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遙心裏暗想,嘴上啥也沒說,小心翼翼地將鮮血滴在了坑洞中那個金匣子上。

神奇的一幕出現了,鮮血滴在金匣子上後,竟迅速消失不見,就像是滲入了金匣子中一般。

這什麼情況啊?

難道這匣子並不是金屬製成的,而是用海綿材料做的麼?吸水性未免也太好了吧!

肖遙正感到震驚,金匣子竟散發出五彩霞光。

霞光四射,而且還有紫霧冉冉升起。

肖遙忙將手縮了回來,兩眼緊盯着金匣子,心裏竟莫名有些緊張。

金匣子慢慢從坑洞之中升起,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託着它,居然一直升到了差不多得有一米五高的半空之中,也就正好在肖遙胸口的位置。

看着懸浮在面前,散發着五彩霞光的金匣子,肖遙心裏犯起了嘀咕,

我這到底是成功融合了呢?還是融合成功了呢?

接下來會怎麼樣?怎麼我好像還聽到“嗡嗡”的聲音,尼瑪不會爆炸吧?

肖遙正琢磨着,忽然只聽“啪嗒”一聲響,把他給嚇了一跳,急忙往後退了一大步,

誰料辰月就站在他身後,他這麼一退,正好撞在了辰月身上,只聽“啊!”的一聲,辰月又從平臺上摔了下去。

“呃……,不好意思,我沒……”

肖遙話還沒有說完,金匣子竟然自行打開了,從匣子當中射出一道耀眼的金光,肖遙哪裏還顧得上辰月,立刻湊過去,想看看裏面到底是啥玩意兒。

誰知他還沒看清楚,整個金匣子化作一道金光,以極快的速度飛入他的胸口,就這麼遁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肖遙急忙用手摸了摸自己胸口,好像沒啥感覺啊!

鳳飛九天 這什麼情況?那玩意兒該不會是飛到老子身體裏來了吧?

他正感到震驚,耳畔傳來系統提示:“恭喜宿主,獲得物品:大品天仙訣、鎏金神匣。”

鎏金神匣,應該就是這個金匣子,大品天仙訣是什麼鬼?聽着怎麼這麼耳熟呢?

肖遙思索了片刻,忽然腦子一激靈,想了起來,

大品天仙訣,乃是無上仙術,相傳孫悟空最厲害的本領並不是七十二般變化,而正是這大品天仙訣!

菩提祖師傳授孫悟空大品天仙訣,使得他在短短數年之內,修爲便達到了天仙級,而傳授給他的地煞七十二變,其實是爲了讓他躲避三災九難。

所以,孫悟空之所以能夠縱橫三界,大鬧天宮,其實真正靠的就是這大品天仙訣!

想到這,肖遙心裏不免一陣激動,這尼瑪簡直就是逆天神技,哈哈!老子要成神了。

他立刻查看物品欄,還真多了兩樣東西,

除了那個金匣子之外,還有一本封面用金絲編制而成的冊子,看起來就像是古代帝王的奏摺。

封面上有五個用伏羲古文書寫而成的描金大字:大品天仙訣。

嘖嘖!

一看就高端大氣上檔次,果然不愧爲逆天神技。

簾幕卷清霜 肖遙已經有點兒迫不及待了,他立刻在心裏默唸:“使用《大品天仙訣》!”

話落,《大品天仙訣》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他立刻將冊子打開,裏面也是跟奏摺一樣,

不過等等!

怎麼上面一個字都沒有?

肖遙傻眼了,

這尼瑪什麼情況啊?難道所謂的《大品天仙訣》,跟劉伯溫留下的《窺天機》一樣,其實都是空穴來風,根本沒有的事,只是逗人耍而已?

肖遙正感到失望,系統解釋道:“《大品天仙訣》乃是逆天神技,你目前級別不夠,尚無法修煉該項神技。”

聽系統這麼一說,肖遙立刻明白過來,

“所以,也要等老子達到捉鬼天師級才行是吧?”

“恭喜宿主終於開竅了。”

“尼瑪……”

肖遙有些無奈,只得將《大品天仙訣》收回到了物品欄中,

這時他的耳畔傳來系統美妙的提示:

“Duang!恭喜宿主,完成5級任務,獲得經驗值80000點,

陽氣值+1200,

法力值+50,

獲得任務獎勵:天書殘卷。”

哎!

總算完成任務了,

等等!不是說完成了任務,得到了被鎮在一氣陰陽棍下面的神物,就能離開這裏了麼?現在老子不但完成了任務,《大品天仙訣》也已經在我手裏,那麼又該怎麼離開呢?

肖遙立刻轉頭,正欲問辰月,辰月卻將手朝頭頂上方一指,喊道:

“上仙,你看上面!”

肖遙立刻擡頭,只見在頭頂上方,出現了一個金光漩渦。

漩渦之中,是一個深不測底的黑洞。

辰月異常激動,

“那就是離開這裏的出口!我可以離開這裏了,終於可以離開這裏了!”

她說着,忽然飛身而起,化作了一條通體烏黑的巨龍。

黑龍並沒有立刻飛入金光漩渦之中,而是在肖遙頭頂上方盤旋了一圈,用極其雄渾的聲音對肖遙說道:“上仙,您騎到我背上來,我帶您離開此地。”

臥槽!騎龍?

好霸氣!

不過感覺有點怪怪的,畢竟前一秒它還是一位容貌身材氣質俱佳的美女。

黑龍在肖遙面前俯下了身子,

哎!

管他呢,先離開這兒再說,肖遙縱身一躍,跳到了龍背之上,黑龍再度騰空而起,發出一聲極其雄渾的吟叫,朝着那金光漩渦飛去。 穿過黑洞,肖遙一眼便瞧見了滿天繁星以及掛在天空那一輪彎月。

總算是出來了!

黑龍落到了地面,肖遙從黑龍背上下來,黑龍又變作了辰月。

辰月已經在那暗無天日的地宮之中待了上千年,現在終於恢復了自由之身,顯得異常興奮,她仰頭大喊了幾聲,隨即閉上眼睛,伸開雙手,呼吸着清新的空氣。

肖遙扭頭看了看周圍,發現他倆現在所處的位置,位於牛家衝金礦礦坑底部,距離礦洞洞口沒有多遠。

他想到阿祁和沈子琪等人有可能還在礦洞內,二話沒說,立刻朝着礦洞走去。

辰月很快跟上來,好奇地衝肖遙問道:“上仙,你去哪兒呢?”

“我還有事要辦,你好不容易逃出地宮,趕緊回家吧,可別再惹事。”肖遙頭也不回地說道。

誰知辰月卻說:“不!我曾經發過誓,無論是誰,只要救我離開那座地宮,我就認他作主人。”

肖遙停下腳步,轉頭看着辰月,有些不敢相信,

“你是說,你要認我作主人?”

他話音剛落,辰月忽然單膝跪倒在地,

“主人在上,請受辰月一拜。”

臥槽!

這尼瑪說拜就拜呢!

肖遙忙伸手將辰月扶起來,

“你別拜,現在不流行這套了,不過,你真要認我作主人啊?”

辰月堅定地點了點頭,

“當然!我已經發下了龍誓,不可違背。 廢后靈心 反正從今往後,我跟定你了。”

“啥!?”

肖遙嚇了一跳。

臥槽!“跟定我”是什麼意思?

合着打算跟我一塊回家麼?那我TM怎麼跟大小老婆說呢?

肖遙心裏正犯嘀咕,礦洞內忽然傳出一陣震耳咆哮。

是阿祁的聲音!

看來是遇到什麼緊急狀況了,肖遙顧不得那麼多,立刻朝礦洞內奔去,辰月二話沒說,緊跟在他後面。

進入礦洞後,肖遙運用六耳技能仔細傾聽,依稀聽到了一陣打鬥聲,他立刻朝着打鬥聲傳來的方向奔去。

他腳上穿着千里追風靴,速度極快,不過辰月畢竟是龍族,竟然能夠跟上他。

在一一個較爲空曠的洞廳之中,阿祁正領着幾隻山魈與一黑衣人對峙,而在阿祁身後一處角落裏,蜷縮着黑子、李龍彪以及沈子琪。

黑子似乎受了傷,一手捂住胸口,表情痛苦,李龍彪和沈子琪正一左一右攙扶着他。

肖遙領着辰月衝進洞廳,阿祁見狀,又驚又喜:“主人!你還活着!?”

“當然了!我哪那麼容易死。”

肖遙說着,轉頭望向了黑衣人。

這傢伙身體散發出很強的氣場,而且他的一雙眼睛,竟然呈幽藍色。

這讓肖遙立刻想到了夜王。

看來這傢伙不但是一僵族,而且是級別很高的僵族,至少跟夜王是一個級別。說不定是一位僵族。

趙英傑說過,拜月教的教主就是一位僵族長老,難道這傢伙就是那位神祕的拜月教教主?

肖遙上前一步,衝黑衣人冷冷問道:“你就是拜月教教主?”

黑衣人輕哼道:“哼!本教教主,豈是爾等凡夫俗子能夠得見的!”

原來這傢伙還不是教主,肖遙不免有些失望,看來想要徹底剷除這害人的魔教,還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

黑衣人忽然提高音量,厲聲喝道:“你這小子,屢屢破壞本教大事!今日本座就算拼死,也要取你性命!接招吧!”

他說完,大吼一聲,不知從哪兒摸出一柄短劍,以極快的速度朝肖遙撲來,

阿祁見狀,急忙大喊:“主人小心,這傢伙彪得很。”

肖遙不敢怠慢,立刻在心裏默唸:“使用辟邪寶劍!”

劍道通神 辟邪寶劍立刻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不過還沒等他出手,站在他身旁的辰月忽然身形一閃,瞬移到了黑衣人的跟前。

肖遙甚至沒看清楚,便只聽一聲悶響,黑衣人被辰月一掌擊中了胸口,身體立刻橫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洞壁上。

黑衣人的身體剛落到地面,辰月又是一個瞬移,已經到了黑衣人的跟前,沒等黑衣人站起來,辰月已經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敢對我主人不敬,殺無赦!”

她說完,對着黑衣人噴出了一道淡藍色的龍炎。

黑衣人發出一聲絕望的慘叫,身體急劇顫抖,不過幾秒鐘的工夫,黑衣人連同他身所上穿的衣服,就這麼化作了一堆黑灰。

辰月再一揚手,黑灰四下飄散。

看到這一幕,肖遙只覺得頭皮發麻,

瑪了個蛋!

這戰鬥力也太彪悍了吧,殺一個高級別僵族,尼瑪簡直就跟宰只雞似的。要是哪天她暴脾氣發作,老子怎麼控制得住她啊。

黑子等人都驚得張大了嘴巴,一個個瞪大眼睛看着辰月,甚至不敢大口喘氣,生怕惹惱了這位看起來美貌如花,實在簡直可以用恐怖來形容的可怕女人。

唯有阿祁看出了門道,它悄然溜到肖遙身旁,小聲問道:“主人,這是誰啊?她怎麼會噴龍炎?該不會是龍族?”

“不錯嘛!你居然看出來了!她就是藏身此地,剛纔發出吟叫的那條火龍。”

“臥槽!主人你居然把她收服了?怎麼做到的?”

阿祁有些不敢相信。

肖遙壓低聲音說:“我可沒想收服她,是她硬要跟着我一塊來的。”

“到底什麼情況啊?”

“我無意中救了她,她就認定我是她主人了,唉!”肖遙嘆了口氣。

阿祁笑道:“嘿嘿,這不好事嘛。”

肖遙沒好氣地說:“好毛啊!沒看她這麼彪悍嘛,你覺得我能駕馭得住她?”

他倆正說着,已經輕鬆幹掉黑衣人的辰月返身朝他倆走來,阿祁立刻上前一步,擋在肖遙跟前,將胸膛一挺,正色道:“喂!你這妖孽,爲何纏着我家主人?”

“你家主人是誰?”

“當然是我身後這位,肖遙啊!”

辰月不禁笑道:“原來你家主人就是我家主人,那從今往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誰知她話音剛落,阿祁嚷了起來:“誰跟你是一家人!本大聖警告你,離我家主人遠點,不然別怪本大聖對你不客氣!” 辰月沒想到阿祁如此無禮,嘴脣微微一翹:“你以爲你是誰啊。”

“哼!連本大聖都不認得,說出來嚇死你,本大聖乃是……”

它話剛說到一半,肖遙乾咳兩聲,制止了它:“咳咳!阿祁,能不能低調點。”

阿祁極不情願地撇了撇嘴,沒再多說什麼。

肖遙走到辰月跟前,

辰月好奇地問道:“主人,它到底是誰啊?”

“呃……,它是誰不重要。咱們還是先說說你吧。”

辰月立刻點了點頭,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肖遙。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說:“那個……,我救你一次,你幫我一回,現在我倆算兩清了,從今往後,你也不用跟着我。”

“主人,我不跟着你,去哪兒呢?”

“當然是去你想去的地方,我也不是你的主人。”

辰月一臉委屈地說:“主人,我做錯什麼了,你爲什麼不要我。”

肖遙忙說:“不! 我真沒想重生啊 不!你啥也沒做錯,只是……,沒這個必要嘛!”

“怎麼沒這個必要!我可是發了龍誓的,如若違背誓言,將會遭受雷劫。”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