帶來無限的樂趣。

她的臉上瞬間綻放出微笑,她笑起來,猶如一朵牡丹花兒似的,頗顯尊貴、高雅、大方。

……

翌日的上午,郭愛民教授和秦春天夫婦,來找張光明,想跟他聊聊工作的事情。

仨人卻聽到了張支書家久違的笑聲。

他們都感到很奇怪。

張支書和夫人,幾年來一直愁眉不展,也失去了往日的歡笑聲。

而今天……

他們疾步走進張光明的家裡,想看個究竟。

三位好朋友一看,原來張支書丟失了的大女兒和她的孩子都回來了。

他們都是喜出望外。

仨人真替他們一家人感到高興啊!

這時,張茂源和趙桂花,還有張光妍和丈夫劉遠飛,四人都來看望久失而歸的張文雅和她的兒子了。

夜幕下的武者 ,就拉著張文雅和小帥帥,哭哭啼啼地問:你們倆是咋搞的?咋就失蹤了幾年的時間呀?

張文雅趕緊攙著爺爺和奶奶,坐在客廳的圈椅上。

李月娥趕緊請妹妹和妹夫坐在沙發上說話。

張文傑和王富強趕緊給大家拿水果,倒茶水,招待大家。

這時大隊的班子成員們,還有各個廠子的幹部們,紛紛前來張支書家,看往張文雅和她的兒子。

大家誰來了,就問張文雅,你和兒子是怎麼都丟了幾年的時間?到底是咋回事兒啊? 張文雅見來了一撥又一撥人,都來問她和兒子為什麼丟了幾年的時間?

她不願再提起往事,可是又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三言兩語,簡明扼要地把自己和兒子的遭遇說了一下。

不過,家鄉的親人和鄉親們的親切問候和關心,讓張文雅感到很溫暖。

除了張光明的妹妹和妹夫,其他的人陸陸續續都走了。

張文雅就問:「姑姑姑父,現在你們家的傢具廠,應該很好的利用電腦這個平台,去開創新的營銷模式。

這樣呢?

就不用姑父天南地北地到處跑著去銷售傢具了。」

劉遠飛聽著饒有情趣地說:「誒?文雅說的這個辦法好啊!

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不過我得請你教教我,該怎樣使用電腦進行銷售呢?」

「你姑父,你就去省城裡買一台電腦,我才能教你使用啊。」張文雅說。

次日,劉遠飛就開著摩托車,專門到省城裡去,買來一台電腦。

他帶著新玩意,一回到家,老婆張光妍和兒子,立刻稀罕的左看右看,看著這台電腦問:「這東西能搞銷售?」

「你們要相信文雅說的話,她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她說能就能。」劉遠飛深信不疑地說。

劉遠飛去給張文雅打去電話,請她來家裡,教會姑姑和姑父還有表弟正確使用電腦。

他們一家人,以好在電腦上,進行在全國各地進行推銷,自家的傢具廠做出來的帶雕花的精美無比,又結實耐用的木質傢具。

張文雅還把姑父傢具廠里樣板間的傢具,用她帶來的攝像機,一一拍攝下來,然後上傳到電腦上,用廣告的方式做著宣傳。

張光妍和兒子沒想到,才過去兩三個小時的時間,就有不少的訂單,可把母子倆,激動又興奮地手舞足蹈。

張光妍高興地說:誒呀,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還是文雅的思想超前呀!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