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珃沒有回頭,徑直朝前走。

直到走到餐廳門口的時候,他突然聽到背後傳來“咔嚓”一聲響,像是玻璃杯摔在地板上破裂的聲音。

…….

第二天早上,肖珃剛回到辦公室,就見到江楠站在他的辦公室門口。

肖珃走上前去,問道:“怎麼這麼早?”

江楠沒有說話,將一個信封遞給他:“你看看。”

肖珃頓了頓,隨即便打開信封。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封親子鑑定報告。

當肖珃看到上面的“鑑定結論”時,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耳邊,是江楠的聲音:“DNA相似度達99.99%,所有位點完全吻合……肖珃,小籠包兒是你的孩子,這個不會錯的!”

肖珃只覺得自己的手在不斷地顫抖,鼻尖兒也開始不由自主地發酸。

“怎麼了?哥們,你不會是高興傻了吧?”江楠故作輕鬆地問道。

肖珃緊咬着下脣,眼淚竟從眼眶中滑落,嘴裏喃喃道:“她爲什麼要騙我?她爲什麼要騙我……”

這麼多年了,這是江楠第一次見肖珃哭。

江楠雖然心裏也替肖珃高興,但是還是一臉痞氣地說道:“看看你,就這點兒出息!”

說罷,便幫肖珃打開辦公室門,說道:“快進來,別讓你的員工看到你哭鼻子!”

肖珃這才擡腳走進了辦公室,然後擡手抹了一把眼淚,說道:“江楠,可不可以再拜託你一件事?”

江楠沒好氣地應道:“說吧!誰讓你兄弟我在這方面最在行!”

“幫我查一查餘錚,以及他的父母。”肖珃說道。

江楠不解,皺着眉頭問道:“查他們幹嘛?一個都人都不在了,還有兩個都是退休老人,還能鬧出什麼幺蛾子?”

肖珃在沙發上坐下,暗暗嘆了口氣:“我總覺得蹊蹺,舒顏怎麼會帶着我的孩子和餘錚生活這麼久?餘錚是不知道?還是假裝不知道?或者說,他明明知道,卻接受了這一切。無論如何,我總覺得自己虧欠了人家。所以,我希望查明情況之後,給他們二老一筆養老金,讓他們安享晚年。”

肖珃話音未落,江楠就一邊搖着頭一邊感嘆道:“艾瑪!不愧是一直致力於慈善事業的肖總啊!你當初不是給過他們一百萬了嗎?現在還給?你咋不給點兒養老金我呢?”

肖珃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笑意:“事成之後,我會給你報酬的!還有,之前給他們那一百萬的事情,你不要對外說,更不要在舒顏面前提起,知道嗎?”

“知道知道!”江楠嗤之以鼻,然後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如果沒什麼事,我先走了!”

江楠說罷,便從肖珃的辦公室走了出來。

剛走到樓下,便見到娜娜從外面走進來。 江楠一見到娜娜,便連忙迎了上去,心疼地撫摸着她的肚子:“老婆,我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讓你辭職你非不聽,你不心疼自己也得心疼我兒子啊!”

娜娜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你怎麼知道是兒子?”

“女兒我也心疼啊?”江楠說罷將娜娜摟在懷裏,“乖,快點兒辭職吧!你如果不跟肖珃說,我跟他說去!”

江楠說話間,就摟着娜娜朝着電梯口走。

娜娜一把甩開了他:“先把婚禮辦了再說!”

“寶貝兒,等等我,婚禮很快了,真的很快了。”江楠說話間,將嘴巴湊到了娜娜的耳邊,“現在萬事俱備,只欠你們肖總一句話。”

“肖總?我們結婚和他什麼關係?”娜娜嘟着嘴巴問道。

江楠伸出手寵溺地捏了捏她的下巴:“小傻瓜,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消失了半個多月的許英傑終於回來了。

就在他回來的第一天,肖翎也出現在了《時尚今典》的辦公樓裏,準備爲《時尚今典》新一期的雜誌拍封面。

當舒顏看到肖翎的時候,正想上前去打個招呼,肖翎卻一溜煙地跑了。

舒顏不禁有些納悶:他是在故意躲着我?

但是,舒顏感覺這段時間鬧出了太多事情,也鬧出了太多的誤會。有些話,她一直想和肖翎說清楚。

然而,當她再次找到肖翎的時候,肖翎仍然對她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樣。

舒顏乾脆把話挑明瞭:“肖翎,你幹嘛總是躲着我?”

肖翎連忙後退了一步,問道:“難道他沒告訴過你?”

“誰?告訴我什麼?”舒顏頓時一頭霧水。

肖翎笑了笑:“那好!我現在來告訴你,肖珃跟我說,見到你,至少保持三米開外的距離!所以,我可不敢離你太近!”

舒顏有些無奈地笑了:“他真的這麼說?”

“那還有假?”

“我怎麼感覺他不會幹出這麼幼稚的事情來?”舒顏問。


肖翎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兒:“我原本也這麼以爲!但是事實證明,愛情可以改變一個人,可以讓一個原本沉穩睿智的人變得跟個傻子瘋子似的!肖珃就是!”

舒顏頓了頓,朝着肖翎邁近了一步,低聲問道:“肖翎,有件事我一直想問問你……”

“什麼事?”肖翎似乎有些好奇。

舒顏小聲問道:“你和肖珃……是不是並沒有血緣關係?”

舒顏話音未落,肖翎的臉色就突然沉了下來。

舒顏見狀,連忙說道:“算了,我只是隨口一問。如果你不想回答,就算了吧!”

肖翎沉默了片刻,然後點了點頭:“你果然很聰明,我和他確實沒有血緣關係。”

“那你們…….”

“我是我爸媽領養的!”肖翎突然笑了一下,一副並不在意的樣子,“我爸爸,也就是肖珃的叔叔,原本只有一個女兒。後來爲了繼承肖家的家族生意,纔不得已領養了我。”

儘管肖翎一直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是舒顏還是從他眼中看到了一些落寞。

“原來是這樣。”舒顏笑了笑,“不過也挺好,他們很重視你。包括奶奶,她老人家也很喜歡你,這就夠了。”

肖翎笑了笑,露出那顆可愛的小虎牙:“可惜啊,我還是令他們失望了!我父母領養我,是爲了提高競爭力,但是我並無心經營家族生意,步入了演藝圈。”

舒顏想了想,說道:“肖珃不也是嗎?據我說知,他也無心去繼承家族生意,而是自己創立了‘千色錦’。他們鬥了小半輩子,誰都不肯服輸。但是,自己的孩子們卻並沒有將這些看得太重。不過這樣也挺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追求,每個人也都在爲自己的目標努力。”

“還沒進門兒呢,就開始替自己老公說話了?”

“我…….”舒顏的臉瞬間紅了,“肖翎你別開玩笑。”

“我纔沒開玩笑!”肖翎突然嘆了口氣,“其實我現在看開了,真的!你說得對,一見鍾情只是一種感覺,這種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愛情,還是需要經歷長時間的考驗和磨鍊,就像你跟肖珃。”

舒顏正準備繼續說點兒什麼,突然看到閔雅從辦公室跑了出來。

一邊跑一邊朝着肖翎喊道:“大明星……我我們去拍攝現場吧?”

當閔雅看到舒顏的時候,不由地一愣,看了看肖翎,又看了看舒顏,問道:“原來你們……你們認識啊?”

就在肖翎正準備點頭的時候,舒顏連忙搖了搖頭:“我們也就是剛剛認識,遇到大明星有點兒激動,就上來套個近乎兒。”

шшш ⊕ttκΛ n ⊕C ○

肖翎聽罷,也跟着點了點頭,隨即問道:“拍攝場地佈置得如何了?”

“都佈置好了!”閔雅連忙回答道,“我們現在過去吧?”

“好。”肖翎說罷,便跟着閔雅朝着電梯口走去。

肖翎剛走到電梯口,又突然返了回來,走到了舒顏身邊,低聲道:“忘了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事?”舒顏問道。

肖翎突然壓低了聲音:“你之前跟我提過,讓我來《時尚今典》拍片。雖然我們不能在一起,但是仍然履行了自己的承諾,很義氣吧?”

肖翎說罷,朝着舒顏笑了笑。

舒顏頓了頓,笑着說道:“謝謝你。不過這一次,你是閔雅請來的。”

……

能把肖翎請來,算是一件大好事。

爲了更好地完成拍攝工作,閔雅算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

包括黎一鳴也是,在拍攝過程中忙前忙後全力配合閔雅的工作。

整整兩天時間,才真正完成拍攝工作。

閔雅這才舒了一口氣。

忙完之後,黎一鳴像從前一樣護送閔雅回家。

然而,閔雅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就見到周文彬站在家門口。

當他見到閔雅回來,噗通一聲跪了下來:“雅雅,我已經離婚了,你能不能回到我身邊?我一定會對你好的,也會對孩子好的,包括你的大女兒,我都會視如己出,你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

面對周文彬的這副嘴臉,閔雅只覺得想吐。

她看着眼前的這個曾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男人,語氣淡淡地說道:“你離婚關我什麼事?我們早就沒關係了!”

周文彬一聽,頓時聲淚俱下:“雅雅,你就給我一次機會吧。只要你肯答應我,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好不好?”

閔雅笑了笑,俯下身,低聲問道:“真的嗎?”

周文彬以爲有希望了,連連點頭:“真的,真的…….”

閔雅緩緩站直了身體,手朝着樓梯口指了指,一字一頓地對周文彬說道:“我現在只希望你從這裏給我爬出去!”

…….

一週之後,肖翎拍出的成片完成,效果很不錯。

也正是因爲這次《時尚今典》第一次用當紅男星做雜誌封面,再加上肖翎自帶流量,而且在歌曲創作和演藝發展方面都有着很不錯的成績,新一期的雜誌上市之後,反響很不錯。

前期因許英傑和米可的緋聞造成的負面影響,也因此被淡化了。

許英傑自然的高興,他第一時間找到了舒顏瞭解情況。

舒顏告訴許英傑:這一切,都是閔雅的功勞。並且告訴他,在前端日子,閔雅主動去找廣告客商,那些廣告商已經成爲《時尚今典》新一批的目標客戶。

許英傑聽了,自然是高興,對閔雅的印象也有所改觀。


舒顏趁機說道:“許總,閔雅一直很努力,只是之前她因爲一些事情,導致不瞭解她的人,對她產生了誤解。無論是上次在雲南,還是這一次尋求新的廣告合作商,她都付出了很大的努力。許總,您看看……”

沒等舒顏說完,許英傑就笑着問道:“看看能不能給她升職加薪,對嗎?”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