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邦冷笑著坐在那裡,臉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看著葉一朵一陣惡寒。

她現在也算是看出來了,真的出了事,學生會這幫人,根本就靠不住。

很快。

包廂里只剩下肖邦和他手下的兩個人,還有薄錦年跟學生會的一個男生,臉色鐵青的坐在那裡。

葉一朵和雲夢恬依舊坐在原來的位置。

雲夢恬看葉一朵這麼淡定,她心裡也淡定了不少。

好歹還是在酒店包廂,這麼多人,她就不信這個肖邦什麼都不顧了。

雲夢恬剛這樣想,就看見肖邦伸手摸了摸自己被打的臉,冷笑著開口道:"你們兩個小姑娘,現在知道怕了吧,如果你們現在能給我好好認個錯,晚上陪我好好樂呵樂呵,我還可以考慮,原諒你們,就連贊助的事情,我都一併答應你們,怎麼樣?"

肖邦一副大爺的模樣,好像篤定了葉一朵和雲夢恬肯定嚇壞了,一定會答應他一樣。

薄錦年先坐不住了:"肖主管,你不要太過分,我還坐在這裡呢,你要是敢動她們一根汗毛,我肯定會要學校追究到底的!"

雲夢恬氣呼呼的開口道:"你要是亂來,我們就報警!"

肖邦突然諷刺的笑了起來:"報警,你們有證據嗎?"

說完,他自己哈哈哈大笑起來。

葉一朵的聲音,突然幽幽的響起:"當然有證據,剛才這裡的所有的事情,都有錄像!"

肖邦突然愣住了,他的申請僵了僵,看著葉一朵煞有其事的樣子,有點不敢相信:"你說的是真的?"

葉一朵看了他一眼:"不然呢,我還打算給你老婆寄過去呢,尤其是剛才你伸手摸我那一段,拍的可清楚了呢,我讓你老婆好好看看,你是什麼貨色!"

肖邦被激怒了,一下子伸手就去打葉一朵。

葉一朵猛地閃開,肖邦直接輪空了。

葉一朵不屑的嗤笑道:"就你這樣的,還想恐嚇我們,我勸你還是先想想,怎麼不讓后宅起火吧!"

肖邦盯著葉一朵,看了半天,僵硬的開口道:"你真的有視頻!"

葉一朵挑了挑眉:"當然有了,不僅有,還打算明個就發給你老婆呢,只不過,如果你明天就能把贊助的事情辦到位,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葉一朵來的時候就想好了,如果這個肖邦來硬的,她就拍個視頻,揭露他的惡性,讓他不得不贊助。

如果他只是吃個飯,同意贊助的事情,那什麼都好說。

現在看來,這個肖色狼,是迫不及待的想走第一條路了。

那她當然要成全他了!

看著葉一朵臉上不屑的笑容,肖邦的臉色很是難看:"我剛才根本沒有摸到你!"

葉一朵笑了,他當然沒摸到,要是摸到了,他那隻咸豬手,她不可能留著!

葉一朵涼涼的看著肖邦:"哦,這要看你老婆看到視頻的時候,會不會相信了,還有你後面說的那些話,讓我和小夢陪你好好樂呵樂呵,我主要是想看看,你老婆會怎麼想呢!"

葉一朵一副笑眯眯的樣子,其實比誰都壞。

肖邦知道,自己這次是栽了,遇到的這個女生,聰明的成精了。

只不過,這個女生是真的抓到自己的軟肋了,他的確好色,可是,怕老婆啊!

沒辦法,他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他老婆給的。

他老婆的娘家哥哥,是他們公司的總裁,不然的話,他也做不到主管的位置。

現在要是被老婆知道自己在外面亂來,還不得打斷他的腿。

想到這裡,他立馬開口道:"你把視頻和錄音給我,我就放了你們,明天就給你們落實贊助的事情!"

葉一朵拉著雲夢恬往邊上站了站,平靜的開口道:"錄音和視頻,是不可能給你的,至於贊助的事情,就看你的態度了!"

肖邦算是看清楚了,如果自己辦不好贊助的事情,這小丫頭,是打算拿錄音和視頻,威脅自己一輩子呢!

他突然就火了,這麼多年,在外面,他還沒有受過這樣的窩囊氣。

他年年都給一些高校贊助,吃個豆腐,甚至有些學生自願讓自己樂一樂,他出錢享樂,你情我願的事情,也不是沒有。

可是,今天卻遇上葉一朵這麼一個給臉不要臉的。

他瞬間就怒了:"我說小丫頭片子,你不要給臉不要臉,欺人太甚,就算是你把這個視頻和錄音寄給我老婆,那又如何,我告訴你,我們家那母老虎,會把你當成小三,鬧得你連學都上不了,到時候,我們看誰更慘!"

葉一朵冷笑了一聲:"可惜啊,肖主管,我不是嚇大的!"

肖邦一下子就冷下臉:"那就看你今天能不能從這裡出去了!"

說罷,他猛地一揮手,對著坐在他身邊的兩個男人開口道:"把外面的人給我喊進來,今天這兩個丫頭,一個都別想走!"

葉一朵的眸子微微閃了閃,泛著冷冷的光芒,這個肖主管,真的是不怕死!

她動了動手腕,氣勢徒然一變,看了一眼肖邦,肖邦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他有一種感覺,這個女生,看起來不像是表面那麼簡單。

可是,現在這情況,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那群保鏢立馬衝進來,就要把葉一朵和雲夢恬控制住。

葉一朵給了薄錦年一個眼神:"你能打嗎?"

薄錦年雖然不能打,可是,他好歹是個有血性的男生。

他沉聲道:"我保護你跟小夢,你們先走!"

葉一朵摔了摔手腕:"那就分你兩個,小夢,你三個,其他的交給我,怎麼樣?"

薄錦年還沒有回答,就聽見小夢笑著說:"當然沒問題!"

雲夢恬說完,直接拿起一個椅子,向著肖邦那邊就砸過去。

不僅薄錦年,他身邊的男生都呆了。

他們壓根沒想到,看起來柔柔弱弱的雲夢恬,居然這麼彪悍。

還沒等他們反映過來,葉一朵突然一個起跳,直接站在了桌子上,腳丫子一圈旋風踢。

當場就有三個人被踢到了臉,捂著臉哭爹喊娘。

薄錦年看雲夢恬和葉一朵這麼能打,立馬都覺得有勇氣了,拿起東西就開始亂打。

場面瞬間爆炸性的混亂。

肖邦站在一邊,都看傻眼了。

自己喊了十幾個人,居然打不過他們四個。

尤其是葉一朵那個丫頭片子,那身手,一般保鏢根本打不過。

看著地上倒下來的保鏢越來越多,肖邦突然就害怕了。

他害怕自己今天止不住葉一朵,以後就被她玩死了。

他剛要打電話叫人,突然,包廂門一腳被踹開。

肖邦嚇得抖了三抖。

然後,包廂里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葉一朵還抓著一個保鏢的后衣領子,直接拿拳頭往臉上招呼。

結果,剛招呼下去,就看見路彥琛冷著臉,出現在包廂門口。

路彥琛一臉陰沉的表情,就像是要殺人一樣。

他開完會,就看到了雲夢恬的消息,肖主管的大舅子是岳鑫房地產的總裁。

這個人好色出名,路彥琛都聽說過,一聽葉一朵和他去吃飯了。

路彥琛哪裡能坐得住,他立馬找人調查,知道了他們吃飯的地方,直接就衝過來了。

路彥琛剛剛上樓的時候,看到樓下還有幾個沒有走的學生,他們說肖邦這邊有保鏢,葉一朵怕是要完了。

知道這些人離開,完全是為了自保。

可是,想到葉一朵可能會出事,路彥琛還是差點弄死那些臨陣逃脫的學生。

他衝上樓,一腳踢開包廂,就看見裡面的場景。

肖邦這邊的人,被葉一朵揍得相當慘。

要說武力值的話,葉一朵當屬他們四個人中,最厲害的那一個。

雲夢恬也不賴,畢竟,平時雖然偷懶,但是,好歹是跟著幾個哥哥鍛煉的,對付這種保鏢,還是綽綽有餘的。

至於薄錦年和另外一個男生,雖然掛了彩,但是,也在努力保護葉一朵和雲夢恬。 看到葉一朵和雲夢恬無恙,路彥琛的臉色才好了幾分。

肖邦反應過來,看見路彥琛那張帥臉,立馬就認出來了。

他連忙點頭哈腰的走過去:"路總啊,您怎麼來了?您看這邊太混亂了,我請您去旁邊喝酒,您看怎麼樣?"

肖邦只知道,路彥琛這個年輕人厲害,在南希市,根本得罪不得。

他看到路彥琛出現在包廂門口的時候,還以為,只是裡面的打架聲,吵到他了,想要喝酒給他道個歉。

卻沒想到,路彥琛一個眼神都沒有給他。

路彥琛死死地盯著葉一朵,葉一朵立馬鬆開剛才攥著領子的男人,看著路彥琛乾笑了一聲。

肖邦還沒有意識到危險,諂媚的開口道:"路總,別看這個了,就是幾個小年輕不懂事,在這裡挑事情,我找人教訓教訓就行了,我們先去別的包廂,我給您賠罪,您看怎麼樣?"

路彥琛終於大發慈悲的來了一句:"我為什麼要走?"

肖邦愣住了,他傻了一樣的看著路彥琛:"您要在這裡看?"

路彥琛冷哼了一聲:"有現成的熱鬧,我為什麼不看!"

肖邦這下傻眼了,感情這位爺,是來看熱鬧的啊!

他頓時著急的搓了搓手:"這……這已經不打了,我們也沒看頭了,還是去喝酒吧!"

路彥琛突然轉身看了一眼肖邦。

肖邦剛察覺到危險,路彥琛就出腳了。

路彥琛穿著皮鞋,一腳踹在肖邦肚子上。

肖邦直接後退了三米,一屁股坐在地上,弄得旁邊的椅子全都翻了。

肖邦震驚的看著路彥琛:"路……路……路總,您這是幹什麼,我知道今天在這裡鬧事,惹得您不開心了,我給您賠罪嘛,您別動手啊,免得傷了身體!"

路彥琛冷笑了一聲:"傷了身體,呵……你也真說得出口,你知道你的人,打的這幾個小年輕是誰嗎?"

肖邦就算是再傻,也意識到不對勁兒了。

路彥琛根本就不是那種多管閑事的人。

可是,今天他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多管閑事,這其中肯定有問題。

肖邦捂著肚子,感覺腸子都被人踢得翻滾。

他目光在葉一朵和雲夢恬那邊打量,難不成,他們是路彥琛的人?

他剛這樣想,就聽見路彥琛說:"過來!"

看著路彥琛陰沉的臉,葉一朵的眼珠子轉了轉,卻沒有過去。

雲夢恬趕緊乾笑著走過去,伸手拉住路彥琛的胳膊:"表哥,你怎麼來了?"

肖邦一下子嚇得面如菜色,這居然是路彥琛的表妹。

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路彥琛的表妹,會來他們公司拉贊助,那不是一句話就能搞定的事情嗎?

她為什麼還要如此大費周章,肖邦嚇得臉上冷汗一個勁的往外冒。

葉一朵站在那裡,被路彥琛的目光看的無所遁形。

路彥琛又說了一句:"過來!"

葉一朵只要僵硬的向著他走過去。

肖邦傻眼了,這個丫頭,跟路彥琛也有關係,這真的是天要亡他啊!

看著路彥琛難看的臉色,葉一朵眼珠子閃爍了一下。

她站在路彥琛的面前,卻沒有雲夢恬剛才那麼親昵。

肖邦在心裡祈禱著,希望這丫頭跟路彥琛不要還有什麼親戚關係。

他剛這樣想,就聽見路彥琛問葉一朵:"為什麼在這裡?"

葉一朵偷偷看了一眼路彥琛,老實回答:"來拉贊助!"

路彥琛的臉色有些陰沉:"為什麼不跟我說?"

葉一朵有些難為情:"我想自己努力著嘗試一下,看能不能為我們的活動,拉到贊助!"

路彥琛看了一眼葉一朵,目光突然掃向坐在地上,疼的臉色扭曲的肖邦:"所以,你就找上了他!"

葉一朵神色有些僵硬,不知道要怎麼回答路彥琛的問題。

雲夢恬咋咋呼呼的開口道:"你凶朵朵幹嘛啊,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是你不早點過來的,我們以為,你沒有時間呢,還有,那個老色狼剛才摸朵朵!"

路彥琛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他語氣冷的嚇人:"他對你動手腳了!"

葉一朵頓時不知道怎麼回答路彥琛的問題,她咬了咬嘴唇:"那個……沒摸到!"

路彥琛的臉色,一下子比剛才更難看了。

他看著地上的躺著的亂七八糟的人,開口道:"這些人是自己出去呢,還是讓我請呢?肖主管!"

肖邦疼的臉色難看,還是快速的開口道:"你們趕緊滾出去啊!"

那些保鏢聽到肖邦的話,立馬連滾帶爬的往外走。

裡面一下子就剩下薄錦年和那個男生了。

路彥琛冷漠的開口:"你們出來!"

薄錦年看了一眼路彥琛,拉著那個男生,快速的走出去。

路彥琛來了之後,薄錦年就放心多了。

有路彥琛在,薄錦年知道,肯定出不了什麼事情。

路彥琛看了葉一朵和雲夢恬一眼:"你們也出去等著!"

路彥琛說完,直接將包廂門關上,將所有人的視線都擋住。

葉一朵看不見裡面什麼情況,他只能聽見肖邦那殺豬般的叫聲。

薄錦年站在邊上,臉色抽了抽。

他想到去南希山的時候,路彥琛那利落的身手,他忍不住為肖邦默哀了幾秒。

等到路彥琛再次打開門的時候,裡面殺豬般的叫聲,還在繼續。

雲夢恬偷偷看了一眼,看到肖邦整個人蜷在角落裡,像是一團肥肉一樣,她的心情就好的不得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