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上帶着菜色,嘴角流着血,然而龍霸天擋在林辰身前,卻是不動如山一般。

傲然而立,高聲冷喝道:“今天,誰也別想動林辰,誰想動他,就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所有龍門弟子聽令,今日,拼死也要保住林辰!”

“哪怕全部戰死,也不可讓人傷林辰半根汗毛!”

龍霸天一聲令下,聲音盪開,頓時聲震四方啊!

哪怕身受重傷,但是龍霸天的氣勢,卻絲毫不減,相比於周大偉,上官雲端這等卑鄙小人,此時龍霸天的形象,何以用偉岸兩個字可形容的了。

而隨着他下令,所有龍門弟子立刻一擁而上,擋在林辰之前。

這會,龍門弟子,但凡站在龍霸天一方的,全都是各個帶傷,有幾個,甚至於斷臂之傷,不過,哪怕如此,他們的臉上也看不出絲毫的畏懼之色,一個個傲氣凜然。

同龍霸天站在一塊,自有一股霸道威風。

這纔是龍門的根底,纔是真正的龍門弟子,捍衛華國修行道,秉持正義,抵禦外邦。

他們,纔是讓各家門派敬重的存在。

周大偉,陳大龍之流,這些人,其實根本算不得真正的龍門中人,或者說,曾經是,但是在積年的權利巔峯的位置上待久了,人早就已經變味了。


“媽的,一羣該死的傢伙,既然你們不怕死,那就成全你們……殺,殺光他們!”

周大偉瞠目欲裂,形容惡鬼!

“北協弟子聽令,今日,但凡有不怕死的龍門弟子膽敢阻擋,格殺勿論!”

上官雲端亦是怒聲咆哮。

北協衆人,連同周大偉的屬下得令,立刻如潮水一般,撲向龍霸天他們。

眨眼之時,龍門一方,北協一方,雙方再度廝殺在了一起。

剛剛維持的一點點平靜,瞬間又再一次大亂了起來!

整個龍門廣場,又一次變成了人間屠場,修羅煉獄,喊殺聲沖天徹地!

狐朋仙友 哼,我龍門弟子,皆是熱血男兒……哈哈,不枉我經營龍門數十載,培養出這麼多優秀的人才,老子今天就算是死,也是雖死無憾了!”

龍霸天身在半空,守在林辰身邊,雖然一身傷病,卻神色凜然,尤其是當看着他的龍門子弟一個個浴血,一往無前,悍不畏死之時,他心中更是豪氣頓生。

冷眼看着和上官雲端和周大偉兩個人,一臉的鄙夷之色。

這兩個人真的是小人,如果可以,他真不屑於二人動手。

確實,相比於龍霸天,上官雲端和周大偉確實顯得猥瑣的一批。

此時,再說周大偉,眼見着林辰身上的金光越來越,他的心是越來越沒底了。

林辰帶給他的威脅太恐怖了,甚至於,已經超過了當年的龍霸天。

金骨大成啊,一旦徹底鑄成金骨,林辰究竟會強大到什麼地步,這個根本無法估量!

“龍霸天你特麼的給我死開,別特麼的擋路,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哼!”龍霸天冷冷一哼,根本就不甩周大偉,轉頭看向上官雲端,不屑一笑道:“上官雲端你是準備跟這個廢物聯手嘛,要是聯手儘管來就是,在這挺什麼屍!”

上官雲端老臉一黑,沉聲道:“龍霸天我看你是個將死之人,這樣,我給一個機會,現在滾出龍門山,我念你必死,給你一個爲自己尋墳,辦後事的機會!”

“再怎麼說你也是龍門之主,曾經修行界的泰斗人物,給你留個體面”

“現在立刻滾,別等到最後,暴屍荒野!”

“放你孃的狗臭屁,老子要不是中毒,老子要不是跟西方教血戰一場,身受重傷,如今爾等都沒有資格站在我面前跟我廢話……兩個小人,別特麼囉嗦,有本事就來戰!”

“我說過,要想動林辰,先從我身上踏過去!”

龍霸天一臉傲色,別看身受重傷,氣勢卻是十足。

周大偉聞言,頓時暴怒啊!

“好好好,這是你自找的,上官會長,咱們聯手,瞬殺此人!”

“我攻上三路,你封他後路!”

周大偉大罵,隨後,一身氣急爆發,身形一晃,直撲龍霸天。


在距離龍霸天尚有一段距離時,翻掌打出滅龍掌法。

金色的手掌,徑直朝着龍霸天抓了過去。

“來得好,看我如何破你滅龍一掌!”

龍霸天仰天長嘯,下一秒,凜然高呼道:“劍來!”

嗖嗖嗖……隨着他呼喚,忽然,就聽的破空之聲立刻此遠處響起。

一息間,一道流光眨眼之時,飛落到龍霸天手裏。

龍霸天的貼身佩劍,龍門三大神奇,流光劍被龍霸天強勢收回。

而一劍在手,龍霸天的氣勢立刻就變了。

一股強橫的氣息,自他體內瞬間爆發而出,一道劍氣,從他身上射出,直衝天際十幾米。

“人劍合一!”周大偉見狀,嘴角不由狂抽。

“沒錯,就是人劍合一……周大偉,嚐嚐我人劍合一,滅天一劍的威力!”

龍霸天舉劍向天,繼而,悍然斬落而下。

一道幾十米長的劍氣,隨着他劍斬而下,下一秒,直接劈開了周大偉滅龍一掌。

“啊!”周大偉立刻痛叫,向後倒飛。

別看龍霸天身受重傷,但是,一劍在手,人劍合一的他,依舊不是周大偉這種貨色可比。

周大偉被一劍劈飛,狼狽的落回上官雲端身邊,轉頭衝着上官雲端睚眥欲裂的叫道:“上官會長,你還等什麼,還不聯手狙殺了此撩……難道你真的想看到那個姓林的鑄成金骨嘛!”

“我可不嚇唬,一旦他金骨鑄成,這裏有一個算一個,都得死!”

“哼,好,一塊上!”一聽這話,上官雲端不再猶豫,立刻挺身而上。

迎戰龍霸天!

周大偉則是緊隨其後,兩個人一左一右,立刻將龍霸天夾在中間,對其展開轟擊。

而龍霸天,哪怕他一劍在手,戰力飆升,但他本來就已經重傷,而圍攻的他的兩個人,一個是龍門第二高手,一個修爲本來就跟龍霸天在伯仲之間。


如此一來,他又不是神,自然抵擋不了。

連兩招都沒有撐過,立刻就被打的噴血倒退。

但,即便如此,龍霸天硬是咬着牙,很快就穩住了身形,繼續挺劍狂攻。

龍霸天這會明顯有些神志都不清,以至於,出手越發瘋狂,幾乎完全捨棄了自我防禦。 “來呀,戰啊,我看誰能殺我!”

龍霸天揮劍亂斬,每出一劍,都會噴出一口血,但他卻恍若未覺。

瘋狂了,龍霸天徹底陷入瘋狂!

“龍霸天,我看你是真的想死啊,既然如此,老子成全你,你給我死吧!”


周大偉見狀,立刻大罵着,隨後,人影一晃,瞬間殺近龍霸天。

看準機會,朝着龍霸天拍出一掌!

砰!


啊!

下一秒,龍霸天一聲慘叫,被一掌拍實,整個人立刻橫着飛了出去。

身在半空,連噴鮮血,臉色蠟黃,形如枯槁!

這一掌,雖然不至於把他打死,但卻是打的龍霸天傷勢加重,行將崩潰。

而最讓人無語的是, 情動99次:總裁大人饒了我 ,上官雲端撲上來,罩着龍霸天的胸口就是兩拳,這兩拳直接把龍霸天的心口窩打的塌陷了下去。

胸骨粉碎,內府重創!

龍霸天已經是一個半死之人了,再捱上這麼兩拳,頓時就剩下下一口氣不到。

整個人就好像一個風中飄絮一樣,從半空中直接跌落了下去。

“師父!”夜十三正在跟兩個北協高手交戰,乍一看自己師父被重傷,從半空中跌落下來,大急之下立刻不顧兩個對手,朝着龍霸天撲了過去。

可惜,他不會御空,但靠身法,速度極爲有限。

只能眼睜睜的瞧着龍霸天跌落,眼看着就要摔在地面上,然而就在這時,虛空之上,異變突生,忽然間一聲震動天地的大嘯之聲突然響了起來。

聲震四野,堪碎霄漢!

“嗷嗷嗷……好爽,哈哈,這纔是修行者的該有的力量啊!”

“終於,終於有點當年的味道了!”

伴隨着嘯聲,金光乍放,林辰的身形一點點的站了起來,而隨着他起身的那一刻,一股磅礴大氣的威壓立刻從他身上釋放了下來,整個廣場都在他威壓籠罩之下。

同樣立於虛空的人,有一個算一個,在林辰的威壓之下,根本無法在繼續於虛空立足。

潤玉傳

萬人臣服,便是如此!

此刻,在虛空之上,林辰便是此界之王,也沒有資格與他平起。

而與此同時,林辰發現了正墜落的龍霸天。

眼見着龍霸天身如飄絮一般,如風中搖燭,林辰身形一動,好似一道金色流星一般,眨眼之時追上即將落地的龍霸天,將人穩穩的接住,抱在懷裏。

與此同時,接住龍霸天之後,並指如刀,在他身上連點,以指力在龍霸天身上佈下伏羲十三針,護住他的心脈,壓制住了對方體內內傷!

林辰現如今的修爲,雖然只有先天巔峯,但是實際上,他已經擁有了真武巔峯的戰力,甚至更強,完全達到了半步真神境界,壓制龍霸天體內的傷勢不難。

落地之後,林辰小心翼翼的將龍霸天放下,從身上翻出一瓶丹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一股腦的倒進了龍霸天的嘴裏……吞下丹藥的龍霸天,氣息又穩定了許多。

林辰鬆了口氣,如果龍霸天真因爲他而殞命的話,林辰一定會因此內疚的。

畢竟龍霸天是爲了保護他,才被周大偉和上官雲端聯手攻擊成重傷的,否則以龍霸天的能力,哪怕是重傷,逃下山,還是有這個能力,並非什麼難事!

“林辰,殺了他們,爲我師父報仇!”這時夜十三已經跑到了林辰不遠處,見他師父重傷的錘死,夜十三眼珠子通紅,張着大嘴,近乎咆哮。

“放心吧,今天這裏,有一個算一個,一個都不能活!”

林辰轉身看着夜十三。

眼見着夜十三身後朝着還跟着兩個北協高手,林辰眼中立刻殺機暴閃。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