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黃晉憤怒的聲音,陽昕也徹底坐不住了,他猛地站了起來,往外走去,道,「走!黃八,我支持你!走!」

兩人殺意凜冽地往外走去,便被一道淡淡的聲音給釘在了原地。

男子清越的聲音不大,出奇的好聽,有種讓人信服的力量。

「站住!」

陽昕轉頭,頓時忍不住委屈,「三哥,為什麼不讓我們出手,他們竟然敢這樣冤枉和委屈你!」

當初沒把蘭素一刀致命是他們最大的錯,以致現在被狗反咬一口!

竟然敢污衊他們三哥!

洛晨起身,走到陽昕面前抱起了雙手,勾唇笑了笑,「陽六,你被狗咬了一口,難道還要咬回去么?」

「蘭素的事,我自然會解決,只是,不是現在!」

「三哥!」黃晉被洛晨這話氣得忍不住跺了跺地,「我們怎麼現在都任由別人欺負到頭上來了?」

站在窗邊一直沒說話的男人猶如雕塑一般,似乎一直沒有把注意力投過來,聽到洛晨的話時,那輪廓分明的側臉忽明忽暗,但隱約可以看見冷冰冰的弧度。

他緩緩地伸出大手,往自己黑色風衣一摸,再掏出一支煙,點燃,然後夾著輕輕抽了一口,任由煙霧籠罩自己的臉。

直到那煙燃完,男人的大手便把煙頭猛地按熄在旁邊的煙灰缸里,任由一截點燃的煙緩緩地冒著一丁點的火光

「久久,我後悔了。」

一直沒說話的秦鐫說話了,別墅頓時安靜下來。

英挺的身影轉身,便朝洛晨走去,當站在洛晨面前時,原來機器人般冷血的俊臉緩和了過來,只是語氣依舊嗜血,「那時,我就應該斬草除根。」

洛晨笑著搖了搖頭,「小四,不怪你,沒人會想到,沒牙的狗偏偏遇上了老虎,然後狐假虎威!」

秦鐫定定地看著面前笑得雲淡風輕的他,「久久,我知道你不動她,保持沉默是為了了不讓狗仔在這段時間偷拍和跟蹤你,因為下周是林爺的壽宴,你不想打草驚蛇。」

「但是——」

我容不得你委屈。

秦鐫後面的話沒有說完,洛晨走到長酒桌前,倒了一杯紅酒,輕輕抿了一口,道,「我知道你們都為我抱不平,但現在對於我來說,左翼繼承曉,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這是個事實!

如果左翼這次在繼承曉中落敗,那等待他們的,將是死。

陽昕攥緊了大手。

但是,為了左翼,他最愛的三哥,卻是要被人踩在腳底,任人欺凌。

似乎看出了三人的憤怒,洛晨笑道,「男人大丈夫能屈能伸,不要把我想得那麼得脆弱。」

黃晉喉頭動了動,最後還是沒有說話。

安撫了三人,洛晨這才轉頭,朝秦鐫問道,「小四,現在Tiffany放在哪裡了?」

「還在左翼,下周我會給右翼放出煙霧彈,由我帶Tiffany去阿拉維加斯慶賀林爺壽宴——」秦鐫道,「實際上,陽六帶上Tiffany出發。」

洛晨微微皺眉。

小四的計劃確實很好,只是,如果由他做餌的話,那麼右翼將會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也就會很危險。

看出了洛晨的憂慮,秦鐫機器人般冷冽的臉上浮現出柔柔和和的光澤,「別擔心我,我不會有事的,久久。」

兩人間的信任,洛晨勾了勾唇,「按你的計劃做。」

陽昕笑了笑,「真是期待右翼被我們踩在腳底又無能為力的那一刻,肯定精彩絕倫!」

拉斯維加斯!

曉之繼承者爭奪戰,究竟會花落誰手!

屋內似乎陽光明媚,屋外,大片昏暗的烏雲終於夾雜著可怕的暴風雨,即將到來了——



當溫玥瑾聽到雲傲越從雲園后林出來時,只覺得心情像坐上了過山車下來的一刻,心臟都似乎頓住了。

傲越哥哥,終於出來了。

那他,會想通了嗎?

想到這裡,溫玥瑾再也坐不住了,她拿起自己的包包,便往雲家去。

……

偌大的雲家安靜異常。

一樓大廳沙發上,優雅地坐著一個異常俊美的男人。

男人驚艷的眉目如皎皎明月,挺直深邃的鼻樑,好看又薄削的唇線,氣質猶如冰山淡雪,冷漠而難以接近

此時,男人安靜地聽著蕭燁報告最近一周發生的事。

「少爺,最近一周風雲集團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除了洛晨先生——」

林躍和李岩站在不遠處,忍不住為蕭燁捏了一把冷汗。

少爺最在乎便是洛晨了,知道洛晨被陳老爺子解約,不得掀翻天了!

饒是冷靜如蕭燁,也忍不住抬眸,端詳了一眼他的神色。

只見男人眉目之間的神色平靜如水,饒是誰也看不清他在想什麼。

蕭燁斟酌了一下,還是繼續說道,「黑子大面積中傷洛晨先生,蘭素出面作證,各大傳媒窮追不捨,鄒強控告洛晨先生傷人,洛晨先生的名聲一夜之間跌到了谷底,粉絲脫粉,路人回踩,為了維護風雲傳媒的聲譽,陳老爺子——」

想到那天洛晨受得偌大委屈,蕭燁心裡一寒,聲音頓了頓,半晌還是繼續道,「陳老爺子,解約了洛晨。」

並沒有看見意料之內的雷霆之怒,蕭燁第一次心下錯愕。

少爺向來把洛晨護得宛如心肝寶貝一樣,這一次洛晨吃了這麼大的悶虧,少爺不可能沒反應的!

除非——

除非少爺不在乎洛晨了!

「傲越哥哥。」

一陣鈴鐺般清脆的聲音傳來,蕭燁抬頭,卻見一道美麗纖細的身影從門外走了進來。

穿著高跟鞋的女人邁步急切,幾乎可以看出她的迫切。

「表小姐!」

蕭燁彎腰,微一頷首,便退了開來。

雲傲越頎長的身姿優雅起身,淡淡地看著站在他面前的女子。

女子面容極致美麗,紅撲撲的小臉映襯著完美的妝容,撲閃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看著他,似乎她的世界里,只有他一般。

「傲越哥哥,你終於出來了。」

極致思念的聲音里,更多是驚喜的期待與溫柔。

「嗯。」

男人聲音里的冷淡,讓溫玥瑾驚喜的心一下子冷卻了下來。

強忍著想把自己埋進那堅實的胸膛里的慾望,她抬頭,對著雲傲越露出了一個粲然如花的笑容,只是眼角處,卻忍不住有了濕潤。

「傲越哥哥,看到你出來的感覺,真好。」

聽到這句話,雲傲越的神色閃過了一瞬間的溫柔。

恍惚之間,似乎看到她的眼淚,他便忍不住伸手,似乎想把面前的人摟進懷裡,但伸出的大手,卻頓在了半空中。

這抹溫柔,卻不經意地落在了急急走下樓的溫雅的眼裡。

溫雅停住了腳步。

聽到她的越兒出來時,沒有人知道,她是

如何的開心。

她的兒子在雲園后林整整七天,她擔心,無措,甚至忍不住在想,如果她的兒子還是堅持,那麼,她便屈服。

只要他安全。

但是,她的越兒,經過這一次,終於是想明白了。

能配得上風雲集團主母的,不可能是一個男人!

尤其那是一個可以跟別人糾纏不清的男人!

而最愛他的那個人,只會是那個願意為他進雲園后林的女人——

蕪蕪!

……

雲家偌大的花園裡。

溫玥瑾移不開眼睛,痴痴地看著那個站在她面前那個俊美無雙的男人。

男人穿著剪裁合適的白色襯衣,從她的角度看去,那厚實健美的背肌將男人頎長的身形完美地勾勒出來,會讓人忍不住把自己從背後摟住他的腰,把臉埋在他的背上。

這是傲越哥哥!

這個世界獨一無二的傲越哥哥!

洛晨,根本配不上他!

「傲越哥哥,你還記得在死亡森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

溫玥瑾的聲音,似乎驚醒了沉浸在自己思緒的男人。

「第一次看見傲越哥哥你,我便忍不住在想,這個世界,怎麼還有這麼好看的小哥哥,只是,小哥哥怎麼那麼冷漠。」

「他不喜歡理睬別人,不喜歡別人靠近他,但是,偏偏這樣冷漠的小哥哥也會很溫柔,他會教我唱歌,會在危險四伏的死亡森林用生命保護我,我便忍不住想,以後,我也要好好保護我的小哥哥。」

死亡森林四個字,宛如一個魔咒一樣,讓雲傲越的神色便驀地柔和了過來。

很快,一雙柔軟的柔夷便從背後摟上了他的腰,溫熱的小臉貼在了他的背上,宛如最親密的情人一般。

「傲越哥哥,可以別對我這麼冷淡嗎?我知道你一直把我當作妹妹,我也一直在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再對你生出非分之想,但是愛情卻容不得我努力說不愛就不愛,只是,我沒有和洛晨先生爭奪的慾望,我只是想一直默默地陪著你,愛著你,而不需要你回應,只要你偶爾給我一點溫柔,我便心滿意足了,可以嗎?」

男人如玉般的大手淡淡一動,搭在了那柔軟的小手上。

微風吹過,卻吹不散春天裡滿園的荒涼。 「接下來關於猥褻門的報道,洛晨借著為蘭素洗脫罪名猥褻蘭素,在事情發生后,洛晨一直沒有露面,也沒有道歉,究竟事情真相如何,譚氏傳媒為此採訪了曾經和洛晨合作拍攝令囍攻略的陳正導演。」

電視里,現場直播著譚氏傳媒的記者說明會報道。

陳正站在麥克風前,當聽到記者質問洛晨事件時,成熟的臉上褪去和藹,冷漠得並沒有任何錶情。

「我和洛晨先生並不熟悉!」

看到這幕,一股酸澀湧上了洛雪的眼圈。

那天,拍完陳正的戲,她還記得她的女兒多麼開心地在她的面前誇讚說陳導的戲拍得真好,而且毫無保留地指導她。

原來,並沒有那麼多人真的疼她的女兒!

她的女兒只是不想她擔心她!

剛剛孩子溫柔安撫她的聲音還響起在她的耳邊。

「媽媽,不用擔心,我沒事,我很快回來了,到時和你說。」

她的女兒一直遇到什麼事情都是自己扛,然後把開心和放心留給她,讓她莫名心疼!

這次更離譜,居然還有陷害她的女兒猥褻女人的!

明明小晨就是女孩子,怎麼會去猥褻女人!

洛雪越是想著,便越是酸澀,惶然中,門鈴響了。

洛雪打開門,卻見陸藺穿著碎花裙,柔美的臉上掛著得體的笑容站在門口。

「阿姨,我來看您了。」

——

坐在茶几旁的沙發上,陸藺巡視著四周,只看到洛雪的身影在不斷地走來走去,給她端茶,給她拿水果。

等到洛雪坐下來后,陸藺這才握住她的手,安撫地柔聲道,「阿姨,洛晨先生的事情我聽說了,但是,我相信洛晨先生不是這樣的人。」

洛晨先生不是這樣的人!

連藺藺都相信,偏偏所有的人都冤枉小晨!

洛雪又是感動,又是莫名的悲哀,她緊緊地反握陸藺的手,道,「謝謝你藺藺,謝謝你藺藺。」

謝謝你,相信我的小晨。

「沒事的,阿姨,我相信您這麼好的人,教出來的洛晨先生,一定也是好人呢。」

陸藺安撫地一邊拍著洛雪的手,一邊似不經意道,「只可惜,沒有確鑿的證據可以證明蘭素說謊!」

確鑿的證據?

洛雪一怔,卻聽到女子溫柔的聲音繼續道,「如果可以有一個讓所有人無法質疑的事實,證明洛晨先生無法猥褻蘭素,那麼洛晨先生就可以洗脫嫌疑了。」

「不然,洛晨先生受盡委屈,承擔萬般罵名,卻是被冤枉他沒有做過的事情,這樣對他多麼殘忍!」

……

陸藺走了,留下了怔怔坐著的洛雪。

她怔怔地坐在沙發上,第一次在懷疑自己究竟一直做錯了什麼。

為了讓林哥不傷心,她把2歲的小晨從孤兒院抱回來冒認了她的兒子,但是她卻從頭到尾沒有關心過她這個女兒。

從小,她這個女兒便是在她的忽略中長大,她沒有問過她,想不想穿裙子,沒有問過她,想不想做男孩子,無論小晨受多少傷回來,她唯一關心的只有她的琳琳,也從頭到尾忽略著小晨羨慕琳琳被她抱在懷裡的眼神。

她的小晨一直背著她對兒子所有的期望長大,一直保護她和琳琳,一直讓林哥不懷疑他的兒子離開了這個世界,承受著無數的不公平,甚至,為了這個身份,她的小晨還被人冤枉!

現在,那個叫做雲傲越的好孩子想去疼她的小晨,把她對小晨的虧欠給補回來,她還有什麼理由不給她的小晨一個公平!

如果這是上天給她的一個補救的機會,那她便去為她的小晨做一件事。

一件,她20年前就該做的事!

……

洛晨回來時,就看到了洛雪怔怔地坐在沙發上,懦弱的臉上浮現著前所未有的堅定。

「媽!」

洛雪抹了下臉龐,勉強地笑了笑,她一邊起身,一邊道,「小晨你回來了,吃飯了嗎?我去給你熱下湯。」

洛晨掃過洛雪紅紅的眼睛,眉頭皺了皺,她撫過洛雪的肩膀,把她按著坐在沙發上,溫柔道,「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洛晨式的溫柔,讓洛雪忍不住哽咽起來。

她抬頭,定定地看著洛晨,道,「小晨,你實話告訴媽,這事究竟多嚴重,你是不是受了很多委屈?」

原來,是因為她的事。

洛晨忍不住笑了,她一邊溫柔地把媽媽摟進懷裡,輕輕拍著她的肩,一邊溫聲安撫,道,「媽,這事沒你想象中嚴峻!我可以解決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