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電話里傳來的盲音,林洛不由有些發愣「什麼時候,我的挑花運變得這麼好了?」

收攝心神回到了寢室,發現張帆幾人果然是一個都不在,有了女朋友就忘了兄弟的,他也懶得管這些,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又整理了一下髮型。

七點四十的時候,他的電話再次響了,這次是方萌萌打來的,說她在校門口等他。

大約五分鐘的時間,林洛就出現在了校門,看到那輛蘭博基尼林洛就徑直走了過去,車門打開林洛就鑽了進去,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

「林洛,你想吃什麼?」坐在駕駛坐上的方萌萌顯然經過了一番精巧的打扮,看起來更加富有青春氣息,更加美麗。

「無所謂啊,和美女在一起,吃什麼都可以!」林洛笑道,說出這話后,他就有點後悔,擔心方萌萌會生氣,沒有想到對方一點生氣的意思都沒有。

「那好啊,我們就去吃涮羊肉吧!聽說挺好吃的!」

「那行!」林洛點點頭。

「嗡!」

一踩油門,蘭博基尼猛的提速向前飛速而去,十分鐘的樣子,就來到了市區,將近八點正是車輛的高峰期,所以車速不由慢了下來。

「林洛,其實我一直很好奇,你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讓人看不穿,讓人無法捉摸!」方萌萌的聲音在車內響起。

林洛輕笑道「我還能是什麼人?只是一個運氣比較好的普通人而已!」如果不是得到了金鼎,他林洛或許只是在為了生活費而奮鬥的窮學生而已,所以得到金鼎算是他的運氣好。

方萌萌微微一笑「如果你是普通人,我就更加普通了!原本我以為你並不富裕,甚至有點窮,但是沒有想到,為了我你居然願意為我拿出一億來,你知道嗎?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動!」

忽然,方萌萌的臉色變得有點奇怪起來「如果,如果說,我願意做你的女朋友,你願意接受嗎?」

方萌萌突兀的轉折,讓林洛十分的驚訝,而方萌萌說出這句話后,也迅速扭轉腦袋,美麗的臉蛋上儘是紅暈,甚至連看一眼林洛的勇氣都沒有。

從小到大,方萌萌都接受高等教育,在她父親的父母的看管下,她根本就沒有和男孩子接觸的經歷,雖然她答應了自己的父親要讓林洛喜歡上她,但是隨後她卻不知道該如何做,所以才會有現在那笨拙的表白。

林洛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心跳加快跳動,血液加速流動,不過他不是傻子,強自壓制住心底的喜悅,連忙說道「當然願意,你這樣一個大美女能做我的女朋友,那是我三生修來的福分!」

「那,那以後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

方萌萌的聲音中充滿了羞澀,說出這句話后,方萌萌感覺自己的臉蛋更燙了,心跳也更快了。

看著方萌萌那緋紅的絕美臉蛋,林洛心中產生了一股衝動,想要將對方攬在懷中好好的親吻一番,可是他知道,現在方萌萌在開車,這樣做了的後果就是 「小心!」

方萌萌猛的踩下剎車,但是依然來不及了,只聽見「砰」的一聲,一道人影就撞在了車上,直接被撞飛了幾米。

「我下車看看!」

林洛連忙拉開了車門,忽然,他發現,被撞飛的那人,猛的沖地上爬起,然後就向馬路的另外一邊衝去。

「這是?」林洛心裡暗自奇怪。

「他怎麼跑了?」方萌萌也下車了,走到了林洛的身邊,因為撞到了人,小臉稍微顯得有點煞白。

林洛搖搖頭「我也不知道,萌萌,你先在車裡等著,我去看看,那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真撞傷了他,我就陪些錢給他!」

「那好吧!你小心點!」

「嗯!「

一步踏出,林洛的身形就竄了出去,飛快的向那道逃竄的身影追去,對方被車撞了一下,似乎行動稍微有些不方便。

所以,很快,林洛就追上了他,相隔幾米,忽然,他心中產生了一種好奇,決定先跟著這個人看看,他到底為什麼要逃走?

那人似乎很急,不斷的在人群中穿梭,時不時還回頭觀望,因為林洛十分小心,所以他並沒有發現掉在他身後幾米外的林洛,很快,對方就穿過了鬧事區,鑽入了一片低矮的建築中。

這些低矮的建築被稱為老城區,居住的都是一些外來打工者,或者生活在社會底層的貧窮人民。

同時,因為這裡聚集了三教九流,治安情況十分的混亂,就連好人也很少來管這邊的事情。

那個男人一進入貧民區,似乎就輕鬆了不少,熟悉的在各個巷子中穿梭,忽然,對方消失在拐角處,見到對方消失在視線中,林洛不由加快了步伐。

在他靠近拐角處的時候,一股勁風朝著他的腦袋砸來,而微微一退,然後側身前進,就抓住了對方的手腕,微微用力,對方手中的木棒就拿捏不住,掉落在地,但是對方並沒有就此屈服,一個膝撞猛的撞了過來。

林洛一個閃身,就避開了,然後迅速饒到了對方的身後,伸手將對反的另外一隻手給抓住,微微用力,就將對方就不能在動彈了。

「殺了我吧,我是不會說的!」

對方的聲音有點沙啞,語氣中帶著一股悲涼與無奈。

林洛一愣,隨即就明白,恐怕對方誤會了他的身份,不由說道「這位老兄,我想你誤會了,我不是你想的那個人!」

「那你是誰?」對方話語中多了一絲希望。

「呵呵,難道你忘了,剛剛你被車撞了,但是你爬起來就跑了,我擔心你有事,就跟了上來,沒有想到你誤會了,所以很是抱歉!」說著林洛就放開了對方。

對方甩了甩髮麻的手腕,冷冷的看了一眼林洛說道「我沒事,你可以走了!」

這是一個二十七八歲的男子,對方一雙眼睛內陷,面容憔悴,而且鬍子拉碴的,看起來十分的狼狽「你確定你沒事?」

「你這人怎麼回事?我說沒事就沒事!好了,我要走了,不要再跟著我!」對方不再理會林洛扭頭就走。

看著對方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中,林洛轉身準備離開這裡,既然對方沒有事,他也放心了,想起剛剛方萌萌的表白,林洛卻感覺有點太突然了。

「想不到啊,想不到啊,方萌萌居然會成為我的女朋友!」嘿嘿一笑,林洛就快速轉身,向回而去。

忽然,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他不由回頭望去,卻是那名男子去而復返,不由說道「怎麼?難道你有事了?」

對方並沒有理會林洛,而是和他擦身而過,在擦身而過的時候,一陣低沉的聲音傳來「千萬不要說認識我,不然你會有麻煩的!」

狼狽男子剛剛跑過,巷子口就出現了七八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來,看樣子是在追趕狼狽男子。

林洛不由有些奇怪「先前他就將我當成這批人嗎?」

忽然,狼狽男子又跑了回來,林洛一看,巷子的另一頭,又有七八名穿著同樣西服的男子迎了上來。

一時間,狼狽男子與林洛都被堵在了中間。

狼狽男子歉意的看了一眼林洛「小兄弟,這次可能要連累你了,對不起了!」

兩邊的黑西裝男子迅速靠近,其中一人笑道「候鍾,現在看你往哪裡跑,你還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我呸!牛冕,你這個叛徒,忘恩負義的小人,老子就算是死,也不會跟你走的!來吧,就算老子是死,也不會白死的!」狼狽男子候鍾從腰間掏出了一柄雪亮的匕首來。

牛冕惋惜的搖搖頭「候鍾,你這又是何苦呢?只要你說出龍昆的下落,就能戴罪立功,老大一定會饒了你的!」

候鍾雙眼赤紅,面樓憤怒之色「放屁!你他媽放屁,在老子心中,只有龍哥才是我的老大,黃孝根本就不配,他只是一個小人而已!他背叛了龍哥,會不得好死的!還有你牛冕,龍哥當初是怎麼對你的,你居然也背叛了他,你對得起他嗎?簡直就是畜生不是人!」

牛冕面色一沉,眼中閃過惱怒之色「候鍾我勸你還是不要冥頑不靈了!俗話說良禽擇木而棲,龍哥雖然對我不錯,但是他太保守了,錢都讓別人賺去了,難道讓兄弟們喝西北風啊!」

「廢話少說,來吧!老子反正就是要死之人,殺一個賺一個!」候鍾發出一聲輕喝,就揮舞著匕首向牛冕衝去。

「攔住他!」

牛冕冷笑一聲,就往後一退,頓時,兩名黑衣服男子就迎了上來,他們在腰間一抹,就有一柄砍刀出現。

「錚!」

候鐘的匕首閃爍詭異的光輝,與兩柄砍刀在空中碰撞在一起,在下一刻,他就撞入了其中一名男子的胸中。

「砰!」

那名男子應聲而道,他猛的避開了另外一道,一個反踢,就將另外一人給踢飛,不過在下一刻,就有五把刀同時朝著他的身上落下。

他臉色猛的一變,往後一退,避開了五刀,但是巷子口並不寬,那五名刀手站成一排,剛好將巷子的道路堵了起來,並且一起揮動砍刀,讓候鍾無從下手。

連連後退的他,很快就靠近了林洛,他向林洛投來歉意的眼神「兄弟,是我連累了你,如果有機會,你馬上就逃!」

說著,候鍾就不再後退,猛的沖了上去,五柄砍刀同時朝他身上而去,候鐘的身形飛快的扭曲,可惜,巷子太窄,躲開了兩刀,還有三刀無論如何都是躲不開的,眼看那三刀就要落在他的頭上,他不由閉上了眼睛。

忽然,他感覺自己的肩頭一緊,身子被拉著迅速後退,卻是林洛出手了,他看出對方的心思,想要為他創造逃跑的機會,可惜失敗了。

從先前的對話中,可以看出這個候鍾是一個重情義的人,所以林洛就動了救他的心思。

睜開眼來,候鍾看到了站在他身邊的林洛,不由一驚「小兄弟你這是?」

「放心吧,有我在你會沒事的!」林洛微微一笑,整個人就化為了一道威風,飛沖而出,然後就聽到了一陣慘叫之聲。

「砰砰砰砰砰!」

五名刀手直接被林洛砸中了胸口,紛紛被轟飛,摔落在地,無力爬起,林洛身影不停,一個轉身就沖向了另外一邊的七八名黑西服男子。

又是一陣「砰砰砰砰砰砰砰!」的聲音傳來,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候鍾驚訝的發現,那些人也被林洛一起給打倒在地。

、現在能夠站立的除了牛冕之外,就是與候鍾第一次交手的兩人,他們驚懼的站在牛冕的身後,驚恐的盯著林洛,林洛所展現出來的身手太過下手了,十幾秒的時間,就有十三人被打倒,這還是人么?

牛冕勉強能夠保持冷靜,他們知道,今天算是碰上了高手「兄弟是哪個道上的人?我是蓉城幫的牛冕,這個人是我們蓉城幫的罪人,希望兄弟不要插手為好!」

林洛搖搖頭「蓉城幫?很厲害嗎?沒有聽過,現在你帶上你的人滾蛋,我也不為難你們,不然別怪我出狠手!」

「兄弟看樣子是要與我蓉城幫結仇了,留下名號來吧!」牛冕臉色微微一變沉聲說道。

「留你妹啊!你以為我傻了,還留名字給你!滾,如果十秒鐘內,你不帶著你的人消失,後果自負!」林洛沉聲道。

「好,那牛某就告辭了,希望兄弟不要後悔!」牛冕一揮手,就帶著那些從地上爬起的黑衣西服男子離去。

看著牛冕離去了,候鍾才徹底的鬆了一口氣,對林洛抱拳道「這位小兄弟怎麼稱呼?感謝剛才你出手相救,只可惜,我恐怕無法報答你的恩惠了!」說道這裡候鐘的神色有些落寞。

「我叫林洛,對了,是怎麼回事?他們為什麼要追殺你?」林洛問道。

候鍾臉色露出為難之色,不過最後還是一咬牙說道「我和牛冕都是蓉城幫的人,只不過在三天前,副幫主黃孝帶人反了幫主龍哥,因為事情來的太過突兀,龍哥毫無準備,一時損失慘重,在我和幾個兄弟的保護下,才逃了出來,我們躲在了一處秘密的地方,我今天出去打探消息,卻被牛冕他們發現了,所以就一直逃竄,後來的事情你就知道了!」

「原來是這樣?那你以後該怎麼辦呢?」林洛又問道。

候鍾嘆一口氣「我也不知道,龍哥一心想要報仇,不過黃孝十分狡猾,現在幾乎已經掌控了幫里所有的人手,想要報仇難啊!」

對於這些幫派事情,林洛沒有多大的興趣。

「對了,我的女朋友還在等我,既然你沒事我也走了!」想了想,林洛寫了一個電話號碼,拿給候鍾「如果有什麼事可以打我電話,或許我能幫到你!再見!」

看著離去的林洛,候鍾眼睛一亮,身影迅速沒入了黑暗之中消失不見。

等林洛回到路邊,發現方萌萌正焦急的在車前走來走去,林洛微微一笑走了過去,輕聲喊道「萌萌!」

「林洛你回來了!那個人沒事吧!」方萌萌見到林洛心中不由一安。

「他沒事,我留了一個電話給他,如果有事打我電話,我們上車吧!」林洛輕聲道。

「那好!」

兩人一起上了車,向目的的而去。 「好吃嗎?」

方萌萌夾起一塊羊肉放入林洛的碗中,她的動作還有一些生澀,對於沒有半點戀愛經歷的她來說,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扮演好女朋友的角色,對林洛她談不上喜歡,也談不上討厭,最多算得上有一點好感。

但是因為家族的原因,她才願意做林洛的女朋友,與其要嫁給一個討厭的人,不如嫁給一個不讓人討厭的人。

「好吃。」林洛將放入口中,心中卻流過一絲幸福的暖流。

婚內纏綿 「好吃就多吃點!」方萌萌又為林洛夾了兩塊羊肉。

「謝謝,萌萌,你也吃啊!」林洛也為方萌萌夾起羊肉放入她的碟子中,方萌萌露出一絲帶著羞澀的笑意,然後低頭斯文的吃著羊肉。

這頓飯吃了半個小時,林洛是一個戀愛初哥,該如何討好女孩子,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做,只能偶爾講上兩個笑話,博得美人一笑。

至於方萌萌呢?比林洛也好不到哪裡去,也沒有談過戀愛,於是,兩個沒有談過戀愛的男女,努力的尋找戀愛的感覺。

吃過涮羊肉,林洛提議去看電影,貌似談戀愛的人都是這麼做的,方萌萌點頭答應了。

一起坐在黑暗的電影院中,林洛感到有些無聊,他們看的片子叫做《桃花俠大戰菊花怪》很是無厘頭的一部國產劇。

一看到這個名字,方萌萌就決定要看,不過一看到內容兩人就後悔了,既然都來了,總不能中途退場吧,畢竟這也算得上他們確定關係后的第一次約會。

當九十分鐘的電影放映結束后,已經是十一點了,一起走出了電影院,一陣冷風忽然刮來,方萌萌不由緊緊了自己的身子。

林洛心中一動,脫下了自己的外套,然後批在了方萌萌的身上。

「謝謝!林洛,時間有點晚了,我要回去了!」方萌萌輕聲道。

「好的!再見!」林洛輕聲回答道。

「林洛,我送你回去吧!」兩人一起向停車場走去,最後方萌萌拉開了車門說道。

「不用,我打車回去就好!」林洛搖頭拒絕了。

「那好吧,你小心一點!」方萌萌將外套還給了林洛,然後啟動了蘭博基尼,車窗搖下,露出方萌萌美麗的容顏來「林洛,我今天很開心,謝謝你,再見!」

「我也是!再見!」

看著絕塵而去的蘭博基尼,林洛重重的吐了一口氣,兩人建立的關係后,他反而失去了一種隨心所欲的感覺,而且他隱隱感覺,方萌萌和他這麼快建立男女朋友關係或許有更深一層的關係。

甩了甩頭「胡思亂想什麼呢?人家肯做你的女朋友,就是你太大的榮幸了!」其實林洛現在的心態還沒有擺正。

就憑他現在的醫術,以及神奇能力,以後的成就絕對不是方萌萌的父親能夠企及的,但是現在的他在方萌萌面前卻有一種低人一等的感覺,這種心態只能隨著時間慢慢改變,不是一時半會就能的。

「師傅,華南大學!」招了一輛計程車,林洛坐了上去。

忽然,林洛發現這名司機挺面熟,腦海中閃過一道記憶,不由笑了「師傅我們又見面了!」

「啊,小夥子是你啊!」中年司機顯然也認出了林洛。

「吳師傅,今天生意如何?」林洛隨口問道,這名中年司機,正是當時送他去錦江賓館解救鄭柔的那位,據說當年是飆車隊的隊長,後來還給了一張名片給林洛,叫做吳錫明。

「不怎麼樣,最近腰椎間盤突出又複發了!已經在家休息了幾天了,晚上九點我才開車出來的!」吳師傅回答道,眼中卻閃過一絲無奈。

腰椎間盤突出症是指纖維環破裂后,髓核突出壓迫神經根造成以腰腿痛為主要表現的疾病。

腰間盤相當於一個微動關節,是由透明軟骨板、纖維環和髓核組成,分佈在腰椎骨間。腰椎間盤退行性改變或外傷所致纖維環破裂,髓核從破裂處脫出,壓迫腰椎神經,從而出現腰腿放射性疼痛。

「那您為什麼不多休息幾日!」林洛有點奇怪的問道。

「哎,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兒子要上大學,我老婆又下崗了,如果再多休息幾天,家裡都揭不開鍋了!」吳師傅嘆了一口氣說道。

林洛微微一愣,為吳師傅的事情深表同情,忽然,他心中一動,說道「吳師傅,其實我也是一個醫生,如果你相信我,我倒是可以幫你治好你的病!」

吳師傅臉上顯然有點不相信「小夥子,你沒有開玩笑吧?我這個病雖然不是什麼大病,可是也不好治,主要是勞累病,只要我在開車,這病就容易複發,除非我不開車,醫生也說過,讓我多多鍛煉,不要整天都呆在車上,我也想啊,可是,我一旦不開車了,家裡就沒有收入了!」

「吳師傅你放心,我幫你治好了,就保證不會複發!」林洛知道貧窮帶來的痛苦,雖然對於吳師傅這樣掙扎在社會底層的人還是非常的同情的。

「小夥子,你真是醫生?」吳師傅打量著林洛那年輕的臉龐,心中依然感到不敢相信。

林洛微微一笑說道「吳師傅,我還算不上醫生,因為我還沒有行醫資格證,我的醫術是家傳的,祖傳中醫,如果你相信我,我倒是可以幫你免費治療下!」

「那我考慮考慮行不?」吳師傅用目光徵求林洛的意見。

「沒事,你考慮下吧,如果你想通了就打我的電話,我的號碼是13!」給了對方電話號碼后,車廂內似乎陷入了一片安靜。

林洛的目光看向窗外,看著一排排被甩在身後的路燈,心中也莫名的開朗起來,他好心幫助吳師傅,對方卻抱著懷疑的態度,這讓他略微有點不滿,不過在下一刻他就想通了,當今這個社會,騙子太多,太容易相信人是會吃虧的,他與吳師傅素不相識,他為什麼要相信他。

忽然,他的目光一跳,因為他發現路邊上百米的荒地上,正有幾道身影在快速奔跑著,而在他們身後有幾十名提著刀棍的人在追趕著。

「吳師傅,停車!停車!」林洛連忙喊道。

「小夥子,有什麼事嗎?」吳師傅踩住了剎車。

「我先下去一下,你就待在車上不要下來!」拉開車門,林洛就走了下去,因為那幾道人影中其中一人正是候鍾,不過此時的候鍾並不好,身上的衣服多處破裂,露出了那猙獰的還在流著血的傷口。

「龍哥,我不行了,你們快跑吧!」候鐘身子一軟,幾乎跪在地上,他被砍了五刀,能夠跑到這裡來已經非常不錯了,加上一路逃跑又流了不少血,體力幾乎已經消耗乾淨了。

龍哥是一名四十多歲的漢子,眼圈深陷,但是一雙眼睛卻顯得十分的明亮,他腳步一頓,一把將候鍾給拉了起來「猴子,說什麼喪氣話,我們一定能逃出去的,馬上就到了馬路上,只要能攔到車,我們就有救了!」

說著,龍哥就拉住候鍾向前跑去,可是候鍾失血過多,又跑了這麼遠,雖然很想站起來,但是實在沒有辦法了「龍哥,放下我,我真的不行了!你再不走,會拖累你的!」

「不行!我龍昆絕對不會放棄我的兄弟的!來,我來背你!」龍昆一彎身就將候鍾給拉到了背上,然後向前跑去,因為背了一個大活人,他的速度明顯慢了很多,後面追趕的人明顯拉近了距離,身邊還有兩人,臉上寫滿了焦急之色,想要先走,又有顧忌,所以只能跟著龍窟的身邊。

背上的候鍾卻忍不住熱流盈眶「龍哥,放下我,不然我們都要死,有你這句話,我就算死了也瞑目了!」

牛冕看著前面速度慢下來的幾人,不由大聲喝道「快點!不能讓他們跑上了馬路!幫主說了,只要抓住了龍昆就賞賜一百萬,沖啊,兄弟們!」

「沖啊!抓住他們!」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本來追趕了十幾里的蓉城幫手下們,聽說上百萬的獎勵,一個個頓時精神煥發,好似打了雞血似的,嗷嗷直叫著向前面衝去。

「龍哥,我求你了!放下我吧!」候鍾哀求道。

「是啊,再這樣下去,我們就真的逃不掉了!」另外一人也勸說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